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431章 自作自受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431章 自作自受

    健硕女人吓得浑身一抖。

    还不快滚!老八猛然厉喝了一声。

    健硕女人忙不迭地点头,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老八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刚才他出了一身的冷汗,把背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他刚喘下去的气还没来得及再提起来,一个满是嘲弄的声音,又在毡包外响了起来澉。

    哟,不亏是东璃国高高在上的八皇子啊,都这副模样了,还能把气势派头摆得那么足,实在是难得,难得啊!简直是让我刮目相看,啧啧啧,看来你也不是像我想象中的一无是处,起码你摆出这副样子来,还是能吓唬一下人的。

    随着帐帘掀起,一身男装打扮,还在自己的嘴唇上贴了两撇胡子的唐珊瑚出现在老八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折扇,故作风流潇洒的不停摇啊摇的玛。

    她换了装束,老八虽然一时没认出来,但听到她那熟悉的声音,马上就知道她是谁。

    毒丫头!快给我解药!

    他看到唐珊瑚这副看好戏的模样,就恨得牙痒痒的。

    唐珊瑚唰的一声把折扇收了起来,挑着眉头看着他。

    你要我给你解毒,我就给你解毒,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毒丫头,你不守承诺!老八再次叫了起来。

    承诺?唐珊瑚扬了扬眉,笑了起来:我唐珊瑚可是最守信的人。你忘了我和你七嫂之间的约定了吗?等到消灭了狼盗,比试就正式开始!你可别怪我没事先通知你哦!

    她好整以瑕地用扇柄在掌心中轻轻拍打着,看着老八,就像看着一只落在网里无力挣扎的鱼。

    高贵的八皇子殿下,你现在感觉如何呢?我不妨告诉你,你中的这种毒叫做情人散,可是我精心研制出来的最新品种呢,就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正好在你身上一试。

    老八把自己的后槽牙咬得嘎嘎作响。

    效果怎么样,你自己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他想了想,不服气地又道:我们有三个人,你为什么偏偏挑中下毒的人是我?

    难道就因为自己是三个人中最弱的?老八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唐珊瑚笑得神秘兮兮的,她蹲低了身子,用扇柄挑起了他的下巴。

    因为我喜欢你,我看上你了,这么你信不信?

    看着老八一脸惊愕的表情,唐珊瑚哈哈大笑,顺道把折扇收了回来。

    连我自己都不信,看你的样子,居然相信了?我现在觉得你这个人,的确挺有趣的,哈哈。

    你老八被她噎得差点吐出血来。

    唐珊瑚收起了笑,正色道:告诉你吧,我之所以挑上你,是因为我没有把握对付另外两个人。若水姐姐就不用了,我的毒对她来根本没有什么作用,而若水姐姐的夫君,他的功夫比狼盗的首领还要厉害,对付他我就更没有把握。我的毒药,可是很珍贵的,怎么可能随便浪费呢?所以我就只能将就一下,找上你喽!

    也就是,在三个人之中还是自己看起来比较倒霉,好欺负。

    老八气结:鬼丫头,我不和你多废话,赶紧把我身上的毒给解了,否则我七哥七嫂不会放过你。

    唐珊瑚伸伸舌头,又瞪眼睛朝他做了个鬼脸,很干脆利落地拒绝道:就不!

    她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下,然后在他血脉贲张的地方停留了一会儿,笑得意味深长。

    你不是挺喜欢女人的吗?昨天晚上对着那些草原姑娘笑得像朵花儿似的,一整晚上都在招蜂引蝶,怎么,我给你安排的这个精力那么旺盛,身体那么强壮的女人,你是不是很高兴很满意呀!

    那个还能叫做女人吗,简直就是披了一层女人皮的粗野汉子!老八气得脸都红了,刚才真的好险,自己险些被这样一个女人给强了!

    原来,你是对我给你安排的女人不满意呀?那你,你喜欢怎么样的女人,我再去给你找找看。唐珊瑚笑眯眯地道。

    老八被她眼中猫逗弄老鼠般的表情气得不出话来,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

    毒丫头,你就不怕我七哥七嫂吗?

    唐珊瑚哈哈一笑,露出一个害怕的表情,道:我好怕,所以,我给你下的是情人散啊,这可要不了你的命,反而会让你快活无比,就算你七哥七嫂知道了,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听了她强辞夺理的话,老八气得握紧了拳头,只想跳起来把那个野蛮丫头绑起来狠狠地揍上一顿。

    咦?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居然能动了,心下一喜,不动声色的将内力在自己的身体里运行了一周天,发现制约着他身体的软筋散效力果然又消除了一些。

    他索性闭上了眼睛,驱动内力,将体内的软筋散逼出体外。<

    tang/p>

    喂,你怎么不话了?唐珊瑚见老八半天都没有反应,顿时少了一种戏弄猎物的乐趣,于是走过去推了推他的手臂:你要是不话,我就再给你找刚才那个女人进来服侍你喽!

    老八突然睁开眼睛,邪邪地一笑,让唐珊瑚背上猛地窜过一抹凉意。

    比起那个女人来,我对你这个女人要感到更满意些。

    话音未落,老八闪电般的伸出手,一指点在唐珊瑚的腰间,登时让她动弹不得。

    你唐珊瑚愕然地瞪大了眼,直到被老八制住,她都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

    老八一伸手,揽住她软软下滑的身体,反客为主地把她压在身下,一把扯掉了她唇上粘着的假胡子。

    你你要干什么?

    唐珊瑚的声音发颤,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才还气势凌人,转眼间居然成了他的阶下囚。

    他的身体沉重地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几乎都喘不过气来,他呼出来的热气,更是灼热地扑在她的脸上,两人的气息交投,她的心中登时涌上一抹异样的感觉来。

    我要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

    老八邪气地笑着,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唐珊瑚的脸上扫来扫去,看得唐珊瑚更是心惊无比,色厉内荏地叫道:你敢!

    我敢不敢,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老八收起了笑容,脸一板,伸手扯住她胸前的衣襟,毫不留情地重重一扯。

    只听得嘶拉一声,随着唐珊瑚的一声惊叫,一片衣襟落在地上。

    啊,你你别碰我!唐珊瑚的脸一下子红得像珊瑚,眼睛紧紧地闭了起来。

    她自己胸前的风光,连她都很少去看,如今就这样暴露在一个男人的面前,饶是她再胆大妄为,此时此刻也忍不住露出了少女的娇羞。

    老八也一下子愣住了。

    两只眼珠眨也不眨。

    他原本只是想吓唬她一下,没想到她的衣襟这么不经扯。

    我我老八结结巴巴地道,想解释,想道歉,却口干舌燥得不出话来。

    他只觉得体内的灼热感越来越强,眼前的情景更是刺激得他热血上涌,让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

    他只觉得脑中一热,迷迷糊糊地伸出手去,轻轻触摸她柔腻光滑的肌肤,然后全身都像是被一股热流包裹着,让他不知不觉地沉迷进去。

    唐珊瑚惊惧的呼叫声还未出口,就被老八压下来的嘴唇堵了回去。

    连续劳累奔波了几天,若水这一夜睡得出奇的好。

    最难得的是小七竟然非常的老实,居然乖乖地抱着她,只是亲了亲她,就让她伏在他的怀里,一觉睡到了天明。

    等到他们同时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快要亮了。

    两人相视一笑,都觉得精力无限。

    因为前几天他们剿灭狼盗,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离三个月的期限越来越近,所以后面的行程他们不得不加快脚步。

    今天他们的计划就是天明立刻起身,然后收拾好行李,补充一下未来几天所需要的水和干粮,就准备出发。

    当两人都准备停当的时候,等了又等,直等了将近半个时辰,还没有等到老八和唐珊瑚的出现。

    这个老八,做事真是不知道轻重缓急。他一定是昨天晚上玩得太疯了,现在还不没起身,水儿,你等我去叫他!

    小七无奈地摇摇头,迈步向牧民为老八安排的毡包走去。

    若水微微一笑,趁着这点时间,她决定去和朵拉姆告别。

    昨天来到这个部落的时候,部落的长老表示愿意收留朵拉姆,为她提供庇护。

    但是若水和小七都知道,朵拉姆不会在这个部落停留很长的时间。

    因为朵拉姆的心里有一个梦。

    她要带着深未寒和哲哲未能完成的遗愿,去天山之巅欣赏落日的美景,再到纳木错去欣赏那里天山草原的湖光山色,而且每年都会回到沙漠中的古堡中,去看望那三个相依相伴爱恨纠葛的人。

    经此一别,若水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和朵拉姆再次见面的机会。

    也许这一次是她们最后一次相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