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txt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535章 摧枯拉朽,神尊当世!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535章 摧枯拉朽,神尊当世!

  三人犄角型对立,一股震爆当场炸开,那是属于他们之间恐怖威压的对撞,狂风大作冲击累累,一团震荡波向四外宣泄。

  高台粉碎,化为碎屑掉落满地,方圆几十里的元气,都被这次暴压反复震荡,内含恐怖的力量差点压塌地面。

  银袍老者前进的那步又被逼退,任他苍元后期堂堂尊者,在此地瞬间看到差距,陆寒连衣摆都未抖动丝毫,对面那位也重若泰山。

  “这么年轻的魔头贼子?”

  众人纷纷惊讶,若是陆寒以一个老者的形态出现,更容易被他们心里接受,曾经的那些魔王鬼尊,哪一位不是活了上万年之久。

  除了震惊,还有强烈失落感,每个修士的容颜,都见证他当初得道大成时的年龄,只有位列元婴,才可以容颜永驻,绝大多数都是中年和老者居多。

  “本王所料不错,你果然到这里受死,那上千小娃可以侥幸不死,咱又能从乾元宗那里捞点好东西,嘿嘿嘿……!”

  狰狞怪人忽然阴森森的,从獠牙缝隙中挤出一句话,凸出的双目喷射出一对绿芒,肆无忌惮在陆寒身扫来扫去,仿佛已经把他吃透那般。

  “冰蛮族?陆某好久没见到尔等夯货了,当年还是第三十三代蛮王在位十,那老家伙虽然顽固,但是却很聪明,不会带着整族的命运故意撞上死亡之手。所以曾经的冰蛮族气运非常昌盛,在修真界创立冰天神宫,占据整块寒冥大陆,族群中随便一个下界分支,也多达十多万人!”

  你们这些废物啊……!

  “闭嘴!本王只负责斩杀你,想要救人还得拿出点让俺入眼的神通!”

  似乎被触及到了什么隐痛,狰狞怪人立即暴怒,猛的向前踏出三步,顿时在周身掀起漫天狂风暴雨,一片漆黑之色笼罩陆寒,仿佛天地末日霎那间降临!

  陆寒笑了,根本半步不退,若仔细估算,这个下等界面的冰蛮一族,早已失去传承的傲骨,依靠给宗门打外援过日子,几乎已经是名存实亡,那么对蠢货根本不必要客气。

  只见他轻轻抬起右手,在虚空中上下一划,顿时产生银色剑芒,吞吐中极快暴涨,如降下的绝世神兵,撕裂破布般的声音中斩裂空间,向前移动些许就延绵百丈,附近全部是空间裂缝,凌空直达怪人头顶,瞬息间就能将其劈成两半血肉难存。

  “这就对了,来的好!”

  冰蛮怪人阴恻恻狠毒的大笑,瞳孔之中却显出些许凝重,两只粗大手臂微微上抬,铺天盖地的拳罡迎刃而上,一秒钟打出了上百拳!

  ‘砰砰砰……轰隆!’

  这是高频次的暴轰,每一道拳罡纯粹为北极寒冰构成,拳头表面涌现出耀眼的纹路,雪白的炫光摄人心魂,一拳足以炸平山丘,威能恐怖如斯!

  然而玄阴剑光的威力,根本无可匹敌,陆寒身上绽放出纯粹银月光辉,他周身一圈圈圣洁神光泛滥,彼此重叠互相感应,将天上烈**迫的已无颜色!

  这一刻的他,仿佛九月神王降世,笼罩在漫天星辰之中,让万物自动褪色,甚至能去除整个宇宙的尘埃!

  以手掌做剑,和对方密集的拳罡狠狠对撞,剑芒却越来越盛,仿佛银河横天,璀璨绝世不可估量,威能面对应变在逐次增强!

  上百次的轰然炸裂之后,所有拳罡踪影全无,银色巨剑只是震颤了无数次,仍旧以无可匹敌的姿态,把下方冰蛮怪人身影彻底锁死,不斩成碎渣誓不罢休!

  “嘎嘎嘎,还真的是个硬茬子,本王喜欢!”

  怪异的嘶吼凭空而响,陆寒之强悍更加激发他的战意和凶性,两只利爪来回快速摩擦,接连冒出三团怪异的苍白色光团,顿时有无限恐怖的波动从里面爆发,将几里内建筑群振成碎末。

  绝世之剑与之交接,下落速度骤然减弱,在剑刃的前中后,三处十分诡异出现了三段旷世冰花,还伸展出无穷的霜凌藤蔓,把整个巨剑尽数缠死。

  然而还未结束,三朵冰花瞬间膨胀,然后再冰蛮怪人和陆寒之间的虚空,眨眼间凝结出巨大的冰块世界,除却两人之外都被彻底冻结,就连天地元气也未能逃脱!

  直接成为两个世界,陆寒的剑芒被冰封,冰蛮怪人笑声奇寒,身躯嘎巴巴的一阵扭曲爆响,他脚下地面轰隆炸开,仿佛事前埋藏过巨大的地雷。

  众人只看到,无限黑红光芒宣泄冲出,在高空一阵流转,化为妖异的庞大光幕,乌烟瘴气笼罩千丈,将他和陆寒,以及银袍老者尽数盖住。

  随后渗人心脾咒语骤然大作,眨眼间从地面和光幕,涌出诡谲且无穷尽的腥气潮流,如天水灌溉般要淹没一切,外面光照万里,内部却宛若炼狱。

  先后从潮流里诞生三个高如大厦的邪神虚影,冰蛮怪人的气势骤然强大如斯,陆寒根本看不到内部的边界,似乎已经化为永恒,彻底整块大陆都被妖蛮吞噬了。

  六只巨爪同时探出,铺天盖地尽数抓向他,残魂嘶吼亡命咆哮,飞腾的黑红妖力,如同死亡之吻横贯每寸角落,外面整座黑乌城,都随之瑟瑟颤抖起来。

  每只大爪,都遮盖山岳横断长河,可以毁灭这座小城,无视生灵荼毒一切,冰蛮族的嗜血还算保留着些许。

  这个族群,就是上古各族彼此交融的品种,经过亘古进化,缺点逐渐变少,神通尽数传承,一人可定千军。

  巨爪覆盖漆黑鳞片,煞气滚滚寒光幽冷,宽度就有二十丈,划开的空间裂缝彼此交错,爪心黑里透红,铭刻了一个妖蛮图腾,摄人心魄招魂夺命。

  “灭亡吧,陆寒!”

  “好!”

  陆寒非常痛快回答,他的身体却炸开皎洁如烈日般的银芒,玄阴巨剑被冰封住,是因为他根本没想收回,否则直接可以反向冰封。

  感应到妖蛮邪神的气息,就知道这三大虚影,正是历代恐怖冰蛮王者所化,在此界面有实力和他叫板,仅仅施法的这个冰蛮,本身就有仅次于初期大尊的境界。

  黑红色世界,彻底掩盖住三人身躯,外面无法窥探,惶惶然中总算松口气,至少高价请来的大爷,已经将陆寒困住。

  当璀璨银芒爆发,如同黑暗中蹦出大日,有长虹直升九天,立刻照亮光幕内一切,惊呼声响彻全城,他们看见那个陆大魔头,直接冲着六只巨爪迎面而上。

  ‘那三只是何方巨妖,有点太吓人啊!’

  ‘卧槽,他在自杀吗?’

  ‘绝世六连击,足以杀掉任何尊者,希望可以拍死姓陆的。’

  然而硕大拳罡,带着数不清的银色灵纹,狠狠打在邪神拍下的第一只巨爪,就算站在几百里外,仍旧被陆寒的强光扎眼,因为太过夺目,去除黑暗比白日更盛,光明神降临!

  ‘噗嗤噗嗤……!’

  融化!

  当黑鳞巨爪和陆寒的拳罡碰触,神奇骇人一幕出现,接连的闷响中,六大爪影顷刻间灰飞烟灭,没有丝毫反抗,如同遇见克星,光幕内的世界,猛然间开始剧烈收缩。

  如擎天般的邪神虚影,更是凭空炸裂开来,仿佛纸糊的接连震爆当场,妖风血雨密不可分,这还只是开始。

  直接忽略冰蛮怪人脸色狂变而苍白的神色,三大邪神消失,接连三口老血,神魂已经伤势不轻,却见陆寒又伸出食指,轻轻点在光幕结界上。

  “吼!该死的小人娃,你到底用了什么鬼东西?竟然还想破开‘妖蛮古禁’吗?绝无可能……什么……啊——!”

  ‘噗—!’

  冰蛮怪人话音未落就成了惨叫,庞大身躯踉跄暴退数丈,一口老血当场喷出,仿佛是自己脑袋被开瓢一样,当场差点栽倒,直接被震绝吓尿。

  他布下的领域,仅仅遭到轻轻点击,就被捅出三丈大小的窟窿,内部黑红二色浪潮,稍微和外面虚空接触,苍穹上眨眼间就劈下十几道苍雷。

  天罚之雷。

  同样炫黑透红色的雷芒,尽数从窟窿处深入,然后炸开万千电弧,形成大规模雷幕,狠狠轰击每一场空间,奇臭无比焦灼味道,吻上一口能呕吐三日。

  “该你去死了!”

  陆寒沐浴在雷霆之中,几乎化为天外战神,一把巨剑拨开雷弧,向冰蛮怪人轻轻划动,在银芒和雷霆交相呼应中,劈开云雾破碎浪潮,绝世神兵莫过于此。

  斩杀!

  冰蛮怪人终于感受到不同,那看似皎洁如月的赫赫剑光里,蕴藏的却是萧杀和陨灭,仿佛九天寒星坠落,至阴至极无物能克。犀利锋芒的速度堪比闪电,映衬着它的主人,双眸寒闪面沉似水,没有半分怒意外露,更感受不到丝毫杀机。

  ‘此人,真的那么恐怖,我今天就要消失于此吗?不,本蛮难以甘心!’

  “蛮货,你该用‘挡天碑’了!”

  呲啦——!

  ‘轰隆……!’

  在剑芒切到时,陆寒的话也到了,冰蛮怪人猛地一颤,面露震惊欲绝之色,他的庞大身躯,也立刻被一团黄芒覆盖包裹,身前蓦然射出高达三丈的土黄色墓碑,然后彻底炸开。

  仍然摧枯拉朽,黄光腾空直射九天,一声野蛮的嘶吼震破耳膜,延绵万丈逼开云气,化为巨大碑影持续两个呼吸,才逐渐变淡消失。

  “他,怎么会知道冰蛮密辛,挡天碑是族群传承啊?”

  城外三十里,三十丈高空几个收缩,地面随即塌陷,一个巨大肉球狠狠砸下,正是方才还在和陆寒厮杀的冰蛮怪人,内心犹在狂骇。

  挡天碑,神魔不破万法难毁,可以在天崩地裂界面大劫时,为自己消灾解难,为防御无上神物。

  ‘呛哴!’

  有一把巨斧横贯长空,在陆寒挥剑斩出的同时,红芒森森没血煞之气,却包含无限凶威,是银袍老者趁机出手,虽然他内心很绝望很沮丧。

  他早预感今天难以善终,此时再不趁机下手,恐怕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作为乾元宗大长老亲自出面,修为也处于苍元境后期几百年,实力上还有些自信。

  “不自量力!”

  ‘吟——!’

  陆寒走了,都未看他一眼,仅仅轻轻挥手,剑鸣折射般的回返,前方自动显出一个圆筒状的漆黑通道,大步跨入消失不见。

  “这这……开啊——!”

  红芒顿时炸天,银袍老者须发皆张,一股阴寒压迫而来,强行挤进他的神魂,激灵灵寒颤不已,惊叫中疯狂嘶吼,身躯率先崩解,一道凝聚无比的魂魄钻进大斧之内,仅剩下慌张的元婴老头掌控。

  巨斧百丈顿时震天轻吟,宛若要开天辟地,一击能划出两个不同世界,这件灵宝的威能被催发到极致,要和陆寒留下的一剑不死不休。

  ‘叮—!’

  长河有声万法齐音,在远处皱眉观战的众人,只感觉虎躯巨震,就看见肉身上逐渐产生细细裂纹,似乎在开始崩溃。

  惨叫声随即而来,他们距离几十里,就因为这次惨烈的对撞,莫名其妙纷纷受伤,简直亡魂皆冒胆飞天外,还是太高看自己,低估了这些尊者的神威啊。

  “嚎——!”

  剑碎。

  凄惨声却只有近半,红芒巨斧同时消失,一起被抹去的,还有银袍老者魂魄,元婴立即有些茫然,捂着小脑袋痛叫起来,随后开始大喜。

  “咦?不对……啊啊——!”

  分明两败俱伤已经尽数损毁,他落得肉身崩溃只剩残命,然而崩碎的巨剑又化为点点寒光,转眼间一阵狂涌,再次汇聚成剑轮,把元婴围在内部,然后轻轻一合。

  银袍老者的元婴,纵然再施展任何保护手段,也不及损毁掉的灵宝强悍,万千光点将他覆盖,直接绞杀成一缕尘埃。

  冰蛮怪人落地后不假思索,一个翻滚动用瞬移,再次和黑乌城拉开三十里,往日孤傲狂妄早已不再,惧怕胆颤中开始狂逃,向后扫出的神念,目睹银袍老者被瞬杀,更加坚定他以后再不出世,断绝和这些宗门掺和扯淡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