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3章 杀了他

  “我想知道什么?”她重复了一遍江亦琛的话,眼神忽然放空变得没有焦距。

  脑海深处一个声音传来:“杀了他!”

  那个声音像是魔音一样贯穿了她的脑袋,将她的神经撕开来,痛得她整个人都痉挛了起来,她跌坐在沙发上,整个人蜷缩着。

  可是那个声音还在说:“杀了他,你就不会痛了。”

  不——

  江亦琛看到她的变化,瞳孔一瞬间涌起千堆墨意,他朝前试图朝她靠近,但是随即被一声凄厉的别过来给逼停,他站在原地忽然就不动了。

  顾念抬起眸子看他。

  那眼神是她这段时间不曾有过的,像是恨意,尖锐刻骨直接渗入他的心里面。看书室首发 www.kanshushi.com m.kanshushi.com

  江亦琛的心因为那眼神的关系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一种无尽的恐慌开始在心里蔓延。

  他害怕的事情,要回来了吗?

  “顾念?”他轻声喊她的名字。

  顾念随即起身,想要往外走。

  江亦琛抓住她的手,说:“你去哪里?”

  顾念没说话但是迅速拿起搁在桌子上的水果刀,江亦琛放开了手还是被刀尖触碰到了,有细密的血珠从手腕处冒出来,随即就看到女人拿刀对着他,说:“别过来。”

  江亦琛手上吃痛,可见到顾念拿着刀,怕她伤害自己,一时间进退维艰。

  顾念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就将刀子扔在了地上。

  “你去哪?”江亦琛手腕的血珠冒的越来越多,落在地上洁白的地毯上,开出了一朵鲜红的花,他要是这样追出去,没准警察就上门了,他迅速给物业打电话让他们把人给拦住,然后从医药箱翻出绷带先给自己缠上,出门的时候又给韩医生打电话,说需要他过来一趟。

  ————

  顾念没能离开小区。

  正大门被封锁了。

  她站在那里和门口的保安对视着。

  保安一脸为难,用眼神告诉她不是我们要锁的,而是江总的意思。

  只不过他还是垂下了眼眸,不敢和顾念对视,她的眼神太冷太慑人。

  “你的孩子是在狱中流产的,你母亲是被人害死的,但是因为他的妥协,耽误了四年,你的朋友在悬崖中枪坠海,这些和他都有关系。”

  突兀的声音突然从她的耳边响起。

  顾念后退了一步:“你是谁?”

  “我是你!”

  她惊恐回头,见到的却是一身黑衣和她一般高的女人,她抬起脸,那张脸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样。

  顾念自从失忆之后,就不爱穿黑衣服了,就算是大衣,也是藏青蓝色为主,她讨厌黑色。

  “他总是骗你,不是你的爱人,是你的仇人,是你所有痛苦的根源,你应该杀了他,这样就什么痛苦都没了。”

  “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是谁?”

  “我让你杀了他!”

  冰冷的不带任何的腔调比这冬天的空气要冷上个几度。

  顾念出门就穿了件单薄的毛衣,她冷得发抖,但是更多的是对眼前这女人的恐惧。

  她不知道的是,另一人格苏醒了。

  而且也是被洗过一遍记忆的人格。

  她痛苦地抓着头发尖叫一声。

  然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

  韩医生匆匆赶来星河雅苑,看到江亦琛手腕上的伤口流出的血几乎将绷带染湿了,他刚才出去照顾念,将她抱回来,伤口又裂开了一次。

  他在电话里面没来得及听江亦琛叙述,到的时候听他说了顾念拿刀指着他,隐隐担心会不会再出现另一个人格。

  顾念的记忆其实分为三个阶段。

  在棉兰岛之前,在棉兰的时候,以及现在这段记忆。

  棉兰岛之前的记忆被Allen彻底洗去外加篡改了,这导致她受到了严重的精神创伤。ァ看书室ヤ~⑧~1~ωωω.kan~shu~shi.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Allen阴狠毒辣,自然知道肉体上的毁灭并不能给人以最沉重的打击。

  而精神信仰上的摧毁才是最能打击一个人的。

  而棉兰岛的记忆却是被用催眠外加药物的方法给催眠了,一旦苏醒也是一段极为麻烦的事情,因为与事实的差距太大,有次会分裂出另一种人格。

  这些事情,韩医生之前也说到过,说可能性不是没有,要江亦琛提前做好心里准备,但是当它真正来的时候,他还是会有些无所适从。

  江亦琛将伤口重新包扎了一下。

  望着床上沉睡的女人,薄唇紧抿。

  韩医生说:“江总,这段时间要是再出现问题,我的建议是——”

  他欲言又止。

  江亦琛:“你说!”

  “你俩分开一会比较好。”

  江亦琛不说话。

  过了很久,沙哑的嗓音才响起来:“好!”

  ————

  在有信息说谢容桓在A大,并且看到秦可遇来电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有些事可能发生了。

  但是却没想到造成的后果是这样的大。

  他的手腕生疼,玲姐抱着慕珣回来的时候,看到地毯上血迹震惊了会儿,捂着嘴看到江亦琛的手腕说:“先生,你受伤了?”

  江亦琛要她赶紧收拾了别声张。

  韩医生给顾念打了一针,估计还得明天早上才能醒来。

  这之前,江亦琛先要收拾某人。

  原本江亦琛与谢家还有些合作没有完全撇开,两家关系虽然已经很差,但是明面上还是没有说破,一个在北,一个在南,彼此之间的势力也并不怎么交叉,早年江清源南下的时候势力范围也都难移,江亦琛也一直在长三角和珠三角经营,北方也只有零散一些合作。

  但是这夜之后,他直接停了与谢家的合作。

  他还想致电首相发布行政令,直接让谢容桓滚去非洲,这辈子都待在非洲,不准回来。

  薄书砚还是劝他冷静一下。

  江亦琛倒是觉得自己足够冷静了。

  他保险柜里的手枪还没有拿出来。

  等拿出来的时候,再劝他冷静行事也不迟。

  与此同时他取消了与A大建筑系的合作,院长一脸懵,不是刚刚还说的好好的吗,怎么一转眼就翻脸了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头顶为数不多的头发又掉了几根。想要再谈一谈,但是对方已经拒绝对话了。

  不过,谢容桓没等江亦琛找上他,就自己来找江亦琛了。
陆鸣小说 赵权韩璐免费全文阅读 王者废婿全文免费阅读 岳风柳萱全文免费阅读 叶棠采褚云攀 史上最强炼气期 叶凡秋沐橙 我是一把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