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网游竞技 > 我真是大富豪赵权txt > 我真是大富豪赵权 > 第854章有底气的卖家

《我真是大富豪赵权》 第854章有底气的卖家

  朱喜文说是帮忙给朋友长眼,但到了现场后赵权发现并不是。

  那所谓的朋友只不过是个卖家,在出售一方水晶云蝠纹砚台,周围还有五六个买家。

  “这方水晶云蝠纹砚台大家都看到了,具体怎样不用我多说你们也明白。我现在想给你们说的是,这方砚台的来历。当年我祖父的祖父在清朝当官,是个七品县令”

  在卖家给众人讲砚台来历与故事的时候,朱喜文轻轻碰了下赵权,满脸赧然。

  “对不起啊先生,我说谎了。其实不是我朋友,我想买这方砚台但又吃不准,所以”

  赵权明白,朱喜文这个谎言说的其实也并没有什么。

  古玩交易,很多时候都是有风险的,担心东西是从地下出来的。

  所以帮陌生人掌眼这种事情,很少有人干,朱喜文扯个幌子也就变得可以理解。

  “但有一点,不管掌眼后这货品相如何,佣金不能变。”

  “这个您放心,甭管是真是赝,佣金绝不少您的”

  朱喜文有这话垫底就行,于是下一刻,赵权展开地藏鬼瞳,望向那方水晶云蝠纹砚台。

  不得不说,这方砚台真是不错,品相、古韵俱佳,难怪能吸引这么多人来买。

  但可惜的是,赵权从这方砚台上只看到少许时间之韵,估摸也就十年左右的时间。

  十年左右的时间,显然跟卖家所说的那个嘉庆时期对不上。

  所以赵权对朱喜文说道“不用看了,赝品。”

  “赝品”

  这个答案让朱喜文一惊,更是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

  他这一喊,直惊的屋内所有人都望向了他,他这捂嘴都来不及了。

  卖家不高兴,非常的不高兴,眉头皱的能夹死个蚊子。

  “你什么意思,你凭什么说这是赝品,你要是能证明,我把这砚台给吃下去”

  朱喜文哪知道凭什么说这是赝品,在他看来这就是真的,找赵权来不过是多增加点信心。可哪成想,赵权竟然给他蹦出这么个答案来。

  很尴尬,旁边其他买家甚至都露出了笑意,“对,这是赝品,你快走吧,别在这凑热闹了。”

  但卖家还不依不饶,“不行,凭什么诬陷我这砚台是赝品他这种诬陷就好比说黄花大闺女怀孕了,谁受的了这个我不管,今天你必须给我个说法”

  卖家越是抓着朱喜文不让走,其余买家就越觉得心里踏实。

  要是卖家心里有鬼的话,怎么可能死揪着朱喜文不放

  而这时候的朱喜文,只好将讨救的目光投向赵权。

  他说不出个道道儿来,既然是赵权说的赝品,那就只能由赵权来做出证明。

  见朱喜文的目光投向赵权,卖家心里明镜似的。

  “一个小孩子,连毛都没长全呢,还敢装明白人出来胡说八道,真是可笑”

  卖家年近50了,在他眼里赵权确实可以算是个孩子。

  但赵权却不喜欢这种说话,“那按你意思,掌眼的事随便找个百岁老寿星就行了,反正有年龄在那,管他眼瞎还是耳聋,管他懂不懂这行门道。”

  卖家冷笑一声,“我不跟你斗嘴,你认为我这方砚台是赝品对吧来,你拿出证据来。只要你能证明这东西是赝品,还是那句话,我立马当大家伙的面把它吃掉”

  有底气,人这话说的就是有底气,让周围买家看了都竖大拇指,越发坚信砚台是真品。

  就连朱喜文都有些底气不足,怀疑赵权是不是看错了,毕竟都还没上手。

  屋内,所有人都在盯着赵权,等他罗列证据。

  可赵权有个蛋的证据,总不能把地藏鬼瞳抠出来给别人安上,再让人看看时间之韵。

  对于这方砚台质地、品相、历史之类的东西,他更是一窍不通,实在没证据辩驳。

  所以思来想去,他直接迈步向水晶云蝠纹砚台走去。

  大家都在注视着赵权,想要等他上手后的结果。

  可哪成想赵权刚一上手,直接啪的一下给拍在了大理石窗台上。

  手拿开后,砚台倒还是那方砚台的模样,就是已经四分五裂了。

  这个举动,让在场者无不傻眼,甚至连卖家都懵了,整个房间内鸦雀无声。

  朱喜文更是惊住了,打死他都想不到,赵权这个掌眼的,竟然会如此歹毒。

  一方未经过认证的砚台啊,你说砸就砸了

  沉寂数秒钟后,卖家疯了似的扑向赵权,“我要杀了你,你毁我砚台,我要杀了你”

  旁边其余卖家也是怒不可遏,纷纷开口指责赵权。

  “你买不起不要紧,你打眼也不要紧,可你别祸害东西,你不要我们还要呢,吗的”

  “就该把你抡起来拍死,让你也尝尝被祸害的滋味。这么方好砚台,你说碎就碎了,草”

  “跟他废什么话,报警抓起来,让他手贱”

  单手将扑到近前的卖家给轻易撂翻在地,然后赵权环望向屋内众买家。

  “你们都着急忙慌的吵吵什么,不会自己过来看吗”

  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朱喜文就已经冲上前,将破碎的砚台拿起观看断茬。

  这一看,他当时就蒙圈了,断茬处呈灰黑色,跟外表的古韵墨色完全不同。

  这也就意味着,原本这砚台就是灰黑色,之所以会拥有古韵墨色的外表,那全是做出来的。虽然不清楚动用了什么高级手段,但单凭此点就充分证明,这方砚台绝对是假的

  在朱喜文之后,其余买家也纷纷赶了过来,从断茬处鉴别砚台的真假。

  这时候大家才明白,他们都被骗了,被那个卖家给骗了

  “特么的,人呢,那个狗杂碎呢”

  回头想找卖家算账的时候,他们发现屋内没人了,房门还敞开着。

  “人跑了,吗的,追回来”

  正当大家即将追出门的时候,赵权掐着卖家的脖子跟掐小鸡崽子似的押回来了。

  “别跑啊,跑什么你,刚才不还信誓旦旦的要把这方砚台吃了吗”

  “来,吃吧,吃完再跑,这样还有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