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玄幻魔法 > 大牌天后[古穿今]txt > 大牌天后[古穿今] > 章节目录 第53章

《大牌天后[古穿今]》章节目录 第53章

    ≈lt;/script≈gt;    我家……我家……

    季阿宝脑子里不断重复这几个字,现在这个点都快晚上了,他竟然让她这个时候去他家,他是如何这么平淡的说出这些话的?

    “这不太好吧?”要是他对她没那份心思,她也不会拒绝,但既然知道了,还是要保持距离为好。

    萧重山侧头看她,“你害怕?”

    季阿宝像听笑话一样,说:“我害怕什么,你觉得我会害怕吗?”

    萧重山:“也是,你当年是如何以一敌三的我可是亲眼见到过的。”

    他说到这,两个人又忍不住想起了当年的事,那时候他因为担心她一个人女孩子回家会遇到危险。所以故意送她,结果还真的让他们遇到坏人了。那时候他一腔热情冲到前面去保护她,最后被人打的是他,反而是她最后将他从流氓手中给带了出来。

    季阿宝想起他那时候那个傻傻往前冲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萧重山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唇角却是略微上扬的。

    他说:“所以你有什么害怕的,反正我打不过你。”

    他这是在用激将法吗?季阿宝盯着他看了一会,后者依然神不改色,满脸从容的模样。

    “那走吧。”季阿宝现在也确实不好去哪了,那就去萧重山家呆一会,反正呆会周岳也会给她送钥匙的。

    她坐进了车里,虽然确实是有点被他激到,但更多的是信任,在萧重山对她表白前,他们还是朋友,彼此曾经并肩战斗的同伴。

    车在夜色中缓缓行驶着,帝都繁华的夜景迅速倒退,季阿宝撑着手望着窗外,心想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两人都已经这么大了,那时候他们还曾穿着校服一起走着,现在已经坐在这无比舒适的豪华轿车里了。

    “你家还有其他人没有?”她那时候记得他家是在a市的,现在他们将企业发展到帝都来了,不知道家中的其他的人也是不是也搬过来了,如果他家还有其他人,她这样空手而去就不好了。

    “他们都还在a市,现在这个房子只有我住。”萧重山说。

    那还真的就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

    季阿宝感觉还是有点怪,但现在都已经在路上了,她也能中途反悔吧,这样会显得自己很怂的。

    季阿宝,你心虚什么啊,你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怕他不成?

    萧重山家住在一个高档小区内,季阿宝跟着他走上了电梯,狭小的空间内,她莫名感觉有点拘束。

    “你还没吃过晚饭吧?”萧重山问她。

    “没有。”她原本想回家泡碗面吃的,但现在家也进不去了,所以只能饿着了。

    电梯停在了二十楼,季阿宝跟着萧重山走出了电梯,两个人来到房门前,萧重山按了密码后门就开了。

    萧重山是先进去的,他换了鞋后看到季阿宝还站在门口,淡淡对她说:“进来。”

    季阿宝在玄关处扫了眼他家,跟想象中一样,十分的简洁干净,干净到都让人有点觉得过分了。

    萧重山弯腰为他拿出了一双鞋子,很大,一看就是男人的尺码。

    “我家平常也没来过什么人,所以只有我的尺码的鞋子,不过这个是没穿过的,你将就一下吧。”

    季阿宝点点头,也换上鞋跟着他进去了。

    萧重山领着她进了客厅,然后随手从沙发上拿起了遥控器,帮她开了电视,电视里的声音出现后,屋内就没有这么安静了,季阿宝总算放松了许多。

    “你想喝点什么吗?”萧重山站着问她。

    季阿宝感觉自己在外面忙了一点现在竟然有点困,她觉得自己需要提提神,万一还没等到周岳给她送钥匙,她就直接在萧重山家睡过去那就不好了。

    “咖啡有吗?”

    “有,你等下。”萧重山说完后,就转身走了。

    过了一会他给她端过来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顺带拿过来了一条毛巾。

    “你头发有点湿,你先拿着个擦一下吧。”刚才突然下了雨。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两个人多少还是淋湿了一点。

    季阿宝拿过毛巾,她其实觉得自己头发有点湿也没事,反正很快就干了,反倒是他,还留心到了这点。

    季阿宝用手摸了下盛着咖啡的杯子,很热,甚至有点烫,但刚才从外面进来身上都是一身风雨的寒气,摸着这个杯子,竟然感觉很舒服,很温暖。季阿宝拿着萧重山给她的毛巾,很舒服的材质,她拿着它擦拭着头发,心想萧重山这样,会让她觉得自己变娇贵了的。

    她这是扫了眼还在厨房忙活的男人,心想他这时候在干嘛,难道是在做晚饭吗?他这样的贵公子还会做饭?这可是闻所未闻,季阿宝感觉有点惊奇,也有点期待,她很想看看,萧重山这么金贵的一双手,做出来的饭究竟是什么味道。

    季阿宝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味道很香醇,口感也是上品,果然萧重山的生活品味还是很高的。那她现在要做什么?是不是只要坐着看看电视,等他做好饭就行了?

    过了一会,萧重山给她端上了一份意大利面,从卖相上来看,还是很不错的,季阿宝尝了一口,味道也很好,不输给平常在外面吃到的。

    她边吃边称赞道:“嗯,好吃。真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我还一直以为你是那种衣来张口饭来伸手的贵气少爷呢。”

    萧重山也在她旁边坐了下来,说:”也没什么,只是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面,我也不太喜欢吃外面的东西,所以就尝试自己去做了。”

    季阿宝这才想到,他就算家中再也权势,那也是在国内,在国外,家里能给他提供的就只有钱了,至于其他的,还是全都要靠他自己。”

    因为有的饿,季阿宝很快就将这盘面给吃完了,她吃完后又忍不住说:“说的也是,这些年你呆在国外也不容易,连这样的手艺都磨炼出来了。”

    萧重山看着她,季阿宝见他一直盯着她看,有的茫然:“怎么了?”

    坐在他旁边的男人从桌上拿了张纸巾,然后站起来弯下身,他生的高大,这样俯下来半个身子,立马就遮住了季阿宝的所有视线。

    “确实不容易。”他说,然后用纸巾为她擦掉嘴角旁边沾上的油渍,做完这一切后他又重新看向她。

    “那么你呢,这些年,有想过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