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玄幻魔法 > 萧阳龙王殿txt > 萧阳龙王殿 > 第982章 陌生

《萧阳龙王殿》 第982章 陌生

  出现在萧阳周围的,不下四十人,可以看出,这四十个人,每一个都是好手,尤其是萧阳身前的巨剑,作为九局的掌剑使,巨剑的实力,并不比白袍客要差。

  要知道,白袍客,可是有着凝气实力的顶尖高手,这等身手,放在当世,称为顶尖。

  巨剑冷笑一声,“我们这里,总共四十七个人,你能杀几个?”

  “我说了,全杀。”萧阳目光一凌,直冲巨剑冲去。

  “宰了他!”巨剑大吼一声,其余众人,纷纷自腰间抽出兵器,向萧阳杀去。

  战斗一触即发,萧阳一人,独战四十七名高手,其中还有一名凝气境的强者,一眼看去,萧阳一人,四方皆敌,让人绝望。

  不过这样的战斗,在萧阳这些年的经历当中,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月台之上,没有外人,这也是巨剑专门选好的地方,打算在这里,将地下世界的传奇彻底埋葬。

  断腕的晋元威,左手掏出一把手枪,无时无刻瞄准着萧阳,一旦有机会,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哈哈!”萧阳一拳轰退一人,发出一声大笑,自从昆仑山归来之后,他还没有全力出手过,今天的战斗,让他感觉格外的畅快,同时,那一直压抑在心底的东西,好像得到了某种程度的释放。

  巨剑直面萧阳,是越打越心惊,他知晓地狱君王实力强横,也得知那天祝氏发生的事,地狱君王强势归来,横扫三大氏族,让三大氏族无奈认主,可在巨剑看来,那三大氏族还存留的最强高手,也不过是化形境,自己身为凝气,一样可以碾压,地狱君王就算强横,又能强横到何处。

  但今日一战,让巨剑彻底认清,地狱君王,比传说中的,还要恐怖!

  且最让巨剑心惊的是,面前这个对手的年龄,不过二十多岁!

  对于普通的拳手或者武者而言,二十多岁可能是他们身体机能最强的时候,但对于掌握气的高手而言,二十多岁,只能说是初学者,气会改变人的身体机能,增强人的身体强度,如果两个人拥有同样的天赋,在同一年龄练气,多练气十年的人,绝对可以吊打晚练气十年的人,但现在,显然不是这样。

  巨剑知道自己在年龄上比地狱君王要大了十多岁,对方现在才二十多岁,就有这等实力,如果让他再多练几年,将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想到这,巨剑有种背生冷汗的感觉,真到了那个时候,这地狱君王,说不定在组织内部,都能排的上前几,堪比十二星辰!

  “此人绝对不可留!”越是想到萧阳的恐怖,巨剑心中的杀意便越浓,出手也更加的猛烈。

  高铁站内,人们依旧在奔波忙碌着,谁也不知道,在他们马上就要登上的月台,正进行一场生死之战。

  一月,天冷,都城寒风呼啸。

  一辆又一辆挂着黄牌的雅阁停在了高铁站外,当车刚停稳,车门便被迅速打开,无数九局成员从车内窜出,迅速冲到高铁站内。

  高铁站内的人,只看到一群身穿制服的人涌了进来,表情凝重的冲向月台,根本不知发生什么事情。

  当上百名九局成员冲上月台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他们暗叫一声不好,冲着血腥味传来的地方冲去。

  当他们冲到地方时,饶是这些经过特殊训练的九局成员,也是脸色难看无比。

  四十多人流出的血液,已经彻底染红了地面。

  有尸体横陈在地上,也有被利刃钉到了墙上。

  一人站在这血腥当中,光是看到背影,就让这赶来的上百名九局成员心生寒意,这样的场面,是人能制造出来的么?不!不是!是魔鬼!

  别说是四十多名高手,哪怕就是四十头猪,四十只鸡,连续的杀下去,也会让人反胃,让人恶心。

  “让开,都让开!”一道大吼声从后方传来,白袍客推开众人,从后方冲了过来,当他看到这满目疮痍时,也是楞在那里。

  一根承重柱前,巨剑被无数利刃碎片钉在了上面,鲜血不停从他口中冒出,他的瞳孔,耳朵,鼻孔,全部都往出流着鲜血,睁开的双眼猩红,如同地狱厉鬼一般,格外的吓人,他还没有完全死掉,还有意识,但看他心脏处插着那些密密麻麻的断刃,哪怕华佗在世,也救不活他。

  现在等待巨剑的,就是死亡,他会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慢慢逝去,感受到自己将渐渐远离这个世界,在他的瞳孔当中,还散发着一种不甘,身为凝气高手,这世界上有太多美好的东西等着他去享受,他不愿就这么离去。

  白袍客叹了一口气,一甩右臂,一截银枪从白袍客的袖口激射而出,直奔巨剑左胸而去。

  “噗嗤”一声闷响,银枪头洞穿了巨剑的胸口,而巨剑也在此时,脑袋一歪,四肢无力的垂下。

  白袍客与巨剑,同为掌剑使,同僚这么久,他不忍心看着巨剑在这种折磨下死去。

  萧阳静静的站在一旁,背对所有人,什么动作都没有。

  “师叔。”白袍客轻轻叫了萧阳一声,朝萧阳跟前走去,当白袍客走到萧阳跟前的瞬间,瞳孔猛然一缩。

  白袍客这才看清,萧阳并非是站在这里,什么都没做,在萧阳身前,晋航正跪在这里,不,准确的来说,晋航的双腿,自膝盖以下,都全部被斩掉了,因为萧阳身形挡住,才让其余的人没有看到晋航。

  此时的晋航,张大嘴巴,鲜血不停从他嘴里喷涌而出,还冒起着血泡,他的舌头,被完全割掉,他的脸上,没有一块好肉。

  在萧阳的手里,正拿着一小节利刃碎片,如同刀片一般,一点一点的,从晋航身上割下一块块血肉。

  这样的一幕,让白袍客顿感一阵反胃,差一点就呕吐出来。

  萧阳听到了白袍客叫自己的声音,他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仍旧从晋航身上慢慢的割下血肉,只是微微扭头,看了白袍客一眼,轻声开口:“有什么事么?”

  白袍客发誓,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萧阳,给他的感觉,如此的陌生,在被萧阳目光凝视的瞬间,白袍客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