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翻滚吧孟婆txt > 翻滚吧孟婆 > 正文 第三十章 死磕到了诀窍 又开始死磕技巧

《翻滚吧孟婆》正文 第三十章 死磕到了诀窍 又开始死磕技巧

    孟凉凉拍着手链叫了张宁几声,他并没有像白无常那样出来。

    地板上的铁链开始一节节的缩短,最后缩成一只拇指大小的铁环。

    孟凉凉垮下肩,仰望着天花板上的吊扇叶。半分钟后她深吸一口气,开始了无方向、密集型的死磕。不断的拍手链、抖手链、单一的呼唤、结合拍抖动作和站姿方位进行组合式呼唤......

    折腾了大半个小时,终于一缕青烟自玉环中冲出,转瞬化出张宁的身影。

    张宁整只鬼都是懵的,他愣了一会儿,忽然兴奋起来,“凉凉你好厉害。”

    对于这句不遗余力的夸赞,孟凉凉没有给出回应,她此刻还在专心致志的回想着,刚刚她使用的是什么方式。

    如果没有记错,刚刚最后一次她使用的方法是集中精神在心底默念。可这个方法她前前后后试过了很多次,为什么只有最后一次起了作用?

    对于神仙技能,孟凉凉既没有教材指导也没有前辈引导。等待老王的出现,被动的令她没有安全感。于是她选择自己死磕到底。

    当神和当人一样,得学会依靠自己解决问题。

    她捋了捋思路,首先问道:“砖头哥,你刚进去有没有看到什么?”

    自昨天开始,这还是她第一次叫他“砖头哥”。张宁立刻就摆出了做哥哥的样子,停止兴奋一脸稳重的点头,“看到一只白衣服的吊死鬼。他身上的光和鬼差哥哥差不多。”

    孟凉凉立刻追问:“他状况怎么样,是受了很重的伤吗?他有没有说什么?”

    “他好像是在睡觉。”张宁的脸上浮起一抹按也按不住的纳闷,“鬼还要睡觉吗?我从来没睡过。”

    鬼睡不睡觉她是不知道的,白无常究竟是个什么状况,她也不好瞎猜。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不动他。白无常没有消散,这已经是个很好的消息了。

    张宁的稳重是装出来的,没多大会儿他就憋不住了,出声喊她,“凉凉,咱们是最好的朋友吧?”

    孟凉凉抬头看向他,“你想让我带着你去见薛姨?”

    张宁很小心的点了点头,问道:“行吗?”

    孟凉凉看了看地上的锁环,又把目光挪回到张宁脸上,“那你要先配合一下,别出声也别动。如果到了玉环里,千万别去打扰白衣服的那位。”

    像是在保证什么般,张宁用力的点下头,然后就像玩木头人游戏一样,一动不动,一声不发。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孟凉凉开始了又一次的死磕,只不过这次她有了方向。

    随着时间的流逝,孟凉凉基本确定了,集中精神在心里默念就是挪动张宁进出玉环的诀窍。但不知为什么,不是每次都灵。

    孟凉凉死磕到了诀窍,又开始死磕技巧。实验证明,熟能生巧这句俗话在神仙界也是行得通的,在反反复复的练习中她渐渐摸索到那点微妙的契机。游刃有余还做不到,但成功率已大大提高。

    这种程度暂时够用了。

    孟凉凉看了看时间,把需要的证件材料都找出来装在包里。然后把张宁挪出来,“你得跟我走了,要不要再见一见张奶奶和张爷爷。”

    张宁不懂她的意思,歪着头说,“我见完我妈妈就回来。”

    孟凉凉指着地上的铁环,“你会用吗?”

    张宁呆呆的看了会,然后就惊恐起来,他抱着头蹲在地上,口中语无伦次的念叨着,“怎、怎么办?锁不上了!

    我以为能锁回去的。我没想真逃,我就看看妈妈,我还会回来的。

    怎么锁不回去了!怎么锁不回去了!

    鬼差哥哥说,我敢逃,他就抓我下油锅,还要拿石磨磨碎了我......”

    孟凉凉连忙出声安抚,“没事,没事,有办法。”

    张宁好似听不见一般,完全的陷入到了自己的世界。孟凉凉发觉,随着他恐惧的加深,他的样子开始发生变化,与之一同变化的还有一种东西,模模糊糊、似有若无,令她难能捕捉。

    孟凉凉根本来不及去细细的探究,那模糊不清的是什么,因为张宁的样子是向着恐怖的方向去变化的。孟凉凉忍不住放大了些音量,“张宁!”

    短促有力的声音落下,张宁只觉浑身一震,脑筋瞬间清明起来,模样也随之变化回去。他抬起头来看着孟凉凉,脸上是未褪尽的惊恐。他小声的说,“凉凉,我有点儿害怕。”

    闯这么一祸,她也害怕啊!怕又怎么样,反正已经这样了。

    孟凉凉蹲下身,拍着他的肩膀说:“没事,你就在玉环里好好的待着。那个白衣服的吊死鬼是白无常,他说话好使。”

    “白、白无常?白无常怎么在你的手链里。”张宁终于反应过什么来,问题向开了闸的水一样倾流出来。

    “这手链是什么东西?”

    “凉凉你是不是成了捉鬼天师啦!你刚刚的声音有点不一样。”

    “你、你是不是要抓我去炼什么东西......”问到这里他有些谨慎的向她说,“凉凉,我们是好朋友。”

    孟凉凉搓了搓额头,“我不是捉鬼天师,我也不会炼化你。你不是没出过这栋楼,怎么懂得还挺多。”

    张宁眨眨眼,“电视剧里这么演的。”

    孟凉凉回忆了一下小时候看过的电视剧,“我怎么不记得。”

    张宁有些急,“上个月刚播的——我该怎么办?是不是得叫醒白无常,让他把我重新锁起来。”

    孟凉凉明白了,他出不了楼、进不了门,但能跑去同楼别家蹭电视看。这么一想......

    孟凉凉搓了搓手臂上泛起的鸡皮疙瘩,略带警惕的问道:“除了看电视,你没看过......别的吧?”

    张宁快要急哭了,“我就只看电视。凉凉你能不能正经点儿!”

    谁不正经?

    她很正经,正的不能再正。

    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经,她把话题说回到正经事上,“锁什么锁,都说了白无常说话好使。”

    她这一句话的重音全在“说话好使”四个字上。

    张宁锁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恍然一个大明白,“我知道,这是走后门。”

    虽然本质就是这么回事吧,但孟凉凉觉得不好让一个单纯的孩子有这种思想,而且她很有归属感的觉得地府的形象得维护住。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很认真很严肃的说,“不不不,这怎么能是走后门呢。这是申诉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状况具体处理。”

    张宁摇摇头,似有感慨,“凉凉呐,你长大了。”

    即便对方是个孩子,孟凉凉听了这话还是油然的自心底升起一抹淡淡的、莫可名状的感喟。是啊,她长大了。开口就可以说出很有道理的话。

    然而紧跟着,张宁的声音再次响起。

    “跟大人一样睁着眼睛说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