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仙侠修真 > 山海禹皇记txt > 山海禹皇记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再见女娇

《山海禹皇记》 第三百九十九章 再见女娇

    山门峡地势险峻,两座高逾千丈,连绵起伏的大山接天而立,只在两山之间打开了一座门户,放出一江碧水,正是“山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此刻天清气朗,旭日初升,一日挂在天空远远的照射江面,一时间碧波金鳞浮闪,到好似无数大鱼游泳,鳞光聚集一地,十分耀眼,不远处,数百只各式各样的水鸟鸣叫着滑过水面,向远处去了。

    姒文命揉着眼睛走出船篷,假做刚刚睡醒的样子,看着这一方山水世界,忍不住叹息道:“真是锦绣江山啊!”

    老船夫抚平内心惊诧,上前搭讪道:“小少爷,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一下,昨夜我们竟然漂流了数万里,一晚上就抵达了这个地方!这里叫山门峡,再往前只需要一天的路程就是洛水了!”

    姒文命疑惑道:“一天就到了?不是说要十余日的时间吗?”

    老船夫也疑惑不解的说道:“按照以往顺利的话十余日能到,可是昨夜我睡着了,哑奴掌船,今天早上一醒来就到了山门峡。这事儿确实奇怪!就算是乘风破浪也没有这么快的速度啊!偏偏昨夜也没感觉到船有什么问题呢?”

    姒文命心知这番变化恐怕与狐心月的白雾有关系,或许和那只奇怪的猴子也有关系,不过,这种事无法和老船夫解释,只能装作后知后觉,啧啧称奇。

    正借着江水洗漱的功夫,黒丫忽然从船后面跳了出来,大吼道:“爷爷,爷爷,那几位客人不见了!”

    “客人不见了?”老船夫心中大急,船行一夜,未曾靠岸,上了船的客人却不见了,如果是不知内情的岂不是要误会自己是一条黑船?

    他连忙走到后船篷,撩开门帘向里张望,果然一个人影都没有,这船本也不大,方圆几丈一目了然,五个大活人还能藏起来不成?小船里也藏不下啊!

    老船夫急的脸都黑了,口中喃喃的说道:“这怎么可能?一夜万里,客人却失踪了!”

    姒文命笑道:“老伯别急,说不定那几位客人神通广大,半夜下船去了,可欠了你的船资,所以暗中送了你一把,让你一夜之间就抵达山门峡呢!”

    姒文命的解释合情合理,老船夫想了半天也闹不明白这两件事能有什么联系,倒是被姒文命给说通了,尤其是船上就这一个豪爽客人,既然他都不担心忧虑,自己也没必要惊扰害怕不是,他连声道谢道:“小少爷说的没错!只要您别误会我这是一条黑船就好了!”

    姒文命笑道:“即便你是黑船,我也不介意,只要能把我送到洛水,你就是一个合格的船夫!”

    老船夫脸色通红,额头也冒出汗来,说实话,一辈子走水路,见过见色起意的,见过杀人劫财的,可还没见过这么从容的少年呢!忍不住讪笑道:“我走了六十多年水路,小少爷真是淡定从容!”

    姒文命微微一笑,轻轻洗了把脸,站在船头说道:“这边江面忽然变窄了啊!陆地也多了起来?是什么道理?”

    老船夫说道:“从这边北而去,就是天下最大的陆地,上面居住了无数生灵,就连舜帝建立的蒲坂城都在上面!这里应该是整个大荒地势最高的地点了,所以你才会有江面变窄,陆地增多的感觉!”

    正说话之间,随着水势见猛,小船猛地跃出了山门峡,映入眼帘的又是一片开阔的江面,这里水势渐渐舒缓起来,水面上也开始出现大大小小的船只,很多渔夫撑舟开船,捕鱼撒网,带着一副田园生活的勃勃生机。

    不远处一艘小舟上面乘坐了几个姑娘,笑闹着,叽叽嘎嘎的说话,在江面上传递了很远,小舟船头,一个女孩子旁若无人,对着辽阔的江水昂首唱起山歌来,那声音美妙动听,飘渺无痕,“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女子的歌声传递甚远,无数渔民船夫听到了她的歌声都纷纷思念起自己的家人来,老船夫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和孙女,猛然想起了自己早逝在洪灾里的婆娘,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大荒里没有洪水该多好!”

    女子身后,众女忽然禁声沉默了,听着这缭绕江面久久不去的歌声,一个眉梢如同尖细的柳叶儿的女人说道:“姐姐这是又开始担忧姐夫了吧!”

    她旁边的圆脸妹子笑道:“哪有,再有二十余日就能到羽山了,到时候还愁找不到姐夫?我看她是思春了!听说姐夫英伟不凡,打败了东夷联盟数千剑客,可真了不起!?”

    “瞎说,就你嘴快,你可得小声点,小心姐姐听到了罚你!一个人怎么能够打败数千人,难怪姐姐担心!”有人叮嘱道。

    圆脸妹子大大咧咧的说道:“罚我什么?难道也给我找个汉子吗?”

    众女再次哈哈大笑,柳叶眉拧住圆脸妹子的耳朵怒道:“我看你才是思春了,张口闭口都离不开野男人!”

    圆脸妹子眨着眼睛,无辜的叹息道:“当然啊,你们都有了相好的,可惜没人看上我,我可真命苦!呜呜呜!”

    看着她装可怜,众女再次笑闹成一团,船首女子此刻却已回来了,见到几个属下笑闹一团,忍不住说道:“好啊,下次就让你姐夫帮你找个黑乎乎的野男人嫁了,也省的你跟在我身边魂不附体的!”

    圆脸胖妹子听到姐姐如此说,顿时急了,求饶道:“女娇姐姐,千万不要黑乎乎的,我喜欢皮肤白一些的,胖一点倒无所谓!”

    看她如此直白表达心事,坦诚无私,众女再次笑成一团,这丫头真是不知羞耻啊!居然连自己未来想找什么样的男人都设定好标准了。

    女娇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你姐夫族里男人很多,黑白美丑,高矮粗细,全都任你选!”

    胖妹子连连点头道:“那就多谢女娇姐姐!”

    众人正在欢笑之中,忽然江面上传来一阵低沉的歌声,那声音如泣如诉,充满磁性,歌声唱到:“我徂羽山,慆慆不归。我出羽山,烟雨霏霏。自东曰归,我心西悲。经年相别,此忆难追。涂山之英,崇山之雄。洛水相见,安得欢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