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网游竞技 > 我真是大富豪赵权txt > 我真是大富豪赵权 > 第1118章这都是咎由自取

《我真是大富豪赵权》 第1118章这都是咎由自取

  在陈伟看来,赵权就是只缩头乌龟,不然怎么会藏在粟子的身后不敢露头。

  眼下他已经成为修士,在他眼里,但凡不是修士的,那都是低人一头的存在。

  这么说吧,要不是当初看到粟子照片漂亮,他都不想来这边执行任务。

  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在部队首长都还不是修士呢,尊贵如他凭什么被普通人吩咐

  所谓的信仰所谓的忠诚,在他身上根本不存在,他就想着享受于实力想匹配的待遇。

  只不过,今天他显然走眼了,而且走眼的代价相当严重。

  因为在嘲讽赵权是只缩头乌龟后,甚至还扬言叫嚣,“你敢从粟子身后出来吗你敢出来我就活活打死你,让你好好看看自己到底是坨怎样的垃圾”

  粟子当时就不愿意了,在她看来陈伟就是来找事的,非要针对赵权不可。

  她当然不容许赵权受半点委屈,更不容许赵权受半点的欺负。

  所以下一刻,粟子就要跟陈伟动手,以帮助赵权狠狠教训下陈伟。

  可事实的发现显然不是她想哪样就能哪样的,因为下一刻粟子就发现自己的身子不能动了。

  她很恐惧,她远没有想到陈伟的能力竟然那么强大,能让她身为修士都动弹不得。

  她不怕陈伟伤害自己,她怕自己失去行动能力后再也无法保护赵权

  但同一时间粟子却发现,在对面的陈伟眼睛里有同样的惊慌。

  看得出陈伟也想要有所动作,但是却被禁锢在那里,根本动弹不得,像被无形的绳子给捆绑。

  两个修士都不能动了,赵权这时候反倒却点燃一支烟,叼在嘴中悠哉游哉的走到陈伟近前。

  “我出来了,活活打死我吧,我现在热诚的邀请你,请你实现你的诺言。”

  “而且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要是做不到的话,那我就活活打死你,让你看看在你眼中的缩头乌龟,到底是什么样的。”

  当赵权说出这些后,陈伟害怕了,他是发自心底的害怕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赵权竟然也是修士,而且还那么强大。

  之前他感受不到赵权身上有灵力的存在,因而他下意识的认为赵权不是修士。

  但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赵权实力比他强太多,他同样也是感受不到的。

  只不过现在想这些已经无用,该惹的祸他已经招惹上了,眼下似乎还是活着比较重要。

  于是他立刻给自己的性命增加重量,“我是有官方背景的,我是被派来保护粟子的,你不能杀我”

  赵权嗤笑一声,“有官方背景你就牛壁了,就能成为你的免死金牌了开玩笑呢”

  “你要活活打死我的时候可没考虑过你有官方背景,就惦记着你是修士我是凡人吧”

  “怎么着,眼下见欺负不了我了,就选了举手投降,顺带着再拉块免死金牌来保护自己”

  “不好意思,这还真不好使,但凡想要杀死我赵权的人,我从来不过放过。别人不例外,你更不能例外,所以今天你就安安稳稳的瞪大你的眼睛,享受几眼这最后的世界好了”

  话说完,赵权就大手一挥,旋即有无数朵火焰绽放在陈伟的周围。

  很美,很绚丽,比夜晚的烟花还要唯美。

  但陈伟却在这种唯美中嗅到了极尽的凶险,他感觉到很害怕,他感觉到了极尽的威胁。

  于是他向粟子展开求饶,“粟子,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一直在保护你,你赶紧让我放过我,不要杀我啊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打扰你了,我一定规规矩矩的”

  好不容易走向人生巅峰成为人上人,陈伟可不想就这么死去。

  但是这事不是他说了算了,哪怕粟子替他求饶了,也依旧不行。

  “赵权,他毕竟是有官面身份的人,万一上面追究起来”

  “简单,让官方来找我报仇就行,人就是我杀的,他要杀我我自然杀他,不服再派人来杀我就是,来多少我都应着”

  赵权可不是狂,而是在给自己长身份,他要跟官方进行平等对话,那么自然就要有足够的实力。这个世界最尊重强者的,没有哪个势力会给予摇尾乞怜着平等的尊重。

  要立威,就得打出来,其余都是废话。

  因而下一刻,陈伟就在哀嚎声渐渐死去的,他所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懊悔。

  假如早知道赵权强大如斯的话,他保证不敢说这样的话,更是会尽可能的远离。

  只是现在想这些已经晚了,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让他才刚走上巅峰便走向了毁灭。

  而这一切,自然都是他的咎由自取

  在成功将陈伟抹杀后,粟子望向赵权,满眼的无奈。

  “现在可倒好,你把他给杀了,上面肯定会知道这件事情,是要对付你的。”

  赵权却笑着表示无所谓,“想对付就对付呗,只要能杀的了我,尽管来。”

  对于这事,赵权可是有着相当的自信,就好比大学生跟小学生比拼数学计算似的。

  这已经不是人谁多寡所能决定的了,他已经强到了让那些人眼中神的高度。

  所以他浑然无惧,只想要更多立威的机会借以向世界宣告谁也别妄想动他,谁也不要想着惦记他的家人朋友,但凡有人敢挑衅,死亡将会是唯一的结局

  不再考虑这件事情,赵权直接把粟子那具娇媚的胴体给搬到了大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