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网游竞技 > 我真是大富豪赵权txt > 我真是大富豪赵权 > 第855章你可真孝顺

《我真是大富豪赵权》 第855章你可真孝顺

  卖家被一群买家给窝在了屋里,按着脑袋非逼着他把砚台吃下去。

  任卖家如何求饶都不好使,嗷嗷的鬼哭狼嚎着。

  朱喜文也想凑这个热闹,差点就被那老骗子给坑50万去,他心里相当不爽。

  可见到赵权出屋了,他赶紧追了上去,“先生先生,您留步,我佣金还没给您呢”

  要不是他说,赵权还真把这茬给忘了,尽惦记着出门买个礼盒把那瓶给装起来。

  没有现金,朱喜文直接要了赵权的银行卡号,手机转账。

  说到做到,50万的一成佣金,5万即时到账。

  揣起手机后,朱喜文向赵权挑起了大拇指。

  “先生,您真是这行当里的神人啊,连手都不上,只一眼就看出来假来了。对了,您能不能跟我说道说道,也让我长个见识,您是从哪看出来的那方砚台是赝品”

  这个可没法说,因此赵权一副高人风范,“我只负责告诉你这是赝品,其余无可奉告。”

  啧啧,这语气,这气势,绝对的高人。

  尽管没长到见识让朱喜文很遗憾,可对于赵权这位高人,他还是敬佩的。

  之前看到赵权捡漏,这会儿又见识到赵权一眼辨真伪,让他彻底服服帖帖的。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在他眼中,赵权已经是神一样的存在。

  “先生,您去哪,我送您”

  强逼着卖家把碎砚台吃掉后,众买家这才放他离开。

  “哎,那位年轻的高人呢,他去哪里了,我还准备跟他好好结交下呢”

  “吗的,刚才我真是有眼无珠,还认为人家是个骗子,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高人,不愧是高人呐,都不用上手就判断出真伪来了,咱们被骗了不说还在这嘲讽人家,现在想想我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唉”

  众买家纷纷感慨,懊悔刚才的态度,也懊悔没有结识上赵权这样的高人。

  而这时候,他们眼中的高人已经辞别朱喜文,独自一人在礼品店内游逛起来。

  手里拿报纸包着的粉彩镂空转心瓶也不知具体值多少钱,但先前听朱喜文的意思,几十万是有的。这价值应该还行吧,就当作明晚送给曹薇爷爷的寿礼好了。

  七挑八选,到底也没找到大小合适的盒子。

  于是赵权干脆打车去了乡下木匠铺子,让人给瓶子量身订制了一个。

  虽然大白木头板子有点难看,显得不上档次,但管他呢,里面东西值钱就行。

  人不都说了嘛,穿着丝袜抹胸裙的是范冰冰,没理由穿着花棉袄的就不是范冰冰了。

  能用就行,哪那么多讲究

  国光学院,一所私立大学,是曹薇的爷爷曹国光老爷子在十五年前成立的。

  因为是私立大学的缘故,所以很多学院的重要岗位上都是由家人把持。

  老爷子有俩儿子一个闺女,大儿子曹炳辉是曹薇的父亲,嗝屁有段时间了。

  二儿子曹炳川和小闺女曹炳芬,如今也都在国光学院内任职。

  这种特殊的家庭境况,造就了一种必然的现象,那就是左兰这个外姓人的日子不好过。

  曹炳川跟曹炳芬一直都在觊觎她那个第一副校长的位置,要不是左兰确实有能力,怕是早就被这兄妹俩给架空丢出去了。但即便如此,她在副校长的位置上也是如坐针毡。

  以至于女儿曹薇连买车都只能买辆吉利小熊猫,惟恐买贵了被人诬陷她贪污公款。

  不过曹薇也是性子淡然,对这辆粉色小熊猫并没有什么不喜欢的。

  这会儿,她正驾驶着粉色小熊猫行驶在路上,拉着赵权赶往南楚国际酒店。

  南楚国际酒店,看名字就知道跟南楚集团有关系,而楚枫又是南楚集团的副总,这里面的道道儿也就不用多说什么了。但有一点很确定,不是曹薇跟楚枫联系的。

  因为一路上她都在抱怨,干嘛要把寿宴定在这里。

  “反正你身正不怕影子斜,管他们定哪呢”

  耳边传来赵权的回应,曹薇无奈笑了笑,“你倒不怕戴绿帽子。”

  赵权回道“当然不怕,对我老婆我还是比较放心的,我老婆这个人吧,虽然不喜欢我,但是跟我结婚后就特别的规矩,从不单独跟异性吃饭,也从不单独跟异性相处。”

  “甚至连跟男性接个电话都不避讳我,你说,这样的好老婆上哪找”

  曹薇点点头,“听你这么说,你老婆确实挺不错的,值得表扬。”

  赵权认真附和,“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堪称好老婆典范。”

  俩人一唱一和的,任谁听到也不会联想起他们俩就是两口子。

  不过从开玩笑这点来看,足以证明在经历过吴向阳那件事情后,两人态度缓和了不少。

  这是件好事情,让赵权看到了真正拥有曹薇做老婆的希望。

  看右侧后视镜的时候,曹薇偷偷瞥了眼赵权。

  今天赵权穿的还行,白衬衣黑西裤,锃亮的皮鞋板正的腰带。

  虽然行头不贵,加起来也就几百块钱的事,但胜在干净利落。

  而且在曹薇看来,赵权这正儿八经的一收拾,还是有些小帅的,将来俩人真要生个孩子,随谁都丑不了。

  只是这想法刚在脑海中泛起,曹薇就觉得有些尴尬,暗嗔自己胡思乱想。

  为了不被赵权发觉,她转移起话题,“今晚肯定很多亲戚都会去,他们要是开口嘲笑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其实他们很多时候不主要是针对你,也针对我妈。”

  “他们在借你嘲讽我妈,所以你尽量别生气。”

  赵权笑了笑,“不会的,我都明白,你放心好了。而且我向你保证,他们以后不会再有机会借我来嘲讽丈母娘了,因为今晚谁敢嘲讽我,我就打谁的脸。”

  曹薇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仿佛在她看来,赵权能够被嘲讽后不生气,就已经是一种功德圆满了,至于其它,她不奢望,也不敢奢望。

  两人随便聊着,粉色小熊猫来到了南楚国际酒店的停车场。

  放下车子后,曹薇打开后备箱准备搬盆景,那是她精心培育修剪的真柏。

  柏类盆景可是所有盆景中最具有风骨和意境的,其中又以真柏盆景为最佳。

  像曹薇培育修剪的这棵盆景,柏树的躯干如同腾飞的龙凤那样,看上去就有种其余盆景所无法比拟的美丽跟意境。很显然,曹薇在这上面是费了心思的。

  用她的话说,“心意最重要,希望爷爷能寿如松柏鹤延年。”

  不过曹薇的心意,显然不被某些人看中,譬如曹炳川的儿子、曹薇的堂弟,曹磊。

  “薇姐,爷爷过生日你就送个破盆景,拿爷爷当叫花子打发呢”

  “啧啧,你可真孝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