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历史军事 > 明帝国的崛起txt > 明帝国的崛起 > 第五百六十三章 胜却(上)

《明帝国的崛起》 第五百六十三章 胜却(上)

  韩芷韵回到临窗的四人卡座处。几名大学里的朋友正挤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着话。一抹午后的阳光正照在窗台上的绿植盆景上。

  “韵姐,什么情况?”

  “那书生找你什么事?”

  韩芷韵身段高挑,看着朋友们一个个关心的神情,挤着坐在卡座的木椅,清雅的一笑,轻声道:“没什么事。他是我们家里的一个旧识。见我认出他来,怕暴露身份,叫我过去单独叮嘱几句。”

  “哦…”

  几个小娘子顿时起哄,都在调侃秀雅的佟小娘子。他这明显是在为佟璇嘛。

  韩芷韵这话倒是无意间将张昭“渣男”的形象给挽救回来。

  “小璇…,那书生怕不是对你有意呢。”

  “韵姐,他是做什么的?”圆脸小娘子压不住好奇心,悄悄的问道。

  韩芷韵心里无奈的一笑,就知道会是这样,坦率的道:“他姓张,京师人,在军中任职。多的就不能说了。不然他会怪罪于我。”

  “哦。”

  娇嫩秀雅的佟小娘子坐在朋友们中间,展露着娴静的美人风姿,手里捧着清茶,竖着耳朵听着这寥寥几句信息,颇为关心但却不好多问。

  几个女孩坐着嘻嘻哈哈的闲聊。她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学生,离家来到沈阳城中读书。以明代社会的世情,这个年纪的小娘显然不是后世懵懵懂懂的小女生。

  而能离家来读书的女生基本上家境都还不错。不然这个年纪就是要嫁人的。因而,有些话题聊起来倒是颇为大胆。

  等将逛街产生的疲倦消弭后,几人一起返回学校中。

  韩芷韵就读于辽东报业学院,而佟璇则是就读于辽东医学院的护士专业。其余的三个小娘子分别是就读于这两个学校。圆脸小娘子是铁岭人和佟璇一个宿舍,算是她们间的纽带。

  在街口道别时,佟璇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韵姐,我想明天去兑换银元把钱还给张公子。你陪我去吧?”

  韩芷韵想一想,最终点点头,“好啊。”

  她对张昭的感触很复杂。张昭虽然邀请她可以到“相逢”酒吧中和他闲聊。但她内心中其实不想去。

  她已是二九年华,家中陡逢巨变早就成熟起来。所以开学还不到一个月,她便被朋友们叫做“韵姐”。她差点为张昭侍妾的事情已随风而去,只在她心中留下几道浅浅的痕迹而已。她并没有再攀附上他的想法。

  她未来的人生,她想在毕业进入真理报工作,然后像张静姐姐那样揭露这世间的丑恶,保护弱势群体。

  佟璇展颜一笑,浅浅的梨涡在白皙的俏脸上展露,在夕阳中挥手道别,“韵姐,明天见。”

  …

  …

  张昭在相逢酒吧里略坐了坐就离开,他的事情还很多。丰小娘子则是营业到傍晚七点许就打烊。

  京师的人口足以支撑不夜城。沈阳城这里还不足以如此。

  丰小娘子嘴里念叨着:“小资产阶级,这是什么怪词?”吩咐手下的仆人将酒吧打扫干净,锁上门。

  “小资产阶级的情调”这个词汇丰小娘子很难理解。这属于舶来品的范畴。大毛现在还看不到踪影呢。他的前身现在还只是个公国而已。

  叶赫部虽然“改土归流”,但是整个大明的境内就没有废除奴隶制。丰小娘子到沈阳城开办酒吧,自然是将她家里的奴仆带了几人过来帮忙。她在叶赫县开成衣店一样是使用这免费的劳动力。

  刚从店铺的后门出来,就见叔叔丰人凤正在后面小街中等着,“三叔…,你来了?”

  丰人凤年纪比丰生额要小些,三十多岁的年纪便是满脸风霜之色,宠溺的笑道:“小芝,你爹叫我来看看你。上车说吧?”

  仆役将奢华的马车门帘打起来。

  丰芝内心里不满但没法对自己的叔叔发火,抿着嘴走上马车。

  丰人凤跟着上车,关心的道:“小芝,你怎么突然到沈阳城中开店?去春城不好么?多少有个照应。”

  在沈阳城这里,叶赫部并没有部众安置。而在春城那边有一批参与战争的青壮已经安置下来,并把自己的父母、妻儿接过去。

  丰芝坐在塌椅中,一米七的身段修长,一段皓腕洁白,托着香腮看向窗外的街景,“三叔,你跟我爹说,我不会跑的。不管是给五十岁的老头子为妾,还是给四十岁的父辈做妾,我都会去的。这是我的命!他有什么不放心的?他把人家选好通知我一声就是。”

  声音中充满着哀怨、悲伤。

  丰人凤叹口气,该说的话还得说,“你爹这不是担心你抛头露面做生意对你将来有影响吗?”

  “呵。”丰芝扭过头,略带讥讽的道:“我们海西女真的姑娘就是这般。他爱要不要。难不成还要我天天躲在闺阁里绣花装样子吗?想都别想。”

  丰人凤摇摇头,没再说话。他知道自己侄女性子烈,不想再说伤了和气。

  心里盘算着等会去问下人们,了解下侄女的近况。怎么突然好好的从叶赫县到沈阳城来。而且,到沈阳城中没几天就开起偌大的酒吧,到底是谁在帮她?

  丰姿看着窗外飞驰倒退的景物,思绪飘飞。

  她借助于那位并不熟悉的张公子的权势在沈阳城中开酒吧,本来就是想要摆脱她目前的生活。有谁知道她内心里有多么的渴望啊!哪怕只是数月的逍遥时间。

  当然,那位张公子也不是她所能依靠的人。英俊、事业、富贵他都有,她对他也充满着好感的,但她并没有一厢情愿的觉得别人会为她抗下这么大的麻烦。

  她只是希望接下来的数月能有趣一些。日后可以充作回忆。

  …

  …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佟璇昨天去大明皇家银行里兑换了银元,她才明白为什么她使用银子别人不拒收。商家拿她的银子再去银行兑银元等于是白赚两成的利。

  但因为这两天学校里有课她没能外出。今天中午吃过饭她便到隔壁的报业学院约好韩芷韵一起前往校外五百米的“相逢”酒吧。同行的还有好友圆脸小娘子步云瑶。

  到酒吧里要了酒,三人坐在木桌上一边闲聊,一边等待着张昭的到来。

  两点半,张昭没来。

  三点,张昭没来。

  四点,张昭还没来。

  佟璇感觉夕阳之下她的心情都变得灰暗不起来。这并非为无法偿还三块银元,而是与他就此中断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