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大时代1994txt > 大时代1994 > 章节目录 23、江湖梦里伸出橄榄枝

《大时代1994》章节目录 23、江湖梦里伸出橄榄枝

    在门外,王松柏悄悄的提醒道:“见了郭先生不要乱说话,注意控制说话时间,他的时间很宝贵的。”

    熊白洲点点头。

    粤城花园酒店1994年就被评为五星酒店,服务和装修都远超普通酒店。后来熊白洲也去住过,虽然有点陈旧,但建筑物上的斑驳陆离有深深的年代感。

    熊白洲刚推开门,立马感受到这个套间的奢华,梨花木的书桌,真皮靠椅,琉璃水晶的书柜,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打手机,他看到了熊白洲,微微点点头。

    这应该就是恒基地产的董事长郭孝胜了。

    房间内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是保镖,熊白洲进门后就能察觉到审视的目光。

    还有一个干练的中年男人,捧着记录本站在郭孝胜身后。

    郭子婧也在房间内,她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只是瞥了一眼熊白洲。

    没人招呼熊白洲,但他也不急躁,好像雕塑一般笔直的站立在门口。

    郭孝胜的电话很快结束,他看了看熊白洲,笑着说道:“熊先生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轻,英雄出少年啊。”

    熊白洲走近一点,方便声音能够让郭孝胜听见:“我就是乡野里的草莽,郭先生太赞誉了”。

    郭孝胜饶有兴致的端详着熊白洲,半响后皱着眉头说道:“我以前和五丈师傅学过看相,熊先生你的面相有点罕见。”

    香港人一贯崇尚玄学命理,越是有钱人越是如此。

    两句话后吗,熊白洲就适应了这里的气氛,心中的紧张感少了不少,笑着回道:”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有什么罕见奇怪的”。

    这句话有点混不吝的味道,不过也符合他现在的身份,推平辽东帮的帮派首领。

    郭孝胜不以为意,觉得熊白洲说出这样的话,符合他的社会角色定位,不过郭孝胜也没有再提相面的事,指了指沙发让熊白洲坐下。

    熊白洲也不客气,坐下后正好直对着郭子婧,她的脚趾上涂抹着玫红色指甲油,看着很性感。

    郭孝胜笑呵呵说道:”这次请熊先生过来,单纯是满足我自己的好奇心,我自幼对这些江湖事很感兴趣,不过家教甚严,也没什么机会深入了解,直到我读书回来做生意时,才和香港那些字头有过接触。“

    ”郭孝胜年轻时大概是个有着江湖梦的中二少年“,熊白洲心里这样推断。

    ”之前听了熊先生的故事,再看到你本人,我觉得你更像一个江湖人,我们香港的字头已经公司化发展了,丢掉了太多精髓的东西“,郭孝胜说的颇为唏嘘。

    熊白洲有点发楞,没想到郭孝胜这种身份的人,也有这些有趣的想法。

    其实对于这些人来说,钱财很多时候就是一个阿拉伯数字,所以除了事业以外,也有着其他方面的爱好和拓展。

    熊白洲想了一下,回道:“这是时代变革的必然结果,字头需要生存,固守以前的规矩可能导致自然灭亡,在挣扎中难免要把一些不适应时代发展的东西丢掉,不管是规矩还是精神。”

    熊白洲知道1997年香港回归的前后,香港字头经历过一阵混乱,有的字头从此以后永远的消失,但也有一些字头更加壮大。

    香港回归就是时代的大势,看不清局势的字头帮派想着螳臂趟车,自然会被历史的车轮碾压过去。

    不过,这个时候熊白洲的言论,却让房间里人吃了一惊。

    一是熊白洲这么年轻,就能说出反映社会演变的哲理;

    二是这次话细想之下居然很有道理。

    郭子婧看着熊白洲,觉得这个人颇为有趣。

    郭孝胜见过大世面,说道:“古人有早慧之说,我看你就属于这种人了,而且能文能武。”

    熊白洲客气道:“郭先生赞誉了,我就是泥土里打滚的乡村穷小子,也不知道对不对,乱说一通。”

    郭孝胜摆摆手,笑着说道:“农村穷小子可想不出恒基工人权益保护会,你看这个名字都能让我记忆深刻,怕是费了不少心思吧。”

    熊白洲突然被揭穿用心,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郭孝胜倒觉得这样挺好,年轻人有野心有手段是个好事情,他打量着熊白洲,突然指着那个干练的中年人说道:“这是恒基地产在粤城的总经理苏汉津,你不如就跟着他先做做助理吧。”

    古代有“简在帝心”一说,是指皇帝心中对中意的臣子记忆深刻。

    没说几句话的熊白洲,给郭孝胜的第一印象非常不错,算是“简在郭心。”

    接着,橄榄枝也伸过来了。

    总经理助理这种位置一般安排的都是前景很好的年轻人,既能受到锻炼,也能积累人脉,郭孝胜这是准备把熊白洲当嫡系培养的意思了,某种意义来说王松柏这些只能算雇佣军。

    苏汉津一脸笑容,走过来都准备恭喜了,没想到熊白洲却拒绝了。

    房间里的人第二次惊愕。

    熊白洲也知道这个位置的重要性,一旦接受,立刻就能获得大量的社会资源,可以说是人生的重大拐点。

    不过,熊白洲重生一世,有更大理想和抱负,他诚恳的说道:“蒙郭先生和苏经理欣赏,我感激不尽,但恒基地产在郭先生手中是蓬勃发展,我过去也只能锦上添花,再说我本人也有一些其他的想法,想趁着年轻去胡闹一番。”

    熊白洲说的很真切,而且既夸奖了恒基地产,也把自己的想法说的很谦虚,用”胡闹“这个词。

    不过,郭子婧略微不高兴和不理解,说道:”怎么,是不是看不上恒基?“

    郭孝胜虽然觉得有点遗憾,但却有着大商人的气度,说道:”难得年轻人愿意自己打拼,正好趁着这个时代,如果能留下一点印记,也算是一生无悔了,其他方面你还有什么诉求?”

    商人都是心理学家,大商人更是心理学的大专家,熊白洲起了“恒基工人权益保护会“的名字,肯定是想传达某种信息的,郭孝胜心知肚明。

    所以,他之前的心思是这样的:如果熊白洲举止得当,就问一问他到底有什么诉求和愿望,反之,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结果,熊白洲的发挥超出了郭孝胜的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