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436章 烈焰狂驹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436章 烈焰狂驹

    拓跋小王爷确实是骄傲自负的。

    从小,他就在这种热烈的关注包围下长大的。

    南越国的姑娘们天生热情主动,大方火辣,她们的爱慕全都表现在脸上。

    正是因为得来的太过轻易,所以拓跋小王爷从来没有把这些少女们的爱慕放在心上。

    没想到,一趟不经意的东黎之行,让他竟然为一个东黎国的姑娘动了心。

    他曾经以为自己不过是被一时的热情冲昏了头,可没想到,回到南越国之后,他却始终忘不了她。

    即使是睡梦中,他的脑子里也是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哪怕她生气的样子,在他的眼中也是迷人无比。

    既然忘不掉,那他就娶她!

    拓跋小王爷想做就做,他正打算告诉他的父王,他已经找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女子,可没想到,他听到到的是她成亲的消息。

    她居然嫁人了,嫁的还是东黎国的太子殿下。

    那个他妹妹曾经看上的男人!

    那个男人,他也见过。

    除了一张脸,他压根就不觉得那男人有哪儿值得她倾慕。

    拓跋小王爷愤愤不平地想,难道那个男人比自己更好吗?

    东黎积弱了几十年,要不是十年前出了一个百年难遇的军事奇才——乐正毅,说不定,这个孱弱的国家早就被其他三国给瓜分了。

    这样一个小国的太子殿下,能强到哪儿去,恐怕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吧!

    她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偏偏要嫁这样一个男人做自己的丈夫?

    拓跋小王爷想不通,为若水感到惋惜的同时,也非常的不服气!

    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比相貌比武功比权势地位,甚至比各自国家的实力,他能比得上自己吗?

    心爱的姑娘,你为什么就不能等等我!

    若水和小七此次的南越之行并没有刻意隐瞒行踪。

    所以,他派在东黎国的探子轻易地就打听到了二人的消息。

    当听说东黎国的太子殿下会陪同若水一起来到南越国的消息时,他就已经做好了给那个男人一个下马威的打算。

    他出动了国内最精锐的骑兵部队去迎接若水,希望能看到她惊喜表情的同时,也希望她能知道,威武且具有男子气概的自己,才是她最好的选择。

    当然,他更希望的是,他能够当场向她的那个孱弱的丈夫发出挑战,然后当着数千名兵士的面前,将她抢了过来。

    他把一切都安排得那么的完美,可结果却另他无比失望。

    她竟然当着他的面,拉着那个男人的手,十指紧扣,她还对着他说,她和那个男人夫妻一体!

    狗屁!

    那个男人,他有什么资格站在她的身边,拥有这样美好纯洁的她!

    拓跋小王爷很生气,同时,他也很失望很郁闷。

    各种各样的情绪涨得他的整个胸膛都快爆炸了,要不是驱使着踏雪驰骋发泄了一下,他怕自己真的会忍不住出手,狠狠地教训一下那个男人。

    可是,不能!

    小不忍则乱大谋。

    拓跋小王爷不是草包,他很快就整理好复杂的心情,让心境变得平和下来。

    既然她来到了属于他的土地上,她就是他的人了。

    至于那个男人么?他迟早会让他无声无息地消失!

    拓跋小王爷想到这里,心情变得大好。

    尤其是现在,看到南越国都城的百姓们夹道欢迎的情景,享受着南越国少女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热情爱慕的目光,拓跋小王爷感到非常的得意。

    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他笑眯眯地接住一个南越国少女抛过来的花环,送到鼻子底下闻了一下,然后又笑着把花环抛回给了那名少女。

    拓跋小王爷回过头,打算跟若水解释一下南越国的这种风土人情,却突然脸色一变。

    因为他发现,朝小七扔花环的少女并不比自己的少多少,可小七都是冷着一张脸闪了开去,连碰都不碰那些花环一下。

    小七这种冷淡的反应却更加刺激了南越国少女们的热情,向小七抛掷而来的花环越来越多了。

    若水抿着唇,看着小七冷若冰霜的脸,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拓跋小王爷的脸顿时黑了一半,他驱着马向二人身边靠去,正好听到若水带着浓浓戏弄意味的话。

    啧啧,没想到啊,我东黎国的太子殿下,在南越国倒挺受姑娘们欢迎的嘛!

    若水笑得眉眼弯弯的,长长的睫毛映衬下的眼眸,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闪亮,那模样既可爱又可恶,让两个男人的心都怦然一动。

    喂,小七,你说这些少女们是不是太热情了?我还在你的身边,就这么大胆地向你投掷花环,要是我不在,你岂不是被这些示爱的花环给淹没了?若水调侃地笑道。

    看着她笑得贼忒兮兮的模样,小七就觉得自己的牙痒痒的,恨不得狠狠地咬她一口,当然,这一口一定要咬在她胡说八道的小嘴巴上。

    跟她相处得越久,小七就越觉得她的与众不同。

    小七简直想不明白了,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像她这样的妻子!

    自己的夫君被一群爱慕的少女们包围着示爱,她不但一点醋意也没有,反倒像看好戏似的袖手旁观,甚至是幸灾乐祸。

    这样的姑娘,真是让他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看到这样的情景,你很高兴?小七一侧身,闪过了一个花环,斜眼看向若水,嘴角含着一丝威胁的笑意。

    他暗暗磨了磨牙,要是这个女人胆敢说出让他听了不舒服的话,他就把她抓过来,当着南越国全城百姓的面前,狠狠地亲她!

    看她还敢不敢笑得这么得意张扬又可恶。

    我当然高兴啊!若水就好像看不见他眼底危险的幽光一样,笑得更开心了。

    你看,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证明我的眼光不错,你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而最让我高兴的是,你这么有魅力的男人属于我,只属于我一个人,难道我不该高兴吗?若水笑嘻嘻地说,冲着小七眨了眨眼。

    小七愣了一下,脸上冷凝的表情因为她的这句话变得柔和了起来。

    他没有留意自己的唇角已经染上了笑意,凝视着她比星辰更明亮的眼睛,口唇微张,水儿,你说的不错,我永远只属于你。

    他的声音比耳语更低,却清晰无比的传入了若水的耳中。

    周围的喧闹声响成了一片,他相信除了若水和小王爷,没有人会听到他的话。

    小七眼角微微一扫,状似不经意地滑过拓跋小王爷的脸,不出他所料,小王爷的脸已经黑如锅底。

    若水的俏脸却是一红,心中像吃了蜜一样的甜。

    小七很少会说甜言蜜语,却当着这万千少女的面前,向自己表达爱意,让她又是得意又是害羞,含笑带嗔地瞟了小七一眼。

    她这满含情意的一眼,自然落入了拓跋小王爷的眼中,登时让他的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其中味道最浓的,就是那涩涩的苦味。

    他握紧了手中的缰绳,用力咽下了满嘴的苦意,扬起下巴,挑衅似地看向小七。

    小七也扬了扬眉,像是在回应他:

    不服气?那就放马过来!

    哼!拓跋小王爷心中冷哼一声,敢在我南越国的地界上向自己挑衅,那简直是在找死!

    他眯了眯眼,刚准备一夹马腹,策马上前。

    突然又猛地一勒马缰,竖起了耳朵。

    只听得贯穿南越国王庭和城门的笔直大道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拓跋小王爷不由自主的皱紧了双眉。

    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

    敢在人流如织的大道上,放马狂奔的人并不多,三根手指头都能数得出来!

    除了他自己,就只有他另外两个被骄纵得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妹了。

    现在来的这个,听到那熟悉的马蹄声,他就知道,必是南越国的小公主——拓跋娇无疑。

    若水和小七也听到了马蹄声,他们的目光越过涌动的人头朝远处看去,只见灿烂的阳光下,一道火红色的人影就像火箭一样朝他们飞射而来。

    大道上的行人纷纷走避,若水也像拓跋小王爷一样皱起眉头。

    她已经看清,那是一个穿着火红色骑装的南越族姑娘,骑着一匹火红色骏马,风驰电挚般疾驰而来。

    在闹市上纵马,还骑得这样快,分明没把旁人的性命放在眼里!

    若水还没看到这姑娘的脸,就对她产生了不好的印象。

    突然惊叫声响起,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被退避的人群绊倒在道上,眼看着飞速奔驰的马蹄就要踢踩在他的身上,众人齐声惊呼。

    虎娃!一个年轻妇人奋不顾身地冲了过来,在千钧一发之际把孩子推了出去。小男孩安全了,可她却暴露在马蹄底下。

    她的突然冲出让火红马吃了一惊,那马嘶鸣了一声,前蹄腾空,人立而起,差点把马背上的姑娘掀下马来。

    也算那姑娘临危不变骑术了得,脸上的惊吓之色一闪而逝,随即紧紧拉着手里的马缰,硬生生地把马头拉得转了个方向,马蹄落地,和地上的妇人仅仅错开了半尺的距离。

    那妇人吓白了脸,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马上的姑娘好不容易安抚住了焦躁的坐骑,转头来一脸怒色地瞪着地上的妇人,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找死!

    手中的马鞭高高地举起,对着那年轻妇人的头上就抽了过去。

    鞭梢划过空中,发出呜呜的风声,一听那声音,若水就知道,这红衣姑娘身怀武功,而且功力不浅。

    这一鞭要是打实了,那妇人说不定就会脑袋开花,脑浆迸裂。

    若水的眼中怒色一闪。

    阿妈!

    突然,那个刚刚从马蹄下逃过一劫的小男孩冲了过来,用小小的身体挡在年轻妇人的身前,竟然是要替他的娘亲挡下这一鞭。

    不要!若水惊呼出声。

    娇儿,住手!拓跋小王爷也沉声喝止。

    但鞭子已经挥出,就算是那红衣姑娘想要收手也来不及了。

    眼看鞭子就要抽打在孩子的身上,一个修长有力的大掌闪电般伸出,把鞭子稳稳接在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