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660章 装疯卖傻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660章 装疯卖傻

    第660章 装疯卖傻

    大臣们齐声惊呼。

    就连圣德帝都悚然动容。

    难道太子妃当真对皇后娘娘下了毒手?

    几乎每个人心里都这么想。

    只有曾太医,他蹲下身观察着姚皇后吐出来的那口黑血,抬起头,欣喜道:恭喜皇后娘娘,曼陀罗的花毒就混在这血中,吐出来之后,您就无大碍了。

    听了曾太医的话,大臣们都吁出一口气,暗自为自己刚才对太子妃的猜疑而惭愧。

    姚皇后却恍如不闻,她的胸口重重的起伏着,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

    吐出这口黑血之后,她倒的确觉得浑身不疼了,胸口就像是移开了一块大石,松快舒畅了许多。

    可是心头一松之后,一种难言的情绪就像海浪一样,汩汩的在胸前翻涌,让她不吐不快。

    一名宫女站在她的身边,见她唇边留有一丝血迹,递过去一方帕子,小心翼翼的道:皇后娘娘,请擦下唇角的血

    话未说完,姚皇后倏地转过身来,柳眉倒竖,厉声喝道:贱人!

    那宫女被打愣了,马上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姚皇后却不依不饶,冲上去揪那住那宫女的头发,劈头盖脸地又重重扇了她几巴掌,嘴上骂道:该死的娼妇,来自北曜的小贱人!你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也想勾引陛下?本宫撕烂了你这张脸!

    她伸出长长的指甲,对着那宫女的脸划了过去,只听得那宫女一声长长的惨呼,脸上已经多了几条血痕。

    姚皇后犹不解气,上去又是一脚,重重踹在那宫女的小腹上,用力连连跺了下去,狠狠的道:本宫让你勾引陛下,还怀上了不三不四的野种,本宫让你生让你生!本宫让你连屁都生不出来一个!

    她又踢又骂,又抓又打,有如疯魔了一般。

    任谁也想不到,素日里看起来高贵端庄,威仪有度的姚皇后,打骂起人来,居然是这样一副丑恶的嘴脸,她骂人用的那难听的字眼,比大街上骂街的泼妇也不遑多让。

    在场的众人全都看得呆住了,宫女太监们看到那被踢打得嘴角出血的宫女,都把头埋得低低的,人人心里都生出兔死狐悲的感觉。

    大臣们面面相觑,心中都想:皇后娘娘这是得了失心疯么?

    那曾太医不是说皇后娘娘吐出黑血之后,体内的毒已经清了吗?怎么还会这般发疯?

    难不成真的是太子妃她

    若水没有忽略到众人投注在自己身上那狐疑的目光,她看着像疯狗一般继续扑在那宫女身上乱踢乱打的姚皇后,心里默默的对那名宫女道了声抱歉。

    太子妃,皇后她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圣德帝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相信是若水给姚皇后下了什么毒。

    做了数十年的皇帝,这点识人的眼光他还是有的。

    别人想在他的面前玩什么花样,他一眼就能瞧出来。

    至于若水的小心思嘛,他更是心知肚明,也不说破,无非就是想给这姚皇后吃点小苦头罢了。

    陛下,皇后娘娘这是解毒之后的应有之症。那曼陀罗花的毒性很是厉害,虽然已经随着皇后娘娘的那口毒血排出体外,但是它的药性已经侵害过娘娘的身体,儿臣所做的就是把皇后娘娘体内残存的药性全部激发出来,这种花毒有一种特性,它会激发出人心里平时压抑的一些情绪,如果娘娘说话有过激的地方,请陛下见谅。

    若水声音清朗,娓娓道来,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姚皇后之所以性情大变,和平日里判若两人,竟是这个原因。

    没想到端庄持重的皇后娘娘,心里居然积压了这许多的怨毒!

    那宫女在她的打骂之下,只知道抱着头,倒在地上哀声求饶。

    皇后,够了!

    虽然知道姚皇后是药性发作,圣德帝还是看不下眼去,忍不住沉声喝止。

    姚皇后也打得累了,她气喘吁吁的停下手,目光略显呆滞,转头看向圣德帝,眼神中满是怨恨。

    够了?不够!本宫还没打够,没骂够!你知道这几十年来,本宫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吗?本宫天天等着你,盼着你,可是你——

    她突然愤声叫道:你的心里却从来没有我!你一直在想着那个死去的贱女人,就算是她死了,你也没有一天忘得了她!你知道我有多恨,我恨她,我恨你,我更是恨死了你们两个人生的儿子,我巴不得他马上死掉!

    大臣们尽皆变色。

    姚皇后这话可真是大逆不道,这种话她可以放在心里,可是公然把它说出口来,这后果有多严重,姚皇后她会不知道吗?

    皇帝陛下有多宠爱和重视太子殿下,大臣们全都看在眼里,心中有数。

    姚皇后这话分明是在触动圣德帝的逆鳞!

    看来,她这个皇后之位是坐不久长了。

    大臣们全都抱着一种看好戏的态度,幸灾乐祸的瞧着这一幕。

    没有人同情姚皇后,更没有人愿意看她一眼,这段时间他们受这个嚣张跋扈女人的气,在这一刻全都出了。

    看起来,还是太子妃手段高明啊。

    每个人的心中对若水都充满了敬畏之意,同时也暗暗感激她为自己出了这一口积蓄己久的闷气。

    姚皇后的嘶声大叫,声音响亮,在偌大的殿堂里回响。

    饶是圣德帝修养再好,城府再深,听得她如此辱骂自己心爱的妻子和儿子,也忍不住震怒。

    他猛的一拍御案:来人!把这个疯妇给我拿下!

    他两只眼睛如要喷出火来,如果不是姚皇后中了药性,把心里的话通通说了出来,他压根就不知道,这个女人会如此恶毒!

    她居然在心里诅咒了他的妻子和儿子,足足数十年!

    想起老七小时候缠绵病榻时的病弱模样,想起爱妻离世之时自己的绝望伤心,圣德帝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利刃狠狠的划过,而这种利刃,就是姚皇后口口声声骂不绝口的诅咒。

    此时此刻,他想剥了这个女人的皮的心思都有!

    但,他毕竟是一国之君,虽然恼怒欲狂,仍然保持着清醒的理智。

    姚皇后,不能杀!

    左右御林军听了圣德帝的命令,大声应道:是。

    他们团团把姚皇后围在当中,长枪剑戟,兵刃闪亮,可是却不知该如何动手。

    对方可是皇后娘娘,皇帝陛下只是下令拿下,可该如何拿下?

    他们都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圣德帝此时也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命令下得有点不妥,却一时又想不到该如何处置姚皇后的好办法,不由蹙起了眉头,暗自发愁。

    虽然姚皇后满口不敬之词,但她都是受到药物刺激所致,也算不得什么大罪,更何况,他已经容忍了她这么久,怎么可以因为一时之气,就坏了大事?

    可是骑虎难下,他已经怒气冲冲的下令要拿下姚皇后,都说是金口玉言,说出去的话,可该怎么收回来?

    大臣们也全一惊。

    殿下这是何意啊?难不成是要废后么?

    废后,可是国之重事,可是大臣们谁也不想为姚皇后求情,而姚皇后的几名亲信,又像木头桩子似的动也不动。

    大殿下顿时一片沉寂。

    正在嘶声大叫的姚皇后突然闭上了嘴巴,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御林军们指着自己刀枪剑戟,像是从一个迷醉的梦中醒来一般,一脸愕然。

    你们你们这是要作反么?

    她体内残存的药性已经发作过了,脑中登时恢复了清明,可是对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却没有半点印象。

    当她突然醒过来,发现御林军们把自己团团围住,不由得一惊,神色惊疑不定。

    圣德帝冷哼一声,一看姚皇后的表情就知道她有多么心虚。

    皇后,你刚才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么?

    臣妾刚才说什么了?姚皇后皱紧了眉头,脑海中只有一点模糊的影子,她只记得自己吐出了一口黑血,然后心怀大畅,再然后

    她的目光落在地上那被她打得鼻青脸肿,口角流血的宫女身上,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她的手上还带着那宫女身上脸上的血迹,怔然道: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看着姚皇后的表情,全都充满了鄙夷之情。

    啧啧,这姚皇后演的好戏啊。

    她以为她想装疯卖傻,就能躲得过去陛下的责罚么?她以为她刚才冲口而出的那些话,自己这些人都没长耳朵听么?

    圣德帝也绝对不相信姚皇后会对刚才的事情全无印象,心中越发的厌憎,只是冷哼一声。

    这姚皇后,突然就变成了一个烫手的热山芋,让他有些不知道如何处置才好。

    陛下。若水旁观良久,突然上前一步,对着圣德帝盈盈一礼:皇后娘娘体内的毒虽然已经清除,但是娘娘的心情却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这段时间绝对不能操心劳神,需要找一个环境清幽,不受人打扰的地方静养,才能有助于娘娘尽量的调养身体。

    圣德帝眼前一亮。

    这倒是个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