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7章 离开

  庄严肃穆的李府门外,围聚不少花花绿绿的身影,无一例外,她们那漂亮的脸蛋上,都带着与鸢尾同款的洁白轻纱。

  不同的是,白纱上点缀的刺绣花瓣都是奇奇怪怪,说不出个名字。

  司地手中提着金色绳索,一端与鸢尾那白皙的手腕相连接。

  身受重伤的鸢尾,此刻自然是没有逃跑的力气。

  不过,以防万一,司地还是用绳索,将鸢尾紧紧牵制住。

  一一跟在司地身边,看着手中那孤零零的红线,一时没了主意。

  鸢尾很快就会随着司地仙君返回神界,那这红线自然是牵了也白牵,如此想来,便不如不牵。

  有些落寞的将那红线,静悄悄收好在袖子里。

  鸢尾一身的伤,那背影却依然潇洒,出挑的身形,没有半分佝偻的懈怠。

  目不斜视,径直朝着熟悉的方向走去。

  三道身形,走过盘旋折叠的回廊,走到那肃穆大方的书房门边。

  司地停留在门口,一一却浑不自觉的跟着鸢尾走了进去。

  原本生机勃勃的宏桂,不知道生了什么病,一张红润的脸蛋,满是惨白的褶皱。

  黑亮的头发,也变得干枯起来,好似不过方才离开一天的时间,宏桂便无端苍老起来。

  温馨淡雅的房间,在此刻像是寒冷的冰窖一般,与室外那沉寂的冰天雪地几乎一个温度。

  不舍的情绪,萦绕再心间,看着宏桂那苍白的模样,鸢尾的眼眶,不自觉变得红润起来。

  一一坐在桌边,安安静静的旁观着,心绪也不自觉落寞起来。

  若相爱之人不能相依相偎相守,那这月老殿的姻缘线又有何价值呢。

  万千的话语,到了嘴边,却只是如平常一般的亲切询问。

  鸢尾显出身形,缓步踱到床边。

  那声音,夜徐徐缓缓,带着丝小心翼翼,生怕惊扰到宏桂。

  “怎么不生火炉?”

  一切都变得缓慢起来,似乎只有这样,快速流逝的时间,才能稍作停歇的跟着慢下来。

  宏桂瘫坐在软塌上,身上也只是披着鸢尾曾经披盖的轻透棉被。

  突然富县的面容,原本以为是幻像。

  不过,即使是幻像,对于宏桂来说,也足矣廖慰心神。

  呢喃出声,眼眸失了聚焦,似乎自言自语的轻轻诉说着。

  “不怕冷的,我很快就要去南部的蛮夷之地,可是,却害怕再也看不到你”

  鸢尾自然坐在宏桂身边,像是一直以来那般的亲昵,一手轻轻抚摸上宏桂那瞬间消瘦的俊容,脸上带着丝丝的思念与浓密化不开的情意。

  “我在这里,不用担心,把火炉生起来好不好?”

  宏桂坐在软塌边,感受到脸庞那温润带着冰冷的触感,有些暗淡的眸子被一瞬间点亮。

  “鸢尾,你真的回来了,我很开心。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甲元,生火炉,不要冻着我的鸢尾。”

  听到命令的甲元,匆匆忙忙的离开,让仆人将原本搬出去的火炉,再一次转移到像是地窖一般冰冷的书房里。

  是啊,自己只要生病了,鸢尾便会担心的回来了。

  思及此,宏桂那没有聚焦的眸子,定定的定格在鸢尾那娇俏精致却一直看不清面容的脸蛋上。

  冰凉修长的指尖,落在鸢尾脸庞那轻轻笼罩的白纱之上。

  “鸢尾,我可以看看你的样貌吗?我找了许久的时间,可是竟然都不知道你的样貌几何?”

  宏桂一边絮絮说着,一边轻柔的想要解开鸢尾脸上的轻纱。

  却发现,无论如何,那轻纱也无法撼动分毫。

  鸢尾坐在宏桂身边,轻缓伸出双手,将那略微瘦削,却满是温暖的身体揽在怀里。

  奈何,鸢尾的身形纤细,这么一抱,反而好似自己被宏桂紧紧护在怀中一般景象。

  宏桂欣喜的揽着鸢尾那窈窕的身体,沉寂又儒雅的面容,浮现一抹喜不自禁的欢快神情,冷静自持的镇定,在此刻找不到分毫。看书室首发 https://www.kanshushi.com https://wap.kanshushi.com

  轻轻挑起的唇角,满是失而复得的欣喜,带着丝丝的小心翼翼,似乎生怕自己的笑会惊扰到刚刚会来的鸢尾一般。

  鸢尾微微歪着脑袋,就那么顺势静静趴在宏桂宽阔的肩膀上。

  喜欢的话一点也无法说出,因为,那浓烈缠绵细腻又甜蜜的感情,只要说出来分毫,便像是亵渎一般。

  思前想后,只好说了一堆看似关切却没有实质作用的话语,只是不放心的轻轻嘱咐着。

  “那不重要,按时吃饭,保重身体,我还会回来的。若是你身体不好,再次生病,我生气了,可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一一袖边的红线,莫名从袖子里浮现出来。

  宏桂听到鸢尾的叙述,抚摸着黑亮头发的手轻轻一滞,那莹润的红线,却在这一刻,温润的绕在那微停摆的手腕之间,然后,像是银河一般,另一端,将鸢尾那白皙透明的手腕紧紧练系着。看书室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kanshushi.com/

  一一愣怔之间,宏桂那刚刚恢复红润的脸庞,因着相思之痛,再一次冷清起来。

  “你打算去哪里?不要离开,留在我身边,不好吗?”

  “宏桂。”

  离开的话语,无论如何说不出来,鸢尾缓慢松开怀抱,那红线跟着不断地延伸,继续延伸。

  火炉重新燃起,原本应该一片温暖的室内,在一瞬间因着宏桂身上落寞又愤怒的冷气,再一次冰凉起来。

  “甲元,乙元,封锁李府东南西北四角的大门。鸢尾,我知道,我留不住你,可是,暂时留下来,不好吗?”

  宏桂这般说着,温润的手,只是将鸢尾那光滑的掌心死命的拖拽住。

  可是,不知为何,鸢尾地手掌好似流水一般,即使拼命拽住,下一秒,手心里却什么都没有,只有那段凯的手纹,在掌心静静的停滞着。

  鸢尾离开的悄无声息。

  那红线从天边滑过,将澄净的天空与黝黑的土地在一瞬间连接起来,生命与爱情的意义,又被赋予新的涵义。

  依然是漫天白雪,宏桂踏遍了万里山河,在边塞牧羊游荡,看着火红或橘黄的日升日落,听着雨水在窗外静默敲打,甲元和乙元都拥有了各自美好的家,宏桂依然在游荡着,寻找着。

  半个世纪的长度,便在眼帘前迅速的流逝殆尽。

  在高高的城墙上,宏桂看到城墙边那身着水墨图画的女子,眼眸中有静默的光流转,深沉浓烈,篝火在漫天落雪中静静燃烧,可以带走一切的浓烈,盛放在那深沉眼眸中。
陆鸣小说 赵权韩璐免费全文阅读 王者废婿全文免费阅读 岳风柳萱全文免费阅读 叶棠采褚云攀 史上最强炼气期 叶凡秋沐橙 我是一把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