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网游竞技 > 希灵帝国txt > 希灵帝国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母星,母星!

《希灵帝国》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母星,母星!

    在舰队扫描到那个深渊之门前,我们先和对岸的先祖联系上了。

    如今本岸和对岸的联系已经更加方便,由于星环联邦不计代价地连续在深渊临界层上投放了好几个大功率中继站,而且先祖带着帝国设备抵达对岸之后星环联邦也改进了他们的通讯系统以更好地兼容我们这边的设备,所以两岸的联系从一开始只能断断续续发送一些文本慢慢发展到可以传输较大的数据包,再到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进行即时通讯,可以说前进了好几大步。不过一些受限于虚空结构的问题还是没法解决,比如两岸的通讯延迟即便我们把解码设备的运算速度提升到极限,两岸的信号兼容程度也提升到极限,延迟问题仍然存在,这是由那层特异的虚空结构决定的。不过这个情况也有所缓解,在把各种技术都用上之后,两岸的延迟已经被降低到可以忍受的地步了,简单对话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是舰队出发以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第一次联络对岸,在这之前对岸的先祖们甚至压根不知道我们启程寻找故乡世界的情况。这是因为在没有得到确切成果之前,珊多拉不打算让老祖宗们担心太多,而且说实话……在今天之前我们所有人心里都还没底呢,能不能找到故乡世界其实是个碰运气的事,只有确确实实抵达目的地之后我们才敢跟对岸提这件事。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老祖宗盼这天已经太久了,要给就给他们个实打实的惊喜,提心吊胆对老人家可不好。

    塔维尔很快设置好了和对岸的联络信道,这套高度加密+高强度转播的系统可以说是帝国上将号里面最高精尖的玩意儿之一了(另外一个高精尖玩意儿是深渊希灵的箱子)。通讯信号被转接到军官平台的通讯器上。众人眼前的全息投影抖动着,随后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和对岸联络时特有的那种杂波一点点褪去,随后一个身影出现在画面上,伴随着略有点失真的女声:“这里是值守站,值班员洛。”

    全息投影上出现的是一位留着短发的年轻女性,名字叫“洛”。也是抵达对岸的先祖之一,而且是当年方舟上的生态系统维护员,我对她不太熟悉但也认识。洛仍然穿着那身帝国制服,显然即便到了对岸先祖们也从未忘记自己的来处,而她脸上的神色则略有点疲惫,看上去是值班挺长时间了。

    为了随时能接到这边的联络,再加上肩负着“大使”一般的重任,先祖们在对岸也没有丝毫放松工作上的事,他们在星环联邦的帮助下修复了深潜船。并直接在船上建立了一个值守站,一天二十四小时(首府时间尺度)都有人在通讯器前待命。洛显然是正在值班。

    “老祖宗!”浅浅真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娘,当场就高兴地打起招呼来,不过她话音落下不到片刻(算上延迟时间),通讯器对面的短发女性就有些抓狂地叫起来:“不要叫老祖宗!要叫就去叫我们老船长,我还年轻。而且还没嫁人呢!”

    女性先祖跟男性先祖最大的不同就是比较活络,而且貌似普遍很在意自己那可以把神族都吓个跟头的年龄先祖中最年轻的论辈分都可以给冰蒂斯当祖祖祖祖爷爷,神界也就号称老头联盟的万神殿和父神身边那帮老古董们(充满恶意地提醒一下:包括迦迦)可以在年龄上压先祖一截。

    这真是个不能深究。细思恐极的故事。

    我摁着浅浅的脑袋防止这个思维跟蹦极一样的姑娘乱说话,然后努力整顿表情想用尽可能轻松的方式把现在的情况说出来:“洛,你猜我们现在在哪呢?”

    冰蒂斯默默看了我一眼:“……这么严肃的场合你这么说话合适么?”

    我脸色不变眼神不动,精神连接里却无奈地解释起来:“没办法,事实太富有冲击性,先铺垫一下气氛防止把对面的老祖宗刺激的抽过去。我突然有点后悔这时候才给先祖们‘惊喜’了,你说这喜倒是够分量,可‘惊’的是不是狠了点?”

    冰蒂斯在精神连接里嘿嘿冷笑,蔫坏蔫坏也不帮忙解围,而洛那边则愣了一下:“猜猜你们在什么地方?你们专程接通这个频道。就为了给我开这个玩笑?”

    “我们在故乡世界,”珊多拉突然站了出来,我还没想到该怎么展开话题呢。女王陛下雷厉风行的一面就发威了,“舰队在一个月前出发,但因为不确定是否会成功所以没有通知你们。现在我们已经成功抵达故乡世界,而且……准备在这里展开架桥作业。”

    洛的脸色丝毫没变,但并非是镇定,而是已经完全僵在那了,她愣愣地看着这边,良久才试探性地问道:“你……是担心我们在这边无聊,所以决定开这个玩笑么?”

    “她哪会开玩笑,而且这个话题哪适合开玩笑啊,”冰蒂斯一膀子把珊多拉挤到一边去,笑吟吟地看着通讯器,“我们真找到故乡世界了,千真万确,不信等会我们就把视频信号给你转接过去。”

    洛低头沉吟了一下,随后就在我们的视线中身子慢慢歪倒,悄无声息地出溜到画面外边去了。

    众人集体大惊:“!”

    “叮了个当的看你们这干的好事!”我整个人蹦起来一米多高,然后气急败坏地指着珊多拉和冰蒂斯,“你们以为是个人都跟希灵使徒一样神经坚韧或者跟神族一样缺心眼呐?!”特种狂兵

    “神族不缺心眼儿!”冰蒂斯竟然还认真反驳起来,“妾身只是长歪了,不能代表其他人。”

    作为一个女汉子,你能别在这种情况下萌萌哒么?

    “洛!你怎么样?!快醒醒!”我们在这边也帮不上对岸的忙,只能看着空无一人的通讯画面干着急,姐姐大人连续呼喊了好几遍我才看到通讯器上突然冒出来一只手,随后这只手摸来摸去地抓住了桌沿。使劲一撑,洛才狼狈地爬了起来,这位形象尽失的“老祖宗”(趁着她老人家听不到,多念叨几遍不算罪过吧?)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整个身子扑到通讯器上:“你们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珊多拉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把外面太空的视频信号转接过去,尤其重点拍摄了那道横跨整个宇宙的暗淡光环。故乡世界由于处于凝滞状态,这么多年基本上还保持着原样。所以这片宇宙和其中的星空仍然是老祖宗们逃亡之时所牢记的景象,或许星空因为观察角度不同而难以被认出来,但那道宏伟云带是每一个方舟遗民都牢记于内心,铭刻于灵魂的。

    通讯器对面半天没动静,珊多拉补充了一句:“如果你觉得这道光环不算故乡世界的唯一特色,那我们还可以把观测数据给你传过去。”

    通讯器对面照样沉默着,不过就在我以为洛又打算晕过去的时候,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叫突然从通讯器中传来,吓了人一大跳:“舰长!安娜!指令长!大家都快来人啊!快来啊!!故乡世界……他们找到咱们的家了!找到了!找到家了!”

    接下来完全是混乱的数分钟。惊天动地的数分钟,让人提心吊胆的数分钟,互相抢救的数分钟因为通讯器对面的老祖宗们一个比一个激动,全程我都在担心他们互相抢救是否足够及时,手边的急救设备是否给力,不过最终一切还是安全下来:老祖宗们只是晕过去几个。但又都顽强地醒过来了。

    按理说训练有素的军人不应该如此失态,但我们必须知道两点:首先并非每一个方舟成员都是经受士兵训练的,虽然他们都是军人。但其中也有生态区管理员和档案员这样的文职人员,你不能拿帝的标准来要求这些即是凡人又是文职的人(而且说实话刚找到这个宇宙的时候不是连珊多拉都激动了半天么?);其次,故乡世界对每一个希灵人和希灵使徒的意义实在太重大了,这已经远远超出一般事件,面对此情此景,先祖们如何激动都是正常的。

    而等到老祖宗们都冷静下来之后,我和珊多拉才慢慢把这一个月的航行娓娓道来。

    安瑟斯静静听我们说完,脸上的激动神色也慢慢沉静下来,他深吸了口气,微微笑着:“看样子还不能就这么离开啊。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可做了,不管怎样至少要回老家看看。”

    “离开?”我顿时一愣,貌似听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字眼?!

    “啊。还没跟你们说,”安瑟斯依然笑着,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有点像是藏着点小秘密但却被后辈突然发现时的无奈,“其实我们都计划着要离开星环联邦了,我们把这边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你们可以和星环联邦继续研究架桥的事情,而我们则打算出去……走走。”

    老祖宗之前可绝没提过这件事!

    “出去走走?”珊多拉目瞪口呆,“你们能去哪?”

    “去哪都行,”安瑟斯点点头,“我们觉得自己留在星环联邦这边的作用已经不大,现在两岸已经联系起来,数据交换和语言解码都很顺利,而且在架桥这件事上两岸所有秩序阵营都是同心协力的,根本用不着什么斡旋,我们留在这儿看上去只能当个传话的,所有人都窝在这里有些浪费时间。所以我们打算再次起航,去虚空深处找一个无人打扰的新世界。飞船上新建了一个生态工厂,我们随身空间里也带着当初方舟乘员的组织样本和其他各种生命的种子库,虽然是没办法把当初的本人复活过来了,但还是能创造一个新生态圈的吧……”

    “你们打算在对岸重建一个‘故乡世界’?”珊多拉一语道破了安瑟斯的想法。

    老祖宗也没打算隐瞒,他坦然地笑着:“是啊,实在太想家了,但光想家也没什么用,总要自己做点什么才行。原先在帝国区的时候有了新家还不觉得,但到了对岸这边一切都是陌生的。虽然星环联邦的人都不错,但毕竟这不是自己家,时间长了就有点受不了。我们担心短时间内回不去,甚至担心永远回不去……不是对你们没信心,只是这么担心罢了。所以我们打算去找个新世界,创造一个和故乡差不多的地方出来,说不定我们还能在对岸这边重建个希灵母星和希灵文明呢。反正我们已经不会死了,有充足的时间用生态工厂制造出母星生物,然后慢慢把知识教给他们,这看上去挺能消磨时光的。”

    我愕然地听着,完全没想到先祖这些日子竟然在计划这样的事情。但虽然意外却也不是不能想象,或许任何一个文明遗民都会有这种想法吧只要条件充足,谁不想重建故乡呢?

    他们应该是从星环联邦那里借到了生态工厂(原本的深潜船可不是殖民船,里面有生态循环系统,但没有大规模创造物种用的生态工厂)。而且他们随身空间里有母星生物样本也很正常。这些生物样本是当初从方舟里采集到的,都已经死亡而且无法复活,不过根据这些样本来强行进行物质拼凑的话照样可以制造出同样的生物,你可以说它们不具备母星的“灵魂”所以只是空壳,也可以说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复活,反正对先祖而言都一样。只是求个纪念罢了。塔维尔用这些样本还原了几样母星生物,不过因为我们也没打算重建个假的起源母星所以就没继续下去,而现在看来老祖宗们是打算在对岸展开这项可能会耗时很久的工作就如安瑟斯所说的。这“看上去挺能消磨时光”,他们需要消磨时光。晚安,监护人!

    “你们不会是打算一声不吭就离开吧?”浅浅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蹦到通讯器前面,“我可是看过很多小说电视剧的,你们肯定是这么打算的吧?!要不怎么到现在才说出来!”

    “其实……有点这个打算,”安瑟斯旁边的洛挠挠脸,看上去有些尴尬,“舰长说你们肯定不会答应,他说你们可能会无法理解这种‘毫无意义’而且风险太大的事情,所以我们打算直接起航离开。不过我们也不是一走了之啊。我们起航之后就会跟你们联系的,飞船上有通讯器嘛,而且星环联邦这边也给我们建立了长久的专用转播塔。到时候保持联络不就没事了?”

    “要对自己的后裔有点信心好么,”深渊希灵飘了过来,脸上表情有些无奈,这位集群意识在面对老祖宗们的时候还是颇为恭谨的(理论上是这样),“我们不会不理解你们重建家园的想法,其实你们在帝国区的时候提出这件事大家也会帮忙啊……额,我说这个好像不合适……”

    这家伙总算想起来自己其实是深渊区统帅,管不了帝国区的事儿了。

    “现在追究这个也没必要,”冰蒂斯摆了摆手,“那你们现在不打算走了吧?”

    “当然不走了,”安瑟斯略带尴尬地点点头,“我们还打算回家看看呢,或许能重建那个地方。多亏你们联系的早啊,其实过两天我们就要出发了……”

    我顿时出了一头冷汗:幸好没等过两天再联系!

    结束和先祖的通讯,我们最后要做的事也做完了,接下来……就去那座大门吧。

    扫描深渊之门并没费多少时间,事实上它就如同莉莉娜身上的节操,在一片荒芜中显得异常醒目,它是这个老迈世界最大的信息源,在它周围纠缠起来的信息如同井喷一样在整个宇宙熠熠生辉,比灯塔还要瞩目。

    舰队跃迁到了深渊之门附近,那座仅存在于传说中的古老裂隙呈现在众人眼前。

    “就是这东西……”

    看着全息投影上显示出的景象,珊多拉喃喃自语,但后半句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就如先祖记忆中的那样,这座太古大门与我们所见过的任何深渊之门都不同,它是一个规模巨大的狭长裂缝,形状好似一只眼睛,整个裂缝的长度达到五光年,已经远远超过任何正常天体,当然也超过任何深渊之门的尺寸。由于舰队是直接传送到大门正“上”方的,所以我们可以以俯视视角直面这气势惊人的宏伟裂痕黑暗与压抑的气氛铺天盖地而来,充满深渊的狂乱和危险气息,但就如预料的那样,这是惰性深渊。

    对凡俗之物而言仍然致命,但对任何超凡产物而言都只是有点气氛不佳而已,帝国舰队不会受到这座深渊之门的丝毫影响,甚至单兵战机这样脆弱的单位都能直接降落在大门上。

    可惜昔日的希灵文明只是凡人,他们还是被这惰性大门给吞噬了。

    深渊之门的光线扭曲交错,并且不是寻常引力场产生的那种扭曲,星光以一种错乱的折线方式在大门附近纠缠着,透过深渊之门的边缘观察远方太空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在看万花筒一样。这让我想起了宁静核心的奇特景象,看样子两者之间果然是有共同点的。

    “按计划开始采集数据,测试通过的话就把启动端安置下去。另外二至六组工作队现在开始建设幽能井,为充能做好准备。”珊多拉有些出神,但还是下意识分配起任务来,不过她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指令区的一声惊呼给打断了:

    “陛下!母星!母星!母星还在!!”

    (完本前最后一次求月票!使徒们啊,让我有点信心吧!

    另外公布一件事:实体书预计在七月五号前后上市,之前参与团购的同学也可以准备等收货了,目前团购还在进行,大家不要错过。当然,五号是出版方那边的时间,由于物流经销等环节以及漫王杂志社的一贯慢王属性……具体各地到货日期可能会顺延一些。

    周边也将在近期上市,由点娘官方发布。

    大家,在最后一个月热闹起来吧!让我瞅见点响动可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