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我的超神QQtxt > 我的超神QQ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陷害?我有QQ系统

《我的超神QQ》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陷害?我有QQ系统

    “妈,你干吗?!”

    李青瞪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张敏。

    刚刚,张敏居然紧闭双眼,对着地上的小刀疤开了一枪,那情形似乎她刚学会枪,就迫不及待地开上一枪似的。

    “你乖乖待在那!”

    张敏转过头,对着李青,就是严厉地喝道。那语气让李青联想到小时候,那会,李青做错事,张敏都会站出来解决,让他站到边上。

    “可是,你的儿子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呀……”看着母亲认真的模样,看着她害怕又义无所顾的动作,李青顿时,泪水就无声地顺着脸庞,淌然而下。

    都说,在每个母亲的眼中,儿子永远都是孩子!

    都说,每个母亲都是伟大的!

    无疑,眼前的张敏就将这种母爱的伟大,无限地放大出来!

    她也不管李青是对是错,但就是把儿子的事,全部把自己的身上扛,这种毫无道理的溺爱,让李青的心中感动到了极点。

    “我的丫头呀……”

    老太太也想到了什么,哭着就要跑过去抱住张敏。

    张敏却是挣脱了她,手脚利落地又连续开了两枪,分别命中白头哥,还有他的父亲。

    为了保护儿子,她的动作竟从生疏变成熟练,从害怕变成冷酷。

    当做完这一些后,她才假装轻松地对自己的儿子道:“想要哄你老妈我?别忘了,你就是你老妈我养大的!现在,警察只会抓我,不会抓你!”

    原来!

    原来,她早就洞悉了一切,看清了李青心中所想。

    对此,李青流着眼泪的脸,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就抱住了自己的母亲。

    “妈,谢谢你,这一辈子,我能当你的儿子,真的很幸运很幸运。如果,还有下辈子的话,我还要当你儿子,好吗?”

    张敏用力地点点头,反手把儿子抱得紧紧的,就像抱着儿时的李青一样。

    …………

    “什么?你是李青的舅舅?对对对,我好像记得你,你是张国玉……啊,李青被抓了,说他杀人?还是杀的三个人?”

    这一天,天刚蒙蒙亮,金羊仙就被电话吵醒。

    平时,如果他接到电话的话,只会挂掉电话再睡,雷打不动。这会儿,他却是神情震惊了一会,就紧张地从暖暖的被窝里把自己拔了出来。

    “艹艹艹,到底怎么回事,你这家伙怎么就杀人了,还一下杀三个!”他边怒骂着,边穿起衣服来。

    “怎么了,亲爱的?”这时,他的被窝里钻出一个长发美女,伸出洁白光滑的手就要拉金羊仙。

    依她的想法与习惯,此时,是想拉着金羊仙撒娇一下的,以示自己的可爱与萌萌哒。然而,平时怜香惜玉的金羊仙却是毫不留情地拨开了她的手,不耐烦地道:“别闹!”

    美女一愣,睡眼惺松地她立马醒了过来。

    “到底怎么啦!”她问道,似乎从没见过金羊仙如此地暴躁和紧张。

    好像上一次,金羊仙的股票亏了一千来万,都不及此时吧?

    “我兄弟,杀人被抓了,我得去看看!”

    “啊!杀人?不是吧?你怎么交上了这种朋友,这很危险呀……大仙仙,你别去了好吗?这种朋友不要也罢。”美女害怕地道。

    大仙仙,就是美女给金羊仙的爱称。

    原本,美女是叫他“小仙仙”的。不过,金羊仙觉得这太他嘛的娘炮了,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岂能如此,言辞拒绝。美女后来,就跟据金羊仙的某处身体特征,把小换成大,变成大仙仙。

    “什么不要也罢?他是我兄弟,你好好听清楚,我的兄弟!女人,你懂什么是兄弟吗?不懂就给老子闭嘴!”金羊仙就像是只被踩到尾巴的猫般,跳了起来,厉声喝道。

    说完,也不理这美女如何地神情幽怨,就披着大衣离开房间。

    …………

    玉姐五金店……

    “老板娘,出事了!”一个青年火急火燎地冲进来,大声急叫。

    “老娘好好地待在这,哪出事了?”界玉没好气地骂道。

    “不是,是老板娘的那个弟弟出事了!”青年气喘吁吁地说,擦拭掉额头上的汗水。

    “呀?”顿时,界玉方才的优雅慵懒全部消失不见,尖声道:“怎么啦?他怎么啦?昨晚不是李青和巴虎他们双方都没去吗?”

    “原来,他们昨晚在腾虎名城就干起架来。李青一路上,不知打倒了多少他们的人,后面,巴虎父子三人全部被李青活活打死。”青年说到这,神色有点迷茫,似乎不明白李青为何能如此生猛。

    界玉也如同他般,露出迷茫的神色,随后,嫣然一笑:“原来,我那弟弟的身手如此强悍啊!好,好好好……”

    她连连说了四个“好”字,心里似乎很是高兴般,却是完全没有把杀人的事放在嘴边。

    “你再去给我盯着,看事情的发展情况,一小时向我汇报一次。记住,千万不要忘记,一小时,以免事态进入无法控制的状态,要是他们的电脑入案,就会全国联网定性的。”

    “是!”

    “我去找点关系,看能不能把他捞出来,不过这有点难呀,证据确凿之下……”界玉的柳眉皱了起来,弯成一个依旧美丽的形状。

    …………

    健江市七中,老师办公室……

    “你说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是不是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跑去飙车泡妞了?”慕容封柔对着小爷,批头盖脸地就是一顿训。

    “没呀,我的姐,大姐,我真是在那废弃的友谊制铁厂,待好几小时才离开的!”小爷被冤枉得快哭了,在那吃了一晚上的冷风,却受到如此待遇,他实在是委屈啊!

    “那不然,他现在怎么会被抓到警察局?还一下杀了三个?你现在倒是跟我说说,他一个普通学生,哪来的能耐杀掉三个人?”慕容封柔说到气处,直接把腿,也就是黑色高跟鞋踩到办公桌上,女王的霸气显露无遗。

    也亏得她长得高,否则,这个动作还真做不来。

    “姐,他们不是后来,就在腾虎名城打起来了吗?我也不知道呀……”小爷辨论道。

    “你不知道?啊?你再说一次?”

    慕容封柔一巴掌就朝他的脑袋扇过去,这是好久都没有过的动作,可想而知,她的心中有多么地愤怒。

    “啊……”

    小爷不敢躲,生挨了一下,才赶紧退开:“姐,别打了,求你了,给点面子,我错了,就当我错了行不?”

    “当?!”

    “不,我错了!”小爷耷拉下脑袋,实在是拧不过眼前这位姐。

    “现在,立刻,马上去给我把他救出来,救不出来,你也不要回来了!”慕容封柔厉声道,双眼如星辰,放射出令人无法直视的光。

    小爷立马感受到一阵压力。

    “姐,很难呀!国家是有法律的,现在他杀了三个人,证据齐全,怕是已经定性!”

    “我不管!要是救不出来,我就亲自杀进去救!到时候,别怪我没有提前通知你!”

    “我,我,我尽力吧……”

    小爷又是被一阵骂后,才委屈离开。

    他郁闷呀!

    他苦比呀!

    他恨不得一拳弄死李青。

    “该死的,要不是你这家伙,怎么会害得小爷我到处东奔西跑,就跟个小弟似的!你最好别有什么把柄落在我的手上,不然,我非……”说到这,他想起慕容封柔,改口道:“非小心地,偷偷地弄死你不可!”

    …………

    健江市警察局……

    由于有三个人死亡,无数人受伤,李青的这个案子被上级定为大案。

    上级下达命令,此案必须公正严明,大胆地去查,小心地找证据,务必不能错过一个细节,每个地方都要查看,不可出现纰漏。

    李青被戴上手铐,甚至被当成重刑犯,被单独关进一个四面八方都是铁制的审讯室。

    这审讯室是为防犯人,突然反抗特制的,手也被拷在一个钢制的铁架案上,这种种根本性的措施,足以让犯人无法用武力逃脱。

    “说吧!那三个人是怎么死的?”

    警察局的刑侦中队长坐在李青的面前,和颜悦色地道。

    “他们是被我打死的,不过,他们绑架了我的母亲与外婆,这一点,我们有报警,足以当成证据。”李青思路清晰,句句斟酌地道,他知道在这不能乱说话,以免被监控录下来,成为呈堂证供。

    “哦?这点我们会去调查记录的,那么,现在我再问你,你有没有想过打死人是犯法?”这刑侦中队长双目如鹰,犀利地盯着李青的眼睛。

    打死人是犯法,知道法律的惩罚,还是打死人,那更是罪上加罪。

    李青记得自己好像读过这么一句话,同时,也感觉到了这名刑侦中队长的恶意,他好像要把自己往重罪上引。

    想过,是罪上加罪。

    没想过,好像不可以强加定性。

    李青立马摇头:“没想过,因为那时候,我妈和我外婆都被抓走了,我一方面急,一方面也是生气,所以我就没有太多考虑。”

    “呵呵……”

    刑侦中队长看着李青,笑了笑,心中暗道:“这小子还真精明!要不是他的年纪,真还可能以为他是高智商罪犯,居然说话能如此滴水不漏,看来不是读过书,就是智商奇高。”

    “我能请问一下,我的母亲还有外婆怎么样了吗?”

    “你母亲现在也被带入审讯室,至于你外婆在外面,没有事。”刑侦中队长随意地道。

    忽然,他的眼睛隐晦地一亮,想到什么:“现在我就是想问你,人到底是你杀的,还是你母亲杀的?为何他们的皮肤与衣服纤维上留的是你的痕迹,枪上的指纹却是你母亲的?”

    “我杀的!”李青深知,言多必失,直接道。

    “好,既然你没想到法律,你杀了他们,你母亲却是又开枪打中他们,那么,这是不是你故意想让你母亲顶罪之举?!”说到后面,他声音提高起来,似乎在喝骂。

    “没有!”李青摇头,让自己一直保持冷静,道:“不好意思,警官,我感觉你的立场与办事有问题,我能申请,更换一个人来审讯吗?”

    “不可能!现在,这个警局,就是由我来做这方面工作的,请你配合!”刑侦中队长听到这话,似乎怒了,后面又强行压制下这种怒意,以公事公办的口气道。

    “好吧……”

    接下来,这名刑侦中队长又是设出许多的陷阱,步步紧逼,想要把李青陷进去,罪刑加大。

    换成别的普通人,没读法律专科的怕是会上当。幸好,李青调出了qq系统,让qq系统进入网页,一方面用网页找寻律师询问,一方面回答这刑侦中队长的问题。

    谁也没想到,他就这样,仿佛有了律师傍身,将一切都应付了下来。

    气得那名刑侦中队长,浑身冒汗。

    有时候,反被李青将一军,情绪也是一次又一次地失控。

    审讯到达中午,才停下来休息。

    这名刑侦中队长走出警察局,在回家的路上,拨打了个电话。

    “鬼牌,这小子很难办呀!杀三个人,却因为有可能是自卫,情节有因,不会被判立即死刑,再加上你们的帮派涉黑已深,有所记录,这会让好的一面再倒下这小子……再加一百万?行,好的,我再想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