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712章 两条金鱼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712章 两条金鱼

    若水一惊,虽慌不乱,定睛瞧去,却是妙霞公主。

    公主,你怎会在这里?

    七嫂,你别走,求求你,救救我母后吧。妙霞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里,现在布满了红丝,原本红润饱满的双颊,也变得苍白瘦削。

    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显然得知了姚皇后的秘密之后,她这段时间饱受折磨,寝食难安。

    若水目光闪了闪,对着她的藏身之处看了看。

    公主,你一直躲在这里面偷听?很显然,刚才自己和姚皇后的话,一字不漏地全都进了妙霞公主的耳朵。

    妙霞神色复杂地点了点头。

    她虽然长在天下最复杂黑阴暗的皇宫,却被姚皇后保护得很好,一直是个天真未泯的小姑娘,不晓得这人心有多黑暗丑恶。

    直到那一天,她亲耳听见姚皇后的秘密,她的世界整个都坍塌了。

    姚皇后在她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

    她怎么也想不到,温柔慈爱的母后,竟然会在暗中策划着进行一场宫变,而宫变要刺杀的对象就是她的父皇!

    这变故来得太快太突然,她一时接受不了。

    她心里藏不住事,突然闻得这样一个天大的秘密,如哽在喉,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忍不住向她最信任的若水吐露了真相。

    可过后不久,她就开始懊悔。

    自己真的太天真了。

    她虽然不太懂得朝廷之事,可母后不喜欢七嫂,她还是看得出来,而七嫂明显也对母后没有什么好感,加上母后一再加害七嫂,七嫂应该是对母后恨之入骨了吧。

    可自己却把母后的秘密告诉了七嫂,这不是吃里扒外是什么!

    如果七嫂泄露了出去,母后的性命难保!

    不但母后保不住性命,就连整个姚家都岌岌可危。

    因为母后犯的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到时候她这个公主的宝座能不能继续坐得稳,也未可知。

    她不在乎自己能不能当公主,可她在乎的是母后的命。

    尽管母后的做法她一百个不赞同,可她却是生她养她疼她爱她的母后。

    妙霞无法恨她。

    所以一听得若水进宫的消息,她几乎是马上赶了过来。

    她要好好哀求七嫂,只要七嫂能够答允放过她母后,帮母后保守这个秘密,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可她还是来晚了一步,当她来到的时候,她的母后已经抢先一步到了。

    妙霞便悄悄地躲进了树丛,偷听二人究竟在说些什么。

    姚皇后和若水只交谈了短短的几句话,却是刀来剑往,字字句句含着杀机。

    以前的妙霞或许听不懂,可现在的她,却只恨自己听得太懂,太明白。

    她自然是听出了若水话中的规劝与警告之意的,只是她的母后

    妙霞心中闪过一抹悲凉。

    母后她,真的会收手吗?

    她轻叹一声,看着姚皇后微微昂起的下巴,还有那坚毅的眼神,妙霞知道,母后还是会一意孤行。

    她不想再管了。

    她只想静静地一个人离开,离开父皇,离开母后,离开这个复杂无比的皇宫大染缸。

    哪知道就在这里,异变陡生,姚皇后竟然一个不慎,掉进了荷花池里。

    就算妙霞再生姚皇后的气,她也是自己的生母,她怎么可能袖手不理?

    而若水是公认的医术如神,她的医术比太医院的太医还要高明,妙霞见她要走,忙现身出来,拉住若水的衣袖,哀哀求道。

    若水推拒不得,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其实她就算不救,姚皇后吐出几口水之后,也会醒来。

    但她却偏偏要救,等姚皇后得知是自己救了她,她非怄出血来不可。

    若水眼中闪动着顽皮的光,却垂下了眼帘,不让妙霞瞧见,被她扯着一路来到昏迷不醒的姚皇后身边。

    太子妃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乱糟糟的现场登时出现了诡异的寂静。

    一个个宫女太监都满眼恐惧地看着若水。

    若水无奈地叹口气。

    这些人是什么表情啊,当自己是来取姚皇后性命的阎罗王吗?

    自己还真没这好么的兴趣,亲手要了她的命。

    她不但不会要了姚皇后的命,还要救她回来,等着她向自己道谢呢。

    你们这么多人围着皇后娘娘,会让娘娘喘不过气来,如果娘娘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全都是害死皇后娘娘的罪魁祸首。

    若水的视线对着众人一扫,口气凉凉地道。

    她话音刚落,所有围在姚皇后身边的宫人们哗啦啦退了个干净,全都离姚皇后远远的,唯恐自己变成唯一的罪人。

    七嫂,你一定能救活我母后的,对不对?

    妙霞牢牢扯住若水的衣袖,说什么也不松手。

    若水无奈道:公主,你要是不放开我,我怎么为皇后娘娘施针呢?

    妙霞这才松开手。

    若水蹲在姚皇后的身边,看了看她的气色,又按了按她高高鼓起的腹部。

    公主殿下,您看这有伶俐的太监在旁边插言,小声地提醒妙霞公主。

    这太子妃可是皇后娘娘的眼中钉,公主却找她来救治皇后娘娘,万一太子妃偷下毒手,岂不是要了皇后娘娘的命?

    混账奴才,退下!我相信七嫂,她一定会救我母后。

    妙霞公主俏脸一板,训斥道。

    那太监连忙赔罪,夹着尾巴灰溜溜地下去了。

    若水抬眼瞅了瞅妙霞:公主,你放心,皇后娘娘会没事的,只要我给她施上一针,她很快就会醒过来。

    妙霞大喜,一把抓住若水的手,连连摇晃:好七嫂,那你快救她。

    公主就这般信我?你就不怕我她话声一顿。

    我不怕,七嫂你不会的,我信你!妙霞斩钉截铁地道。

    那好,如果事后你母后要怪罪,你可别怪我咯!

    若水似笑非笑地道,听得妙霞一愣。

    七嫂救了母后,母后感激她还来不及,说不定会让母后打消了那些不该有的念头,怎会怪七嫂呢?

    她愣愣地点了点头。

    好。

    若水不再迟疑,取出金针,飞快地对准姚皇后的人中穴扎了下去。

    妙霞和周围宫人们眼都不敢眨,直勾勾地盯着若水手中的金针,全都屏住了呼吸。

    妙霞嘴里虽说不怕,但心里也在打鼓,怕万一若水一个手抖,这针扎错了地方,可就真的害了母后了。

    若水余光一扫,看着众人那一脸的担忧,不由暗暗好笑。

    这些个蠢货,自己如果要对付姚皇后,岂能用这种手段,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要是施针让姚皇后断了气,这不明摆着自己就是凶手吗?

    难道自己看起来有这么蠢么?

    果然是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狗。

    做为姚皇后身边的狗,果然也和他的主人一样的愚不可及。

    若水这一针扎下,不过片刻的功夫,姚皇后的眉梢就轻轻一动,眼帘也在微微颤动。

    皇后娘娘要醒了,快把娘娘翻过来,让娘娘吐出腹中积水。

    若水对周围一瞪眼,太监和宫女们这才敢凑上前来,把姚皇后翻了个个,脸朝下。

    若水也不客气,提起手掌,对着姚皇后的后背用力挥出了三掌,啪啪有声。

    她这还是看在妙霞的面子上,这三掌打在了姚皇后的后背,要不然,这三掌落下来的地方,就是姚皇后那张老脸了。

    姚皇后神智渐复,正准备睁开眼来,突然背后遭到掌击,只觉得嗓子眼有物,咯咯作响,一张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她一吐之下,肚子里有如翻江倒海一般,再也停不下来,只呕得腹中再也没什么可吐的,可嗓子眼里还是作痒,一个劲的干呕。

    周围人的眼睛眉毛鼻子全都皱到了一起。

    姚皇后这吐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难闻了。

    这股子酸臭味,就像是腌了十年的老咸鱼,懒婆娘从来不洗的裹脚布,那味道简直没法形容。

    就连扶着姚皇后的妙霞公主闻到这味道,也一个没忍住,跟着吐了起来。

    众人心里都在嘀咕,这姚皇后平日里吃的是山珍海味,咋的这么多好东西到了皇后娘娘的肚子里,再倒出来居然会是这个味道?

    该不会是皇后娘娘连肚子里的坏水,也一遭儿吐出来了罢?

    妙霞公主见姚皇后还是干呕不止,急道:七嫂,我母后她这是怎么了?

    若水的目光闪了闪,道:无妨,娘娘肚子里还有一样东西没有吐出来,等吐出来,就好了。

    啊?是什么东西?妙霞惊得睁大一双妙目。

    若水缓步上前,对着姚皇后的后颈劈了一掌,姚皇后登时哇了一声,从喉咙口里蹦出两样东西来,掉在地上,犹自弹跳不休。

    众人一瞧,只见姚皇后刚刚吐出来的活物,居然是两尾金鱼!

    这这情形,简直是太滑稽了!

    虽然众人都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乐,也不该乐,可谁都憋不住的想乐,几乎忍出了内伤。

    就连姚皇后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两尾鱼,不敢相信是自己的嘴巴里吐出来的。

    可再一想到自己刚才居然活活的吞了两条金鱼入腹,姚皇后又是一阵恶心,却怎么也吐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