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我的超神QQtxt > 我的超神QQ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好女婿

《我的超神QQ》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好女婿

    这很好理解。

    因为,李青如果医术好,对整个医院的名声帮助都是很大的,说起来,他们也只要付点工资钱,真算是大赚特赚。

    接下来,再办出院手续就简单了许多。

    离开时,甚至好多医生都拍马屁般,前来相送,那情形仿佛李青一高兴能教他们一招半式,他们就能独步医林似的。

    按照人情关系,李青给了金羊仙一个电话。

    金羊仙得知李青居然治好了自己母亲的病,在电话那边发出一声狂吼,吓得李青笑骂不已。

    他也只是想知会一声,金羊仙却是很会做人,居然不知从哪借来一辆保姆车,把张敏送回家。

    把一切都搬回家,踏过火炉,张敏他们就回到了家里。

    “还是家里好啊!”张敏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她真的感慨良多,昨天仿佛前生。

    老太太与张国玉到处查看着这个房子,这边看看,那边瞅瞅,老太太时不时地就会发出感叹的声音。

    待完了后,老太太就提议,让他们搬回家去住。

    好说歹说,张敏就是不同意,她生怕回去给那个老头子给递白眼。李青也不同意,那个家既然那样,还回去干嘛,就算回去,指不定还会让人以为是贪家里钱财。

    最后商量无果,只能作罢。

    院子里……

    金羊仙一脸很兴奋很感兴趣地问李青:“你真的医术很好哦?”

    “哈哈,一般一般吧!”李青随意地笑道。

    “我有个叔叔辈,他年轻时患了点伤,由于当时条件不好,留下病根,时不时就会折磨他,不知你有没有办法?”金羊仙试问道,眼中满是期待。

    “这个我不敢保证,还是要看过后才知道。”

    “行啊!那我们立马走吧?”

    “不行,我必须得陪在家里,待我妈能下地再说。”李青不好意思地拒绝:“反正你那个长辈应该也不差这点时间吧?”

    “这倒是,没事,那我跟他说说,要不,把他叫来你这也行。”金羊仙琢磨了一下,道。

    “行,如果到我这,更加方便。”

    “好好好,就这样说定了!”金羊仙大喜,就此兴奋地离去。

    看着金羊仙离开,笛笛也来了,她的脸有点红,似乎要说什么又不敢说出来。

    “怎么啦?”

    李青看她这小女儿姿态,觉得可爱之余,心中生出一点怜惜之意。

    要不是她一直帮忙照顾自己母亲,这段时间那真有得自己忙的。

    “我就是想问问你,我父亲的病,能不能……”笛笛终于鼓足勇气开口问。

    “好,那等会我跟你回家,去看看你父亲。”

    要是金羊仙看到这幕,听及此话时,怕是会直接吐血而亡,别人的事李青立即走,他的事却是要等上一段时间,简直就是见色忘友啊!

    其实,李青也是没想那么多,他不过想着的是,不让笛笛的生活压力那么大而已。

    “真的啊,谢谢你!”

    笛笛想到自己的父亲如果能康复,那幸福的生活呀,也没意识地对着李青的脸蛋就是一亲。

    李青愣住,笛笛看他这样,也意识到什么愣住。

    就这样,一对小男女愣着对看,空气中充满着满满的暧昧氛围。

    …………

    接下来,李青来到笛笛的家。

    上一次,他去笛笛家,由于太早,并未见到她父亲的样子。

    此时,刚进门,他就看到一个男人坐在轮椅上正在看电视。

    他很瘦,很高,几乎皮包骨头,但那眼睛很大有神,笛笛的眼睛应该就是随他遗传的。

    “笛笛,这是谁啊?”他带着好奇审视的目光看着李青。

    “爸,这是我朋友,李青。”

    接下来,笛笛就把李青来的目的说出来。

    笛笛的父亲当然不相信李青有那等高的医术,这才多大呀,跟她女儿差不多吧!就算从娘胎里出来就开始学,怕也是不成,这病他都全国各地看过,什么药方也试过。

    然而,看着女儿期待的目光,他不忍浪费她的好意,再加上自己的病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同意。

    “叔叔,您坐好。”

    李青开始施针。

    起初吧,他看到李青施针,对于手快也是感到惊奇的,但并不认为李青有办法治好他的病。

    可五个小时后……

    感受到身体好像变了一具,浑身充满力量与轻松时,他再也忍不住,一个大老爷们就仰着脸悲嚎出声,热泪盈眶。

    此时,谁也无法明白他的心情。

    一个人,才将近四十岁,就躺在床上,天天只能看到这一小片天空。这也就罢了,还让自己的女儿出去赚钱来养自己,把钱大部份花在医药费上。要不是怕笛笛一个人被欺负,他真的早就选择自杀。

    现在好了,想到自己现在的病可能好了,自己能赚钱,再不成为女儿的拖累,他的心情简直无法用任何形容词来表达。

    “谢谢,谢谢……”

    冷不丁地,他忽然就跪了下来,朝李青磕头。

    “叔叔,你别啊!”

    李青大惊失色,赶紧扶起来。

    “不,你就让我这样吧……”他挣扎着就是不起来:“因为,除了这个,我根本不知怎么感谢你,也暂时没能力感谢你……你就让我这样吧,不然我老颜真的是没脸没脸……”说到这,他又激动地哭了起来。

    是真哭!

    这哭是情不自禁的。

    这哭是告别过去的伤痛绝望,这哭是向往着未来的幸福美满。

    哪怕是颜笛也从未看过自己的父亲哭得这么大声,这么惨烈。在她的印象中,父亲就是一座山,哪怕是病再痛也从不哼一声。现在,她知道了,父亲完全把心中的伤痛都压抑隐忍起来了,他那是怕自己心里难受。

    思及此,笛笛也是哭了起来,父女抱在一块。

    李青看着他们如此感人的一幕,默默地退了出来,待笛笛回过神来,已经不见李青的踪影。

    “爸,他走了……”笛笛失落无比地道,仿佛心丢了一样。

    见女儿这样,她父亲心疼地摸摸她的头,打趣道:“他,谁呀?那你要不要跟他就一起走算了,不用回家?”

    “爸~”笛笛不依地撒娇。

    惹得她父亲一阵大笑不已。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好孩子呀,最佳女婿之选,笛笛眼光真好,胜过她爸我!”

    …………

    夏门市,唐宫小区内的一幢别墅里……

    “胡闹,你简直就是胡闹!你不接手家里的生意也就罢了,跑出去搞什么经纪公司也就罢了,你居然连你伯伯的事也敢如此草率,拿来开玩笑!你说你哪来的胆子,啊~”一个身穿西装,大约快要六十岁的男子正拍着桌子,对金羊仙大声喝骂。

    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一脸的怒其不争,对,他就是金羊仙的父亲。

    “爸,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我这朋友医术是传承自一名高人,好厉害的。”金羊仙很是委屈地道。本来,他是想回来邀功的,父亲起初听到也是很开心,认为自己的儿子懂事了,孝顺了,但听到李青的年纪,忍不住翻脸怒骂起来。

    “你常常就在骗我!这事就罢,别再提了,我跟你说,最好也不要跟你伯伯提,省得他有了希望又换来失望,听到没!还让我们去,他一个毛头小子哪来的自信,哪来的勇气!”

    “爸,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伯伯在,才有我们在,要是他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抱着个破碗上街乞讨去吧!”金羊仙的父亲气得眉毛一直颤,厉声怒骂道。

    “唉……”金羊仙叹了一口气。

    忽然,他就接到李青的电话。

    “好好好,我在家,我马上去接你!”

    挂掉电话,金羊仙似乎忘了方才的事,他又开心地对父亲说:“爸,我那朋友有空了,说他要亲自过来,替大伯看看。”

    “滚!”

    金羊仙的父亲气得大手一挥,差点扇到金羊仙,幸好他赶紧躲开。

    “爸,好歹也是一分希望呀,你看我大伯,才几岁呀就被那病痛折磨成这样,你不忍心,我也于心不忍啊!你就答应我,给我一个机会,也给大伯一个机会好不好?”

    说着说着,他就跪了下来:“真的,爸,你说我贪玩,我认,说我不正经我也认,我笨我也认。但我金羊仙,看从却从来不走眼过,不管男女老少,我这个朋友绝对不是凡人,我结交他绝对是件很幸运的事。”

    “不是凡人,难不成是神仙不是?”他父亲也是气笑了,也就是这一笑,那气氛才缓合一点。

    “爸,你就让他来给大伯看看嘛,他要是可以,绝对可以,不行的话,咱就不跟大伯提!”金羊仙再三哀求。

    也许是被烦得不行了,他父亲最后道:“你把他叫过来吧,我先看看,可以再叫你大伯来这。”

    “好嘞!”

    金羊仙大喜,跳了起来赶紧去接李青。

    金羊仙的父亲则是眯起眼来,看着他离去的背景,显得很是失望,又深深叹上一口气。

    “好吧,等你把你朋友叫来,看我怎么把他骂得狗血淋头!十五六岁的中学生,居然还要我们亲自去他家求医?哼!简直岂有此理!不知好歹!狂妄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