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62 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br/>山本他们是在放学后知道这些事情的。

  但是,不管大家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到底如何,纲吉都不打算继续理会。一方面事情已经过去,投注太多目光也并不能改变什么,另一方面则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因此对于沢田善拓的事,他决定随缘分吧!毕竟,有时候和别人做敌人还是做朋友,决定权从来都不是单方面可以决定的。

  半个月之后,里包恩带着从彭格列九代那里得到的消息,回去了意大利。

  三天后,他又回来了。

  于此同时,纲吉也得到彭格列家族同意与密鲁菲奥雷结为同盟的消息。

  因为地理和时间的误差,纲吉也不太清楚白兰到底用什么样的筹码说服了九世。但是,从他昨天晚上打来的电话看,应该挺顺利的。

  不过,说起白兰,纲吉突然想起来前两天的一个午后。

  原本他正在房前草坪上晒着太阳,超值感却突然发出警报,好像有什么人或者事情出现了变化。接着,晚上就收到了白兰的问候电话。

  难道是,六吊花?

  很有可能!<br/>毕竟,那是白兰啊!

  想着想着纲吉突然笑了,这是怎么了,老友大聚会吗?一个一个的都跑到这个世界来,那原来的世界岂不是要乱套了。

  “阿纲!我回来啦!”

  蓝波吵闹的声音打断了纲吉接下来的思路,他扭头去看墙上挂着的钟表,时针已经指向六点的方向。

  “原来已经这么晚了,怪不得我好像听到了蓝波的声音。”他喃喃自语。

  “纲哥!”风太打开门看到纲吉后就直接扑了过来。

  “啊啊啊!我也要!”蓝波也不甘示弱跳到纲吉身上。

  “好啦好啦!都抱好不好。”纲吉好笑的看着他们两个,并顺手把两个人都抱起来。

  “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回来啦?一平和狱寺君呢?”出门的时候明明有四个人,怎么回来的就只有两个。

  “狱寺哥说还要买些做武器用的东西,一平说她也想去,本来我也打算去的,可是蓝波闹着不想走路,所以我就带着他先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

  “蓝波大人真的累了,狱寺还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实在是没力气了。纲,你泡茶给我喝好不好?我现在喉咙干的都快要喷出火来!”

  “好好好!你想喝什么?风太要吗?”

  “要,纲哥,我也要喝。”

  “那我们今天就喝绿茶好不好?”

  “好!!!”

  直到晚饭时间,狱寺才带着一平从外面急匆匆地赶回来。

  “我们回来啦!抱歉纲吉大人,回来的有些晚。”

  “没关系狱寺君!快去洗洗手,要开饭了。一平也是。”

  “好的纲先生。”

  “说起来骸他们这几天怎么又不见了?”

  “纲吉大人是问黑曜那群人吗?”

  “狱寺君你知道吗?”

  “今天我和一平回来的时候遇见了库洛姆,她让我告诉您他们今天晚上可能会不回来,所以不用继续等他们了。”

  “骸最近是在忙什么事情吗?自从搬到这里后,已经有好几天晚上没回来了,我有点担心他们会出事情。”

  “不用担心,纲吉大人!他们不会有事的,毕竟那可是六道骸啊!”

  “但愿吧!”

  <br/>

  晚上的黑曜乐园,寂静侵袭的一切。

  已经生锈的游乐设施在月光的辉映下印出片片斑驳痕迹,期间还穿梭着阵阵凉风,显得阴森又恐怖。

  但是,在这幽暗的环境中,一位满脸不耐的少年正警惕的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人。<br/>就在他要做出攻击的时候,身后戴眼镜的同伴拦住了他。

  “犬,我们该走了。”

  “切!知道了!”

  <br/>没有理会对面那人的表情如何,千种和犬直接扭头离开了。毕竟,有些事情不是他们可以解决的。

  看到他们走后,对面的人悄悄松了一口气。他挠了挠自己深棕色的头发,暗自给自己鼓鼓劲,向一栋废弃大楼走去。

  “kufufufufufu……”

  突然,他的耳边响起一阵诡异的笑声,他警惕的看向周围,却并没有什么人影。

  这时,他想起在出发来这里之前,别人的警告。

  “不要随意去招惹那个人,他不是你能招架的了的。”

  尽管别人再三叮嘱,但他还是来到了这里。

  他想尝试一下,哪怕只有亿分之一的机会,他都不想放过。

  笑声响过,周围再次安静下来,他再次鼓起勇气,朝目标走去。

  楼房很破败,楼梯上的扶手已经锈蚀掉了一半。不过还好,楼梯并上没有太多的障碍物,过一个人绰绰有余。

  绕过不少倒下的柜子,寻找过一个个空旷的房间。终于,在一个废弃的小礼堂里,他看到了一位穿着黑曜校服的女生。

  “晚上好,很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你,但我有万分紧急的事情需要帮助,请问,六道骸先生在吗?我是沢田善拓,有点事情需要找他。”

  “沢田善拓?”

  “请问你认识我吗?”

  “不,不认识,只是听到这个姓有些耳熟罢了。”

  “那请问,六道骸先生在吗?”

  “你需要先告诉我你的事情,我再告诉你他是否在不在。”

  “很抱歉,我不能说。只有见到六道骸本人,我才能说出我的目的。”

  见他一再坚持要等到六道骸才能说出自己的目的,女生也就是库洛姆就不再询问下去。

  “骸大人...您要见他吗?”

  “kufufufu库洛姆,让他进来吧!”

  得到骸的允许,库洛姆让沢田善拓进了礼堂的后面。

  “喂笨蛋,你干嘛让他进去啊?”

  从外面刚回来的犬进来的时候,只看到了沢田善拓的背影。

  “是骸大人允许的。”库洛姆小声的回答到,虽然她也不是很明白,骸大人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只需要听从骸大人的命令就好。

  “犬,你冷静点。”千种拉住要把沢田善拓丢出去的犬的衣服,以防止他做傻事,被骸大人先扔出去。

  “你知道他今天是来做什么的吗?”千种看向库洛姆,他不知道刚才他们说了什么话题,让骸大人决定见沢田善拓。

  ”我不知道,他不肯说。”库洛姆没有说这个他是谁,可是犬和千种都知道是指沢田善拓。

  另一边,进去房间的沢田善拓同样的紧张。

  他突然发现,自己今天来这里或许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但是,事已至此,他无路可退。

  而他的面前,靛蓝色头发的少年,在听到他的请求后,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kufufufufufu所以,你今天到这里,就是为了请我做你的守护者是吗?沢田善拓先生!”0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弃宇宙 万相之王 剑来 伏天氏 深空彼岸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