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道门法则txt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战后

《道门法则》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战后

  根据赵然提出的“坦坦荡荡,开诚布公”这一原则,各大期刊都全文刊发了由联席会议亲自审定的战报通稿,将战事的起因、过程、结果尽量以客观的文字描述出来。

  除了战报通稿外,各家期刊还配发了“独家报道”,这些报道就带有比较的强烈渲染色彩了,比如《君山笔记》以对海寇恶迹的揭发为主,将东中所、蛤蜊港劫掠事件中海寇们的残暴予以披露,对海战中海寇们不惜以自己人为诱饵引稽查舰队进入伏击圈的狡诈予以抨击。

  《皇城内外》竭力塑造黎大隐的英勇形象,重点截取黎大隐在被围之后放弃突围的希望,自愿留下来断后的事迹做了详尽报道。

  《龙虎山》通过幸存者的口吻,报道了一个个在海战奋不畏死的英雄形象。

  《灵宝新说》则将着墨点放在周克礼和凌从云身上,讲述了他们在战事之后搭救了多少位战友。

  这些报道一出,立刻引起巨大震动,整个大明都在议论着发生在遥远大海深处的这场海战。

  沮丧者有之、愤怒者有之、失望者有之、要求严惩海寇者更有之。馆阁中、十方丛林里、朝堂上下、市井接头,全都在讨论着这次战败。

  在赵然的要求下,联席会议成员们四处现身,解释着方方面面的疑问。

  赵然出现在修行球大赛中,于比赛之前主持了一次集体默哀,其后又在文昌观举办了一次盛大的阵亡者拔度斋醮;陆西星率领船长修士训练班的学员们在江上举办了一次水上实战演练;九姑娘在廷议中代表道门发表了一次煽动性极强的演说;卫朝宗、汤耀祖乃至陆元元也都出席在公众面前,做着大量解释和鼓动工作。

  五月底,赵然从鸡鸣观账目上拨付了第一笔阵亡者抚恤,对已经发现尸体,或是确认死亡的修士和水手、军士宗门、家庭发放抚恤银,共计拨付三万余两;向重伤致残和失去作战能力的参战者本人支付奉养银,共计拨付四万余两。

  拨付完这笔银子,赵然向蓉娘两手一摊:“现在没钱了。”

  蓉娘道:“你之前不是说从上三宫抄没了一百二十万吗?这才两年时间,就花完了?你从四季钱庄借贷的五十万还没还呢!”

  赵然解释:“还剩四十万,但这笔钱不能乱动了,这是维系联席会议持续下去的基础。”

  蓉娘道:“两年花八十万,这同样很夸张好吧?”

  赵然无奈道:“海战啊,太花钱了。稽查舰队这一次败仗,就打掉了我将近二十万两,接下来还要打,还不知道要扔多少银子进去填窟窿。”

  蓉娘问:“那怎么办?要不以鸡鸣观的名义再从四季钱庄借贷一些?或者干脆把宝钞司那六十万现银提出来?”

  赵然道:“那笔银子不能动,真要提出来,小额银票的信用就破产了,会变成另一种宝钞。我的想法是……”

  还没说完,苏川药疾步出现在景阳楼前:“老师,茅山来人了。”

  赵然问:“是谁?”

  苏川药道:“司马致富。”

  赵然皱眉:“他来干什么?不见!”

  苏川药提醒:“他拿着死马天师的名帖来的,要见老师。”

  赵然想了片刻,道:“带他去我书房。”

  蓉娘道:“怎么不想见?其实司马师兄人不坏,就是为人傲气了一些。”

  赵然回答:“跟他本人没关系。这次去庐山接受质询,别的真师都好说,只有司马天师阴阳怪气,又要追责是谁任命的黎大隐,又说希望联席会议和海寇的接触灵活一些。”

  蓉娘皱眉:“灵活一些是什么意思?”

  赵然无奈道:“话里话外都在劝我们,要懂得息事宁人。还说道门的精力都在西方佛国,让我们不要在东海激起大乱子。”

  蓉娘气道:“我父亲很早之前就说,司马天师缺乏长远眼光,专心修行可为茅山一代高士,上了庐山则为一介俗道,果然如此。”

  赵然点头:“此言深得我心,回头还要找机会和老泰山把酒欢谈。”

  在书房中,赵然见到了司马致富,这个茅山元符万宁宫的三代弟子以前也和赵然打过不止一次交道,但真正有意义的对话还从来没有过。

  在赵然眼中,司马致富有着所有“修二代”、“修三代”所具备的一切缺点,却至今没有发现他应该兼备的优点。

  见面之后,司马致富对于这次海战的惨败发表了一通高屋建瓴的演讲,然后将话锋一转,奉劝赵然尽快和岛主联盟对话。

  “他们的要求中,其实有三点是可以谈的,致然为何拒之门外?”

  “愿闻其详。”

  “其一,给东海修士授箓,这一点是我道门最容易做到的,为何不能谈呢?”

  “其二呢?”

  “其二,将海贸集中于少数几个港口,我认为也未尝不可,如此一来,不是更便于约束么?其三,关于在东海建阁一事,这是好事啊,不费一兵一卒,东海偌大之地,尽归道门所有!岂不比将民脂民膏和修炼资源消耗在征战中强上百倍?致然难道不知,国虽大,好战必亡的道理?”

  赵然问:“这是你的建议还是云清天师的建议?”

  “我和我家祖父都是这么认为的。”

  “那好,我可以郑重回答云清天师,其一,无论给谁授箓,受箓者都应当是对道门心怀敬慕之士,否则与资敌无异。其二,允许哪些地方开展海贸,是我道门、我大明的主要权力,绝不是可以拿出来谈判的筹码。其三,是否在东海建阁,哪些人可主持东海馆阁,这是真师堂才能决定的事情,绝非联席会议可以讨论,更不是别人架起法弩重炮就可以说了算的。记住了么?如果记住了,请你回去转告云清天师,不打垮海寇,这些条款就永远放在桌子里,让它们吃灰!”

  司马致富不高兴了:“何必如此执着?你说打垮海寇,拿什么打?船都没有了,怎么打?难道让炼虚修士为你的轻率和意气用事亲自出手?那要杀多少人?哪一位炼师又敢亲自出头?难道就不怕无法消除因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