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科幻小说 > 环城术士txt > 环城术士 > 第261章 落子无悔,图穷匕见 下

《环城术士》 第261章 落子无悔,图穷匕见 下

    “你们这位置藏得够深的,至于嘛,再说女王不是半神吗?都半神了为什么胆子还这么小?”

    因为要连续穿过好几次传送门,又钻了一截半龙巢穴的山洞和狮虎兽的家,然后才能远远的望到一座上百米高的巨大神殿,让红月绕路绕得有些烦躁,不停吐槽。

    身后跟着的普雷斯科特虚着死鱼眼,你走前面,你认识路嘛你就走前面?现在他对红月的身份真是一点儿怀疑都没有,这个态度太镇定了。

    再说谁说半神就不需要苟了?

    你看哪个神不老老实实在神国呆着,跑出来嘚瑟,是嫌死的不够快吗?

    虽然诸神一直都在辟谣说“神性是一种道路一种领悟,屠神拿不到神性也不可能封神,真拿不到!我说的全是真心话!”,可奈何没人相信,想屠神证道的人依旧络绎不绝。

    他们能怎么办?当然是苟在神国里不出门啊!

    你们知道吗,深渊王子那个双头狒狒明明只宅在自己家里玩儿老婆,都被一群冒险者给冲进去车了!死的那叫一个惨呐……最惨的是他老婆立刻找了别人,给他戴了顶草原帽。

    所以说在这个危险年代,头上有血条谁敢出门?

    *****

    就在红月大摇大摆的左右张望,一点儿都不介意自己走错路时,普雷斯科特忽然化作一道疾风从她的身边飞了出去!

    红月惊讶的望着他的背影,不知道这位大佬刚刚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抽风。

    脸色……你告诉螳螂头的脸色怎么看?

    普雷斯科特连续飞过两道山涧,在神殿的门口停下,一把将守门的爬虫卫兵拽到眼前。

    “咳咳~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卫兵咳嗽着,将一股绿水喷到他的衣服上,随着身体被摇晃一根触角齐根断裂,而卫兵自己毫无感觉。

    “怎么会这样,怎么突然就这么严重了?”普雷斯科特自语着说道。为了安全,他们走的这条路肯定不是神殿平时通道,要绕远一点。他一路忧心忡忡,赶路的同时不断观察周围士兵的情况,没发现有什么大碍。可这才离开视线一小会功夫,这些士兵身上的症状忽然加重!

    他转头,看到站在大门另一侧的卫兵也茸拉着脑袋半靠在墙上,不知是死是活。

    “难道是越靠近神殿的地方越严重?”说完后,连他自己都知道这是自欺欺人。

    就这,卫兵还一个劲儿的说。“……我没事儿,压力不大。”普雷斯科特心酸的松开手,这都压力不大,你头都掉秃了。“没事儿,早点回去歇着吧,今天不用站岗。”

    这时候,另一边的卫兵诈尸似的跳起来,“下班了吗?我没睡,是这天黑的太早……”它转头摸着门和墙,慌张的说,“怎么一点儿光都没有,火把呢?”

    普雷斯科特看着真是心酸得想哭又想狂怒,转头看到接近的红月时,眼睛都冒着凶光!他突然飞到红月的面前,恶狠狠的问了句,“是不是你?”

    “不是我,我没有,别瞎说啊!”红月慌忙否认。

    反正就是就欺负你这个法盲不知道、看不见、感觉不出来,我身边明目张胆开着个传送小门,一直在偷偷的在往外散发着不知名的、但我猜测可能是有毒素的、因此我走路还多绕了几个圈儿的东西……其实和我本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无所谓,立刻跟我去见女王!”普雷斯科特伸手抓住红月的隔壁,再也顾不上安全问题,径直朝着神殿大门飞去。

    *****

    表面上看,爬虫女王的神殿就建在亚位面内最高的悬崖之上。

    雾霭流云,俯瞰天下。

    其实那只是视觉效果,无论用走还是飞永远都不可能直接抵达那个地方。爬虫女王的神殿是建在亚位面的一个特殊的空间内。因为她现在还只是半神,无法构筑神国,但这片空间已经被她从亚位面中切割出来并做了特殊的加固措施。

    放在主位面上硬度排名应该和神国相差无几,反正都是砸不开。

    平时爬虫女王站在神殿的阳台上,就能看到自己统治的国度全域,信仰之基。她喜欢这种感觉,如果不是亚位面内资源彻底耗尽,她不会筹谋返回主位面。

    当然,也跟被人鼓动了野心有关,莎儿、密斯拉、泰摩拉……

    可现如今,说后悔有些晚。

    爬虫女王早就切断了亚位面和主位面的通道,但毫无用处。在她的视野中,病毒仿佛无形的浪潮,正从出口的位置涌向深处……一层层,被感染的人依次出现了体温升高、咳嗽、咳血、器官失灵等症状。

    她没有第一时间隔离阻止,是因为当她发现的时候,爬虫帝国感染的人数就已经接近总人口的一半!女王无法舍弃这一半,舍弃了,这个种族也等于彻底完蛋。

    女王对疾病不算了解,最多就是曾经在德斯泽尔研究瘟疫时,贡献了一点儿神力并听取过详细的汇报。现在德斯泽尔死了,她手里再没有任何研究疾病的人才。

    不过她记得德斯泽尔曾说过一句话,解决瘟疫的捷径是寻找免疫瘟疫的个体,利用它身体的血肉来配置解药——女王牢牢的记住了这一点。

    现在她目光笼罩住整个帝国,却坐视瘟疫蔓延,就是为了寻找那个“免疫的个体”。

    “女王……”普雷斯科特出现在她身后,他努力装作不慌的样子,将红月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嗯,我知道了。”爬虫女王缓慢的转过身来,“不过,德斯泽尔没有弟子,一个都没有。”

    “啊?假的!”然后普雷斯科特出离愤怒了!一个假货竟然骗了我这么久!

    他怒得青筋暴起!怒得牙龈……咦?我的牙龈怎么出血了?哈哈,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得瘟疫,我可是传奇啊……他被想象的未来吓晕了过去。

    女王怜悯的看看躺在地上的手下,就知道这家伙最怕死。

    她摆了摆手,“把普雷斯科特拖下去吧,还有,把那个小姑娘带过来。”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女王反而不像最开始那么慌张。既然对方主动送到她的面前,那么接下来抓住审问也好,谈条件也罢,总不至于像现在这般束手无策。

    “说吧,你是谁。”爬虫女王朝着带到面前的红月问道。

    然而这个时候,红月连一句话都没说,她的身上就忽然出现一层女王十分熟悉的乳白色光芒,红月的身影因而变得虚幻透明。

    女王非常熟悉这种情况,位面传送!

    作为能独自切割位面、建设位面传送门、构筑神国模型的爬虫女王,绝对堪称是位面传送大师!

    “哼,雕虫小技而已!”女王有些怒气暗生,感觉自己被看不起。她的爪子飞快的比划了几个手势。封锁次元空间!强化位面墙壁!咒法系法术禁止……

    一系列的神力强制效果被叠加上去!

    她自信就是红月是某个神祗的化身,也会被她留下!然而红月却像不受阻碍一般,一点点的消失在了她的面前,仅仅是传送的过程被拖慢了一些……女王神祗在最后能通过红月的口型轻易的分辨出她最后说的那句话:

    “对不起,我是个卧底。”

    “是谁!到底是谁?!”过去这几个小时大起大落,女王内心早就快疯了!红月的行为就像给炸药包点燃了引线。

    一个声音答道,“我是沈言啊。”

    话音刚落,红月消失时那黯淡下去的光芒重又猛的亮起,沈言左边搂着艾瑞贝斯,右边抱着艾拉斯卓,从传送门里走了出来。

    “找你可真不容易,你藏的够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