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506章 未知恐怖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506章 未知恐怖

    比大灰熊的体格更加巨大力量也更强大的猛兽,最终却丧生在别的动物口中。

    这说明了什么?

    究竟是什么恐怖的存在,会让这些巨大的猛兽,由捕食者变成了其他捕食者口中的食物?

    每每看到这样的情形,小七的心里都觉得不安。

    在这片未知的土地上,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心中一片茫然。

    正是由于未知,才会觉得可怖。

    现在的他才深刻领会到若水说过的一句话:

    这是一片原始的土地,在呈现出原始的美丽的同时,也保留了最原始的残酷。我们脚下走的每一步,都是用生命在跳舞!

    所以,在这样的艰难环境里,能保住自己的生命,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去救助他人。

    他们带来的每一滴水每一块粮食甚至是每一根木柴都是最珍贵的生命资源。

    这里是冰原,不是平地,他们偶发的善心,付出的很有可能是生命的代价!

    正是因为这种种的原因,让若水迟迟下不了决定。

    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次冲动决定,让另外的三个人受到伤害。

    更何况这只大灰熊的主人,是慈悲的天使?还是地狱的恶魔?

    她都不得而知。

    唐珊瑚却完全没有想到这一些,她单纯的头脑里满满的全是对大灰熊的好奇和同情,扯着若水的衣袖,她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若水姐姐

    走,上车。若水率先跳上马车,一头钻进了温暖的车厢里。

    这是什么意思?

    救人还是不救?

    唐珊瑚愣在当地,迷惑地看向老八。

    小七像是早就猜到一样,一言不发地走过去,替小灰和小黑绑上车辕。

    接着!若水从车厢里抛出两件厚厚的毛皮衣服给小七和老八,高原夜晚的寒冷会冻死人,穿上!珊瑚,到车里来!

    唐珊瑚一步三回头地看向大灰熊,磨磨蹭蹭地走到车边。

    大灰熊显得很是焦急,喉咙里发出急切的呜呜声。

    若水姐姐,咱们咱们真的不救它的主人吗?唐珊瑚咬了咬嘴唇。

    若水没好气的拉了她一把:快点,时间不等人,救人如救火,你再拖延一会儿,它的主人说不定真的没救了。

    啊?咱们这是要去救人吗?唐珊瑚欢呼一声,立刻跳到马车上,钻到车厢里,一把抱着若水的手臂:若水姐姐,你可真是太好了,太善良了!

    若水把一条厚厚的毛毯抛给她,斜眼睨她:如果我要是不救人,是不是就不好,不善良了?

    唐珊瑚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她以前从来没像今天这样热心的想要救人,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软了。

    以前的她杀人不眨眼,更不理会任何借口和理由,宁可杀错,也不放过!

    可现在的她,居然面对一只熊都会产生同情心,这简直不像她自己了。

    这个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发生的呢?

    似乎自打她变成了一个女人之后,连她的心情也发生了变化。

    唐珊瑚的脸不知不觉地红了。

    她悄悄地拨开车帘,偷眼去瞧马车旁边的老八。

    小七绑好了车辕,然后拿起若水为他准备的狼皮大衣,想都不想就穿上了。

    虽然他内力浑厚,不惧寒冷,可是在这高寒地带,他需要保存体力,尤其是内力,在危急的时候,多一分内力就多一分活命的希望。

    穿上这件狼皮衣之后,他确实觉得身上暖和了许多,不禁向旁边的老八瞪了一眼。

    老八却一眼嫌弃地看着手里的狼皮大衣,犹豫着不肯往身上套。

    他看小七穿上大衣后,依然威武冷俊,却显得臃肿了一些,那实在太有损他又帅又酷的翩翩公子形象,他就更不想穿了。

    七哥,我一点也不冷,这件衣服等我冷的时候再穿吧。

    他说完,把狼皮大衣往马背上一搭,就翻身上了珠穆朗玛。

    小七简直好笑又好气,这臭小子真是要美不要命啊!

    车厢内的若水却把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撩开车帘伸头出来。

    老八,立刻把衣服穿上。高原上白天和晚上的温差很大,别仗着自己的内好就硬撑着,我告诉你,这种情况下越是内力好武功高的人就越是危险,因为等你觉得冷的时候,说不定手指头已经被冻掉了。

    吓?老八吓了一跳。

    他怀疑地看着若水,以他的功夫怎么可能冻掉了手指都不知道,七嫂也太危言耸听了。

    看到老八不以为意的模样,小七冷冷地哼了一声,眼眸如寒冰一样落在他身上。

    我穿,我穿还不行吗?

    老八缩了下脖子,勉为其难地穿上了狼皮大衣,刚刚穿上,他就被一股味道熏得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七嫂,这这衣服什么味儿啊!老八的脸一下子皱得像个老窝瓜。

    狼皮做的,你说会是什么味儿?若水嘻嘻一笑,把头缩回了车厢里。

    啊!老八的嘴巴张大得足以塞下一个鸭蛋。

    唐珊瑚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她现在对若水已经信服不已,绝不会质疑她的任何决定,但她的心里还是充满好奇。

    若水姐姐,你怎么知道大灰熊要带我们去的是一个很冷的地方?

    猜的!从这头大灰熊身上的伤口猜出来的。若水掀开侧帘,指着在前头摇摆着带路的大灰熊,解释道:

    你注意到没有,这只大灰熊的左脚小趾没有了,伤口很新鲜,还在流血,估计就这股血腥味把那些饿狼给招来的,如果不是嗅到大灰熊已经受伤,行动不便,狡猾的饿狼们是不会轻易招惹这种致命的敌手的。

    可是,为什么你通过它脚上的伤口,就能猜到咱们去的地方很寒冷呢?唐珊瑚眨着大眼睛看着她,还是不明白。

    荒原上深沉的夜色中,大灰熊四肢着地的奔跑在前面带路。

    唐珊瑚留心观察了一下,果然看到大灰熊每次左脚着地的似乎都微微颠了一下,似乎感到了伤口上的疼痛。

    若水放下车帘子,继续说道:从它伤口的形状来看,应该是脚趾头被冻硬后,因为某种原因用力过猛而整根断掉了。珊瑚你想,大灰熊这么耐寒的一种动物,连它的脚趾头都被冻得断了,你说那个地方该有多冷。

    唐珊瑚吐了吐舌头:连大灰熊都被冻成那个样,那地方到底该有多冷啊?

    她忍不住缩了下脖子。

    呵气成冰,大概已经不足以形容它的寒冷程度了吧!若水笑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的主人大概也是被冻伤了。被冻伤的人没有得到救治之前,是不能到气温相对比较温暖的地方的,所有大灰熊才会自己出来求助。这大家伙的确挺通人性的,应该是从小被人驯养的。

    若水姐姐,连这你都知道,真是太厉害了!不愧是我的师父!唐珊瑚一脸崇拜地看着若水。

    这段时间待在若水身边,她感觉每天都能学到不少新东西。

    除了毒术之外,她更是增长了不少见闻和其它的知识。

    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己,如果我猜得不错,咱们要去的一定会很危险。若水收起了笑容,闭上了眼睛。

    前途未知,她要养足了精神才能面对要发生的一切。

    *

    大灰熊带着小七和若水他们走的是一条捷径。

    横穿过一个干涸的河床后,又急速奔跑了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开始渐渐离开了荒原的范围,地势也开始以人能察觉到的明显趋势慢慢走高。

    气温也越来越低,若水和唐珊瑚她们呆在温暖的车厢感觉还没有那么明显,但在外面顶着寒风驰骋的小七和老八感受极为明显,他们口鼻中呼出的空气已经变成了一团一团的白气,几匹骏马更是如此。

    七嫂真是料事如神啊!老八直到这时,才理解了若水让自己穿上狼皮大衣的用意。

    闭嘴,不要说话!

    小七冷冷看他一眼。

    这种气温,已经足以到了呵气成冰的地步,寒风刮在脸上就像刀子一般。

    要不是他和老八内力深湛,早已经变成了两个冰人。

    他现在越来越担心他们要去的地方,他更担心的是若水能不能受得了这样的寒冷。

    老八听话地闭上了嘴巴。

    一路上没有人再说话,只听到马蹄踩踏在被冻得硬邦邦土地上的声音。

    马蹄声也随着地势的不同而发生变化,让车厢中的若水也能听出来,他们脚下的土地从草地变成了戈壁,而现在马蹄的敲击声是冻土结冰后特有的僵硬干脆的声音。

    若水挑开车帘往外看,一阵带着刺骨寒意的烈风立刻吹进了温暖的车厢里。

    月光照耀下的高原大地带着来自远古的沧桑气息。

    她借着月色四望,经过两个小时的驰骋,大灰熊已经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冰原地带。

    这里的气温已经很低,老八现在已经以一点也不觉得身上的狼毛大衣有什么味道,身体对温暖的本能渴求已经盖过了挑剔的嗅觉。

    横担在面前的是一座雪山的山脚,地形起伏复杂,马车的车轮在这种环境下很容易打滑,很显然已经不能忘上继续走了。

    若水把自己和唐珊瑚都包裹得严严实实之后,从车厢内跳出来。

    咱们步行上山吧!她干脆地说道。

    不!小七却突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