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624章 请你吃枣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624章 请你吃枣

    那十九师弟也看向墨白:十七师兄,咱们去哪?

    他这趟任务出来四人,大师兄突然接到师门消息,赶回师门,三师兄和十三师兄都化成了一阵青烟,只剩下了他自己,自然而然的把墨白当成了主心骨。

    墨白不答,目光斜斜的向小七一瞥,十九师弟马上想到,这人是十七师兄这次任务的目标,他必须要摘下这人的脑袋带回师门才算完成任务。

    可十七师兄为什么迟迟没有动手呢?难道这人的功夫会比十七师兄还要高吗?

    他可万万不信。

    十九,你自个儿回去吧。我不回去了。墨白从腰间摘下一枚碧玉腰牌,上面刻着图腾花纹,然后还有两个篆字。

    他拿在手里,轻轻摩挲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交给了十九师弟。

    那十九师弟呆呆地看着手里的碧玉牌,愕然道:十七师兄,这个,是你身份玉牌,为什么要给我?

    你帮我把这面玉牌交给师父,就说我墨白对不起他老人家这么多年的抚养之恩,我墨白,从此以后不再回归师门。以后,我和你们桥归桥,路归路,再无瓜葛。你要是接到任务,要摘我的项上人头,大可不必犹疑,尽管来取便是,我墨白在这里等着。

    墨白轻描学淡写地说道,眼神中却透出异样的坚定。

    十九师弟瞪着圆圆的眼睛,眼中全是不敢置信:十七师兄,你真的要离开师门?离开师父?究竟为了什么?是因为你不想杀这个人吗?交给我,我来帮你杀!

    我自有我自己的原因,而且,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我已经过够了,我墨白活了二十二年,从今而后,我该为我自己而活了。墨白淡淡道。

    你不是,十七师兄!你你是在骗我,你离开师门,为的就是这个女人,是不是?十九师弟突然伸手一指若水,脸上全是激愤之色,怪不得大师兄常告诫我们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让我们谨守色戒,女人是用来消遣解闷的,不是用来付出真心的!十七师兄,难道你都忘了吗?

    呸呸呸,什么消遣解闷,臭小子,你少胡说八道,你要是再出言侮辱我七嫂,我老八就割掉你的舌头!老八虽然不喜墨白,可对这十九师弟的论调更是不齿。

    我要如何便如何,就连师父都不管我,十九,你管得到我吗?你赶紧离开吧,否则休怪我翻脸无情。

    墨白眉宇间已经露出不耐的神色,两条遄飞入鬓的长眉竖起,十九师弟知道,每当他出现这种神情的时候,都表示他心中动了杀机,心中一凛,不敢多言。

    他把墨白交给他的碧玉牌小心翼翼地藏好,再次看了墨白一眼,哽咽道:十七师兄

    墨白抬手打断了他,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叫我墨白,从现在起,我不再是你的十七师兄!

    说完背过身去,双手负在背后,不再瞧他。

    十九师弟怔怔地看了墨白的背影好一会儿,终于一跺脚,狠狠瞪了若水一眼,心想都是为了这个女子坏事!

    他闪身飞逝,白衣没入树丛之中,身法奇快,让老八又是一阵郁闷。

    这墨白身处的究竟是什么师门啊?为什么江湖中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样一个神秘的门派?可是门下弟子们的武功,一个个都如此之强!

    就连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那轻功都比自己还要高明,这究竟是个什么世道啊。

    老八不由得闷闷不乐。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功夫够高了,七哥的功夫就算不是天下无敌,也是在江湖上能数得着的高手,可是无端端的蹦出来一个墨白,一下子就压过了七哥一头,而且他上面还有师父,还有他的大师兄

    天知道还会不会有其他的那些师兄弟们会跳出来和他们做对!

    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在背后操纵着这个神秘的门派,七哥,你是得罪了什么人啦?从哪里惹上了这样厉害的对头?

    七哥,咱们赶紧赶路吧。老八抬头看了看天色,也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耽误了咱们这么多的时间。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故意让墨白听得清楚。

    墨白只是负手而立,笑而不语。

    好。小七把珠穆朗玛牵到若水面前,然后自己上了塔克拉玛干,老八也跳上了小灰的马背。

    墨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小七在马背上对墨白一拱手。

    墨白只是微微一笑,也对着小七拱拱手,却不说话。

    若水咬咬嘴唇,看着小七,欲言又止。

    看到小七这副神态,显然是想离得墨白越远越好,可自己该怎么跟他解释墨白的意图呢?

    墨白当着众人的面前,脱离了师门,显然他是下定决心要跟随自己了,可是小七,他会同意吗?

    小七,他若水开口欲言。

    七嫂,不必和他罗嗦,咱们赶紧走吧!老八突然挥出一鞭,正打在白马的马臀上,白马负痛,长嘶一声,撒开四蹄向前奔去。

    小七毫不迟疑地追在若水身后。

    老八骑在小灰的身上,一手牵着小黑的马缰,对着墨白斜了一眼,道:墨公子,有些东西不是属于你的,你就别惦记着,你就算再惦记,她也终究不属于你!希望墨——大侠你能自重身份,好自为之,告辞!

    说完一夹马腹,小灰像闪电般窜出,直追前面的小七和若水。

    老八说完那番话,只觉得心意大畅。

    他策马而行,风声扑面,带来阵阵道路两旁的清新空气,让他觉得一身轻松。

    终于甩掉了墨白那个大包袱,那天晚上的事,将永远变成一个秘密,没人知晓的秘密。

    他相信墨白一定听懂了自己的暗示,不会把他和若水之间的关系泄露出去,只要若水和七哥在一起,不受人打扰,他们一定可以恩恩爱爱的过上一辈子。

    老八看着前方并骑而行的两个人,嘴角挂上了一丝笑容。

    只要七哥能够顺心遂意,他就是受再大的委屈,他也乐意。

    老八笑得很开心。

    可是,突然之间,他的笑就僵在了脸上。

    他无意中的斜眼一瞥间,忽然发现小黑的背上竟然多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是什么时候上了小黑马背的,他居然一无所知。

    这个骑着小黑的不是别人,正是墨白!

    他正歪头对着老八微笑,笑容洒脱优雅,可看在老八的眼里,却满满的全是嘲讽和不怀好意的捉弄!

    墨——白!老八猛地一勒马缰,小灰和小黑同时停下了脚步。

    你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已经脱离师门了吗?江湖这么大,处处是你家,你为何还要阴魂不散的跟着我们?老八咬牙道。

    谁说我跟着你们?这天下间值得我墨白跟随的只有一人,唯她而己。墨白伸指一弹,嗤的一声,一缕寒光闪过,吓了老八一跳,正想闪避,却发现手中握着小黑的马缰竟然断了。

    墨白再不理会他,驾了一声,就潇潇洒洒的骑着小黑追赶前面的若水去了。

    老八的鼻子都气歪了。

    他忍不住破口大骂:墨白,天下间最不要脸的人,就是你!什么狗屁的第一高手,你不要脸,才是天下第一!不要脸天下第一!

    他对着墨白的背影直声吼道。

    突然间,卟的一声,一样东西一下子飞进了他的嘴巴里,登时噎得他说不出话来。

    老八生怕这东西有毒,连忙吐在地上,竟是一枚红彤彤的大枣,却是墨白随手从路边的枣树上摘下来,扔在他嘴里的。

    你要是再口下无德,这次我请你吃枣,下次送进你嘴里的就是我鞋底的烂泥巴!顺着风带来的是墨白听了让人恨得牙痒的嘲弄声。

    老八被墨白气得脸都绿了,可却紧紧闭上了嘴巴,一个劲的打马狂奔。

    他知道墨白可不是说着玩玩的,他当真会说到做到。

    如果自己再骂他,他肯定会毫不留情的请自己吃泥巴。

    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老八比谁都明白。

    扑哧,若水忍不住笑了出来。

    老八遇到了墨白,才真叫遇到了克星。

    这一路上,如果他要是继续挑衅下去,墨白是有的是法子收拾老八的。

    可是这墨白唉,可真是个让人头痛的大问题。

    若水蹙了蹙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小七一直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就连她脸上最细微的表情也没有逃过他的眼底。

    可他却觉得迷惘了。

    两人分别了这几天,他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她了。

    她被墨白掳走的那些时日,他的心每时每刻都像插着一把尖刀,痛楚难当。他为她牵肠挂肚,忧心着急,不知道她落在墨白的手里,会受到什么样的折辱,又不知道那墨白是不是会伤害到她的性命。

    他更因为自责自伤,自悔自恨,气血上涌,伤了心脉,他不但不加克制调息,反而自暴自弃,加意的折磨自己。

    只有这样的痛,才会让他暂时忘记心里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