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毒妃txt > 重生之毒妃 > 章节目录 番外24给你哥上眼药

《重生之毒妃》章节目录 番外24给你哥上眼药

    “我一个人太累,”安元志由着上官平宁给自己擦了把脸,小声道:“平宁,这一次陪完爹娘之后,就到舅舅这里来吧。”

    “帮你打仗吗?”上官平宁问。

    “学怎么当将军,”安元志说:“你是上官勇的儿子。”

    上官平宁低头想了想,没想出来他是上官勇的儿子,跟他当将军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这会儿安元志看上去身体很不舒服的样子,上官平宁心软了,跟安元志说:“舅舅你要好好的啊,我,我来就是了。”

    “这才是我的好外甥,”安元志抬手想摸上官平宁的头,结果动作一大,牵连到伤口,疼得一咧嘴。

    “疼啊?”上官平宁忙就道:“我去叫大夫。”

    “行了,”安元志倒抽着气说:“你让我缓缓。”

    上官平宁看看安元志盖着的被子,也不敢伸手碰,想关心又觉得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再想想自己的娘亲病了,自个儿也是没办法,于是上官平宁问自己的舅舅道:“舅舅,我现在学医还来的及吗?”

    安元志一口气没上来,呛得咳了两声,带着伤口疼的没让他晕过去。

    “大夫,”上官平宁看自家舅舅情形不对,叫着大夫就往帐外跑。

    安元志再想拦已经拦不住了。

    太医这会儿就守在帐外,听见上官平宁喊大夫,没等上官平宁跑出寝帐,几个太医便一起进了帐,老六子几个人也一起跟了进来。

    “快看看我舅舅,”上官平宁跟太医喊。

    安元志只是一时之间伤口被扯动到疼的厉害,并无大碍,可太医们还是围着这位未来的天下之主忙活了半天。

    上官平宁跟老六子几个人紧张兮兮地站在一旁看着,看见太医把他舅舅胸前的纱布解开后,露出的碗口大小的伤口,平宁少爷啊的叫了一声。

    “没事啊,”安元志反过来还得安慰自己的这个小外甥。

    太医们替安元志把伤口重又处理了之后,退了出去。

    上官平宁说:“不是说是箭伤吗?怎么伤口这么大?”

    “箭上有毒啊,”安元志边说话,边示意老六子几个人也退下。

    上官平宁着急道:“有毒伤口就成这样了?”

    “肉沾上这毒就烂,”安元志让上官平宁坐下说话,边小声道:“不过你舅舅命大,没毒发攻心。”

    “不打仗不行吗?”上官平宁问。

    “不打仗?”安元志笑道:“那营里这么多人,我把他们都扔了啊?”

    上官平宁没办法了。

    安元志说:“你学医,你叔倒是能高兴,就是你能给大夫们一条活路吗?”

    “怎么了?”平宁少爷又噘了嘴。

    “哪个大夫经得住你折腾?”安元志说:“你这会儿学医啊?那你得先去读书啊,不然你药方背的下来?”

    “背药方?”上官平宁傻了眼。

    “不然人生病了,你不给人开药方治病啊?”安元志说:“你看哪个大夫是吹口气,就能治好病的?”

    上官平宁眨巴着眼睛,彻底萎了。

    “行了,”安元志说:“你爹半生戎马,你不子承父业,你当什么大夫?以后在你儿子里找个聪明的,让他当大夫好了。”

    “儿,儿子?”上官平宁这一窍还没开,听安元志说儿子,显得很懵懂。

    “我现在跟你说这个是白费力气,”安元志嘀咕了一句。

    “舅舅你等我,”上官平宁把儿子这个话题瞬间就抛脑后了,跟安元志说:“等我看完我娘,我就来帮你打仗,一定把这个牧羊城打下来。”

    安元志嘴角抽抽,等这少爷去过元夕城再回来,这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打一座牧羊城要是这么长时间都打不下来,那他还争什么江山?“行,”虽然感觉很无奈,但安元志嘴上还是跟上官平宁说:“舅舅等你。”

    上官平宁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路上不要跟你哥哥吵架,”安元志想想又叮嘱上官平宁道:“你吵不过他,也打不过他,一准吃亏的事老做,你就是个傻子了。”

    上官平宁说:“义叔会揍他吗?”

    “你哥精的跟鬼似的,他不会讨好你义叔啊?”安元志冲小外甥一撇嘴,说了句:“你就听我的话吧,让你娘收拾他去。”

    “我娘?”上官平宁的双眼一亮。

    “回去后别跟你娘说我伤了的事,”安元志说:“不过你可以给你哥上点眼药。”

    这个活计对于上官平宁来说,属于完全没干过的活,他问安元志:“怎,怎么上眼药?”

    安元志说:“你就说你哥在军里跟别人吵架啊。”

    上官平宁说:“他欺负人?”

    “随你怎么说,”安元志拿出了哄骗小孩的架式,跟上官平宁说:“但要等你娘生完娃娃后再说,不然你娘生气,对身子不好。”

    “我知道了,”上官平宁一口答应了安元志。

    “小东西,”安元志要交待的事交待完了,打量上官平宁一眼,说:“个子又长高了不少。”

    上官平宁说:“我以后会比我爹长得高。”

    想想上官勇的个头,安元志的嘴角又抽了抽,说:“你随便长吧,累不累?你休息吧。”

    “我跟义叔啊?”上官平宁问。

    安元志说:“你不陪你义叔,你想陪谁啊?”

    上官平宁爬到了安元志的床里,往下一躺,说:“义叔跟英叔他们说话呢。”

    “你洗过了没有?”安元志问。

    “洗过了,”上官平宁说:“舅舅,你现在怎么这么讲究?”

    “我这身上还烂着在,”安元志说:“再让你把灰啊土的弄我身上?”

    “不会,”上官平宁说:“我在家里,我娘亲隔天就让我和我爹洗澡,阿二阿三天天得洗,它们现在看见我娘亲就跑。”

    安元志很有兴趣地道:“你爹娘天天在家里做什么?”

    上官平宁说起自己的娘亲来,那是滔滔不绝,就是安锦绣和上官勇很平静的居家生活,从平宁少爷的嘴里说出来,显得有点家宅不宁的意思。

    安元志听着自己姐姐跟姐夫鸡飞狗跳的生活,这样的日子不是安元志想过的,但这不妨碍他心生羡慕,与心爱之人厮守终生,白首不相离,安元志笑着叹了一口气。

    上官平宁说了半天,再看安元志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舅舅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上官平安跟着袁义和上官平宁,还有两个太医离营归家。安元志卧床不起,就没亲送这五人出营,让老六子几个人送袁义和自己的两个外甥。

    “回去吧,”出了营,走了快有一里多地后,袁义跟老六子几个人说:“沙场之上刀枪无眼,你们都要小心。”

    老六子几个人一起跟袁义点头。

    “我们走,”袁义看看上官平安,又看看上官平宁,领着两个太医先打马往前跑了。

    “六叔,”上官平宁又交待了老六子一句:“你们一定要照顾好我舅舅啊。”

    “放心吧,平宁少爷,”老六子说道:“你路上也要小心。”

    “噢,”上官平宁答应了一声,然后斜眼看上官平安。

    上官平安冲老六子几个人抱一下拳,说一声保重,就打马往前走了。

    上官平宁看上官平安往前走了,才跟老六子几个人挥挥手,打马追袁义去了。

    老六子几个人看着这对兄弟走了后,袁白担心道:“平宁少爷会不会吃亏啊?”

    袁英说:“平安少爷还能跟小少爷争家产啊?路上有大哥在呢。”

    袁白摇了摇头,说:“难说,平安少爷那手段咱们小少爷能吃住几下啊?”

    老六子说:“回营,都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主子能让小少爷吃亏吗?”

    这天入夜时分,元夕城的上官宅里,安锦绣从睡梦中醒来,出了一身的盗汗。

    上官勇感觉到身旁有动静,一下子就醒了过来,起身就点了床头的灯烛。

    安锦绣用手挡着眼睛,说:“我没事,就是醒了一下。”

    上官勇摸一下媳妇的脸,说:“又出汗了?”

    安锦绣嗯了一声。

    上官勇这会儿伺候媳妇已经得心应手了,跑去厨房端了热水,拧了热毛巾,替安锦绣把汗湿的身子擦了一遍。

    安锦绣说:“平宁和袁义走了多久了?”

    上官勇把毛巾脸往水盆一扔,说:“你操心他们做什么?有袁义在,平宁能出什么事?”

    “元志那里不是说战局不利吗?”安锦绣还是操心,说:“平宁他们去,会不会正好碰上打仗?”

    “什么叫正好碰上?”上官勇说:“元志就在打仗啊。”

    “那平宁会不会?”

    “你儿子上沙场啊?”上官勇好笑道:“我倒是希望他能有这个本事,放心吧,元志不敢让你儿子上沙场的。”

    “怎么说起平宁,就是我儿子呢?”安锦绣说:“平宁不是你儿子啊?”

    上官勇知道再说下来,这媳妇就又得急。怀了身子之后,安锦绣的脾气见涨,上官勇是听说怀着娃的女人,性子大半都会跟平日里不一样,街坊邻居,请来帮忙的几个妇人都跟上官勇说,这个时候,他得让着安锦绣。上官勇现在不但是让着安锦绣,还得哄着。伸手摸一下安锦绣的脸,上官勇岔话道:“想不想吃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