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536章 痴心妄想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536章 痴心妄想

    大巫师一直守在石缸旁边,闻言马上伸出双手,按住了阿泰的双肩。

    他的这双手直有千斤之重,饶是阿泰如何用力挣扎,始终动弹不得。

    他的脸被痛苦折磨得扭曲起来,神情可怖,就像一只凶猛的野兽一样,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阿姐,救我,救救我。阿泰睁开布满了红丝的眼睛,看着阿秀,发出沙哑的呼救。

    阿秀看着他扭曲变形的脸,心都揪了起来,她转向了若水:阿泰他他为什么会这样?

    你在怀疑我救不了他吗?若水一双明亮的眼睛瞅着她。

    阿秀咬着嘴唇,不敢说是,也不愿说不是。

    这是解毒必须要经历的痛楚,如果连这点痛都受不了,他还算是个男子汉吗?你放心,只要他能忍受过这段疼痛,我敢肯定,他的病就一定会好。

    若水不等阿秀做出反应,就转向阿泰:阿泰,我的话你听到了吗?

    她说的是东黎语,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没等阿秀翻译,阿泰竟然点了点头。

    若水微微一惊,这姐弟二人竟然都懂得东黎语?

    听了若水的话,阿秀的心稍稍放松了下来,两眼仍是眨也不眨地看着阿泰,紧张之色溢于言表。

    阿泰痛楚的表情变得缓和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若水又问道。

    痒阿泰答道。

    他不仅听得懂,而且还会说东黎国语言,这一点不仅是小七和若水,就连他姐姐阿桃也感到惊讶。

    阿泰,你,你会说东黎话?

    那是她的师父交给她的毒经上的东西,阿泰什么时候也偷着学了?

    阿秀一脸惊异地看着阿泰。

    阿泰吃力地笑了笑:阿姐你不记得了吗?咱们一起和丹增活佛学的,我只能听得懂,简单的说两句而已,看,我是看不懂的。说到后面的时候,他的语气顿了一下,垂下眼帘避开了阿秀探究的目光。

    阿秀点了点头,对阿泰的话深信不疑。

    若水却微微挑了挑眉毛。

    从阿泰的微表情中她可以看得出来,他恐怕不仅能听能说,恐怕还能看得懂。

    可是为了什么原因,他居然还自己的姐姐也要隐瞒。

    这对姐弟身上隐藏着的秘密,还真让她有些好奇呢!

    好了,阿泰,你的病已经好了,你可以试着从石缸里出来。

    若水站得离石缸远远的,背过身去。阿秀也不好意思的转开了脸。

    部落中的男人们全都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阿泰,有几个人忍不住大声地叫着阿泰的名字,询问着什么。

    阿泰在石缸中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全身的苔藓斑全都消失不见,心中大喜。

    他湿淋淋的从石缸中爬了出来,大巫师把他的衣服丢给他,他忙不迭地穿好,这才对着阿秀叫道:阿姐!

    阿秀悲喜交集,转过身来,对着阿泰含泪而笑。

    她牢牢记着若水说的话,不敢靠近阿泰,只是一边流泪一边笑:阿泰,你果然好了,姐姐太高兴了。

    阿姐!阿泰再叫了一声,向阿秀走过去,阿秀却脸现惊慌地向后退了一步,阿泰站住了脚步,略显受伤地道:阿姐,连你也嫌弃我?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是阿姐我的手上手上不干净,这位姑娘说过,我不能碰到你,等我洗干净了手,姐姐一定好好抱抱你!

    阿泰一脸感激地看向若水,走上两步,就准备给若水下跪,若水伸手一拦,阿泰,你不必谢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真的好了吗?

    好了!阿泰肯定地点点头。

    部落中的人见阿泰居然从奄奄一息,转眼间变得生龙活虎一般,都惊奇地睁大了眼睛,一齐涌了上来,团团把阿泰围在了中央,七嘴八舌地询问着。

    阿雅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俏丽的脸上还顶着刚才被阿秀扇出来的两个手掌印,而且手掌印上还沾着阿秀指间渗出来的血,看起来又是可笑又是难看。

    现在,可以去看看我哥哥了吗?她几乎是咬着牙,对若水说道。

    啧啧啧,小白莲花生气了,居然连句称呼都没有。

    若水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对阿秀招了招手,你过来,我看看你的手。

    阿秀立刻听话地走过来,恭恭敬敬地把手伸到若水面前。

    若水仔细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口,点点头。

    嗯,不错!毒血已经祛除干净了!

    若水虽然对阿秀的语气和态度都不算好,但手上的动作还是很轻柔的,检查的时候更是小心避免碰到她的伤口。

    阿秀感激地看着若水,自从背负仇恨之后,她那颗一直躁动不安的心终于慢慢沉淀下来,体会着久违的平静。

    你洗净后之后,就在伤口上涂上这个药膏,然后用棉布把伤口包起来,记住,三天之内,一定不要碰到水!若水从荷包里找出一个小瓷盒递给她。

    阿秀忙恭恭敬敬地双手接了过来。

    看着她满脸的虔诚和感激之色,若水笑了起来。

    你现在不恨我了?刚才给她驱毒的时候,这阿秀还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

    阿秀忙不迭的摇头,满脸惭愧:不恨不恨!我已经想明白了。姑娘,您不仅救了我,还救了我的弟弟,您就是我的大恩人,以后不论您说什么话,我都会听的。您要是需要我做什么,只要您说出来,我就算拼尽了这条命,也会为您做到!

    若水轻笑一声:你的命是我救的,我怎么会再要回去?你只要记住我说的话,不要再害人害己,就算是对我的报答了。

    阿秀一脸真诚地道:我阿秀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我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那种害人的功夫,我以后要是再练,就罚我下辈子变猪变狗,永世不得沦回。

    好了,我不用你发誓,只要你记得就好,对了,阿泰大病初愈,身体还很虚弱,我这儿有一个药方,你可以按方抓药,让他连喝三天,部落里其余患病的病人,都可以服用这个方子。

    听了若水的话,阿秀的脸上再一次涌出激动的表情,她颤声道:姑娘,你说,你要给我一个药方?

    是啊,怎么了?若水不解地问。

    这样天大的恩赐,阿秀感激不尽。

    别说阿秀一脸的激动,就连大巫师都微微动容,若有所思地看着若水。

    若水不知道为什么他二人会有这种奇怪的反应。

    她更不知道的是,药方这种东西,是每一个大夫的秘密,非亲传弟子或是子女之外,压根不会传授给外人。

    可是现在,若水却毫不吝惜地药方传给了阿秀,她是想收阿秀为弟子吗?

    能够得到一位像若水这样神术高超的人当师傅,这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难怪阿秀一脸的激动莫名,就连大巫师都觉得不可置信。

    师父,您传受神方给弟子,弟子阿秀给您磕头!

    阿秀噗通一声跪在了若水面前,砰砰砰地磕了三个头,动作快得若水根本阻止不及。

    若水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我把药方给你,并不是说要收你为弟子。我传你药方,是想让你救治更多的病人。神术,它并不神秘,我不像那些大夫一样,把药方看得跟命根子一样,,如果每个人都敝帚自珍的话,这神术如何能够得到传播?这世上岂不是有更多的病人得不到救治?阿秀,我说的话,你懂吗?

    弟子明白,师父说的话,我一定牢牢记住,决不会违背师父的半点意思。师父是告诉弟子,要把神术和神方流传出去,不要把它当成自己的宝贝,秘不示人,我一定会按照师父的嘱咐,用它为部落中的人治好病。

    阿秀又磕了一个头,然后依旧直杵杵地跪在若水的面前。

    师父,你虽然不愿意收我为徒,但在我的心里,您已经是我的师父了。

    若水简直无奈了。

    这阿秀还真是缠夹不清!

    阿秀,你起来!我说过不收徒,不是不收徒!若水板起了脸道。

    医术之学,博大精深,若水知道自己懂得会的不过是皮毛而己,根本就没资格做别人的师傅,更何况,她压根就不想收徒。

    有一个唐珊瑚整天跟在自己身边就够了,要是再来一个阿秀,想想就叫人头疼。

    阿秀犹豫了一下,还是听话地站起来,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失望之色,偷眼看着若水,想开口相求,却又不敢。

    若水姐姐,阿泰现在已经没事了,可以劳烦姐姐的大驾,去我家帮我哥哥瞧瞧吗?

    阿雅被众人当成透明人一样,忽视了许久,心中憋闷得差点吐出血来。

    她挂念阿雷的病情,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飞回家去,几次都想插嘴催促若水,可是她碰了若水的一个软钉子,心中有气,不愿意拉下脸来软语相求。

    可这时她实在是等不得了,终于放软了语气,可是还是端着架子,神情颇不自然。

    自从她对小七产生了异样的情愫之后,她再看若水就是怎么看都不顺眼,更不愿意在她的面前说软话,尤其是当着小七的面,像是生生矮了她一头似的。

    若水如何看不出阿雅这话说的极不情愿?

    她刚才故意晾着阿雅,也是想给这朵白莲花一个警告,让她少痴心妄想。

    以阿雅这点微末道行,想在暗中给自己使拌子,捣捣鬼,她还嫩得很呢!

    不过她想起阿雷,她的哥哥确是个豪爽直率的汉子,她不会因为他是阿雅的哥哥就袖手旁观。

    走,咱们瞧瞧阿雷去。若水对小七和老八道,当先向外走去。

    部落里的人现在对她奉如神灵,崇拜之极,在众人的心中,若水的地位几乎和丹增大师一样平起平坐,见她走来,都一脸恭敬地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阿雅听得若水答应去救阿雷,心中一喜,脸上却没露出半点高兴的表情,像是若水欠了她二百吊钱一样。

    她跟在若水的身后,一起向自己家中走去。

    阿秀看在眼里,心头有气,当下双手一叉腰,拦在阿雅的面前。

    你,给我站住!

    你要干什么?阿雅对阿秀明显有些害怕,她的那两记耳光打得她的脸,仍在隐隐作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