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第094章 当众求婚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第094章 当众求婚

    第094章 当众求婚

    姚皇后话中的恨意,殿中有耳朵的全都听了出来。

    当下人人噤声,不敢大口喘气,唯恐自己多说一句,就此惹了皇后的眼。

    圣德帝却是眉头一皱,看向姚皇后:皇后,你这话就不对了,柳姑娘是太后下旨所邀,你怎能轻易赶她出宫?况且,柳姑娘虽然容貌不佳,但才气横溢,传了出去,人人都会道我东黎国多了一个才女,又怎么笑话于她,更不会丢了我皇家的脸面。况且,柳姑娘才艺惊人,技压群芳,实在可以称为今天这次百花之会的魁首。

    他这番话已经说得颇不客气,但还是顾及了皇后的脸面,说得并不过份。

    但姚皇后却受不了,皇帝陛下在众人面前向来都极是尊重自己,今天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斥责自己,心中更是恼怒。

    她下巴一抬,傲然道:陛下之意,是臣妾无权赶她出宫了?臣妾身为皇后,事事都为皇家的体面着想,这也有错?咱们往年举办这百花之会,选出来的姑娘个个都是才貌双全的佳人,这位柳姑娘纵然有才,但是容貌丑陋,实在不配当这花之魁首!纵然陛下许了她这花魁之名,恐怕也难以让大家心服!

    皇后,请你记住你的身份。圣德帝心中己有了恼意,话语也不再客气。

    臣妾自然清楚自己的身份,正因为臣妾身为皇后,才要为这百花园中,拔去碍眼的杂草!姚皇后毫不退让,目光直视圣德帝。

    圣德帝虎起了脸,不再说话,目光冷冷,瞪视姚后。

    眼见皇帝皇后当众起了争执,殿中各人都是噤若寒蝉,人人自危,缩着脖子,无人敢出一声。

    陛下,皇后娘娘,二位请息怒,臣女有一言,想请问皇后娘娘。

    静得能听到针落的大殿之中,突然响起了清朗动听的声音,打破了胶合成一团的沉寂空气。

    圣德帝和姚皇后都收起了斗视的目光,向声音来处瞧去。

    只见一个绿衣少女,盈盈玉立,娉娉婷婷地站在一众低头俯首的少女之中,甚是醒目,正是二人为之争吵不己的柳若水。

    姚皇后蹙起了眉,冷冷道:你有何话说?

    臣女只是想请问皇后娘娘,这满园鲜花,固然是惹人喜爱,那么这园中的杂草,是否就没人欣赏呢?天下万物,皆有生命,不论贵贱美丑,都有它自己的动人之处,不可遭人轻贱忽视,皇后娘娘母仪天下,宽大为怀,对普天下的众人都一视同仁,却为何对这园中的花花草草,定要除草留花?难道这杂草,便不是生命便不得人喜爱吗?臣女不明,故而想请皇后娘娘指点。

    若水这一番话不软不硬,不卑不亢,以花草喻人,含沙射影,虽然话中没有一句不恭不敬的话语,却不下于当众狠狠打了皇后一巴掌!

    她只堵得姚皇后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像刀子一般的目光,气恨恨地瞪着若水,愤懑难当,心中只在恨骂,这小贱人的嘴巴,怎地如此厉害!

    皇后娘娘不答,想来也是认同了臣女所说的话,对这杂草也有了宽容之意,却不知别的人,是否也像皇后娘娘一样,喜爱这园中的杂草,更胜于娇艳的鲜花呢?

    若水话风一转,又给姚皇后搬了个梯子让她下台,随后,含笑的目光对着殿中诸人脸上瞧了一圈,许多少年被她清亮有神的目光一瞧,忍不住心头一热。

    只不过,众人看着姚皇后铁青的脸色,谁也不敢出声。

    柳姑娘之言,很是合本王的心意。沉默良久的楚王突然出了声,悦耳清亮的声音在大殿中响了起来,声音并不大,却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本王游历四方,走遍了南北,这天下的奇花异卉,见得多了,本王却偏偏一样也不喜欢,只是喜欢那风吹不弯,火烧不尽的迎风劲草!

    楚王这话中之意在场的人无不听得明明白白!

    圣德帝目光闪动,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由自主地捋着胡须,微笑起来。

    妙霞公主失声惊叫道:什么!七哥你说什么啊?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七哥的话中之意,他显然对那丑女甚是钟情,但这怎么可以!

    在她的心中,她的七哥是这世上最完美的男人,再无任何一家姑娘能够配得上,虽然七哥在这百花会上,一再袒护那柳若水丑八怪,可是她绝不相信,她那高高在上,将天下女子全不瞧在眼里的七哥,会当真瞧得上那个丑八怪!

    此时亲口听楚王说出了这番话,当众向那柳若水表白心迹,她瞬间失望到极点,简直比被孟明俊当众拒绝还要伤心难过。

    这个柳若水,究竟是什么样的妖怪变的?竟然能让天底下两个最出色的男子都被她迷得死死的?

    且不说妙霞伤心难过,在场的少年少女们,都被楚王这句话惊得呆住了。

    心仪若水的少年们自是心中失落,他们纵然喜欢若水,又有谁敢出头和楚王争夺心上之人?而倾心楚王的少女们则芳心暗碎,泪盈于睫。

    孟依云更是脸色惨白,看着楚王,双唇微颤,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有人哀伤失落,自然也有人欢喜赞叹。

    圣德帝第一个笑出声来,连声赞道:好!好!

    韦贵妃也打心眼里笑了出来,看看楚王,又瞧瞧若水,觉得他二人真是一对璧人,再合适不过。

    姚皇后神色却是复杂得很,她似是松了口气,又似乎更加烦恼,眉心紧蹙,心事重重。

    姚惜惜乍一听闻,只觉喜从天降,柳若水那丑八怪终于有人看上了,而且看上她的人还是个残废,她再也不会和自己抢夺三殿下了,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可她高兴了没一会儿,又沮丧起来,看着若水,更加地愤恨。

    凭什么这天底下的好事,全教那贱人得了去?这楚王虽说是个残废,可他容貌绝世,身份更是高贵无比的亲王皇子,柳若水那贱人若是嫁了他,就是名正言顺的楚王正妃,和自己的地位不相上下,凭什么!她一个丑八怪贱女人,有什么资格和自己平起平坐!

    姚惜惜越想越是恼火,牙齿都快把嘴唇咬出血来。

    若水却被楚王的话吓了一跳,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楚王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当众向自己示爱?

    自己今天表现得哪里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怎么就突然博得了这楚王殿下的青睐?

    虽然这楚王曾用那炽热如火的眼神一再二,再而三的挑逗自己,但那都是赤果果的戏弄啊,有木有!若水心里忍不住一阵咆哮,听这楚王的意思,他是当真看上自己了?还是他也和那君天翔贱男一样,想让自己给他当个妾戏耍玩弄?

    哼,这些个皇子王孙,风流好色,又有哪一个是好东西了!

    楚王殿下,若水愚钝,不知殿下之意是若水斜眼瞥他,淡淡地道,心中暗道,当本姑娘是好戏弄的么?只要他再口出不逊之言,她就一定要他当众下不来台。

    柳姑娘七窍玲珑,本王的意思,姑娘会听不出来么?楚王笑吟吟地瞧着她,似乎一眼看穿了她的心事,怎么?柳姑娘对本王不放心?那好。

    楚王一边说,一边转动椅子,从席位上转到了大殿中心,仰头直视圣德帝,道:父皇,儿臣想求父皇一事。

    圣德帝心中己料中几分,心中一喜,笑眯眯地道:老七,你可是从小到大,都不曾在朕面前说过这个‘求’字,今儿个是为了什么事,有求于朕啊?

    楚王被父亲调侃得面上微微一红,他吸了口气,镇定自若地答道:启禀父皇,柳丞相之女,舞技超群,文才出众,儿臣很是倾慕,故而请求父皇,将柳氏之女许配于儿臣,做儿臣的楚王正妃!

    他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毫不迟疑,却不啻于这大殿之上丢下了一颗响雷,炸得若水目瞪口呆。

    不是吧?这楚王居然来真的!

    殿中诸人登时发出一阵不可置信的嗡嗡之声。

    若水的脑子里瞬间乱成一团麻,理不出头绪来,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该死的!这个楚王,究竟是要闹哪样!

    若水狠狠咬了下牙,抬起头来,她要赶紧在圣德帝下旨之前,封住他的口,要不然,圣德帝金口一开,当真把自己许给了楚王,那就大势去也!

    可是她还没开口,大殿乱糟糟的人声中,突然有一个清亮的嗓音拔众而起,清越响亮,让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启禀陛下,草民孟明俊,对柳姑娘的风姿也是倾慕之极,草民斗胆,也想请求陛下,能够将柳姑娘许配给草民为妻。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所有人的视线都向场中正自缓缓站起的白衣少年看了过去,只见他眉目之间清雅无双,神姿出众,实在一位少见的翩翩风采美少年。

    众人觉得今天自己的眼睛不够看,耳朵也不好使了,连着被两道惊雷,震得外焦里嫩的。

    这天底下的美少年都怎么了,居然争着抢着的要娶一个丑女当媳妇?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