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历史军事 > 我是一个原始人txt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第八四九章 可一定要来打我们啊

《我是一个原始人》 第八四九章 可一定要来打我们啊

  太阳落到山的那边,落日的余辉在天边渐渐消散,属于黄昏的凉意,开始漫卷上来。

  殇扛上一架耧车,牵着一头驴子,和其余拿着一些工具的人往不远处的部落走着。

  有的人手里还拎着一些鱼笼,鱼笼里面一些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的鱼儿,不时还会跳动一下。

  这是在河边劳作的时候下在水里面的,等到干活结束的时候,就将鱼笼拎出来。

  与殇一起回来,基本都是男子,这是因为大多数的女人都被提前打发回去做晚饭了。

  当青雀部落由之前的采集渔猎转型为现在的农耕为主之后,男人们在体力上的优势,就被进一步的凸显了出来。

  毕竟农耕可是一个非常耗费体力的活,尤其是各种农业机械没有出现并被广泛应用之前。

  再加上青雀部落如今的食物大大的丰富,不知不觉间不少生活习惯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就比如现在这样,等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一般就会让一同在地里劳作的女人们回去。

  让她们先回去做饭,并把圈养的兔子、鸡子等这些东西给喂一喂。

  相对于繁忙的田间劳作,这样的事情做起来还是比较轻松的。

  而体力比较好的男人们,则趁着这个功夫,再赶出一些活来,等到太阳落山,晚霞渐渐消散的时候,再扛起工具往部落里赶。

  扛着一架楼车往前走的殇看着黄昏下升起几道炊烟的部落,以及在部落大门口处玩耍嬉戏的孩子,心里觉得特别的舒坦。

  看着这些,只觉得这一天的劳累也值得了。

  甚至于觉得再累一些也愿意。

  众人一边往回走,一边不时说上两句话,有说今年的墒情的,有的在说明天该把岗边的那块地给种上了。

  “也不知道神子他们找到温暖的地方了没有。”

  谈论之中,有人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这样的话出口之后,众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全都被吸引了过来。

  “神子一定能找到的,到时间天气变得再冷,我们也不害怕了。”

  “对,神子那样智慧,一定不会有事。”

  众人想起他们的神子,想起他为了让部落过的更好,而带着人朝着陌生的地方不断前行的行为,一个个心情都很是激荡。

  用他们质朴的语言,表达着对那个引领他们过上更好生活的人的尊重与关心。

  殇也忍不住的将目光从部落那里收回,扭头朝着南方望去,心里在想着神子他们正在做的事情。

  殇在贸易队里干了好几年,对于外出做贸易要比一般人理解的更深一些。

  这个活做起来是真的不容易,特别是开拓新的部落的时候,就更加艰难了。

  而如今,神子他们要去的是距离部落更远、完全陌生的地方,将要经历的事情,不用想都知道将会有多么的艰难。

  殇对于自己退出贸易队觉得很是遗憾,倒不是对神子的安排感到不满,而是如同不退出贸易队的话,这次他就能跟着神子走上一遭,好好的保护神子。

  只要他不死,别管是什么,都不要想伤害到神子分毫。

  这个由大家共同组成的部落,没有谁都可以,但没有神子就是不行。

  虽然殇知道,那些跟着神子一起去的人,也一定都是这样想的,遇到事情的时候,也一定会和自己一样选择这样做,但他自己不去的话,总是觉得有些不放心。

  往南面看了几眼之后,殇将目光收回,握着耧车柄的手用力握了握。

  既然没有办法跟着神子一起出去,那就将神子交代下来的其余事情给做好吧。

  神子让自己驻守在铜山居住区,那自己就带领着人,把铜山居住区的一切事情都给打理好。

  先把地种好,春耕彻底结束之后,就让一部分人开始炼制铜锭和锡锭,不仅仅粮食的产量要增加,铜锭和锡锭的产量也要有所增加才行。

  除了这些,铜山居住区所饲养的兔子、鸡子、羊这些东西,也都要有所增加。

  这样的话,部落就能变得更加强大。

  “5#!”

  也就是这个时候,忽然有呼喊声传来,这呼喊里面透露的是什么意思,殇没有弄明白。

  这不是因为距离太远,他没有听清楚,而是因为对方说的不是青雀部落统一的语言普通话!

  托已经被覆灭的腾蛇部落的福,铜山居住区附近,没有其余部落存在。

  青雀部落已经在铜山居住区生活了好几年了,到今天为止,只有距离铜山居住区老远的风部落曾经来到这里过。

  想到这里,殇心里就忍不住的有些激动。

  风部落到来之后,自己部落的人口一下子就增加了一百多个,现在听声音应该是又有陌生部落的人到了这里,要是能够让这些人,也如同风部落和邻风部落的人一样,加入到自己部落,那……

  这样一想,殇满心的兴奋都要抑制不住了。

  “你们回院落里去!”

  殇第一时间朝着院落门口处玩耍的未成年人们大声的喊着,让他们赶紧往部落里面跑。

  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以及遇到敌人来袭之后该怎么办的演习,不管是青雀主部落,还是铜山居住区都有进行。

  此时听到殇大声的呼喝,这些蹲在院落门口外面的空地上玩羊骨,或者是抱着一条腿,只用一条腿蹬地,相互斗鸡的未成年人们,纷纷停止玩耍,大的抱起小的往院落里面跑去。

  殇见此则和这三十多个跟他一起往部落行走的人停下脚步,朝着周围打量,想要看看,这些发出呼喊的人是从哪里过来的,有多少人。

  “在那里!”

  有比较靠后的人指着部落偏东北的方向大声的呼喊。

  殇的位置靠前,被围墙遮挡了视线看不到那里,当即把身上的耧车往地上一放,就往后面跑去。

  “人都不多?”

  殇大声询问。

  “多!好多好多的人!”

  那人的声音都有些打颤,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兴奋。

  这么多的人,要是都能加入部落那该有多好?

  就算是他们不愿意心悦诚服的加入到自己部落也没有关系,他们还可以来攻打自己部落,然后再被自己等人变成自己部落的奴隶。

  这些人可一定要来攻打自己部落啊!

  此时,在看到了东北方向出现的那众多的人之后,不仅仅只有这个家伙生出了求虐,求糟蹋的心思,其余铜山居住区的人,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想法,就连赶到后面,看到了这一景象的殇,此时此刻也是这样的心理。

  比他们更为渴望这些新出现的家伙过来攻打部落的,是那些在铜山居住区的奴隶们,尤其是那些在青雀部落生活了很久的老牌奴隶们。

  对于半农部落被攻打下来,大量的奴隶加入部落,然后神子一次性将五十名表现比较好的奴隶解除奴隶身份,授予公民身份的事情,他们可是记得很清楚的。

  平常的年月,神子每年也都会将一些表现优异的奴隶解除身份,使之成为青雀部落的公民,但一般都不会太多,最多的一次也没有超过十五个。

  这让不少人都感到着急,却也没有什么办法,除了好好的干活,争取为部落做出更大贡献之外,其余的法子都没有用。

  但此刻,这些突然出现在部落附近的人,却给了他们希望。

  要是这些人都过来攻打自己部落,然后再被自己等人将之变成奴隶,一下子有了这么多的新奴隶,那神子会不会还会如同之前攻打了半农部落那样,当年会一下子给许多人的人解除奴隶身份?

  这样的事情只要一想,他们心里就忍不住的感到火热起来。

  这些人可千万不要是过来给部落做交易的才好,可一定要过来攻打自己部落啊!

  只有这样了,自己等人才能光明正大的将其变为奴隶……

  “走!我们都快些回去!上围墙!”

  殇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然后大声对众人说道。

  不管想法如何,此时最需要做的事情,是先回到院落里,将大门牢牢的顶上。

  因为对方来的人实在太多了,并且他们此时都是刚刚做农活回来,拿着的都是农具,没有拿他们擅长使用的武器。

  不管这些人是不是只是路过,亦或者是有着其余的打算,他们还是先返回部落,拿起武器上围墙最好。

  那时,不管对方想要做什么,他们都有足够的把握应对。

  于是,铜山居住区的这些人,纷纷扛起农具,牵着驴子、鹿这些牲口朝着不是太远的院落跑去,等到人都回去之后,就将院落大门牢牢的顶上。

  有人敲响了示警用的铜锣……

  看着远方出现的那个如同山壁一样、但又远比山壁规整的围墙,树皮心中激动的无以复加。

  他没有想到,自己凭借着模糊的记忆,居然真的找到了青雀部落!

  在此之前,他可是已经做好了继续挨打的准备了。

  然而现在,那个记忆中的部落,就这样出现在了眼前!

  青雀部落找到了,身后的黑石部落首领他们可以死了!

  就算是死不掉,真的被他们将青雀部落攻打下来,自己也不是没有其余的办法……

  树皮用手指着出现在视线里的青雀部落,跳着脚的在使劲呼喊,声音是如此之大。

  他一方面是想要让黑石部落首领他们都赶紧看看眼前这部落,让他们知道,自己并没有欺骗他们,青雀部落是真的存在,并以此来抒发自己的兴奋与欢喜之情。

  另外一方面就是想要通过大声的呼喊,让青雀部落的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让他们赶紧进行防备。

  这样的话,等会儿开始攻打青雀部落了,黑石部落首领他们,能够多死上一些,不会的黑石部落首领他们轻易得手。

  当然,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双方都多死上一些人,这样的话他才能将神子给拐走……

  黑石部落的首领此时也觉得快活极了,走了这么长的时间,他终于带着人来到了这个部落!

  只要想想树皮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的那些事情,黑石部落的首领就觉得整个人快活的都要飞起来了。

  吃不完的食物、柔软的皮毛、温暖的火炕与同样温暖的洞穴……

  这些东西,都将要成为他们部落的了!

  他看着面前高兴的又喊又叫的树皮,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起来。

  这个该死的家伙就是喜欢挨揍,之前怎么都找不到,现在如何?

  自己今天使劲的踹他了一脚,今天傍晚他就带着自己等人找到了青雀部落!

  与黑石部落首领他们相比,那些跟随而来的众人更加高兴,尤其是那些本就困苦的部落。

  他们看着那黄昏里冒着烟柱的怪异洞穴,一个个激动直想打摆子。

  他们终于来到了这个部落,从今天开始,他们就要过上那种美好的生活,再也不用担心会挨饿,会在天气寒冷的时候被冻死了!

  “#w!”

  “#5d!”

  有人跟随着大声喊叫起来,意思是要过去将这个部落攻打下来。

  他们一刻都忍耐不了了,现在就想住进这个部落,拥有那些珍贵的东西,过上那种令人向往的生活。

  黑石部落的首领看看不算太远处的那个部落,再扭头看看身后跟着的这众多战意十足的人,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起来。

  有这么多的人在,眼前的的那个部落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尤其是看到那个古怪洞穴边上,那些看到他们之后,连过来都不敢过来,就吓得惊慌失措朝着古怪洞穴乱纷纷跑去的人之后,黑石部落的首领变得愈发得意了起来。

  这个部落的人是如此的胆小,那打起来可就更加容易了!

  “#5sc!”

  他将手中的黑石武器高高的举起,用力的呼喊起来,意思是这就将眼前的这个部落攻打下来,等到晚上的时候,他们就在这个古怪洞穴之内睡觉。

  本就激动不已的众人,被黑石部落首领这样一呼喊,立刻就变得更加激动起来,他们纷纷怪叫着进行回应,用他们的行动来表示他们是多么的渴望做这件事情。

  不过黑石部落首领并没有立刻出发,这不是因为从那个古怪的洞穴那里传来的没有听过的响动让他害怕了,而是他带着他们部落的人去了队伍的最后面,并把背上背着的粗糙木板这些,转移到了身子前面。

  把这些都做好之后,才开始让迫不及待的众人,朝着那个古怪的洞穴发起进攻。

  在黑石部落首领下达了向眼前的青雀部落前进之后,那些在前面的人立刻就跑动了起来,对着那个古怪的洞穴飞奔而去。

  一般而言,在打猎的时候遇到猎物,最好的办法不是看到猎物就大呼小叫的冲上去,而是先悄悄的靠近猎物,等到和猎物之间的距离尽量拉的很近之后,才会猛然发难。

  这样能够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而且还能最大程度的保持体力。

  这样的道理,这些经常打猎的人都懂,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绝大数的人都将这个他们在打猎中获得到的经验给忘记了。

  这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居住在古怪洞穴中的人,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他们觉得他们已经没有必要再小心翼翼的靠近了。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在他们自己看来,他们这次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他们都觉得自己等人已经无敌了,不论是什么挡在他们面前,都不会是他们对手。

  保存不保存体力的,已经没有这样重要的。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众人全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过上那种美妙的生活,担心去的晚了,好东西会被其余的人给抢走。

  “#4!”

  不过也并非所有的部落都是如此,就比如草部落的首领就在出声呵斥着她部落中想要超过她,跟随着其余人不管不顾的朝着青雀部落猛冲的人,让他们把速度降下来,不许超过自己。

  随着和那古怪洞穴之间的距离变近,就越能感受到这古怪洞穴所能产生的巨大压迫感觉。

  同样也能看清那站在山壁一样古怪洞穴之上露出小半截上身的人,以及那些人手中拿着的一些武器。

  草部落的首领,看到了弓箭的影子。

  作为一个曾经跟随着黑石部落攻打过树皮部落的人,眼前这个古怪的部落,让她出现了一些熟悉感。

  如果当初树皮部落周围的那些用泥土弄出的东西,再变得高大一些,那看起来不就是跟眼前的这个古怪部落一样了吗?

  当初攻打树皮部落的时候,就死了不少人的人,现在攻打这看起来远比树皮部落还有强大的部落,只怕死的人将会更多。

  想到了这些,草部落的首领要是让她们部落的人跟着其余的人使劲的往前冲才是怪事。

  有时候,也并不是说冲到最前面就一定会占到大便宜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黑石部落的首领就不会带着他们部落的人落在最后面了。

  “#5e!”

  草部落的首领再次出声喊叫,让部落里的人,将粗糙的木板、石板、以及厚厚的树皮这些东西在身子前面挡严实。

  上次去攻打树皮所在的部落,就是因为她学着黑石部落的人,采用了这种办法,才让她们部落的人基本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草部落的众人对于自己部落落在后面这么多,心里非常的着急,但在首领的大声命令之下,也不敢超越首领往前冲。

  只能忍着满心的难受,跟着首领身后往前走,看着那些已经甩开了他们一大截的人,那个焦劲就别提了……

  跟在黑石部落首领身边不远处,朝着青雀部落而去的树皮有些懵。

  从最初见到这个由高大的围墙围拢起来的部落的无限惊喜中稍微回过一些神之后,他才忽然间意识到了不对。

  记得青雀部落的前面可是有一条河存在的,从北面去往南面的青雀部落,在看到部落以后,就能看到那条有些地方不是多宽的小河,而现在,他并没有看到那条小河的影子。

  除了那条小河之外,树皮还发现了其余地方的不对劲。

  记得当初青雀部落,后面靠着的是一座算不的特别陡峭的山包的,而现在……

  看着那院落不远处那座看起来很有特点的山峰,树皮觉得整个人都懵了。

  小河不见了还可以说是小河流到了其余地方,但是现在,连后面的山也都变了,这又该怎么说?

  而且随着距离的不断靠近,树皮还发现了一个令他感到吃惊的事情,那就是眼前这个院落,不是用泥土弄成的,而是用石头弄成的!

  树皮现在是彻底的懵掉了,他所看到的一切东西,都在向他诉说着一个事实这个部落不是青雀部落!

  但如果不是青雀部落的话,这个部落又怎么能够拥有看来和青雀部落一样的围墙啊!

  树皮很想将这些话说出来,让众人都停下来,但是看看那些仿佛看到了最为肥美的猎物,朝着前面猛冲的众人,再看看边上拿着黑石武器,满脸都是兴奋之色的黑石部落首领,树皮还是将想要说的这些话,都给咽了下去。

  既然错了,那就错着来吧。

  只希望这个显得很是诡异的部落能够扛得住黑石部落的攻击,或者是拥有一些类似于青雀部落的东西。

  不然……

  想象一下众人将这个洞穴攻占,满心欢喜的冲进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情景,树皮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觉得到时间这些愤怒的人,到时间一定会将他给杀死……

  “#!”

  有跑在最前面的人,嘴里呜哩哇啦的吼叫着,奋力将手中握着的石头,朝着站在围墙之上的铜山居住区的众人丢来。

  这块石头在空中划过的一道弧线之后,落在了围墙根上,在地上滚动了几圈之后,撞在了石头围墙上。

  看着这块被丢过来的石头,围墙上的众人不仅仅没有愤怒,反而还都变得高兴起来。

  这可是你们先动的手!

  “放箭!打他们!”

  殇高声的喊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