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885章 抢我的狗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885章 抢我的狗

    第885章 抢我的狗

    这一巴掌正是若水打的。

    她柳眉倒竖,面带寒霜,让人不寒而栗。

    墨白,你要再说一句不干不净的话,就给我滚出去,这一辈子都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若水实在是受够了墨白的这张嘴,他现在说话越来越是放肆,越来越肆无忌惮,她对他的一再容忍,反而造成了他的变本加厉。

    如果她再不给他点颜色瞧瞧,这家伙迟早会变成无法无天的孙悟空,会大闹天宫!

    所以她这一次毫不容情,干脆利落地赏了他一巴掌。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动手打他了,可谓是驾轻就熟,当然,凭墨白的武功,就算有一百个若水,也绝计碰不到他一层油皮儿。

    刚才若水举起手的时候,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如果他要闪,她又岂能打中?

    可不知怎的,他就是不想躲开。

    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打我了,你你给我记着!他哑声道,玉白如雪的右颊上,再次多了红红的五条手印子。

    懒得记,谁有功夫记这个!若水轻轻哼了一声,走过去在依然咳嗽不止的胡大海后背上的穴道上用力一拍。

    胡大海只觉得一个圆圆的东西从喉咙里直冲上来,一张嘴,扑地一声吐在了地上,却是一枚土黄色的小药丸,随后他吧啦了一下嘴,只觉得满嘴苦味,苦得他眉毛眼睛都皱在了一起。

    好苦啊,太子妃,这是什么药,怎么这么苦?他一脸苦兮兮地看向若水,心中却充满了感激。

    刚才他虽然一直在咳,可是太子妃回护他的话,他听得真真的。

    太子妃还为了他,打了那个男人一记耳光。

    真解气!

    但是这份感激,他却放在心里没有说出口来。

    真正的感激,是不需要说出来的,挂在嘴边上的,往往都不是真的。

    只是黄连而己,没有毒,不要紧的,你多喝几口水就可以冲淡嘴里的苦味了,好了,老胡子,你累了一整天,先下去休息吧。

    若水闻了闻那颗药丸的气味,就猜出了是什么东西,狠狠瞪了墨白一眼。

    她看到墨白脸上红红地挂了五条指痕,想起这是自己打上去的,心中又忍不住有些小小得意。

    是,太子妃,那奴才先行告退。

    胡大海现在也回过味来。

    这个陌生的白衣男子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应该是太子妃的旧识,看到他被太子妃打了一记巴掌,那敢怒不敢言的模样,胡大海也就放心了。

    这个男人肯定不会伤害太子妃。

    至于这男人的身份嘛,太子妃不说,他也就不问。

    做为奴才,不该多口的时候绝对不能多口,这样才能讨得主子的欢心,才能让自己这颗脑袋在脖子上安安稳稳地多呆几年。

    他一挥手,带着小太监们向后退去,快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又抬起头来说道:太子妃,这食盒里的菜请太子妃趁热享用,这里面的菜是奴才安排的,您要是有什么不乐意吃的,明天告诉奴才,奴才一定牢牢记住。

    多谢你,老胡子。若水想了一想又道:对了,明天一路上的安排,比如衣食住行,越简单越好,不要弄得这么奢华,像这间帐篷,完全不需要,只要给我弄一个小小的帐篷,能放一床被褥可以睡觉就行,咱们是去救人,不是来享福的,知道了吗?

    是,是,太子妃,奴才记下了。胡大海答应着,退了下去。

    可他心里直纳闷,没琢磨明白若水这番话的真实意义是什么。

    他掌管库房多年,后宫的妃子们每年都要去佛寺进香,每次出宫的时候,差人来要的东西真是五花八门,各式各样,只有短短三五天的路程,她们要的东西足够半年用不完的,吃的喝的玩的乐的,唯恐不多,没人嫌少。

    他打点这些早就有了经验,所以才会在短短的半柱香时间里,把若水要远行的各类用品准备得妥妥当当,结果博得了邹太后的赏识。

    其实说起来一点也不难,他只是把所有妃子曾经吩咐他准备过的东西,挨样拿出来就足够。

    可是太子妃刚才是什么意思呢?

    她嘴里说的是太奢华了,让自己帮她准备一个小帐篷,那她的言下之意,会不会是嫌自己今天准备的帐篷太小了,不够奢华?

    可这已经是他所能找到的最大最奢华的帐篷了。

    唉,明天还是想法子弄一个更大点的帐篷吧!

    胡大海愁眉苦脸地想道,连吃饭的胃口也没有了,退回到自己的小帐篷里,冥思苦想去了。

    胡大海和小太监们全都离开之后,帐篷里又恢复了安静。

    若水和墨白谁也不说话,两个人一个看着床上的小黑狗,一个看着桌子上摆放的食盒。

    过了一会儿,墨白也不打话,上前打开食盒,将里面的菜肴一样一样地摆放在桌子上。

    顿时香气满屋。

    他只扫了一眼,就毫不客气地提箸大嚼起来。

    若水早就饿得很了,这时闻到了食物香气,哪里忍得,也走过去,拿起一双筷子,痛痛快快地吃了起来。

    虽然是在野外荒郊,食材有限,胡大海却将这顿晚膳准备得十分丰盛,有鸡有鸭,有鱼有肉,还有一道味道十分鲜美的凉拌野菜,口感十分爽口。

    若水不知不觉连挟了好几筷子。

    她有了身孕之后,口味也变得和以前不同,不喜欢吃鸡鸭鱼肉,反倒喜欢吃一些清爽适口的菜肴。

    墨白虽然一眼也没瞧她,一声也没出,可是那盘子野菜,他却一筷子也没挟,直到若水最后把那盘子菜吃了个底朝天。

    哼,没胡子真小气,居然连酒也不准备一壶。墨白自言自语地抱怨道。

    他吃饱了饭菜,吧啦了一下嘴,只觉得嘴巴里淡淡的,很想喝上一口皇宫的美酒,却发现食盒里面除了菜就是饭,连酒壶也没有。

    这是老胡子给我准备的菜饭,本来也没人请你吃,你既然已经吃饱了,就赶紧离开吧,我要休息了。

    若水没好气地下了逐客令。

    走就走!留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你打上一掌,我墨白的里子面子全没了!哼!墨白嘟嘟囔囔地往外就走。

    喂,你站住,把你的小黑抱走,它睡在我的床上,我睡在哪儿?若水喝住了他,看着床上睡得正香的小黑,忍不住微微皱眉。

    做为医生,她的生性带着一点点洁癖。

    她是喜欢小黑不假,但还没喜欢到要和小狗睡在同一张床上。

    它还这么小,又怕冷,你让我把它抱去哪里?这营房里就属你的帐篷最大最暖和,你的床也最软,我不放在你的床上,你让我放在哪儿?难道你想冻死它?它可是还在吃奶的奶娃儿!

    墨白振振有辞地道,不满地看了若水一眼:再说了,你的床那么大,它只有巴掌大的一小点,能占了多少地方?你就和它一起睡又怎么了,还委屈你了不成?

    墨白!若水皱起了眉头,她看着缩成了一个圆球状的小黑,心知墨白说的话是不假,可是一想到要让自己和一条狗睡在一起,她就觉得心里怪怪的,怎么也过不去那道坎。

    那它要是拉尿在我床上怎么办?那我还睡不睡了啊?若水想起一个理由,绝佳的理由。

    啊?墨白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抓抓脑袋,看着小黑狗,不确定地道:它还那么小,也一直没吃东西,不会拉尿的吧?

    它不拉不尿,岂不就憋死了?虽然它现在没吃东西,可是你偷它回来的时候,它不正钻在它妈妈肚子底下喝奶的吗?难道它之前喝的就不需要拉尿吗?

    什么偷!这么难听,我是拿!光明正大地抱回来的!反正它的狗妈妈生了那么多条,我帮它抱回一只来养,那户人家还得感谢我呢!墨白强词夺理。

    我不管你是偷还是抱,你今晚一定要把它抱走,它要是弄脏了我的床,怎么办?

    这墨白也迟疑了。

    他犹豫了好半天,还是迟迟没有行动。

    突然之间,帐帘像是被一股劲风吹动,向内飘了起来。

    有古怪!墨白刚刚在心底叫了一声,就看到一条黑色的人影,有如一条幽灵般从外面飘了进来,直奔若水的床边。

    什么人?站住!

    墨白大惊,这人的身法之快,几如鬼魅,竟似是不在他之下。

    他低喝一声,唯恐此人伤害到若水,飞起一掌,直击那人的后心。

    那人却像是身后长了眼睛一般,身形轻飘飘地向右一斜,去势半点不歇,倏忽之间已经奔到了床边,一伸手抄起了那个襁褓。

    喂!放下我的小黑,你要敢伤了小黑,我就和你拼命!

    墨白攻到一半的手掌猛地一收,硬生生地把攻势收了回来。

    他见那人把襁褓抱在胸前,自己刚才这一掌要是击了过去,非打中襁褓里的小黑不可。

    这时他才注意到,从外面冲进来抢走小黑的,是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穿着一袭紧身黑衣,露出强壮的好身材,只是脸上却像是戴了面具一样,蜡黄木然,冷冰冰的没有一点表情,只有两个眼珠子尚在微微转动,显示出来他是个活人。

    喂,你是谁?为什么要抢我的狗儿?难道你是它的主人?它是你家的狗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