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254章 卿卿我我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254章 卿卿我我

    这药茶是我花了好几个晚上才想出来的配方,对你的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既然你不想喝,那就不喝了罢。若水瞅着小怜,忽然转开头叹了口气,幽幽的道:小怜,你跟了我这么久,你觉得我会害你吗?

    小怜脸一红,说道:姑娘,我不是怀疑你她看了看若水的脸色,咬了下嘴唇,她相信若水不会害她,如果那药茶里有古怪,她早就发现了。

    只不过最让她烦恼的事她还是没好意思和若水说,她的胸原本一马平川,昨晚她沐浴的时候,竟然发现左右两边各鼓起了两个小山包,虽然不大,仍是把她吓了一跳,难道她这是要彻底变成姑娘的节奏么?

    她怀疑是最近喝的药茶才产生了这种效果,这才出言试探若水,可现在听若水这么一说,她登时觉得好生惭愧。

    和若水待自己的坦荡胸怀相比,她觉得自己真是给若水提鞋子也不配。她一身毒术,来历不明,可若水待她一如既往,从来不因为她的神秘身份而待她和小桃有半点不同,反而处处关怀备至,还特意为她做出了调整身体的药茶,可她居然还怀疑若水,实在是太愧对人家待自己的一片心意了。

    姑娘,我喝,我喝,姑娘对我的好,小怜都知道。小怜一脸羞愧的道。

    嗯,你知道就好。若水走到妆台前坐下,回眸笑道,小怜,来帮我梳妆吧,我今天要进宫面圣,可万万不能马虎了。

    小怜刚刚答应了一声,就听到外间有人说道:王妃,奴婢等奉王爷之命,前来为王妃送膳。

    若水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这声王妃称呼的是自己,她微微一笑,对小怜点了下头,小怜便过去打开房门,丫头婆子们低眉顺目的走了进来,将饭菜摆放在桌上,然后又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小怜正准备关上房门,只听得脚步声响起,她抬眼一看,马上福身行礼,小怜见过王爷。

    小七大步走进房间,对小怜一眼也没瞧,只是摆了下手道:你下去罢。

    小怜犹豫的看了若水一眼,小声道:奴婢想伺候姑娘用膳。

    小七略一皱眉,冷声斥道:下去!他冷起脸来的时候,威严立显,更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强大气场,压得小怜透不过气来,她低下头不敢再说,悄悄退了出去,带好了房门。

    若水咬着嘴唇,斜眼瞅着他,肚中暗暗好笑,果然小怜刚一出房门,他板起来的脸马上就松了下来,几步走过来,双臂一伸,又把她横抱了起来,走到桌前,坐了下来,却并不放她下地,而是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小七,你要干什么?若水瞪着他,他拿自己当三岁的婴儿了吗?老是这么抱来抱去的。

    喂你吃饭。小七眨了下眼,伸筷子夹了一个炸得金黄酥脆的玉米松球,送到她的唇边。

    若水好笑的看着他,他还真把自己当孩子哄了,不过,被他抱在怀里喂饭的这种感觉,还真好。

    不管是在现代还是穿越过来,她从来没有被人捧在掌心里像这样宠爱过,让她的心里暖暖的,看着小七一脸认真的表情,她索性放软了身子,偎在他怀里。他的胸脯坚硬厚实,像一堵温暖的墙,她真想这样靠在他怀里,一辈子。

    我不吃,太腻。若水瞟了一眼送到口边的小松球,故意摇了摇头。

    小七的眉头一皱,嫌弃的把小松球扔在了一边,哼了一声道:这该死的厨子,居然做这么油腻的东西出来,回头定当重重责罚!

    扫了一眼桌上,放下筷子,取过汤匙,舀了一勺碧梗燕窝粥,轻轻吹凉,送到若水唇边,微笑道:喝粥吧,这个是我特意吩咐他们为你做的,里面放了红枣,燕窝,阿胶,可以补气补血说完,目光对着床榻旁那块染了血迹的白缎轻轻一瞟,脸上微微一红。

    若水刚刚把粥喝进嘴里,看到他脸红,奇怪的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她的脸也腾地红了,差点把嘴里的粥喷出来。

    该死的小七,有没有点常识啊!她就流了这么点血,就给她的粥里放了这么多补血的食材,也不怕把她补得流鼻血!

    不过这粥的味道着实不错,而且空腹喝粥养胃,若水舔了下唇,赞道:味道不错。

    小七见她爱喝,双眼一亮,又连喂了她好几勺,这下若水不乐意了,桌上还这么多好吃的呢,光给她喝粥?

    小七,我要吃那个!若水对着一道红绿相间的凉拌菜努了下嘴,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撒娇意味,听得小七心头一荡,登时有些把持不住起来。

    若水马上察觉出他身体的异样,吓了一跳,就要从他怀中跳下地来,小七双臂用力,把她紧紧搂住,轻笑一声:怕什么,你放心,我不会动你。咱们继续吃饭,来,吃这个。伸筷子挟了她看中的那道凉拌红麻菜,喂她吃了。

    虽然承诺了不会动她,但是这样软玉温香抱满怀的喂她吃饭,对小七而言还真是一种巨大的折磨,看得到抱得到却偏偏不能吃,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毅力才控制住自己的手没伸进她的衣襟里乱摸,一只手规规矩矩的揽在她的腰间,一只手挟菜喂她吃饭。

    虽然煎熬但也是种难得的甜蜜享受,这一顿饭两人吃得一个提心吊胆,一个受尽煎熬。

    好不容易用完了膳,小七还有些舍不得放开她,抱着她低声道:还难受吗?要不,咱们今儿就不进宫了,你在家里好好休息一天,父皇和皇祖母一定会体谅的。

    若水瞪他一眼,不进宫?岂不是让所有人都笑话他们吗?更何况她也没那么娇弱好不好?

    我没事,你叫小怜小桃进来帮我梳妆,还有,你也快去换件衣裳,这件都皱成这般模样了,穿出去一定让人笑话。小七的身上有着淡淡沐浴后的清香,神清气爽,显然是刚刚洗过澡换的衣服,因为抱着她用饭,一袭新衣被揉了一身的褶皱。

    小七浑不在意的一笑,但还是听了她的话,唤了小桃和小怜进来服侍她梳洗妆扮,自己则去旁边的房间更衣。

    若水这才松口气,她现在真是怕他控制不住的乱来,小桃取出早就准备好的王妃礼服,帮她穿好,小怜则替她梳了一个丹凤朝阳髻,再取过珠冠,小心翼翼的替她戴在发间。

    这顶珠冠是用了一百零八颗浑圆无瑕的珍珠制成,散发着莹润柔亮的光泽,既不像金冠那般沉重,又显出一派雍容华贵的气度,是小七特意找了高手匠人为她订制的,若水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很是满意。

    她忽然想起一事,转头对小怜道:小怜,小英儿在房里闷了一夜了,你带它去院子里透透气吧。

    小英儿是若水给小鹦鹉取的小名,小怜对这只可爱的小鹦鹉爱不释手,比若水还要喜欢得紧,听若水一说,开开心心的提着小鹦鹉的笼子去院子里逗鸟去了。

    好了么?小七的声音在房门口响了起来,若水回头瞧去,只见小七果然换得涣然一新,正站在房门前,一瞬不瞬的凝望着自己,显然是瞧得呆了。

    若水忍不住抿唇微笑,小七啊小七,你自己想必很少照镜子吧,你穿成这样出去,是想虏获所有帝都少女们的芳心吗?

    小七很少穿红,昨儿一身鲜红如火的新郎礼服已经衬得他眉目如画,夺人眼球,今天他穿的却是一袭品红色的直裰长袍,衣领和袖口用银色的丝线绣着精美的祥云纹样,黑发束起,戴了顶翡翠镶珠偃月冠,腰间束着金丝蟒纹玉带,显得他身姿格外挺拔修长。

    一缕暖阳罩在他的身后,只衬得他一张俊颜清逸脱俗,身上更带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让人一见之下,只觉高不可攀。

    小桃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她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这这还是当初那个一脸木木呆呆的冷面护卫吗?老天啊,要是他早穿成这样,她敢哪在他面前说出半个不字啊!

    若水看着小桃这没出息的样,气得在她后脑勺拍了一记巴掌,这才把小桃从那痴迷的状态中打醒了。

    小小姐,我我去帮小怜喂小英儿。小桃的脸像块红布,头一低,看也不看看小七一眼,飞快地溜出门去。

    这丫头还算识趣,小七满意的轻哼了一声,走到若水身前,从镜中欣赏的看着她,然后突然把她拦腰抱起,大步往门外走去。

    小七,我自己能走。你这样抱着我出去,会被人笑话的。若水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这一走出房门,当着所有下人和他属下的面前这样亲密,真的好吗?

    小七在她唇上轻轻亲了亲,眼睛一眯,傲然道:放心,这是我的府邸,谁敢笑话咱们,准是不想活了!

    若水轻轻一笑,想不到他这个看起来冷清无比的人,成了亲之后会变得这样多情体贴,她满足的靠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自己,走出房门,走进院中。

    刚进了院中,若水就感觉出不大对劲,只见周围所有的下人,还有小七的护卫们,一个个变得都很不正常,神情古怪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