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924章 借点银子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924章 借点银子

    第924章 借点银子

    这世上竟然有这等美貌的少女?

    不用说,她一定是那位贵公子的爱侣。

    小英突然觉得心里一酸,抓住胸口的衣襟,用力呼吸了几下。

    她正好站在若水身侧,若水一抬眼就注意到了她的脸色苍白,身子微微发颤,不禁问了一声:小英姑娘,你不舒服吗?

    若水的声音清脆动听,可是小英听了之后,脸色变得越发的灰败,她几乎没有听清楚若水在问什么,就胡乱地摇了摇头,然后匆匆忙忙地退了出去。

    她这出乎寻常的举动倒引起了三个人的注意。

    她怎么回事,生病了吗?墨白皱了下眉头,对那个土里土气的姑娘他压根就没正眼瞧上一眼。

    不清楚。若水收回视线,端起了桌上的茶杯,轻轻闻了闻,道:没毒,可以喝。

    三人走了这大半日,早就渴了。

    听了若水的话,墨白就放下心来。

    她说没毒,这水里就一定没有古怪,于是他放心大胆地举起杯来,一饮而尽。

    小七和若水正准备喝的时候,突然听到墨白哇地一声,将刚喝进去的一杯水全都喷了出来。

    咳咳咳!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墨白一边咳嗽一边咒骂着,一脸嫌弃地那整壶茶全都泼在了地上。

    这茶怎么了?莫非是墨兄嫌弃这茶叶粗劣,入不得口么?小七挑眉,淡淡地讽刺了墨白一句。

    是啊,我是入不得口,七兄,你要是不嫌弃,不妨多喝上几杯,谅来这等粗茶或许会对了七兄你的胃口也说不定。

    墨白也不吃亏,马上回敬了一句。

    小七哼了一声,举杯浅浅地尝了一口,随即眉毛大大地一动,将杯子里的水又吐回了茶杯里。

    哈。墨白发出一声怪笑,道:怎么,七兄你也嫌弃这茶叶粗劣不行?果然是天之骄子,身子尊贵之人

    小白,住嘴!若水发出一声清叱,打断了墨白的絮絮叨叨,隔墙有耳。

    她这四个字一下子就封住了墨白的嘴巴。

    是了,这里是旁人的地盘。

    墨白左右张望了一下,又侧耳倾听,果然听到房门外面有浅浅的呼吸声。

    他冷笑了一声,却坦然无惧,刚才进入山寨的时候,虽然他没看到什么人,却发现有一些人躲在暗处偷偷窥视着他们。

    显然山寨里的人对他们这三个不速之客抱有很深的戒心。

    但墨白自是不将这些人放在心上,从他们那粗重的呼吸声中他就听得出来,这所寨子里没什么高手,都是像那王大柱一样会几把力气的莽汉而己。

    不论是他自己或是小七出手,都可以单挑整座山寨。

    小白,这茶当真是入不得口吗?若水目光一转,聪明地转换了话题。

    呸呸呸,这哪里是什么茶,又苦又咸,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鬼东西!

    一听到这个茶字,墨白的眉毛就皱了起来。

    躲在外面偷听的小英,闻言连忙跑进来,看到泼了一地的茶叶,脸上露出怀疑的神色,问道:三位贵客,这茶不好喝么?

    她可是准备的山寨里最好最新鲜的茶叶,又特意煮的又清又甜的山泉水泡的茶,这三位的舌头怎地这么刁啊。

    虽然问的是三个人,可是她的目光却只看着墨白。

    你自己尝!墨白正眼都没瞧他,伸手把若水面前那杯没动过的茶杯扔给她。

    小英半信半疑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紧接着就吐了出来,眉毛眼睛都皱在了一起。

    啊,对不住,对不住,我我不小心弄错了冲茶的水,这是没过滤的盐水。请三位稍待,我马上就去换。

    她满怀愧疚地下去了,出了房门,不由握了握拳头,心想这是谁在给自己捣乱,竟然把自己烧的山泉水给换成了盐水,以至于让自己遭到了那位贵公子的责难。

    她刚才躲在外面偷听,那美貌少女和那白衣公子并无太亲热的话语,似乎不是一对,这个想法让她的心中好过了些,同时又燃起了一蓬希望的火焰。

    墨白竖起耳朵听了听,周围再无旁人,终于没按捺得住好奇心,对着若水问道:

    喂,水丫头,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莫不是你认识这山寨里的寨主?

    若水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打量了一下周围,道:我不认识什么寨主,至于来这里的目的嘛,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咱们身无分文,来向这位寨主借几两银子花花。

    什么?你真的打算向那寨主借银子?墨白怪叫一声,随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有何不可?若水扬了扬眉。

    哈哈,有趣,实在是有趣,这个法子好。你放心,一会等那寨主过来,就算他是块石头,我也会从石头里面榨出他三两油来!

    好,那就交给你了。若水微微一笑。

    很快,小英就再次送了一壶茶进来,墨白这次小心不敢先喝,等若水先喝过一口之后,并咽了下去,他才端起了杯子。

    唔,还不错。他摇头晃脑呷了一口。

    还没等他杯中的茶喝干,小英就很快为他又续了一杯,神色极是殷勤。

    若水看在眼里,不由暗暗好笑。

    这墨白如何会将小英这样的姑娘瞧在眼里,只怕是这位姑娘的一颗芳心,又要付诸流水了。

    突然之间,外来传来一个雷鸣般的声音,只震得桌上的茶水都微微晃动。

    大柱子,你说是谁要见老子!

    那声音又粗犷又威武,有如洪钟一般。

    小七和若水对望一眼,知道这人就是这所山寨的寨主了。

    单听这声音,就知道此人丹田之气甚足。

    随着话声落地,一条大汉的身影出现在房门口,他高大魁梧的身躯一下子挡住了外面投射进来的光线,有如巍巍铁塔一般,房间里瞬间就暗了几分。

    若水等人循声望见,只见他身高将近两米,全身肌肉虬结,一堆乱糟糟的络腮胡子遮住了大半张脸,只看见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对着三人如闪电般扫视过来。

    好一条壮汉!此人想来就是那寨主了。

    三个人心中同时暗赞,一边仔细打量那寨主。

    那寨主赤着上身,一身古铜色的肤色闪闪发亮,在深秋中不见半点寒意,下面穿了一条粗布阔腿裤,一眼看去,和江湖上的寻常汉子并无多大区别。

    可是他浓眉大眼,顾盼之间,凛然生威,让人不可小觑。

    在那寨主的后边,跟着的就是王大柱。

    没有那寨主站在一旁比较的时候,王大柱也的确是人如其名,又粗又壮像一根柱子,可是此时站在那寨主的身边,他登时就变成了一个瘦麻杆儿,半点也引不起人的注意。

    洪大哥,就是这两位公子爷。王大柱伸手对着墨白和小七分别一指。

    有那洪寨主给他撑腰,他说话的底气都硬了不少。

    哦,就是他们二位?洪寨主的目光在小七和墨白二人身上扫来扫去,然后转头看向王大柱,伸出了一双蒲扇般的大手,一巴掌就拍在了王大柱的后脑门上,打得王大柱往前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大跟头。

    好你个大柱子,竟敢在我老洪面前玩花样?你睁眼睛说瞎话的本事见涨啊!洪寨主声如洪钟,斜眼瞅着王大柱。

    洪老大,我大柱子哪有胆子在您面前说瞎话啊。王大柱苦着脸道。

    你说的不是瞎话?就这两位瘦得像病鸡一样的公子,风一吹就倒的模样,也能弄烂了你的钢刀,扯碎了捕野猪的猎网?哈哈,你敢吹,我老洪可不敢信!

    小七和墨白听了那洪寨主给自己安上的形容词,不禁对视一眼,微微苦笑。

    的确,他二人的身形和常人相比,倒也可以称得上是鹤立鸡群,但是跟这位洪寨主一比,可就不够瞧了。

    洪寨主是吧,久仰久仰。墨白先站起身来,对洪寨主拱了拱手。

    他和小七不同,他毕竟是江湖出身,应付这等事不在话事。

    小七虽然也曾在四方游历,但他毕竟是出身于皇宫,一股子贵族之气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他只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就让人觉得他身上有一种不可轻忽的感觉。

    洪寨主也对着墨白拱拱手,目光却在小七身上打了个转,心中暗自嘀咕。

    不敢不敢,这位公子尊姓大名?那洪寨主也打了个哈哈,随口问道。

    他一下子就听出来这墨白乃是敷衍自己,却也不戳破。

    自己的真名,在这整座山寨之中都无人知晓,这文质彬彬的富家公子又从哪里久仰了,真是一派胡言!

    洪寨主请叫在下小白便是,在下和这位七兄,乃是这位姑娘的护卫。墨白对着若水一指。

    哦?那洪寨主不由露出几分诧异之色,看向若水。

    他心中在想,这小姑娘好大的胆子啊,弱质纤纤,身边只带了这两名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护卫上路,就像是三只肥羊在道上走,迟早会被老虎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几根。

    他心中登时动了恻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