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689章 咄咄逼人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689章 咄咄逼人

    第689章 咄咄逼人

    若水把花名册往德喜公公怀里一放,笑眯眯地打量了几眼自己挑出来的人。

    德喜公公,请回复父皇,说这三千人我挑好了,这就出城。

    太太太子妃,这这不妥吧?

    德喜公公再次揉揉眼,看向整军待发的三千御林军。

    他觉得脑门儿疼。

    这些个歪瓜裂枣是究竟是咋混进御林军里来的?

    要说这里头没有什么猫腻,他也不信啊!

    不行,等进了宫,他得把此事赶紧禀告圣德帝,定要抓住这御林军里面的害群之马!

    就这形象要是带出门去,简直给皇家御林军脸上抹黑啊!

    要是让乐正毅的军队瞧了,还不得笑掉对方的大牙啊。

    太子妃,要不您再重新挑过吧?这这些人德喜公公欲言又止。

    这些人怎么了?我觉得挺好,不用挑了,就他们了。

    若水一扬眉,神采飞扬地道:请德喜公公回去复命吧。

    她一翻身,上了小灰的马背,素手一挥,道:开拔!

    三千御林军护送着若水,浩浩荡荡向城门而去。

    德喜目瞪口呆地看着若水骑在马上,渐行渐远。

    *

    太子妃奉陛下圣旨,前来会晤乐大将军,有要事相商!尔等不得拦阻!

    随着城门的缓缓打开,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

    城门外,乐正毅的兵马早就接到密令,严守阵营,却并未攻城。

    闻言,众军士像是早有默契般,缓缓让开一条通道,让若水带的人马经过。

    若水骑在马背上,墨白随在身后,她神色自若地从一众盔甲鲜明提枪持戟的兵士们中央,缓缓而行。

    而紧跟在她身后的御林军们,则个个面如土色,几乎要握不稳手中的枪戟,两条腿控制不住的直哆嗦。

    在自己身周的这些人,就是乐大将军手下著名的黑衣鬼团啊!

    他们那身黑衣黑甲就是明显的标志。

    传言中,他们每个人的身手都足以抵得过十人,个个都有神出鬼没,取人首级于无形之中的本领。

    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浓郁的杀机和血腥之气,让他们这些几乎没沾过血的御林军们情不自禁的感到深深的畏惧。

    乐大将军现在何处?

    穿过了黑甲兵团,走出里许,若水问向身旁的一名黑甲将领。

    大将军的营寨便在前方的那座山头。那黑甲将领不敢怠慢,神态颇为恭敬地答道。

    他掩不住脸上的诧异之色。

    眼前的少女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虽然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却是容貌清丽,体态纤纤,一看就是养在深闺不知人间烦忧的大家闺秀。

    虽然她气度高华,让人不敢忽视,可朝廷却怎的会派她一个姑娘家,前来己方军营。

    再瞧她身后护送的那些御林军,虽然人数不少,但高矮胖瘦,参差不齐,老的极老,幼的极幼,哪里有半点皇家御林军的派头。

    一个个见了自己队中军士们的杀气,吓得缩头缩脑,面如土色,看了就让人瞧不起。

    倒是眼前这个太子妃,镇定从容,不动声色,倒是让人琢磨不透。

    哦。若水若有所思地朝那方向看了几眼,有劳了,请将军先回吧,我们在这里休息休息。

    那黑衣将领更是诧异,这才刚刚出城,就要休息?

    他猜不透若水的意思,但半点也不把这个小姑娘和她带来的人马瞧在眼里,行了个礼,就带着手下的士兵向后撤去。

    若水等乐正毅的人马离开,她勒住马,回过身来,对一众御林军朗声道:

    今日各位赶路劳累了,原地扎营休息,三日之后,再随我一同去捉拿乐正毅!

    什么?

    捉拿乐正毅?这不是开玩笑吧!

    御林军们差点惊掉了下巴,一个个拼命掏耳朵。

    自己没听错吧?

    太子妃不是奉令来劝降乐大将军的吗?怎么一下子变成捉拿了?

    就凭自己这些人,想捉拿乐大将军?这简直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就算是日头从西方出了,他们也捉不到乐正毅啊。

    若水掏出一面黄澄澄的令牌,晃了晃。

    此乃陛下密旨,如有违抗者,斩!

    她语气森严,板起脸来的神情严肃之极,让人一见之下,就肃而生畏。

    更何况她手中的令牌就代表着绝对的权威,见金牌就有如见皇帝陛下亲临。

    所有御林军们都齐唰唰的跪了下来。

    遵令!众口齐声。

    众军便就地安营,前方不远就是一条小河,过了小河,就是乐正毅大军所在的山头。

    打水的打水,做饭的做饭,这些御林军们从来没出过皇城,做起这种事来不免手忙脚乱,不是水洒了一地,就是烧糊了米饭。

    若水只是微笑着走过,顺便指点一下众军烧饭的火候。

    御林军们没想到太子妃这样平易近人,对她好感大增。

    虽然她带着自己陷入了死地,可谁也不怨她。

    这趟任务本来众人就抱了必死之心,不管是劝降还是捉拿,都有如是在老虎的嘴里拔牙,乐大将军这头猛虎一发怒,众人就会被吃得渣都不剩。

    不过,那也是三天之后。

    太子妃给了自己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之中想来不会有性命之忧。

    众人想得开了,倒全都放松下来,一个个乐得自在悠闲,营地中笑声一片。

    天色渐晚,营地里生起了一处处篝火。

    若水也不安排巡夜的人手,只是吩咐下去,让众人早早安歇。

    御林军们更是个个诧异。

    连巡夜也不巡了?

    要是乐大将军的军队趁夜忽施偷袭,他们岂不是全军覆没?

    随后一想,就算乐大将军不派人偷袭,光明正大的前来,他们照样是全军覆没。

    还是太子妃英明啊。

    待到夜深人静,众军睡得鼾声如雷。

    若水的营帐突然打开了一条缝。

    她探头出外,左右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异常,便闪身而出。

    她蹑走蹑脚的走出数丈,突然觉得脖子后颈吹过一阵冷风,登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只听到一个嘲弄的笑声在她耳边响了起来。

    明明是你自己带的兵,出去一次,还鬼鬼祟祟的好像做贼一样!

    那声音正是墨白。

    她就知道瞒不过他的眼睛。

    若水咬了咬牙,无奈地白了他一眼。

    既然跟来了,那就随我一起去吧。

    两人在营帐里穿行,走出数步,突见眼前火把闪动,有脚步声渐渐走近。

    墨白一拉若水,两人闪身藏在帐篷后面的阴影里。

    只见一老一少两条人影走近,却是刘老根和钱小豪。

    两人执着火把左右巡看,一个白须飘飘,一个稚气犹存,神情却极是认真。

    若水不由暗自点头。

    虽然她不曾下令巡夜,但这两人却显然放不因此而放松警惕。

    等到两人离开,若水依然注视着那一老一少的背影,若有所思。

    还真是敬业认真。

    墨白在她身边吐槽一句。

    他长臂一伸,不耐烦地抓住她的右腕,带着她快速奔出营地,过不多时,两人已经出现在乐正毅的营帐之前。

    太子妃!您来了!

    守在营帐之前的两名卫兵立刻对若水躬身行礼。

    咦,你们认得我?若水微微奇道。

    那两名卫兵咧开嘴一笑,道:太子妃想来不记得了,在雁翎山的时候,我二人已经病得要死了,是太子妃亲手帮我二人施针,救了我二人的性命。太子妃的再生之德,我等永记在心,却不知道如何报答。

    什么报答不报答的,你们对朝廷忠心耿耿,保家卫国,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若水一笑,乐大将军可在里面?

    在,在,请太子妃稍等,我马上进去通报。

    其中一人立马奔进了营帐,几乎是立刻又出来了。

    太子妃,大将军有请。他的目光落在若水身后的墨白身上,略带不善的打量了几眼。

    大将军有令,只请太子妃一人进帐,闲杂人等,请勿骚扰。他又补充道。

    稀罕么!

    墨白不屑地哼了一声,对若水道:这穷山僻壤,风景极恶,我去瞧瞧,这乐正毅选了个什么所在扎营。

    说完袍袖一拂,身子有如一只白色的大鸟,划破夜空,消失了密林里。

    那两名卫兵只瞧得张大了嘴巴合不拢来。

    身为乐大将军的部下,眼光自然是极高的。

    他二人这才发觉,这白衣男子的轻身功夫简直高得出奇,就连在他们心中被奉为神人的乐大将军,似乎都有所不及。

    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

    太子妃乃女中豪杰,就连手下的一名护卫身手都这般了得。

    若水走出营帐,一眼就看到大帐正中的乐正毅。

    他听得若水进来的脚步声,却连头也没抬,双臂撑在书案上,正凝视着桌上平铺着的一张大地图,拧起两条长眉,似乎正在出神。

    乐大将军果然是忠君爱国,这么晚了,还不安枕,果然是忧国忧民的忠臣良将。

    若水微笑着走近,语气略带调侃。

    但乐正毅听了她的话,却是神色一凛,抬起头来。

    太子妃,你是怕末将食言而肥么?他一双湛湛黑眸对着若水直视过来,宛如两道利箭,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