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894章 虎口拔毛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894章 虎口拔毛

    第894章  虎口拔毛

    你你血口喷人,我我不是这样的,不是的!

    墨白喃喃地辩解道,小七的指责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他看了看若水,又转头看向小七,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你故意在她面前诋毁我,是不是?你故意的!你因为她恼了你,不再理你,你就故意想在她面前破坏我的形象,是不是?你故意把刚才的情形说的很危险,这些青衣人虽然厉害,可是只要你肯出手,他们加在一起也不是你的对手,难道不是吗?

    墨白好像抓住了一根稻草,马上牢牢地握住。

    不错,他们不是我的对手。小七冷冷地道,可是,如果我不在呢?如果我也像你一样,因为身上脏了,就去河里洗澡去了,那她该怎么办?

    墨白一下子无语了。

    还有上次,你也是因为去洗澡,离开了她的身边,所以才让她中了毒,如果不是她事先早有准备,那她根本活不到现在!墨白,亏你还是个男人,明明做错了事,却不敢承认,你还好意思留在她的身边,守护她吗?

    小七的话,一句比一句更尖锐,扎得墨白浑身都痛了起来。

    他呆呆地站着,心里堆满了负疚和惭愧,压得他都快抬不起头来了。

    是!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你说的对,我的确是没脸再留在她身边,也的确不配做她的护卫!

    墨白的脸色由白转红,又由红转青,他毅然决然地一甩头,道:好,我走!

    他转头,准备再瞧若水一眼,只听得身边的御林军们一齐爆发了一阵欢呼。

    走得好!

    快走,快走!

    这么讨厌的男人,多看一眼都受不了,早走了省得碍眼!

    众御林军们呱唧呱唧,对墨白的即将离开一起拍手称快。

    墨白的脸已经由青转黑,彻底变成锅底一样了。

    这些该死的御林军,一张张嘴巴怎么臭得像大粪坑一样,一个个看起来比乌鸦还讨厌,还聒噪!

    他长袖一拂,卷起了满地的小石子儿和碎泥块,对着御林军们挥了过去。

    御林军们鼓动着唇舌,说得正痛快,忽觉得嘴巴一痛,已经被什么东西飞进了嘴里,满嘴的土腥气,连忙呸呸地吐了出来。

    墨白飞身而起,再不回顾,乌黑的发丝在背后划过一抹弧线,有如一朵流云般飘然而逝。

    御林军们全都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他消失在空中。

    他们这才意识到,这个瞧上去讨厌极了的男人,武功居然如此之高,人人都觉得一阵后怕,脖颈后面窜起了一阵寒意。

    老天哪!

    刚才自己只图了嘴皮子说得痛快,差点丢了自己的脑袋。

    小七见墨白被自己的几句话质问得哑口无声,无颜遁走,心头说不出的痛快。

    这个碍眼的家伙终于滚蛋了,希望他再也不要回来。

    他的目光转向若水,只见她完全没有留意到墨白的离开,她的视线正看着那一堆被渔网缚住的青衣人,脸上的神情若有所思。

    小七走过去,扯起一张渔网,里面足足困住了六个青衣大汉。

    这渔网并不是渔民们用来捕鱼用的普通网,而是用银绞丝混着精钢打造而成,又硬又韧,坚固异常。

    青衣汉子们脸上身上的肉被渔网勒成了一块一块,越是挣扎,勒得就越深,挣扎到后来,几个人都一动不敢再动,因为渔网已经深深地陷进了他们的肌肉里,几乎要勒出血来。

    几个人呜呜作声,想要求饶,却是说不出话来。

    小七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渔网的网丝,轻轻一抖,那张由银丝纲丝绞就的渔网登时寸寸断裂,就像棉线一样,脆弱得不堪一击。

    几名青衣大汉虽然身得自由,可全都呆住了。

    被小七的这一手功夫给震呆了。

    五百名御林军也全看傻了眼。

    这些渔网有多强韧,没有人比他们更有数,他们就算是用宝刀宝剑来砍,也要砍上好半天,而这黑衣护卫居然仅用两指之力,轻轻易易地就扯裂了一张渔网。

    我的个乖乖!

    这得是多强劲的指力啊。

    这两根指头要是在自己的脑袋瓜子上一弹,自己这脑袋还不得像西瓜一样开了花啊!

    说,你们和她有什么仇,为什么前来阻杀于她!

    小七随手拎起一名青衣大汉,往旁边一丢,那大汉屁股着地,这一摔一痛倒让他清醒了。

    我我们是来为我们老大报仇的!那大汉开始的时候声若洪钟,被小七一瞪,后面的气势登时弱了,最后报仇那两个字细如蚊蝇一般,几乎听不清楚。

    御林军们顿时发出一阵哄笑声。

    那青衣大汉也觉得满面羞惭,低下脑袋不敢抬起来,更不敢看向同伴们。

    报仇?若水琢磨了一下,脑海中飘过一个人影。

    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和这伙人的老大结了仇,但是,莫非这伙人的老大就是那次自己离京时拦住自己的去路,想抢自己上山当压寨夫人的那名大汉?

    你们的老大,可是姓胡?若水依稀想了起来,那大汉曾经自称胡老大。

    是啊是啊,正是胡大哥!那青衣汉子叫了起来,随后看着若水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恨和憎恶,转过头,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骂道:都是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害了我们胡大哥,我们胡大哥死得好惨啊!

    胡大哥,还有咱们的一众好兄弟,全都不见了脑袋,死的时候竟然连全尸都没有!全是你这个女人下的毒手!

    他顿时嚎啕大哭起来,眼泪鼻涕齐流,一点也不顾及形象。

    周围的青衣汉子们登时跟着他一起呜咽起来。

    果然是这伙人!

    若水的脑海里飘过当时的情景,十三皇子的一名手下人突然出手,竟然在瞬间割掉了那伙盗匪的脑袋,鲜血流了满地。

    她记得当时并没有留下活口,而下毒手的人也不是自己。

    为什么这青衣汉子会口口声声说是自己杀了他们胡老大呢?

    莫非是有人在栽赃嫁祸?

    她的目光对着周围一转,又落在那青衣汉子的脸上。

    闭嘴,别哭了!她冷声道。

    一群大男人,哭哭泣泣得像个娘们,也不嫌丢人!

    那群青衣汉子理也不理,只管呜咽。

    小七眉头一皱,手指连弹,哧哧哧几道气流飞出,登时封住了那些人的哑穴,只留下嚎啕不己的青衣大汉。

    那青衣大汉一下子不哭了,张大了嘴巴,呆呆瞪着小七,吃吃道:你你是人吗?

    小七的这手功夫连御林军们也震住了,以气封穴?

    这是什么功夫!

    手指不用触及人身,就能封住对方的穴道?

    这样的功夫别说是他们没见过,就连听都没听过啊。没想到今天却亲眼看到了,回到帝都之后,这可都是在那群没见过世面的伙伴面前夸耀的资本哪!

    钱小豪看向小七的目光是除了崇拜就是崇拜,简直恨不得五体投地的样子。

    听了青衣大汉的话,他怒气上冲,上前一步,伸指对青衣大汉喝道:你小子是不是人呐,会不会说人话?要是不会说人话,还要这条舌头干什么,趁早割了下来!

    说完从腰间拔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走到青衣大汉面前,喝道:伸出舌头来!

    那青衣大汉哪里肯伸,他被小七的功夫已经吓破了胆,战战兢兢地道:不不小人不是那个意思,小人是说,这位好汉爷的功夫这么高,不不是人一定是神仙下凡!

    钱小豪这才满意了,笑吟吟地收起匕首,插回腰间,道:算你小子有眼光。

    那人心道:我没眼光行嘛,要是没眼光,不说两句好听的,嘴巴里的舌头就要保不住了。

    小七冷冷的目光对着他一扫,那大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好像小七的目光也会点穴一样。

    好汉爷,小人是服了您啦,您想问什么尽管问,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青衣大汉苦着脸,却心服口服地道。

    我没有话要问你,是太子妃有话要问。你老老实实回答太子妃的话,敢说一个字的谎话,那你脖子上的脑袋也就别想要了。

    那大汉猛地睁大了眼,一脸茫然地重复道:太子妃?什么太子妃?她她是太子妃?

    他惊愕得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直勾勾地看着若水,嘴巴张得大大的。

    看什么看!太子妃也是你这种人配看的!快给我闭上你的狗眼睛!

    钱小豪再次拔出匕首,对着那大汉晃了晃。

    那大汉赶紧把眼睛紧紧闭了起来,却一个劲地摇头,喃喃道:不不可能,她不会是太子妃,咱家胡老大怎么可能得罪太子妃,不是,一定不是。

    瞎了眼的东西,她就是太子妃,如假包换的太子妃,你睁开狗眼看看,我们这些人是谁!钱小豪又喝道。

    青衣大汉这才敢睁开眼睛,他呆呆地看着钱小豪,钱小豪对着他扯了扯身上的盔甲,嘴巴一歪,道: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咱们这些人就是皇宫里的御林军,专门护送太子妃出外公干的,你们这些不要命的小毛贼,居然敢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上拔毛,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