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324章 餐风露宿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324章 餐风露宿

    若水却对乐大将军这破天荒的一夸没有半点反应。

    她甚至连眼角都没向乐正毅瞥上一眼。

    她的目光正如喷火般看着那一群缩头缩脑的太医们,太医们全被她的目光看得抬不起头来。

    若水冷冷一笑,说道:现在这满营区的士兵都在死亡边缘挣扎,救人如救火,我没空在这儿陪你们这些庸医们磨嘴皮子,我现在要进去救人,你们这此人一个个号称御医神医,却胆小如鼠,贪生怕死,如果不想跟着我进来救人的话,就滚得远远的,别在我面前碍眼!简军医,你跟我进来,一切听我吩咐行事。

    说完,她对那些人一眼不瞧,转身进了营房之中。

    简军医现在对她简直是五体投地的崇拜着,听她点名让自己进去,只觉得脸面有光,抬头挺胸地跟在若水的身后,进了营帐。

    周太医等人被若水劈头盖脸的这一番斥责,说得恼羞成怒,却又碍着她太子妃的身份,敢怒不敢言,眼见她进了营房,心中都产生了一阵快意,暗道:你这可是自己找死,等到你自己染上这天花恶疾,可别来后悔!

    哼,还想让我等跟着你一起进营房救那些必死之人,真当我等是和你一样的傻子么!

    周太医见乐大将军仍然如铁塔般巍巍立在当地,鼓鼓勇气,走上两步,拱手说道:大将军,这太子妃年少无知,不懂这天花之疾的厉害之处,大将军可千万不要听信了她的话,否则就是害了这满营将士的性命,请大将军还是按照老夫的提议,焚毁尸体,封闭营区吧。

    士兵们一听,脸上又现出怒意,他们虽然都不懂医术,但是人人都更愿意相信若水的话,相信自己的伙伴并不是得了那无药可治的恶疾。

    乐大将军微一沉吟,似乎若有所思。

    郑铮和杨昊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大将军,末将等相信太子妃!

    周太医对二人恼怒地哼了一声,却不反驳,只是看着乐大将军。

    士兵们都屏着息,静静的等待着,周太医嘴角浮起自信得意的笑意,显然是胸有成竹。

    乐正毅一双眼睛隐在头盔的阴影中,瞧不出他心意如何,他沉默了一会,突然沉声道:郑铮,杨昊,传我命令,马上封营!所有接触过患者之人,一律留在此地,不得外出,违者——杀!

    他冷厉绝情的话语,让原本胶着的空气瞬间凝固。

    郑铮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乐大将军,张了张嘴唇,正要说话,忽然腰间一痛,被杨昊捅了一把,低语道:听大将军吩咐。

    营帐里正在忙碌的若水闻言,轻轻扬了下眉,像是早就猜到乐大将军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丝毫不觉得意外。

    周太医脸上忍不住露出得意之极的神色,向帐房里的若水瞟了一眼,打鼻孔里喷了一口气。

    郑铮呆了呆,连忙奔进营房内,一脸焦急地对若水说道:太子妃,大将军下令封营,你快随我出去罢!

    若水正拿着一块帕子,简军医端着一盆清水站在她身侧,若水用帕子蘸了水,帮一名患者清洁手背上的皮肤,取出金针,正待施针。

    听了郑铮的话,她头也不抬地说道:我说过了,我要留下来挽救他们的生命,郑副将,你去吧。

    郑铮愣了一下,咬了咬牙,说道:那我也不走了,我留在这里帮你的忙,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太子妃尽管吩咐。

    若水闻言,手中的金针忽然停在半空中,说道:你不懂医术,留在这里也帮不上我的忙,郑副将,这一路上你对我诸多照怫,我记在心里,绝对不会忘记。你快出去吧,抬起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对他看了一眼,见他还要开口,沉声说道:有道是,人言可畏,你留在此处,对你我二人的声名有害无益,只会给那些多嘴多舌的人留下谈资笑料,我虽然不惧,却不想让这些人的污言秽语,辱了太子殿下的清誉。

    这番话如同一盆冷水,兜头从郑铮头上淋下,让他火热的头脑瞬间冷静了下来,只觉得背上出了一身冷汗,满脸惭愧之色,低声道:多谢太子妃指点,末将鲁莽无知,险些置太子妃于险地。末将这就告辞。

    他大步而出,生怕再多逗留在她身边半刻,那满口胡说八道的太医们又要编出一些有损她声名的谣言来。

    他二人说话虽然声音不大,但乐大将军在帐外却听得一清二楚。

    他见郑铮独自出帐,下意识地对着帐房内的若水又看了一眼,然后大手一挥,说了句:封营!

    他下完命令,转过身躯,大踏步地向外走去。郑铮和杨昊二人紧随在他的身后。

    周太医对着身后的太医们一招手,太医们都松了口气,他们对这个危险的营地,一刻也不想多留。

    杨昊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问道:郑铮,太子妃还留在此地,是不是不妥啊?

    郑铮还没回答,就听到有人嗤笑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乐大将军亲口说过,凡是接触过患者之人,一律要留在东营区,太子妃方才曾经为患者把过脉,接触到病人的皮肤,自然是不能离开此地。

    说话的人正是周太医,他刚走了两步,听到二人的对话,忍不住幸灾乐祸地说道。

    你!郑铮对他怒目而视。

    周太医对他瞧也不瞧,径自追在乐大将军的身后,刚刚到了营寨门口,乐大将军倏地转过身来,冷喝一声:闭营!

    周太医等人吓了一跳,赶紧加快脚步,正准备出营门,忽然眼前一道寒光射了过来,几名太医不由自主顿住了脚步,看着乐大将军石雕一样面无表情的脸,都是心中一寒,气势一下子颓了。

    众太医心中嘀咕,乐大将军这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是想连他们也关在里面吗?纷纷向周太医投以求救的目光。

    周太医咽了口口水,呐呐道:大将军,我等太医方才俱没有和患病之人有过任何接触,让我们出去,绝对不会传染给旁人。

    乐大将军面无表情,冷冰冰地道:尔等太医,身受皇命前来治病,出来做甚!

    周太医等一齐张大了嘴巴,好半晌,周太医才分辨道:大将军,不是我们不尽心治病,只是这天花乃是必死之症,治不好了啊,大将军,你将我等太医关在此处,岂不是要害了我们大伙儿的性命吗?

    乐大将军像是压根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沉默地转过身,冷冷抛下一句:

    出营者,杀无赦!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周太医等一众太医们的脸登时难看到极点。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位乐大将军竟然如此蛮不讲理,连自己这一群太医也给关在了患病的营区。

    自作自受!杨昊翻了翻白眼,似乎在自言自语,却气得城寨内的周太医等人差点跳起脚来。

    郑铮心里更是大呼痛快,看着乐大将军远去的背影,挑起大拇指,这才是他们的大将军!

    是非分明!做事干净利索,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这群胆小如鼠没半点仁心医德的太医,就该给他们一个教训!

    周太医一行人却在跟杨昊苦苦哀求,让杨昊放他们出寨。

    杨昊板起了脸,毫不假辞色,他和郑铮一样,对这群冷血无情的太医们没有半点好感,见乐大将军连他们也一起关了起来,心中说不出的痛快。

    郑铮和杨昊对望一眼,都是快意无比,互相一击掌,嘿地一乐,杨昊拍了拍郑铮的肩膀,说道:走,兄弟!咱们去练武场,你这几天没在,我想找人和我过几招都没对手,当真是浑身难受,一会让你瞧瞧我的手段,非把你打趴在地上!

    呸!你小子三天不挨我的拳头就皮痒,瞧谁把谁打趴下!走!马上就走!郑铮和杨昊对身后不停哀求的太医们一眼不瞧,勾背搭背地大步离开。

    周太医几人眼瞅着二人头也不回地离开,只气得目瞪口呆,他们几个人面面相觑,然后对着周围的环境扫了一圈,心中都骤然冒上了一股寒意。

    老天哪,这可是座死亡之营,这天花传染性极强,自己呆在这里,只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染上恶疾!

    这可该如何是好?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

    东营区中更是早早掌上了灯,若水所在的营房中,点了好几枝明晃晃的松木火把,把房中照得一片灯火通明。

    她吩咐把营门大敞,窗户全部打开,让外间的空气流通进来。

    周太医他们缩在营房院中的一个避风的角落里,几个人都冻得瑟瑟发抖,面青唇白。

    这东营区虽然建有三座营帐,但里面住的全都是患了疫症的病人,所以太医们宁可缩在院子的角落里受冻,也不敢踏进那三座营房半步。

    虽然已经是春末夏初,但这雁翎山建在山峰高处,到了晚上,山风凛冽,寒意甚浓,而周太医等人穿的都是薄薄的夏衣,被山风一袭,吹得透心凉,加上几人一路劳顿,马不停蹄,来到军营后,不但半分也没休息,更是滴水未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