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806章 真真假假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806章 真真假假

    你是头一次见到,嗯?小七斜眼看他。

    声音里有浓浓的威胁语气。

    老八偷着吐了吐舌头,转头对着若水道:七嫂,你瞧七哥他欺负小弟,你也不帮我说句话。

    这样的老八,才是若水熟悉的。

    她几乎不能把眼前的老八和小七故事里那个童年的老八联系在一起。

    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就算真的是,过了将近十年的时间,难道就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心性吗?

    现在的这个老八,才是真实的吧?

    若水一直在留神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连他眼神中的微妙变化都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去。

    可是老八的一言一行纯出自然,找不到半点作伪的地方。

    老八,你想见千秀,不难。我可以带你去瞧她,只是她想不想见你,却由她说了算,你觉得如何?

    若水心念一动,笑着对老八说道。

    水儿!小七沉声看她一眼,意含警告。

    七嫂!你果然比七哥还亲啊,走,咱们这就去。

    老八立马眉花眼笑,当先引路。

    若水挑了挑眉,看来老八对千秀的确十分上心,暗中连她住在自己府里何处都探听得明白。

    他要是想去见她,又何须来告诉自己和小七?

    他之所以出现在这儿,显然是出于对七哥七嫂的敬意。

    从这一点上看来,老八也的确没有可疑。

    至于他要见千秀的理由,小七不懂,可她懂。

    那是一个不能诉诸于口的秘密。

    自己要不要成全老八和那个千秀呢?

    这还真是个难题。

    小七,咱们一起去瞧瞧吧。若水拉了拉小七。

    小七却岿然不动,他对那个千秀没有半点好感,自是不想见她。

    如果老八真的对她有意,你就看着办吧,我先进宫了,父皇抱恙,我还有许多政事需要处理。

    他低声对若水嘱咐了几声,然后看着老八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好。

    若水知道他有事,也不相劝,她琢磨着小七的话中之意,见老八远远地站在前方等着自己,一笑跟上。

    她为千秀安排的卧云轩离她的怡然居并不太远,小桃从千秀那离开之后,若水也没有为难她,而是派了两个丫头,两个婆子去服侍她,但是四个人都被千秀赶了出来,其中一名丫环还被千秀从屋里丢出来的物事,砸伤了脑袋。

    四人不敢去找若水,又不敢回去,只好找到何管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都说宁可去厨房烧火,也不愿去服侍千秀。

    何管家无奈,便派了另外四人去服侍千秀,哪知也被千秀赶了出来。

    若水得讯之后,就吩咐何管家不再派人前去。

    这时见卧云轩就在前方,老八却停在了月洞门前,踟蹰不进。

    他先是整理了一下玉冠,又顺了顺衣摆,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仿佛他要去见的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人一般。

    需要我为你通报一声吗?若水笑吟吟地瞧着他。

    难得看到老八露出这种在乎的表情,看来他对千秀还真是有意。

    小七刚才已经留下话来,如果他真的喜欢,那就不妨成全他二人好了。

    虽然若水不喜欢千秀的人品,觉得她远不如唐珊瑚爽快磊落,但只要老八喜欢就好。

    有劳七嫂。老八正正经经地道,还对着若水行了一揖。

    好。

    若水微微一笑,迈步进了月洞门,来到小院之中。

    按理说,她和老八在门外的这番对答,千秀在房里一定听得到,可房中却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

    千秀姑娘。

    若水扬声叫道。

    房里还是没有声音。

    若水觉得有些奇怪。

    以千秀的性格,她要是听到自己来了,要不就是冲出门来,对自己破口大骂,要不就是在自己的面前继续装模作样,维持她的清高风范。

    她无论如何都不该是这样无动于衷。

    一种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若水抢上两步,伸手去推房门,哪知那门却从里面闩上了,她用了两次力都没有推开。

    老八,快来,打开这门!若水提高了声音。

    老八像一阵清风般飘然而至,他看到若水的神情,已经知道出事,伸掌在门上一推,内力到处,门闩登时断了。

    他也顾不得男女之嫌,推开门抢了出去,叫道:千秀姑娘!

    他一眼就看到了千秀。

    她就端端正正地躺在床上,双手平放于胸前,似乎正在安睡。

    她穿着一件淡金色华丽异常的宫装,头发梳得一丝不乱,阖着双眼,对二人进来没有半点反应。

    老八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反应强烈。

    他马上背过身去,口中连声道歉:

    对不住,千秀姑娘,是我鲁莽了,请见谅。

    他正准备出门,若水却抢步上前,直接来到床前,看着床上的千秀,伸手就去搭她的脉搏。

    老八,她中毒了。若水简短地说。

    她飞快地从食指上取下金针,对着千秀面部的人中穴扎了下去。

    老八猛然顿住了脚步,一下子窜到床前,不敢置信地看着床上的千秀。

    她神态安详,有如睡着了一般,脸上没有露出中毒之后的黑气,七窍也没有流出毒血,如果不是若水说她中毒,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

    她只不过是睡着了而己。

    她她还有救吗?他颤声道。

    千秀的胸口几乎没有了起伏。

    若水不答他的话,神情严肃地对老八道:有刀子吗?

    刀子?

    老八从腰间摸出防身匕首,递给了若水。

    帮我撸起她的衣袖,露出手腕脚腕,我要帮她放出体内的毒血。

    若水吩咐道。

    老八愣了一下,然后快手快脚地按照若水的吩咐行事。

    若水却点燃了火折子,给匕首做了下简单的消毒,然后摸着千秀的右腕,一刀划了下去。

    老八吓得一闭眼。

    若水这一刀又狠又准,划得极深。

    老八以为准会毒血四溅而出,哪知道他睁开眼看时,千秀的手腕上只是多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肌肉翻出,却没有血流出来,不禁心头一跳,叫道:

    七嫂!

    若水看着伤口的情状,眉头皱得更紧了。

    千秀的情况比她想象得更加严重。

    她全身的血都凝固了,竟是半点也流不出来。

    血流不出来,毒性就会继续滞留在体内,再用不了一柱香的时分,她就真的会香消玉殒。

    老八,现在她能不能活,就要看你了。

    若水脑中迅速闪过一个方法,她再不打话,手起刀落,在千秀的另一只手腕和两只脚腕上都割了一个深深的刀口。

    和先前的那个刀口一样,都不见流血。

    老八看到这样诡异的样子,整个人都惊得呆了。

    听了若水的话,他才回过一口气来,道:七嫂,你说怎么救,小弟义不容辞。

    她现在中毒己深,全身血液都被毒性侵蚀,凝成了浆糊一般,所以流不出来。我需要你帮她推宫过血,让她的毒血尽快排出体外。

    怎么推宫过血?老八脸露茫然。

    他觉得若水说的名词太奇怪了,他从来没有听过,更别提做了。

    若水略觉诧异,老八竟然不知道什么是推宫过血?

    她记得在密道之时,她的手脚麻了,墨白就用这个方法帮她解了,没想到老八却听都没听过。

    难道这还是什么高深之极的不传之秘吗?

    事情紧急,她也来不及细想,只是简单地道:你将手掌分别放在她的后心和小腹,然后通过神阙穴和气海穴将内力缓缓输入她的体内,分别沿着手太阴肺经足阳明胃经

    若水一边说,老八一边照做。

    这法子并不难,他一听就会,就是将自己的内力在对方的体内运转一个小周天,帮助她全身经脉畅通。

    经脉通了,血脉自然也流通。

    过不多时,老八的头上冒出丝丝白气,而千秀的胸口也微见起伏,显然推宫过血渐渐有了效果。

    不要停,继续。

    若水见老八额上沁出汗珠,知道他内力消耗不少,但千秀的伤口仍未见流出血来。

    老八又何尝不知?

    他的真气运送刚开始还颇为顺利,后面竟然越来越是不畅,千秀体内的经脉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有时候一道穴口,他要连运三遍真力才能通过,她全身的三百多个穴位,才打通了不到一半,可是他的内力已经消耗了一大半。

    照这样下去,等他内力耗尽,也没办法打通千秀的经脉。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在自己的眼前死去?

    老八的双眼血红一片,突然间舌绽春雷,暴喝一声,内力徒盛。

    他体内的真力有如江海般奔流,瞬间冲过了千秀体内的一个又一个阻碍,终于冲破了她的奇经八脉,将她全部经脉尽数打通。

    好了,流血了!若水见千秀的四个伤处正缓缓地渗出血来,而且血流的速度越来越慢,显然是生机己复,她体内的血液运行已经恢复了正常。

    老八缓缓收回手掌,脸色灰败,额上满满地全是冷汗。

    他伸手去拭汗,只觉右臂又酸又软,几乎抬不起来,心知自己情急之下,用了逆天之法,自身大受损伤。

    但只要能救得了千秀,自己损耗一些修为,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