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我的超神QQtxt > 我的超神QQ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八章 高深莫测的李青老人

《我的超神QQ》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八章 高深莫测的李青老人

    本来,对于他们的嘲讽,李青是想直接无视的。

    毕竟跟无知的人去计较,只会显得自己幼稚,这就好像一条狗朝你吠,你会理他吗?

    然而,李青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提起自己的亲人,祖传的就让李青想起自己的母亲。

    于是,他怒了,直接反驳回去,甚至还更加沉声厉色。

    “你……”

    铁蒲子作为一名厉害的炼器师,平常遇到的都是有求于他的人,何曾被人如此侮辱过,当下大怒:“那你说说看呀,你买的东西有什么好的,先不说这碑石,还有前面那件法宝,难不成真是宝贝?”

    “是!既然你一直自信自己没看错眼,那么,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有眼无珠,自取其辱!”

    听及此,贵宾席上一阵哗然。

    花半容那剪水般的美眸也是一亮,作为一名拍卖师,不知道自己手中流过的宝物是何物,是这件很郁闷的事。更甭提,要是李青能说出它们的来历与用法,那对万宝斋的好处可就更大啦!

    “愿闻一详!”

    花半容居然忍不住就出声道。

    这明显就相信李青所说的话呀,气得铁蒲子在那身躯一直发抖,整个神色涨得通红,就好像随时脸上的毛细胞都会渗出血来般。

    “好,那我就来说说前面的那件法宝为何物,那是万年以前的修真界法宝‘遁天梭’,它不仅是一件能驾驭飞行的法宝,还能当成防御法宝使用。当时还流传着一句话形容着这法宝……”

    “什么诗词?”花半容好奇的道。

    “漫天宇界皆圆周,欲要穿行盾天梭!星辰为击吾不惧,御身也行盾天梭!”

    “那这法宝的品阶是?”

    “极品法宝?”

    “不知贵客可知使用办法,可否请贵客展示一番,反正这宝物已为您所有?”花半容见下方还有人带着怀疑的神色,就建议道。

    李青沉吟几秒,答应下来:“好,顺便也能让某位不要脸的老东西看看,我是不是他认识的人!”

    “哈哈哈哈……”

    李青道出那么一句,也不知谁忍不住笑出声来。

    接着,引起哄堂大笑。

    从李青的话中,众人便可得知,李青绝对是不认识铁蒲子,既然如此,众人当然就讨厌起了铁蒲子此人。也想到了铁蒲子先前的怀疑,说是对方认识他,是他仇人故意来找碴的。

    这种人怎么能臭不要脸到这程度呀?

    搞得好像人家不认识他,就很孤陋寡闻般,这是为众人所不喜的,所以才大笑起来。

    铁蒲子那个脸更加地红了,红得发紫,眼中都充血了,心中的愤怒还有羞愧窘迫,让他恨不得就找个地洞钻进去。

    被打脸了!

    是的,也就在李青从包厢里走出来后,他就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他差点转身奔走,离开这个让自己丢脸的地方,可就在他的徒弟拉了下他的衣角,往花半容那使了个眼色后,他明白了什么。

    他还想扳回局势来!

    “好,那就算是老夫认错人了,你又怎么证明,你认得这些宝物?”他怒叫道。

    “乖孙子,我这不是出来展示你看了吗?”

    李青看着他这样子,心里那个舒坦呀,难得地就开了个玩笑。

    “你!”

    气得他就差点要跟李青动手,只是又被徒弟用力地拉住提醒,在万宝斋绝对动手不得的,这里有强者维护秩序,只会被扔出去。

    他唯有愤恨地看李青走上台。

    “请……”

    花半容让侍者拿出先前的那件法宝后,让李青操作。

    至于,她看着眼前的这位老者,忽然觉得他的眼神,似曾相似,只是她筛选了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并没见过此人呀,只能是把这事放在心里。

    “好!”

    李青也不客气,就拿过那法宝操作起来。

    “能给我一根坚硬的针吗?”

    “有何用?”花半容发挥了不懂就问的美好品德。

    “这法宝可能被人锁了,我要用这针破了这锁!”李青解释道。

    “哈哈哈哈,法宝还能被锁的,老夫还是头一回听说呢!”铁蒲子大笑起来:“你这般故弄玄虚,有意思吗?”

    “不懂就闭嘴!孙子!”

    李青转头喝上一句。

    自有侍者又送来一根针。

    “万年以前,由于炼器师的水平还不像如今这么好,所以法宝的样式与结构皆会有不同……有些人呀,身为炼器师却不懂这个,真是蠢得可怜啊……”李青边拿着针,在盾天梭的把手上捅着,边叹惜道。

    把手上是有个细微的小孔,花半容此时才见着,顿时,心中已相信李青大半。

    “老夫还从来没听说过法宝有如此的呢……”铁蒲子:“你休要在那一派胡言,简直荒谬!”

    “修真界的法宝你可能知道,可这世界如此之大,你就确定别的地方,没有修真者了?你就确定,修真界的每个地方你都去过了?”李青回道。

    当即,铁蒲子哑口无言,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他倒想说,我就真的去过,可是绝对没有人相信的。

    修真界之大,哪怕如今有传送阵很方便,然而,还是有许多人根本到达不了的地方,如那些妖兽占据的地方,如深海,不计其数……

    铁蒲子又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在两人互怤之余,李青在那孔里不断插着,似乎在研究什么,好久都一直处在这过程中。

    铁蒲子见状,冷笑起来,又待出口……

    李青终于大笑一声:“哈哈哈,跟我斗,我很快活,你很快死!行啦!”

    接着,他就把针扔掉,接过那法宝。

    先是滴血认主,让它与自己产生感应,接着,李青就将灵气输入大半进去。

    “疾!”

    李青微喝,遁天梭居然就不断变大,变到比脸盆还要大点,就飘浮在李青的身前。

    李青往上一跳,它就戴着李青直接飘浮在半空中。

    见及此状,所有人都如同见鬼一般。

    太震惊了!

    还真的是极品法宝,要知道飞行的法宝可是所有法宝类型中,最珍贵的呀!虽然星盟中很多人拥有,如那些在空中巡逻的弟子,但那也是星盟借他们用的呀!

    “啊……”

    顿时,贵宾席上,就有人捶胸顿足地后悔着叫起来。

    “早知道,就买下来了,我的天呀,这么便宜就买了一件极品法宝!”

    “有眼无珠呀!”

    “呃,刚刚师兄你好像也嘲笑过他吧?”

    “没,没有,哪有可能,肯定是你听错了!”

    “厉害,这名老者真的厉害,居然万年前的法宝也认得出来!”

    “难道说,他是某位修行了万年以上的大能?”

    “我的天,不会吧,有寿命万年以上的大能吗?”

    “有!”

    “可怕……”

    有人后悔,也有人羡慕,更有人羞愧,只觉得边上的朋友看着自己好像在嘲笑自己也是有眼无珠。

    唯有少数人,猜测起李青的身份。

    李青在用上七彩面具后,也就改变样貌,没有改变自己的实力气息,以至于一些实力强李青点的,看到他时,都能看得出是筑基期。

    那么,这些人就以为了,是不是这位老者故意收敛自己的气息,低调行事所为?

    一定是!

    年纪这么大了,却还是筑基期,这根本是不科学的事!

    当然,也有可能天资差了点,老了还是筑基期的,但是,这种人一般是无能,又岂会知识渊博到认出这宝物来?

    越想,那是越有可能!

    李青所不知道的是,他的背影在一些人看来,渐渐地都高深莫测了起来。

    铁蒲子也想到了这点,脸色又由红紫,变成了苍白。

    “难道说,他真的是一名隐藏了自己实力的大能?拥有很大的岁数了?完了,这下得罪他了,他不会找我麻烦吧?”

    修真界与世俗界唯一不同的,就是单看一个人的面相是看不出多大的,因为修真可以让人变得年轻,还有各种延长寿命的丹药。

    有时你走在街上,看到一名少年,很有可能他都已经上千岁。

    所以,铁蒲子开始慌了,腿跟有点发软了,在心中忐忑地想着,千万别是,千万别是……

    他也后悔起来,为什么要跟包厢里的客人顶起来。

    没好处啊!

    不止是没好处,他现在还要担惊受怕,对方要是真的不爽,出了拍卖会干掉自己怎么办?要真是活了上万年的怪物,怕是出手干掉自己,天上巡逻的弟子怕都没那个能力发现吧?

    越想,他心中越是发寒……

    感冒了,很严重,我的天,想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