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4章 把顾念交给我

  两人在市中心宝裕大厦顶楼天台见面。

  江亦琛到的时候,谢容桓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此刻是凌晨两点。

  谢容桓刚刚得知,江亦琛单方面取消了很多的合作。

  这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时间上提前了一些。

  谢容桓穿着黑色的大衣,站在风口上,冷风吹其他的大衣,猎猎作响。

  “谢容桓!”江亦琛从阁楼的楼梯一步一步走上来:“她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会要你的命。”看书室首发 https://www.kanshushi.com https://m.kanshushi.com

  天台的风很大,又是深冬季节,江亦琛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很沉,所以谢容桓听得一清二楚。他转身,和黑夜之中的男人对上脸,唇角勾着笑容:“不用威胁我,我的命不值钱,你现在就可以拿走,我猜,你应该带了枪的吧!”

  “你跟她说了什么?”

  谢容桓回想了一下,还真没说什么。

  顾念失忆之后整个人智商完全不在线,与她沟通交流有些费劲,还不如骂她几句解气。

  “你问我说了什么,倒不如想想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他将手中的信封扔出去,里面的文稿因此零零散散落了一地。

  “五年前的这个时候,你在做什么,应该不用我提醒!”

  五年前的事情,江亦琛不再提。

  他身边也没有人敢提。

  被对方提到了,他的瞳孔还是缩了一下,带出记忆之中一些旧的伤痕。

  他蹲下身,捡起一张纸,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

  有记者当时深度报道了这件事,细节一一都对得上,没有夸张添油加醋,但是记者也并不能理解当时顾念为什么要撞上去加上后来顾念主动认罪,这件事就变成她一时脑热,冲动杀人。

  “这些事被你抹去了,不代表不存在,看吧,你都不敢告诉她这些事实,不敢告诉她其实她坐了四年牢,也不敢告诉她,她的朋友间接死在你手上,甚至于,她失忆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拜你所赐,你敢告诉她你在棉兰的事情吗?”

  谢容桓咄咄逼人:“告诉她当年你在给人当雇佣兵,谁给你钱要你杀谁,你就杀谁,告诉她每年八月,你都想办法将罂粟果从澜沧江运进来,害死几个边防人员。或者告诉她,你因为一时冲动,害的自己雇主满门被屠,血把家里的游泳池都染红了。”

  他拍了拍手,真是精彩啊!

  就凭第二点。

  江亦琛就应该和Allen一样的下场。

  然而,战励出面阻拦了。

  因为综合利益考虑,不能动江亦琛。

  有谁能想到,华国如今低调的第一商业巨擘,原来起家的方式是那么地不堪呢?

  江亦琛明白了。

  谢容桓来找他,原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他并没有否认。

  他的过去并不光彩,他自己承认。

  他手上沾了鲜血,他也承认。

  他游走在灰色地带,甚至还触犯法律以及国际法,这些他都承认。

  江亦琛慢慢抬起眸子:“你来,就是说这些?”他淡漠道:“不用你提醒,我都记得。”

  “所以,我问你,你对她说了什么?”

  “还真没说什么!”谢容桓眉头轻轻皱了些:“但是不代表有谁想告诉她有些事。”他说起这些的时候,也在想是谁非要将这封信交到顾念手上呢?

  谢容桓眉目冷淡凉薄:“我今天也要问你,她究竟是怎么失忆的?”

  出车祸?

  绝对不可能是出车祸。

  那个时候江亦琛给出的说法是也不知道顾念去哪了,就是她失踪了。

  如果是出车祸,绝对不可能没有一点消息,新闻这么发达,要是出了车祸导致失忆,还忘记的这么彻底,那么必然是一场不小的事故,不会没有一点播报。

  两个人隔得不算远,面上表情都是冷静肃杀的。

  江亦琛沉默了会说:“出了点意外?”

  “你当时说她失踪,她去了哪里?”

  “棉兰!”

  这个回答从江亦琛嘴里说出来倒是让谢容桓震惊了一下。

  顾念去了棉兰,棉兰是Allen的地盘,也就是说她的失踪与Allen有关系,这与谢容桓之前的推测也有一定地吻合。

  “她是在棉兰失忆的?”

  “是。”

  “所以说,她在为你的错误买单!”谢容桓忽然想明白冷笑出声。

  果然,这个倒霉的人,又再一次因为江亦琛破事而被推入到漩涡之中。

  也是,她自从遇上江亦琛,身边就没有发生过一件好事。

  江亦琛无视他的冷笑,又说:“你妹妹的事与她无关,她当时也出了事,你要觉得是她约你妹妹见面害了锦书的话,我会尽我能力补偿。”

  事实上,他也一直在做。

  “尽力补偿?”谢容桓咀嚼着这四个字:“谢家不缺钱?”

  “你想怎么办?”

  “把人交给我。”

  江亦琛原本淡漠的脸这会儿终于有了些表情,他笑:“你要跟我抢人?”

  谢容桓默认。

  江亦琛:“你怕是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谢容桓拿出了手枪,枪口对准了江亦琛的眉心。

  江亦琛也没在怕的:他说:“要比谁的枪快吗?”

  “她跟着你,不会好的,你想眼睁睁看着她变成疯子?”

  今天顾念的状态已经很不对劲了,一直在自言自语。

  从见到顾念的那一刻开始,谢容桓就觉得她整个人不对劲儿。

  疯子?

  江亦琛想起她拿起刀的那一刻,行为的确有够疯狂,他在楼下找到她的时候,她也是抱着脑袋一个人在自言自语。ァ看书室ヤ~⑧~1~ωωω.kan~shu~shi.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韩医生说,她怕是出现了双重人格。

  而且还是没有完全消失的那段记忆的人格。

  但是江亦琛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女人交给别人。

  “我今天是来同你商量的,以后,就不是商量了。再说一遍,把顾念交给我!”

  这个冬夜,谢容桓明明白白表明了自己的心迹,他要的就是顾念。

  他要这个人,哪怕是从别人手里抢来。

  江亦琛笑:“看来是得想办法让你清醒清醒了。”他朝前走去,原本插在衣服口袋的手忽然腾出,直接朝着谢容桓的手腕攻击过去。

  废话不多说,他就想揍人。

  或者说,他想揍谢容桓,想了很久。
陆鸣小说 赵权韩璐免费全文阅读 王者废婿全文免费阅读 岳风柳萱全文免费阅读 叶棠采褚云攀 史上最强炼气期 叶凡秋沐橙 我是一把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