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我的超神QQtxt > 我的超神QQ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祖传银针下落

《我的超神QQ》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祖传银针下落

    “谢谢李少,谢谢李少……”

    站在李青的边上,张三狗佝偻着身子,不断点头哈腰地感谢。

    “谢谢李少!”

    “谢谢!”

    他的两个跟班也跟着如此,只不过与张三狗的敬畏不一样,他们的眼中满满的狂热。

    “是他们惹我的,不关你事!”李青无所谓地道:“倒是你,刚刚什么情况?”

    “自从你把鬼牌哥和阿利废了以后,阿利就回老家去了,我们的老大黄鹏也被调走,从此,我们就变成了孤魂野鬼,没人管也没人理。”张三狗可怜地道,表情十分悲戚。

    最近,他混得是真的差,今天要不是李青到来,说不定就要被废掉。所以,尽管李青说不是因为他才出手,张三狗依旧对李青心存感激。

    “李少,可能警察就要来了,那会有点麻烦,我们先离开这吧!我请您吃顿饭,以表谢意好不好,当然,不是什么好饭……”张三狗忐忑地双手攥在一起,道。

    “改天吧,我现在要买个东西,正愁找不着呢,改天有机会碰上一定让你请,路边摊也没问题。”李青道,不是嫌弃什么好不好的饭局,他是不能再浪费时间。

    “不知李少是想要买什么呢?这附近我十分地熟悉,也许能帮得上忙也不一定呢……”张三狗想了想,问道,他是真想感谢下李青。

    旁边两人也是跟着不断点头。

    他们则是想跟眼前这位偶像多待一会,哪怕是多待一会都觉得很荣幸,很牛掰。

    “我这次出来,是要找一套银针的,普通的银针不行,必须得那种高纯度纯银的针!”李青随口道,也没指望他真能找到,这种针实在是稀少。

    谁知,张三狗却琢磨了下,道:“这个,或许我能帮上一点忙,我知道我家附近的楼下有家药店,那老板就有一套祖传留下的银针,那家伙一直放在那招尘灰,没什么用。不过,他说是这么说,也不知真是否祖传下来的,纯银度在多少。”

    张三狗倒是挺会说话的,知道不一定能满足自己的要求,后面还退一步稳妥的提醒。

    李青暗中赞赏,犹豫了下,一锤定音:“好,要不然,我们就去那看看。”

    打车,他们直奔张三狗住的地方。

    这是一片城中村,环境很差,到处都是随地的垃圾与臭水沟,时不时风吹过,都会从鼻际闻到恶心的味道。

    “呵呵,不好意思呀,李少,环境有点差,就在前面,前面就到。”

    “没事!”

    李青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家出来的,自然无所谓。

    终于,来到张三狗家的楼下,一家名为“回命医馆”的药店就映入眼帘。

    据张三狗说,这医馆老板是十年前从外地来的,为东北人,那一身的医术全是祖传下来的,甚是了得。当然,也就是小病小痛之类的,要是换成大点的,医术就可称之为不精了,生意还算可以。

    张三狗走在前面,打开玻璃门,这才弯腰让李青先进。

    别说,李青还真挺享受这种感觉的,但让他说不用这样,感觉又会伤人家心,想想还是算了。

    进入后,李青看到的就是三面药柜以及一个玻璃制成的台子,上面正坐着一名大约四十岁的中年人。

    中年人显得有点发福,翘着二郎腿,抽着烟,见李青就问有什么病痛没,随后,看到张三狗,似乎明白他们是一起来的,打了声招呼。

    “秦哥!”

    “哈哈,你小子又来混茶混烟啦?”中年人大笑道,赶紧起身,似乎要去拿茶包来泡茶。

    “秦哥,您不用忙,我,我这朋友找您有点事。”张三狗不好意思地道。

    他的确最近混得很差,常到这里坐,混点茶和烟什么的,否则,日子还真难过。幸好,这位秦哥也挺厚道,不止不以为意,还让张三狗多来陪他聊天。

    “哦?没事,我们先泡茶边说,坐。”秦河道,还是利落地拿起茶包,烧上热水,泡起茶来。

    “那就打扰了。”李青点头,大刀阔斧地坐上。

    “怎么啦?这位小兄弟,有什么事需要我老河帮忙的,尽管说,能帮就帮。”秦河边泡茶,边问道,一副热情的样子。

    “我听三狗说,老哥这里有一副祖传下来的银针?”李青直接开门见山,问。

    秦河听到这,表情就是一滞,似乎想起什么,笑着点头:“对,这银针呀,是我祖传下来的宝贝,听说是纯银加上某些特殊物质炼制而成,只是,这银针要使用的话,非有内力不可。不知小兄弟,你是要?”

    “我想问秦哥,是否能割爱?”

    “这……不瞒小兄弟,我刚已经说了,需要内力,是想让你知难而退……”秦河说到这,见李青点头,惊讶起来:“啊?莫非小兄弟,你真的身携内家之力?这不应该是传说中的存在吗?”

    看来,这秦河也是不想把祖传的银针卖掉呀,不然也不会不相信这世上有内力,还偏提起内力之说。

    见此,李青有点心塞。

    难得,救了张三狗,恰巧有张三狗的帮助,找到好的银针,现在却是这样,他甚是不甘心啊!

    “内力并不是传说,我身上的确有。这样的话,不知秦哥是否能割爱?”

    “我不信!”秦河摇头。

    他一直认为祖上流传下来的内力之说完全就是扯淡,不科学的事情,更别提接受国家好几年的医学教育的他,脑袋已几乎全被西医填上一半不止。他现在不想把银针卖给李青,完全就是因为有一颗孝顺的心。

    “不信的话,那么不妨我们打个赌?”李青笑了,是的,对方说不信,这或许就是个可利用的机会。

    “打赌?”

    “对,如果我身上有内力的话,秦哥你就把那套银针卖给我。如果我没的话,我就输给你十万,如何?”李青用引诱的语气道。

    十万啊?

    秦河动心了,因为,他实在不相信有什么内力之说。

    而且好像如果自己打赌输了的话,也不是白送对方银针,不亏呀?

    “秦哥,到时候,你输了的话,可不能狮子大开口呀!“张三狗在旁,鬼灵鬼精地立马猜到他的心思,帮着李青道。

    “你这小子,整天来我这混茶混烟的,咋就不帮我想想?还想着我输,没良心的家伙。”秦河对着他笑骂道。

    笑骂完,他又看向李青,认真地道:“既然小兄弟这么有信心,那我就跟你赌了!放心,如果我真输了的话,我也不会狮子大开口,就作价十万如何?这是以前,一个同行老者跟我父亲开过的价,十年前,不算狮子大开口了吧?”秦河道。

    一听这话,李青就觉得这个秦哥做事说话真有水平。

    没错!

    要是他直接说赌了的话,那么,肯定会让人看出,他是个爱财之人。然而,他却是把十年前银针的价格,说输了就卖给李青,顿时,那种大气就掩盖了那爱财的感觉。

    “那我们一言为定?”李青笑了,对方不爱财的话,他还真没办法,现在倒好,已基本可以解决。

    “行,那就请小兄弟证明一下吧!”

    如何证明?

    李青也有点头疼。

    总不能打对方一掌,让他感受到内力吧?

    哦,对,用银针,正好可以测试下那银针配不配得上十万的价格。

    十万啊!

    在以前,叫李青拿一千块让他买银针,他绝对会骂对方疯了,现在十万块当然也不能随便就打了水漂。

    “能不能借老哥的银针一观?我就用那个给老哥治个病吧?”李青笑道。

    “啊?我有病?小兄弟莫不是开玩笑吧?”

    “哈哈,所谓医者不自医,老哥右腿是不是风湿,一直治不好?”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单中医,望闻问切的望就行?”

    “不不不,我只是猜的,因为你时不时的,会无意识地用手捂住膝盖,似乎要为其暖和一下。这应该是你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再加上你时不时地就会磨磋一下膝盖,我又加大了这种猜测。”

    “对,是风湿。只不过,这是小时候落下的毛病了,再加上很久才会发病一次,小毛病,不看也罢。”秦河笑道,眼中却是对李青真的起了点重视。就单看人的动作习惯,就能猜出一些来,这李青真的不像表面年龄那么小般简单。

    “能否让我看看?”

    “行啊!”

    秦河倒是有考较李青的意思了,就把腿伸出来。

    李青只是往上一摸,眼睛一闭一睁,天亮了,呃,不,是有结果了,脸上露出自信的笑。

    “秦哥,如果我说你这边的膝盖骨已经要病变了,你信不信?”

    “啊,不会吧?”

    “不过,你不信也不要紧,只要你把银针借我,我立马能把你消除掉这病变。”

    “哈哈,只要你能把我这风湿治好,别说是借,送你都得。”秦河嘴上哪此说,心里却是不置可否。

    他想,李青年纪才多大啊,这么小,就算有内力又能有几何?更别说,他自己都无法治好自己膝盖上的风湿,医院也不行。

    “看来,十万块是赢定了啊!”他在心中暗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