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科幻小说 > 这个丧尸不太冷[穿书]txt > 这个丧尸不太冷[穿书] > 章节目录 第72章 永不再相见

《这个丧尸不太冷[穿书]》章节目录 第72章 永不再相见

    意识陷入了昏昏沉沉之中,岳清的灵魂似乎离开了这个地方,进入了那所谓的时空虫洞之中,回到了那自己熟知的世界。

    泪水不自觉地落了下来,灵魂被另外的一阵吸力给吸走了,时空转换,来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这是她熟悉的地方,到处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虽然闻不到味道,但是却觉得异常的安心。

    终于回到了自己所熟知的世界之中,可是,另外一个世界中的粽子和岳长宣,乔子伊该如何是好?岳清的情绪又突然低落了下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下子看到了她熟悉的人影,想要冲到了那个女人的面前,大叫一声:“妈妈,我是岳清,你女儿啊!你回头看看我啊!”

    可是那个女人直直地往前走着,根本看不到岳清的表情,也听不到她声嘶力竭的呼喊声。

    岳清颓然地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变得渐渐地透明了起来,甚至连她自己有时候都看不清自己的胳膊到底在何处!

    她的心沉了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自己又穿了一次?而且这次是以阿飘的形态出现的!岳清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早知道就好好完成那个世界意识的任务了,不再想着回到这里。

    最后,无意识地飘荡到了那个中年女人的面前,她满眼含泪地看着躺倒在了病床上的人,口中已经泣不成声了:“我可怜的女儿啊!”

    岳清如果此时有泪水的话,肯定已经是泪流满面,她伸手想要保住那个中年女人,却忘记了自己无法触碰到任何的人,只能够看着她,默默地站立在了一边。

    “妈妈,对不起,是女儿不孝,不能够在你们的身边尽孝了,原谅女儿,你们养育了女儿这么多年,却在快要成功,能够看到曙光的时候,女儿给了你们当头一击,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岳清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坐在了病床一角的中年妇女,摸着躺在了病床上的人,因为多年卧病在床,没有自主意识,血流不畅,甚至只能够靠着呼吸机生活下去,望着曾经属于自己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容颜,岳清已经哑然。

    原来她灵魂离体的那段时间里,自己的身体已经成为了植物人了!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少年!有没有拖累自己的父母!本来是父母的骄傲,却在毕业的那天遭遇了这样的事情,恐怕没有人能够接受的了的吧!

    不过幸好家中还有弟弟,能够照顾父母,也算是一种慰藉。

    此时,一个小护士从门外走了进来,递给了妇女一张家属同意书,脸上也带着些许的不忍:“阿姨,你要想好了,您的女儿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身体机能已经不断地再下降了,呼吸机也不过是维持她的生命,而且庞大的治疗费用也不是你们能够承担的起的。”

    出于了这么几句话,然后将同意书递给了妇人:“阿姨,您签个字吧!床上的病人已经躺了两年了,按理你们也尽心尽力了,你……还是签个字吧!”

    “护士……我知道了……”妇女给床上的“岳清”继续梳着头发,将她的衣服给整理好。

    岳清整个灵魂静默了下来,呆呆地看着这个定格的瞬间,看到同意书上的年月日,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世界已经过去了两年了,而自己原本的这个身体也已经成为了彻底的“植物人”。

    并且拖累了自己的母亲,连累了一家人,还有自己的弟弟,让他们负担着巨额的医疗费用,不知道过的怎么样,心中五味杂陈。

    “护士,你先出去吧!你让我和女儿说句话!好不好?”妇人一滴泪水无声地落了下来,自言自语道:“我总觉得我女儿没死,她还在什么地方看着我呢!”

    岳清轻呼一声:“妈……”

    “谁,谁在那里!”妇人一下子给警觉了起来,警惕地盯着四周的场景,发现还是同样的白墙,没有什么改变,甚至没有一个人影的出现,她不由觉得自己幻听了。

    “果然是年纪大了,总想些有的没的。”

    “你从小就很听话,有自己的主意,选择当了医生,妈也没意见,大姑娘人家的,念了八年的本硕连读,只要你开心,什么都好!”妇人说话说的是语无伦次,但岳清就是听懂了她话中想要表达的意思。

    “你一直是爸妈的骄傲,本来以为你硕士毕业出来之后,就能够嫁人,生孩子,妈妈也算是放心了,一个女孩子,当什么医生啊!还要本硕连读,好不容易毕业了,可谁知道……”说道这里,妇人的喉头已经哽咽了。

    “谁能想到飞来横祸……”明明说好的不埋怨,却还是忍不住埋怨了起来。

    “妈……”岳清又轻呼了一声,而此时妇人抬起了脑袋,眼周还带着泪珠,不确定地问道:“是你吗?青青,是你吗?”

    “是我,妈!”岳清又加大了自己的声音,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自己的母亲能够听到她说的话,但自己最近遇见的不能够用科学解决的事情太多了,也就淡然了。

    “青青,你在哪里?我的好女儿!”妇人着急地站起身来,直接寻找着岳清的踪迹。

    “妈,你看不见的我的!”岳清轻轻地说出了这句话,似乎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来。

    “妈妈,你把同意书签了吧!就当是你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两年了,你们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对了,弟弟现在应该要上大学了吧!当年我毕业的时候,他都已经高一了,现在学习怎么样!”岳清尽量转移了话题,让她们之间的对话轻松了起来。

    “还能怎么样!就是那个样子!整天不想着学习,不过高考的时候,还是让他给撞了大运,勉强到达了一本的录取及格线,算是没辜负你给他补得那些课。”妇人说起来岳清弟弟的时候,半是无奈,半是自豪。

    “也算是撞了大运了……”岳清也轻声说了出来。

    “谁说不是呢!青青,你最近呢!过的怎么样!”

    “妈妈,我过的很好,在另外一个世界之中过的很好,只是……”

    “只是日后不能够在你的身边尽孝了,妈妈要原谅女儿,女儿想成为你们的骄傲,可是,最后却成为了你们的拖累!”岳清说到这里,几近哽咽。

    “没关系的,好孩子,你一直是妈妈心中的好孩子!”

    “妈妈,你签了同意书吧!我会在另外的世界里好好的,你们和弟弟也要好好的,我里的密码是,当初也交了保险,保险书放在了我房间里的书桌右手边的抽屉里……”岳清将那些模糊的记忆给翻了出来,想要拼命为母亲做一点事情。

    “别说了,别说了……”

    “爸爸和弟弟最近的身体怎么样?爸爸年纪大了……”岳清深吸一口气,将自己复杂的心绪收了回去:“你就不要让他出去干活了,当初我帮导师做了几个课题研究,也有了几个积蓄……”

    “还有弟弟,他还要上大学呢!别让我的身体做了他的拖累了!日后他还要成家,还要娶媳妇……现在娶一个媳妇多贵啊!别费那些没用的钱!”

    “听话啊!妈妈!”岳清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灵魂的一阵疲软。

    “妈妈,我要回到另外的一个世界去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会完成那些我没有完成过的梦想,你们也要好好的!签字吧……”

    护士此时也再次进来了,妇人将那张皱皱巴巴的纸交给了她:“护士……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我就先出去了!”然后趔趄着脚步准备离开医院,她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自己女儿被拔掉呼吸机的那一幕,比生生凌迟了她还要恐怖。

    “阿姨,你慢一点!”护士拿着同意书走了出去,扶住了妇人,然后另外的一个护士走了进来,拔掉了躺倒在床上那个人的呼吸机,看着心电图上面的波纹渐趋平稳,发出“叮”的一声,然后动作迅速地收走了身体。

    而岳清看到了这样子的场景之后,直接被一阵吸力给重新吸了出去,灵魂顿时感觉到了一阵的失重,从床上坐了起来,摊起手来看着自己已经化为了实质的手掌,再看着明显塌陷下去的床榻,深吸了一口气。

    刚刚的……

    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为什么会那么清晰,为什么会那么明显!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从床上无知无觉地站了起来,连拖鞋也未曾穿起来,走到了梳妆镜的面前,看着属于“岳清”的面容,摸上了自己的脸颊,她回来了,回到了这个末世的世界之中。

    或许自己再也回不去自己的世界了,因为她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抬走,被火化,连身体都没有了,该怎么回去!

    不过,做出这样的决定来,她丝毫不后悔,她不想看着自己的父母为自己奔波,也要为自己的弟弟考虑未来,所以,她必须那样做。

    她的父母已经为她做的够多了,她很感激他们,如今的她,好似只能够在这个世界之中,永远地生活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