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我的超神QQtxt > 我的超神QQ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倚老卖老的铁老

《我的超神QQ》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倚老卖老的铁老

    颜笛所在的直播平台,跟李青的平台是不一样的。

    她的直播平台比较不专业,是属于人人都可以开直播的,而李青所在的就必须经过验证一系列的东西。经过审核,才能成为主播。所以,在颜笛所在的直播平台,他们的赌博是成立的,如果颜笛输,那么也能让那个粉丝开直播,颜笛给他礼物。

    五千块的热气球呀!

    这在颜笛看来,绝对是一笔大钱。不过,想到李青的医术,颜笛相信他,所以为争一口气,也为在李青的面前表现出信任感,她咬咬银牙接下这个赌注。

    “为什么要跟粉丝赌这个呢?”李青注意到了她的言语,无奈地苦笑道。

    先不说会不会赢的事,他真怕颜笛赌输了的话,掏不出这些钱来。为了赌个气,至于嘛~

    “我相信你!”她认真地看着李青,一本正经。

    “相信我什么?”李青好笑道。

    “我不知道,不过,我不管,我就信你!”

    看着她忽然如同小女孩般一脸任性地道,李青感觉真是被她给打败了,无招可施。但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毕竟谁不希望有个女子能一直地相信自己。

    特别是这种盲目的自信,最易让人感动。

    在治好那位大姐后,大概又过去几分钟,大门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年人,很难想像,这么一个老年人精神头还很足,背挺直如笔杆,白发红颜,身边还跟着个中年人。

    就这样走进来,这老年人好奇扫视李青那里一眼,眼中闪过感兴趣之色,就大步迈了过来。

    “铁老,这义诊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还是直接找院长吧?”他旁边的那个中年人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很宽松的那种,有点像练太极拳用的,此时,他劝诫道。

    “没事,我只是觉得有点意思,哈哈,想过去看看。”

    老人回着话,也不听劝,就直接走到李青的桌子面前,大刀阔斧地坐下来:“你是这医院负责义诊的医生?”

    “是的,您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李青扫视一眼这个精神矍铄的老者,淡淡地笑道。

    “如果你有行医资格的话,我倒是愿意让你帮忙一下,不知你有没有?”老者呵呵笑道,言语突兀。

    突兀!

    对,照理说,要是一些医生听到这种质疑的话,怕是会拍案而起,最少也会生气。

    然而,李青却是一下子拿出本资格证书,摆在他的眼前,从始至终,依然淡笑,眼神波澜不惊。实际上,这资格证书,正放在他桌里的抽屈里,取出来方便嘛~

    这让老人的眼神缩了缩,顿时,心中赞叹。

    其实,他坐到这,也是好奇,想看看这年轻人品性如何,如果他生气的话,就当玩玩而已。李青没生气,还如此沉稳,真有点让他惊讶。

    “看来,我那老弟,没有看错你呀,所以才让你坐在这义诊!很好,很好呀……”说完,他大笑着站起来。

    也就是这一句,李青立马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那就是这是院长的熟识朋友,他好像就是为了院长才来试探自己的。要是方才,自己听着他质疑的话生气了,那么他肯定会找院长问,怎么让自己义诊。

    反之,自己不生气,才让他高看一眼。

    说白了的意思,就是他是为了院长来试探自己的,依这老人想法,要是自己生气,恐怕他会跟院长提起,撤掉自己这个义诊的坐镇医生。

    只是,老人却是不清楚,李青是院长费了好多心思才请来的,所以他注定多此一举了。

    “看来,你是不需要我帮忙了,好吧~”李青耸耸肩,笑道。

    对于老人这心思,李青不生气,就当尊老爱幼了。

    “帮忙?莫非,你以为你年纪轻轻,真能治好我身上的病?哈哈哈哈……小伙子,有点自信是好的,但太年轻了,毕竟所用的时间太少。不过,你这么年轻,还如此沉稳,还是不错的嘛~”

    说完,他大笑着转身就走。

    要是王林在此,看到这情况的话,肯定要暗呸一声,装比,倚老卖老。

    …………

    走在院里的走廊上……

    老人这边看看,那边探探首,就跟小孩子似的。

    这让跟在他后面的中年人苦笑不已。

    “自己侍候的这主子,还真是越活越老小孩了……”他在心中想道:“也亏得刚刚那小年轻沉稳,要是换一个人,肯定会吵起来。”

    好不容易,他们边逛边走到院长的办公室。

    一进里面,埋首在案,看着什么文件的院长抬头起来看,眼中绽放出惊喜的神色,赶紧站起来迎接。

    “哈哈哈,东北风终于把我的老首长给吹来了呀,坐,快坐!”

    “屁的老首长啦,我早就不在那东北当官了,说这事没意思。不过你这家伙也真是的,早上不是说要亲自接我,怎么又变卦了?”

    “老首长,我这不早上忙着义诊的事,就忘了,实在不好意思,您见谅,见谅。”院长搔着头,不好意思地笑道。

    “义诊?是那个小家伙吗?我说老李呀老李,你怎么越活越过去了,你请个专家呀博士什么的来坐镇,我也不会说什么。可你的义诊怎么就请了个毛头小子呀?是不是医院经济效益不好,上面没给你拨款项?”

    “老首长,你想哪去了,哈哈,医院好着呢,这不,我想让医院再更上一层楼,这才请的那个小医生。咦,你们上来时,也有看过他了吗?”到这最后,院长惊疑一声。

    “是啊!铁老还给人家教育了一顿呢,呵呵呵~”中年人插了一句嘴,道。

    “怎么教育的?”冷不丁地,院长思鼐什么,心中就是一愣。

    这让他有点虚了,要知道当初小神医可是他放下架子,几乎是用求的求来的,还屁颠屁颠地给他弄来行医资格。要是教育得他不开心,拍拍屁股就走人了,自己一番心血岂不白费?

    到时候,怕是连理都没得说去。

    “呵呵,我只是说了一句,他太年轻,治不好我的病,让他多学习学习。这也不算教育,算是实话吧!”铁老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笑道,不置可否。

    的确,他觉得他说的话很有道理呀!

    只是,这老人却是没想到,一听到这院长的脸色就有点变。

    虽然,他似乎是不敢表现出来,但真是有点变,似乎要怪罪铁老,又不敢的样子,憋得辛苦。

    “咋了,老李,有啥话就直说!别这样婆婆娘娘的……”

    “呃,好吧,老首长,我就问你一句,今天你来找我,是不是来看枪伤?”

    “对呀,你不是打电话,让我来看看的吗?你这家伙明知故问不是!”铁老有点生气地道。

    是他打电话叫自己来的,说有可能让自己的伤势转好点,怎么现在还问这个,难不成,他在耍自己玩?

    “好,我是叫你来看看,可是老首长,帮你看的人不是我呀!”院长重重地叹气,甩了下手,很是气愤与担心。

    “那不然让谁看?”铁老还有点不明所以然。

    他边上的那个中年人已经不敢置信地惊呼起来:“莫非,你叫铁老来,是让那个毛头小子看?”

    听到“毛头小子”,再想到老首长教育他,院长顿时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

    “哎,主观意识害死人啊!没错,我就是让他给老首长看,还有,他不是毛头小子,是小神医!”他几乎是对那中年人吼起来。

    本来,他就想着,先把老人叫来,再打电话请李青来。没想今天李青来,也好说话,就当上义诊的医生。

    这样很好呀,巧合到极点,他就不用主动打电话叫李青来,少使一份人情。

    可现在,都是些啥事啊!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无语了,直欲气得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