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338章 不战而降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338章 不战而降

    这些乐正毅用马鞭指了指前面破衣烂衫的那群人。是山匪?

    这群人说好听些像平民百姓,说不好听的,简直就是一群乞丐。

    杨昊摸着下巴打量他们。啧啧,身上的衣服破得,没几件是不打补丁的。做山匪做成这个样子,也实在是太失败了。

    ‘有山匪围寨’的消息,刚才是谁传的?

    郑铮怎么看这群人都不像是山匪。来围寨,手上连件称手的兵器都没有?嫌命长了来送死的吧?

    是是我!把守寨门的士兵赶紧回话。乐正毅扫过来的目光让他紧张得结巴起来。是他们自己说说他们是山匪的。我开始也不信,可他们非非说自己是山匪不可,所以所以

    乐正毅和军士们并没有马上出击,他们还不习惯和这样一个没有半点抵抗之力的队伍交锋,如果他们现在出击,马上可以一古脑的把对方尽数歼灭。

    但是,说的好听那叫歼敌,说的难听点那就是屠杀!

    赫赫有名的黑衣鬼团,岂会做这种让人不齿之事?

    所以将士们一个个把目光都投向乐正毅,等待他的命令。

    杨昊知道大将军不喜多言,平时讨敌叫阵都是自己出言代劳,于是打马上前,朗声叫道:喂——

    他冲那群人大喊了一声。你们当真是山匪?

    对!

    我们就是山匪!

    没错!

    老子就是山匪!

    他娘的,没事谁冒充山匪?

    就是!又不是有银子领!

    那群人乌泱泱的,七嘴八舌的回话。

    乐正毅的下巴紧了紧,手中的马鞭一扬,甩过一个诡异的弧度,用力抽打在地面上。

    啪的一声,震得人的耳膜嗡嗡作响。

    自称山匪的那群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杨昊的头皮也一阵阵发麻!大将军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觉得自己今天真是霉运当头啊?刚才不该笑的时候笑了,现在不该冒头的时候冒头了!真想跑回去翻翻黄历,看看今天是不是犯太岁了!

    当然,他也只是敢想想而已,大敌当前,临阵脱逃者——斩!

    乐正毅淡淡扫了杨昊一眼,示意他继续问话。

    杨昊硬着头皮。你们的头领是谁?找一个能回话的!

    只见对方阵营中走出来一名身材高大的壮汉,身高膀阔,肤色黝黑,大约三十多岁,他拍着胸膛大声道:俺老程就是!

    他这一嗓子吼出来,宛如巨钟般嗡嗡作晌。

    杨昊不禁暗暗点头,随后又目露鄙夷,心道:可惜了这样一副壮身板,不投军报国杀敌,却做那打杀劫舍的匪徒!

    乐正毅目光一顿,落在那壮汉身上,那壮汉抢上前几步,对着乐正毅倒头就拜,磕下头去。

    随着他这一拜,他身后的那些山匪流寇也全都跪了下来。

    嗯?这是咋回事?

    郑铮纳闷得直挠头皮,难道还让自己说中了?

    这伙匪人见了乐大将军的马上英姿,全都不战而降了?

    自己的嘴没这么灵吧?他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嘿嘿直乐。

    乐将军,小人姓程,名叫千,在家排行老大,是这伙弟兄们的头儿,他们都管我程老大。那高大汉子磕了三个头,直起腰来大声说道。

    乐正毅骑在马上,不置可否,目光对着杨昊扫了扫。

    杨昊会意,立马大声道:程老大,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你们是要打,还是要降?痛快点!

    程老大跪在地上,摇了摇头道:这位小将军,我们不打,也不降。

    那你们干啥来了?还一个个跪在地上,是想求我们饶了你们的性命吗?杨昊奇道。

    小将军,这话就说得不对了,俺们虽然穷,但我们一个个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我们一不投降,二不求饶命!程老大深吸了一口气,放大了喉咙说道:俺们是来求神医救命的!

    你说什么?什么神医?救谁的命?杨昊越来越好奇了。

    程老大瞪大了一双牛眼,大声道:小将军,你不用隐瞒了,俺们知道,你们军里来了一名神医,她把你们营中得了病的人全都治好了,俺们这次来,就是想请求这位神医,救一救俺们得了疫症的兄弟们,他们一个个已经病得快死了,撑不了多久啦!大将军,求你让神医救救俺们山上的弟兄们吧!

    他砰砰砰地磕起头来,地上全是坚硬无比的山石巨岩,他像是丝毫不觉得疼痛,只一会儿就磕得额前出血。

    停!程老大,你先别磕了,你给我说清楚!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这儿有一个神医的?杨昊皱起双眉,满心不解地问道。

    乐正毅的目光中也透出疑问。

    程老大抬起头来,张大了嘴巴道:反正俺就是知道了,这位神医据说是当今的太子妃,大将军,俺们这伙弟兄们从来没有向谁下过跪,弯一弯膝盖,今天我们全都跪在这儿了,只求大将军能让神医去救救我们患病的弟兄们,你们要杀要剐,我们这伙儿弟兄绝不皱半点眉头!

    听完了程老大的话,乐正毅和杨昊对视一眼,杨昊大声问道:程老大,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用你们这些弟兄们的命,来交换那些患病弟兄的性命吗?以命换命,也没这种换法吧?

    程老大瞪眼,粗声粗气地道:小将军,你们兄弟的命是命,俺们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吗?难道让俺们这些人,一个个眼睁睁地看着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就这么死掉?俺们虽然是粗人,没念过书,但这种没心没肺的事也干不出来!我们这些人的命全都交在这里,大将军,您能让俺见见神医太子妃吗?俺相信,她一定是位好心肠的姑娘,一定会答应救俺们那些患病的弟兄们的!

    乐正昊掉转了一下马头,目光向东营区的方向微一凝望,却不说话。

    杨昊却大声道:程老大,你们别做梦了,太子妃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怎么会进你们的山匪窝里给你们瞧病!大将军,你们咱们该怎么做?只要大将军你一声令下,末将马上带人冲进他们的匪窝,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

    却说若水这边早已经收拾停当,正准备带着五百御林军和太医们出发,忽然看到一名士兵匆匆跑近,对若水行礼,说是大将军吩咐,让太子妃暂缓启程。

    若水追问原因,那士兵回答道,是山匪围住了寨门,前来向乐大将军讨敌叫阵,并说乐大将军已经率领着黑衣鬼团的将士们,开了寨门,正在寨前迎敌。

    一听到这个消息,若水就呆不住了,她早就想见识一下乐正毅率领麾下的将士们英雄杀敌的本领,左右一打量,见石柱上拴着几匹战马,她快步走过去解下一匹,轻轻一跃已经纵上马背,身法轻盈,看得那名报讯的士兵呆住了,连忙问道:太子妃,大将军有令,让你们千万不得出寨。

    知道了,我去寨门前瞧瞧将士们杀敌的英姿去。若水双腿一挟,那战马训练有素,马上撒开四蹄,向寨门前奔去。

    那士兵不敢拦阻,只好迈开双腿,追在若水的马后,希望能够赶得及在寨门前阻住太子妃出寨。

    若水奔到离寨门前十数步的时候,便发现在门口的异常,用力一勒马缰,那战马便停下了脚步。

    她凝望向外瞧去,只见寨门大开,门前三百黑衣鬼团的士兵们排成了一个阵形,而乐正毅骑在火龙驹上的身形格外显眼,他在队伍的前列,而杨吴和郑铮一左一右护在他的身畔,对面,是将近数千人的匪队,一片乌压压乱糟糟的跪倒了一片。

    看到这个情形,若水不由得大奇,心想,难道这些山匪是来投降的?否则为什么一个个跪在地上,那乐正毅不会不肯受降,而非要将他们一个不剩的全都剿灭吧?

    她策马缓缓走近,想要一看究竟。

    离得近了,她一眼就看到对方队伍的前方,跪着一名中年魁梧汉子,显然是那伙盗匪的首领,他声若洪钟,正在向乐大将军求情。

    若水听了几句,目光落在对方那群山匪身上,见他们人人没拿兵器,不由微微一怔,再听到那程老大说愿意以命换命,只求自己能够救他们匪窝中的弟兄们的时候,她忍不住动容,对那程老大深深地注视起来。

    察其色,观其容,看其行。

    若水很快就断定,这位山匪的头领程老大说的是真话,他没有说谎,这个判断让若水心中越发的怀疑起来。

    这种愿意拿自己的性命来换回患病弟兄们的可贵情操,会出现在一伙打家劫舍无恶不作的山匪身上吗?

    而且这程老大明显不是一个人,他身后有千百名弟兄都愿意和他一起,以命换命。

    这样一群深情重义的人,会做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来吗?

    若水觉得难以置信,眼前的这群山匪和自己听闻的是同一伙人。

    他们,当真是山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