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科幻小说 > 鬼命阴倌txt > 鬼命阴倌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九章 智障的周志

《鬼命阴倌》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九章 智障的周志

    玉漱看着我一脸着急地还想说什么,我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打断了她说话,我说:“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这事躲也不可能躲一辈子的。”

    玉漱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一旁的张浩也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很快,刘长歌就挂掉了电话,对我说:“大和尚正带着小僵尸赶过来,咱们走吧。”

    我们四个离开医院,坐上了张浩开来的奔驰车,直奔涪城。

    算起来,我和玉漱认识这么久,也仅仅只去过安州县城玉老爷子养老的别墅,至于他们涪城的家,我还真没去过。

    一个半小时后,奔驰车开进了一片别墅区,听玉漱说,这别墅区都是他们玉家的地产产业修建的。

    整个别墅区都极尽奢华,很像是北欧园林风格,别墅区内假山假水,甚至还专门开辟出了两条小河,每栋别墅都依靠在河道两旁,也暗合了风水中的依山傍水。

    车子又开了十多分钟,在一栋占地约莫一千多平的别墅大门口停下。

    透过大门,能看到这栋别墅有四层楼高,建筑风格有些像是欧洲城堡,别墅四周是一大片花园,草地绿茵,再外围就是高约四米的围墙,围墙上边遍布着爬山虎。在别墅门前的空地上,还修建了一个巨大的喷水池,进别墅的柏油路正好环绕着喷水池,形成一个公路循环,不至于车子开进别墅花园后遭遇堵车。

    虽说玉漱家的别墅面积比不上李家的李氏庄园,但是论精致程度也不遑多让了。

    我第一眼看到这栋别墅,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还真是富豪住的房子,和我家那四印堂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张浩并没有把车子开进别墅花园内,就停在大门口,然后我们四个人下了车。

    一进别墅大门,我就看到在别墅门口附近的几个停车位上已经停满了豪车,而在大门口的位置,更是站着十几个身穿黑色西装,腰背挺直的保镖。

    我扭头问玉漱:“这是你们玉家的保镖?”

    玉漱蹙眉摇头:“是周家的。”

    我一阵蛋疼,这尼玛还真是上门搞事情啊!

    就这架势,上来就让十几个保镖堵门,不是搞事情打死我也不信,同时也暗松了一口气,得亏我和刘长歌过来了,不然就这阵仗,我要是避而不见,今天玉家就麻烦了。

    “风子,等下招子放亮点。”这时,一旁的刘长歌低声说,“一有异动,立马先放倒那个吃阴阳饭的。”

    我点点头,也没反驳,真正对我们有危险的,不是周家的保镖,而是周家带来的那个吃阴阳饭的家伙。

    至于周家的保镖,我还不信了,周家人跑到涪城商界第一大佬玉半城的家里,玉半城还没有保镖对付他们了?

    一旁的张浩小声说:“大门外有我们张家的保镖在,真有什么事情,也能立刻冲进来。”

    我点点头,感激地看了张浩一眼,这时,我们已经走到了玉家别墅门口,一个戴着墨镜酷帅酷帅的保镖突然拦住了我们,喝道:“站住!”

    “怎么,进自己家,还能被拦住了?”我扭头看着玉漱说,实则这话是说给这保镖听得。

    “哼,今天这门,没有我们老板吩咐,玉家人也不能进。”面前的保镖冷声说。

    我笑了笑:“哥们,听说过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句话没有?”

    这保镖愣怔了一下,我也不带含糊的,抬起一脚“砰”的踹在他胸口上,面对面的距离,这保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我踹翻在地。

    看门的十几个保镖顿时反应过来,乌泱泱的朝我们围了过来,我也没带怕的,双手背在身后,大声说:“我就是陈风!”

    静。

    别墅门口陡然死静下来。

    所有的保镖全都停在原地,过了两秒钟,一个保镖反应过来,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开门,让他们进去!”

    别墅门被两个保镖打开,我带着玉漱刘长歌张浩就往里走,路过说话的这保镖的时候,我故意停了一下,说:“你还别说,地府我真下去过几次,还真没人能拦住不让我回来的。”

    “什么?”这保镖脸色一变。

    我笑了笑,就走进别墅里。

    这别墅和玉老爷子的别墅装修不一样,玉老爷子的别墅装修的古色古香,低调内涵,而玉漱家这别墅就装修的很奢华了,整个就一小皇宫的意思,偏偏扫一眼,还不觉得土豪气,只给人一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感觉。

    “不是说过了吗?谁也不能进!”我刚一进门,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就从客厅的方向传了过来。

    “周志的爸爸,周镇江。”玉漱低声提醒了一句。

    我笑了笑,带着玉漱他们径直走进了客厅。

    客厅很大,一进客厅,我就看到玉岳山两口子坐在主座上,一脸阴沉,在他们旁边,还有五个保镖护着,五个保镖的脸色也是满脸凝重。

    而在客座上,此时坐着三个人,一个中年人,西装革履,两鬓斑白,眉宇间带着一丝怒意,手里还捏着一根冒着烟的雪茄。

    在中年人旁边,是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中年女人,气质不俗,可此时妇人却是一脸呆愣,美目中带着泪光空洞的注视着地面。

    在中年女人下手的地方,还坐着一个小老头,这老头身穿灰色中山装,身高约莫一米六,很瘦弱的感觉,可坐在那,却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特别是他的一双眼睛,亮的跟两颗电灯泡似的。

    我顿时反应过来,中年男女应该就是周志的父母,而这小老头,应该就是那个高人了。

    在他们三个身后,还站着十几个黑西装戴墨镜的保镖,一排站立,腰背挺直,整的就跟黑老大的马仔一样。

    一看到我,玉岳山脸色一变,张嘴就要对我说什么,我笑着抬手制止了他,然后扭头看着捏着雪茄香烟的中年人:“我就是陈风,不过,周家的人跑到玉家来做主,脸呢?”

    “陈风!”话音刚落,周镇江登时怒目圆瞪,手里的雪茄更是被他捏扁了,他咬牙冷声道:“我儿子,就是你害的?”

    我皱了皱眉,还别说,进门后我还真没发现周志在哪,按理说,周家既然登门问罪,肯定是要把周志一起带上的。

    念头刚起,忽然,一阵“嘿嘿”的笑声从厨房里传了出来,我循声看去,就看到身穿西装的周志正迈着小碎步从厨房里跑出来,右手翘着兰花指捻着一根棒棒糖,满脸白痴笑容,张着嘴还流着口水,眼神空洞。

    我看的一阵唏嘘,就之前在九州大酒店周志的样子和现在这智障样,反差太大了!

    周志一出现,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呆愣地中年女人身边,蹲在女人脚下,用脑袋蹭了两下女人的白皙双腿,顺带抹了一把口水上去,大着舌头,问道:“妈妈,妈妈,我是你的什么?”

    “宝宝,宝宝!”中年女人突然哆嗦了一下,惊慌的搂住了周志的脑袋,眼神闪烁着,嘴角带着一道迷之笑容,抚摸着周志的脑袋:“你,你是妈*的智障。”

    我一听这话,顿时不淡定了,这是亲妈的台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