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科幻小说 > 鬼命阴倌txt > 鬼命阴倌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二章 奇葩三人组

《鬼命阴倌》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二章 奇葩三人组

    我反应过来,这肌肉男应该就是指的五百鬼魂闹事的事情了。

    不过他们三个能感应出安州县城的阴气变化,估摸着实力也不差。

    现在我正缺人,人家都找上门了,我没道理还装******把人拒之门外。

    想着,我抱拳对这肌肉男说:“承蒙三位前辈登门,请就坐,咱们……”

    我这话还没说完呢,那个穿着道袍的老头子就骂了起来:“前辈个卵子,你和那蜀山娃儿把涪城的生意都垄断了,整的老子这么大岁数了还要去天桥底下给老太婆算卦,你俩才是我们前辈。”

    啊咧!

    这老头吃火药了啊?

    上来就直接怼我?

    不过紧跟着,我就反应过来了,估摸着眼前这三个家伙就是之前韩局长说的涪城里仅存的没有兼职的同行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阴阳界历来讲究辈分,各位比陈风入行久,自然该称前辈。”

    “前辈个卵子。”那个穿道袍的老头骂了一句,就坐在了沙发上。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

    倒是我面前的肌肉男打了个圆场:“大家都是同行,如今为了安州县城共商大事,不拘小节不拘小节,要我说,咱们就别讲辈分了,直接按年龄排吧。”

    我咧嘴一笑,可下一秒就发现不对劲了。

    丫丫的腿儿!

    论年龄,老子还不是最小的吗?

    这年头,装比也不带这么装的啊!

    正蛋疼着呢,那个穿中山装的中年人一脸犹豫地说:“可我和陈风到底谁大?”

    啥玩意儿?

    我当场就不淡定了,这家伙一看都是四十岁了,怎么还问这么弱智的问题?

    下意识地,我问:“哥们,你多大年纪了?”

    那穿中山装的中年人对我一抱拳:“在下赵得柱,今年十八岁。”

    轰隆!

    这家伙的话就跟晴天霹雳似的劈在了我身上。

    我当场就懵比了:“卧槽,你这长相是被狗撵了啊?长得这么着急?”

    赵得柱尴尬一笑:“不瞒你说,我现在在一家网吧当网管,整天熬夜,所以就长得着急了一点。”

    一点?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就赵得柱这长相,明显是开着火箭在长啊!

    “咳咳……”这时,王大锤轻咳了两声:“看赵得柱你的脸色,想必也是个同道撸友吧?”

    话音刚落,赵得柱脸色一红:“失敬失敬,如此羞人之事,你我私下交流即可,敢问道友比较欣赏哪位明星?”

    “好说了。”王大锤一本正经的冲着赵得柱一抱拳:“在下比较欣赏捂裆派苍&井空老师。”

    “大善大善,阿弥陀佛。”赵得柱一本正经一抱拳:“在下比较欣赏新晋掌门桃谷绘里香。”

    话音刚落,王大锤和赵得柱同时眼睛一亮,异口同声说:“不如你我二人交流一番?”

    说完,这俩货就拿起茶几上的抽纸往四印堂后边的卧室里钻。

    我特么当场脑子里一亿头槽尼玛狂奔起来。

    臭不要脸啊!

    奇葩!

    说好的私下交流,这尼玛一言不合当着我们几个人的面讨论一番,分分钟就跑老子卧室里去论道了啊!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王大锤和赵得柱已经跟两个贼娃子似的,勾肩搭背进了卧室。

    我想跟上去阻止他俩的,却被身边的肌肉男拦了下来:“年轻人有点爱好很正常嘛,俺们说正事。”

    说着,他就拉着我坐在沙发上,然后对我一抱拳:“俺叫王铁牛,职业固体建筑材料横向移动师。”

    “你也是兼职的?”我有些不淡定了,前有网管赵得柱,后有兼职王铁牛,这尼玛确定不是老天爷派来拖我后退的?

    王铁牛点点头:“嗯呐,生活难混,光靠祖传的手艺混不下去了。”

    我点点头,看来王铁牛还是有点底蕴的,一般这种祖传下来的本事,虽说比不上门派的术法体系完整,但怎么也要强过一些阴阳抓鬼人机缘巧合学的几手本事。

    不过我有些好奇王铁牛的职业到底是什么,听着玄乎乎的一股子高大上味道,可以前从来没听过。

    让我没想到的是,王铁牛一本正经的说:“通俗的说就是搬砖的!”

    丫丫的腿儿!

    这日子没法过了啊,一个网管,一个搬砖的,要不要这么坑?

    下意识地,我看了一眼道袍老头,算起来,估计也就他靠谱一些了,至少还在天桥底下给老太婆算卦,算是专业对口了。

    感受到我的目光,正生闷气的老头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叫刘顺发。”

    刚说完,这家伙手机就响了一声,他拿出来一看,然后起身就往外走:“你们先商量着,有个客户喝醉了,用滴滴找代驾,我接单生意就回来。”

    我当场一巴掌拍在脑门上,丫丫的腿儿,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敢情全特娘是兼职啊!

    都是混咱们这一行的,他们咋就混的这么惨呢?

    “老刘,憋去了呗,安州县城有大麻烦,俺们要共商大事嘞。”王铁牛起身喊了一嗓子。

    可刘顺发回头骂了一句:“商量个溜溜球,今天拿不回二百块钱,我媳妇儿又特娘让老子跪键盘了。”说完,转身就走。

    我看着道袍老头离开的背影,顿时开始怀疑人生了,这三个奇葩,确定是要和我共商大事的?

    过了几秒钟,一旁的王铁牛拍了拍我肩膀:“陈风兄弟,咱们这一行苦啊,不管他们鸟,咱们来商量大事。”

    我回过神,幽怨地看了一眼王铁牛,还别说,这哥们成天搬砖倒是练出了一身腱子肉,壮的跟熊瞎子似的,可关键对付鬼魂的时候,拼的是手里术法本事,不是腱子肉啊。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王铁牛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中二气质。

    就是动漫里那种二不愣登,一言不合就要燃热血拼命的那种角色!

    想着,我深吸了一口气:“铁牛哥,你们是不是也知道五百鬼魂闹安州的事了?”

    “五百鬼魂?”王铁牛脸色一变,“妈卖批哟,俺只晓得安州县城阴气冲天,却没想到会是这样,陈风兄弟,你说咋办呗。”

    顿了顿,王铁牛又补了一句:“如今涪城就你和蜀山道长刘长歌独大,刘道长现在在医院,涪城群龙无首,只能由你来执掌龙头了。”

    瞧瞧!

    这话要是不中二,能说得出来?

    我犹豫了起来,说实话,一开始我确实挺想让他们帮忙的,可知道他们三个一个比一个奇葩后,我就不敢让他们帮忙了。

    这次的事情是要拼命的,没道理硬把人拽上送命啊!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王铁牛的诺基亚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接通应了两声,然后就挂掉了电话,对我说:“陈风兄弟,工头打电话来了,工地还有两车砖等着俺搬嘞,你抓紧时间说说计划吧。”

    我嘴角抽搐了起来,强忍着吐老血的冲动,正要开口拒绝让他们参加呢,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改变主意,说:“傍晚六点,安州警局集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