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我的超神QQtxt > 我的超神QQ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血型竟是不合

《我的超神QQ》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血型竟是不合

    “没有,那就用我的啊!”

    李青很自然地道。

    那医生点点头:“我的意思也是如此,先从你的身体中抽一些血,以备不时之需,你现在就跟我去验一下血型。”

    “母子,不用验吧?”

    “为安全起见还是要的!”

    李青点点,只能无奈地跟在他身后离开。

    “来,把手伸出来!”在抽血站里,一名小护士对李青温和地笑道。不用说,肯定是看李青帅,才会如此好的态度。

    “好的!”

    李青享受着这种难得的好态度,把手伸出去。

    他的意思,是想说先抽个400l的血,然而,按规矩的话,还要先验一下血,需要半小时后再通知。

    李青只好前往手术室,与金羊仙他们帮母亲从里面推出来,转到重症室。

    托金羊仙的福,他打了个电话,居然转到一个单独的好病房。

    “妈……”

    看着躺在床上,毫无知觉,脸色苍白的母亲,李青低呼一声,眼泪差点掉下来。

    他从未见过母亲这么虚弱过,以前哪怕是生病,母亲也会强撑着去摆水果摊,不行就到诊所拿点药,在家休息几天。这还是李青第一次看到母亲这么地虚弱,只觉得心好疼,难受。

    “阿姨会没事的!”

    金羊仙在旁边鼓励李青道。

    “嗯,谢谢仙哥的帮忙。”

    要不是金羊仙在旁不断地帮忙操持,办理住院手续什么的,李青真会一团乱。

    “什么话嘛,都是朋友兄弟的,你这样我就不爱听了啊!”金羊仙佯怒道。

    “你也开了好久的车,要不你回去休息下吧,这里有我看着我妈就行。”李青点点头道。

    “行,我也正有点累了,太专注开车最累人。那有事的话,记得打我电话。”

    看着金羊仙离开,李青才感觉到在老家有个人帮忙还真不错。

    “王叔,您也回去休息吧!”李青看向一边站着的王同,也叫道。

    毕竟,也不好一直让人待在这里陪着。

    “没事!”

    “您还是回吧,家里肯定有事,治安队里也有事……”李青道。

    王同犹豫一会,点点头:“那你有事的话,记得打电话给我,呵呵,你这朋友真不错,能量挺大呀,要不是他,在这好医院想要找间好的病房还真难。”

    “嗯嗯!”

    送走他们,李青自己坐在病床旁边,看着母亲。

    张敏现在才三十五岁,可以说在很年轻的年纪就生下李青,按平常人三十五岁的话,保养得好那就跟少女似的。

    “可自己的母亲看起来却像快要接近五十岁的人……”李青心中悲伤地想,紧紧握着母亲那很多皱纹的手,冰凉凉地。

    李青似乎要将她给握暖一般,只是握着握着,眼眶都是红了起来。

    他回忆起了小时候,有妈妈,还有小姐姐,那是一段非常幸福的生活,直到他的回忆被电话吵醒。

    “李青,你在哪?”是颜笛,声音有点急切。

    “笛笛呀,我在中三医院。”

    “哦,我马上到!”

    李青还想说什么,那边电话已经被挂断,这让他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大约半小时,颜笛已经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一件蓝色牛仔裤赶到医院,手上还提着一个保温壶。

    “你这是?”

    “我从老板那得知了你的事,我就赶紧来了,因为你一个人也看不过来呀!”颜笛有点喘,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当不当我是朋友?”

    李青只好点头,心中暖暖地。

    “请问你们两位,哪位是病人的家属?”一名护士走进来,问。

    听到家属这两个字,颜笛的脸一下子红得跟苹果似的,显然想到什么。

    李青也有点脸红,但赶紧应是。

    “你的血型不合适,我们主任医师建议你赶紧联系其它的亲属,看有没有适合的血型。”

    “啊?”李青懵了,实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诧异道:“不是呀!我是病人的儿子,血型不应该是一样的吗?”

    难道,自己不是亲生的?

    李青惊呆。

    护士摇头:“分娩有过死胎、死产或其新生儿有溶血病史的病人,也会造成这种情况。还有如果病人血型为o型,丈夫为a型、b型或ab型,则胎儿有可能发生abo型的血型不合症……”

    李青这才回过神来,点点头,只是,他再没有别的亲属了啊!

    “这可怎么办……”

    看着护士离开,李青急得团团转。

    “李青,不知道我的血型合适不?”颜笛忽然小声地道。

    “你的是?”

    “ab型的。”

    李青摇头。

    他决定去找母亲的主治医师问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笛笛你帮我看着我妈,我去问问。”

    李青看她点头,就前往主治医生那,而主治医生看到李青就摇头,示意现在还没有很快地办法得到血源,让李青尽快联系别的家属。

    “我妈没有别的亲人啊!”李青垂头丧气地道。

    他以为这下子真的麻烦了,可没想主治医师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后问:“你不应该还有个外婆还有外公吗?难道,他们过世了?”

    外婆?外公?

    李青双眼呆滞,这是他生命中从未出现过的人。

    “他们已经过世好多年了,我妈说。”李青道。

    他决定再找金羊仙帮忙,反正虱子多了就不怕咬,欠人情就欠人情吧!

    然而,那主治医师又道:“不对呀,我现在联上了医疗网,似乎在一年前,你外婆还在别的医院做过手术。因为你外婆当初是在我们医院分娩的,所以我们都有资料存档。”

    “啊……”

    李青彻底懵逼,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随后眼前就是一亮,先不管到底怎么回事,但这象征着母亲就是有救了啊!

    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那您能帮我查下,我外婆的联系方式吗?”

    主治医生给了李青一个电话。

    李青试着播了一下,然而并没有人接,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号久了,没有人用还是怎的。

    连打了十个,都没有人接,李青这才彻底失望。

    他决定等妈妈醒来后,问问是怎么回事,就满怀心事回到病房。

    “怎么了?”

    “没事!”

    李青摇头,这事似乎不好让外人知道。

    “哦,这里我看着吧,你去休息下,晚上你再来看?”颜笛忽然提议道。

    李青赶紧摇头:“不行,怎么能让你麻烦呢,你还要工作赚钱!”

    是的!

    颜笛家里还有个卧病在床的父亲,她哪来的时间帮忙这里,李青是绝不答应的。

    “我不管,反正就像你帮我一样,你现在也有困难,那么,我就应该帮你。这不应该就是朋友,需要做的吗?”颜笛难得地强硬了一回,挺起胸膛,理直气壮地道。

    “可是,可是我回去我也睡不着啊!”李青无奈。

    “你可以在这张床上休息一下!”颜笛这般道。

    这病房中有两张床,一个电视,三把椅子,还有间厕所浴室,很是方便。

    “好吧!”

    李青只好点头。

    足足过去一个小时,张敏终于在两人的聊天中,醒了过来。

    “阿青……”

    她一醒来,就赶紧用虚弱的声音呼唤起李青,那手伸了起来。

    真的,张敏在那倒下去的一刻,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儿子了,有种死亡的召唤声音在叫着她。只是,她真的放心不下自己的儿子啊,硬是撑起了一口气。

    现在,看到李青,张敏只觉得一切都值了,就像碰碰自己的儿子。

    “妈!”

    李青看她这样,也是心中难受,眼睛都红了,赶紧从床上跳下来,握住她的手。

    如此,张敏感受着儿子的存在,才安心了一点般,转动视线看向颜笛。

    “小笛呀,你也来了啊!”

    “是啊,阿姨,你觉得怎么样了?”笛笛看着他们如此,那美丽的大眼睛也是一红,强制镇定地叫道。

    “我很好,不过,你不应该在家照顾你爸吗?你这孩子怎么就跑来了!”张敏责怪地道。

    “我爸没什么事,然后我听到就赶紧跑来了。”

    “妈,你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点粥!”李青看着母亲如此,赶紧道。

    医生嘱咐,她现在也只能喝点粥,不能吃油的东西,因为胆会不工作,无法分解油腻的东西,这样很可能造成腹泻。

    “我去吧,阿姨,你们聊……”

    见两人如此,颜笛逃也是的,赶紧接过话头就跑出房间。

    一方面,她带来的保温壶里的鸡汤过于油腻了,赶着来时,没来得及撇净鸡汤的油花。另一方面又想让母子俩单独相处说说话。还有,在刚那一瞬间,她真的有种,自己好像就是李家媳妇的感觉。她羞臊啊,心脏如同有小鹿在乱跳,赶紧跑出去。

    李青正好要问自己母亲,就任她离开。

    “阿青,你怎么就让她去了呢,你……”张敏又要怪李青。

    但下一秒,就被李青的话震得浑身一颤。

    “妈,外公外婆他们在哪?”

    就这问题,张敏脸色大变,随后眼睛微闭,泪水就流了出来。

    “他们早就死了!”张敏如此道。

    “不,他们没死,你骗我的吧,妈!”李青看到她流泪,又岂会猜不到什么。要是平时,他不会如此较真,妈如此说,就听她的,但事关母亲安危,他必须问。

    “不要问他们了!”张敏气得喝道,也许是牵扯到伤势,脸更加苍白。

    “可是,现在医院说妈还要手术,没有血,我的血又与你不符,妈,你不要生气,就把他们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嘛,我一定要找到他们!”李青说着说着,怕她妈生气,直接就跪在地上。

    看着李青如此,张敏心疼,赶紧让他起来。

    如此,她才深深地叹一口气道:“当年,妈是偷跑出来的他们已经登报,与我脱离父女关系,你找他们没用的!”

    原来,李青的母亲当年是背着父母跑出来的,因为不满意父母强行要把她嫁给一位公子哥,后来,她父母因此损失一大笔钱,就登报脱离关系。

    他们已经近乎二十年没有联系。

    “妈,都过去那么久了,他们不会还生你气的,你就把他们的联系方式报给我吧!”

    “不行,我不想你去那边受到他们的侮辱。”张敏坚决地道,不怕一万,她就怕万一。就连她这个当女儿的都没回过家,李青这个她与外人生的儿子,父母又岂会承认他。

    张敏是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受那个委屈的。

    “妈,你就说吧,我求你了!”李青又跪下去,想到母亲有可能这一次就会因此发生什么,他就难受,眼泪再也忍不住就滋滋地流出来。

    张敏看着李青哭,躺在床上,似乎有点不知所措,又很是挣扎。

    大概过了半分钟吧,她才别过头去道:“你想联系他们也行,但你答应我,如果他们不承认你,你就给我回来!否则,你妈我宁可死在这里!”

    她真的好怕儿子受委屈。依稀地,她还记得十几年前,自己曾经有过一次联系父亲,但是回应她的却是一顿地破口大骂,从此,她就死心了。别的不说,就她的父亲那暴脾气,那是一点就着,她真的很怕李青去受委屈啊!

    李青见她松口,赶紧连口答应。

    如此,张敏才把地址报给李青,并说明一些情况。

    原来,张敏并不是夏门人,而是邻市“张州市”的人,父母在当地也算是旺族,家境富裕。但是那一次联姻的不成功,让父母的产业受到一次巨大的冲击,也不知现在怎么样。

    “张玉药业?”

    李青听着张敏一说,他好像听过这名字。

    待颜笛回来,他立马让颜笛看住母亲,并说晚上一定回来,赶紧起程。

    他联系车,直接就要打的前往邻市,因为路程比较短。

    在路上,他抱着点希望又拨打那个电话,谁想这一次真的通了,有人接。

    “喂!”

    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李青赶紧道:“你好,请问是张茶玉先生吗?”

    张茶玉名义上,算是他的外公。

    “是,你是?”

    “我是张敏的儿子,现在,我妈住在医院得了重病,需要血型相符的血……”李青话还没说完,那边已经挂掉。

    这就是母亲的老子吗?

    见死不救的老子?这世上真的有这种父亲?

    想及此,顿时,李青气得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怒发冲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