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677章 昭然若揭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677章 昭然若揭

    第677章 昭然若揭

    这家伙前倨而后恭,刚才还是一脸无礼的傲慢模样,现在居然对若水这样尊敬。

    墨白心下嘀咕,又瞧了若水一眼。

    这丫头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连素未谋面的人也对她心悦诚服。

    这位将军请起,我并未怪你。你对乐大将军忠心耿耿,我实在是佩服得很。若水上前一步,伸手相搀。

    那猎户满脸羞惭之色,站起身来,肃手而立。

    太子妃,您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大将军么?他极是恭敬地看向若水,呐呐地问道。

    墨白忍不住又对他翻了翻白眼。

    他心里很不舒服。

    这家伙对若水的态度明显比对自己还要尊重得多。

    若水摇摇头,道:你只需要帮我把解药交给大将军,至于他愿不愿意来见我,都由得他的心意。我相信他明白我的意思,你帮我转告他,我在这里等他两个时辰,如果他不来,那我自会离开。

    那猎户恭恭敬敬地答应了。

    好了,你去吧。

    是。那猎户深深看了若水一眼,转过身,飞快离去。

    墨白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密林中,才出声道:可需要我去跟踪他?

    不必。若水摇头,寻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咱们就在这里等。

    等?如果他不肯来见你呢?墨白问。

    如果他不来,那咱们就回去。若水眯起眼,抬头看了看天空的太阳,温暖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暖洋洋的极是舒服,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道:好困。

    小白,我要睡一会儿,如果乐大将军来了,你再叫醒我。

    说完,她索性寻了一片平整的草地躺了下来,享受着温暖阳光的沐浴,闭上了眼睛,过不多时,已经沉沉睡去。

    墨白瞪视着她,一直到她鼻息沉沉,呼吸匀净,他才真的相信,她睡着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能安心睡觉!

    墨白简直啼笑皆非。

    可是一转眼,他看到她眼底泛起的淡淡青色,忍不住轻叹一口气。

    他默默地坐在溪边的岩石上,啃着早已经凉透的烤鱼,陷入了沉思之中。

    时间过去得很快。

    墨白抬头看了看渐渐偏西的太阳,站起身来。

    已经两个时辰了,如果乐正毅要来,他早就该出现了。

    他到现在还没露面,肯定是情况有变。

    在若水说她要这里等乐正毅的时候,墨白已经猜出了她的心思。

    如果他真的想要造反叛乱,他就绝对不会孤身前来,他会召集大批兵马,把他们二人重重围困,能够捉拿到太子妃,无疑对他大大有利。

    若水这样聪明,她怎会不知?

    她分明是在赌!

    拿自己的性命在赌!

    墨白越想越是有气。

    这丫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她以为就凭他自己,真的能敌得过乐正毅的千军万马吗?

    当今之世,若是论单打独斗,墨白谁都不惧,他自信绝不会输。

    但是一人之力终究有限,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挡不住乐正毅的精锐之师。

    他自己当是可以全身而退,可是要想护得她周全,却是万万做不到了。

    墨白气的不是若水,他气得是自己。

    他自己为什么明明知道她的心思,却还心甘情愿地陪她在这儿等,在这儿赌她的性命!

    他刚才就该带着她,追着那猎户的踪迹,直捣乐正毅的老巢。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两个时辰即将过去,他的耳中仍是没有听到周围有半点人声。

    越是无人,就越是危险。

    墨白决定不再等待下去,他要抓紧时间,趁着乐正毅的军队还没有赶到的时候,带着她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他从石上一跃而起,落在若水的身边。

    夕阳西下,碧草如茵的绿地上,她的睡颜美好而安谧,瑰丽的晚霞照在她的身上,有如给她披上了一层绚丽的轻纱。

    这画面实在太美,美得让他不忍打破。

    可他必须马上带她走。

    她合着双眼,唇角微微上翘,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好像正在做着甜梦。

    墨白不忍心打断她的梦,俯身下去,伸臂相抱。

    突然之间,一声暗器的破空之声,倏然而至,直奔墨白的后心而来。

    来势奇急!

    事前竟无半点征兆。

    饶是墨白的耳力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事先竟也没有听到附近有人靠近的声音,显然来人也是个武功卓绝的高手。

    他不假思索的腾身跃起,轻轻巧巧地避开了射向他后心的暗器。

    那暗器夺地一声,射中了他身旁的一棵大树,只震得树干震颤不己,树叶簌簌而落。

    墨白双眸一眯。

    那暗器竟然是一枚指肚大小的石头子儿!

    这人的暗器内力都当真了得。

    一枚小石子的威力殊不亚于铁莲子铁蒺藜等重物,看来躲在暗中偷袭自己的人,竟是个难得一遇的高手。

    是英雄好汉,就大大方方地站出来,躲在暗处忽施偷袭,算得哪门子好汉?

    墨白等了片刻,只见暗器飞来的方向静悄悄的,并没有人现身,忍不住出声冷嘲道。

    是英雄好汉,就该光明磊落,趁人家姑娘熟睡的时候去轻薄人家,又算得哪门子好汉!

    一个比他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只不过却是响在了他的身后。

    墨白倏地回身,只见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一条人影。

    那人站得离他远远的,整个人位在树丛的阴影处,背影逆着光,瞧不清楚面目。

    只见他身形又瘦又高,穿着一袭黑衣,几乎和树影融为一体,幸亏墨白目力过人,要不然想发现他的踪迹还真是难上加难。

    墨白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遇到了同行!

    这人非常擅于借着地形之势隐匿身形,这是身为杀手必须要掌握的一项技巧。

    而这个人做得极佳。

    他身上的那件黑衣,裁剪得恰到好处,每一处都和他的身形极为相贴,让他的人就象一头隐身在暗处的黑色猎豹,矫捷灵动,行动自如。

    相比之下,自己穿的这件白袍就有些累赘了,只注重了身形飘逸,忽略了它的实用性。

    墨白心中的傲气登时升起。

    有一种隐隐的兴奋之色在眼中浮动。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一个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

    废话少说,要打就打!

    墨白素来不喜多言,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他身形扑出之时,顺手从地上捞起一把碎石子,以满天花雨的手法,向着那黑衣人飞射而去。

    好功夫!那人一声赞喝,顺手捋下满把树叶,也学着墨白的手法,激射而出。

    石重叶轻,只听得哧哧哧声响不绝耳。

    墨白的一把小石子穿透了黑衣人的树叶,只是略略受阻,其势不衰,直奔黑衣人的数处大穴而去。

    黑衣人微噫了一声,似乎颇为惊讶。

    那石子来势奇急,黑衣人来不及闪避,只好伸手食指,一一弹飞,他只觉得指节俱裂,右腕已经感到又酸又麻。

    只是暗器这么一较量,墨白的心中已经有了数。

    这人的功夫不及自己精纯。

    他勾唇冷笑道:我还当你有什么大本事,也不过如此!

    他身边不喜携带兵器,也不喜欢近身和人交手,当下袍袖一拂,一股暗劲涌出,虽然相隔数丈,黑衣人仍是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劲力袭向胸前。

    黑衣人大喝一声,双掌齐出,终于挡住了墨白这鼓袖一击。

    墨白一声冷笑,踏前一步,双袖齐拂,两股劲力一齐向那黑衣人奔涌而去。

    那才那一拂,黑衣人已经拼出双掌才抵挡得住,这下墨白却用上了双倍的功力,那黑衣人识得厉害,不敢硬接,忽地拔起身形,向空中跃起。

    哪知道墨白的劲力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他身形向上拔起,墨白的劲力也追踪而至,暗劲激荡,黑衣人只觉得劲风割面,避无可避。

    他情急智生,身在半空,硬生生使了个千斤坠的功夫,身子有如一颗炮弹一样,从空中重重砸向地面。

    只听得砰地一声大响,那黑衣人已经把地上的泥土砸出一个大坑来,只跌得骨痛欲裂,但好在是躲过了墨白那排山倒海的一击。

    啪——啪——清脆的击掌声响了起来。

    墨白和那黑衣人一愣,同时向声音来处瞧去。

    只见若水站在夕阳中,对着二人微微而笑。

    好功夫!小白,你的功夫果然高出乐大将军一筹!

    墨白和那黑衣人都是一怔。

    黑衣人微微眯起双眼,看向若水:你识得此人?

    与此同时,墨白也开口出声:他是乐大将军?

    若水微笑点头道:不打不相识,二位都是好身手,现在较量过了,就不必再打了吧。

    墨白看了黑衣人一眼,默不作声地退后几步,沉默不语。

    黑衣人却没再理会墨白,对着若水弯腰行了个军礼。

    末将拜见太子妃。

    乐大将军,不必多礼。许久未见,乐大将军的风采更胜往昔。

    若水的一双妙目在乐正毅的身上转了两转,唇边露出淡淡的笑意。

    乐正毅不由自主地觉得有些尴尬。

    他刚被墨白逼得在地上打了个滚,一袭黑衣沾满了泥土和落叶,正是狼狈不堪之时,若水却夸他风采更胜往昔,话中淡淡的讽刺之意,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