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978章 贼喊捉贼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978章 贼喊捉贼

    墨白的心像被刀子割了一样,一下一下地剜着疼,他几乎不敢去看土马的眼睛,就在刚才,他还想要一掌击毙了它。

    如果他真的亲手杀了它,那他真的就没有脸再和它说话,也没有脸再去看它了。

    毛驴兄弟,对不住,是我错怪了你了。

    他慢慢地弯下膝盖,单膝跪在短腿土马的面前,深深地凝视着那马的眼睛。

    马的眼睛还是像刚才一样的清澈,水汪汪的,长长的睫毛微微下垂,半遮住它温柔的眼神。

    它就这样一直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墨白,满嘴都是血沫,口中的悲嘶渐渐停止了。

    毛驴兄弟,毛驴兄弟!

    墨白喃喃地叫道,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眼泪夺眶而出。

    泪水滑落到唇边,他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尝到了咸咸的苦涩之味。

    这真是一股奇怪的味道,眼泪就是这个滋味么?

    他生平从来没有尝过。

    这是他有生以前,第一次流泪。

    呵呵呵,真是有趣,我墨白,杀人不眨眼的墨白,居然会为一匹马而落泪。

    墨白仰起脸来,望向深黑的苍穹,眼眶里的泪水,被他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他现在才真正的体味到这句话的深意。

    因为泪水虽然不再流,可是他的心却被搅成了一团,像是有一只手在不停地揉搓,又酸又痛,让他几乎难以忍受。

    真他娘的难受!

    墨白想要破口大骂,他胸口憋着一把火,只想要猛烈地燃烧出来,如果再不发泄,他就会郁闷至死。

    他猛然跳起身来,黑眸炯炯地瞪向小七。

    刚才未分胜负,咱们再比一次?他气势汹汹地向小七发出挑战。

    此时此刻,他迫切地需要打一架,痛痛快快地打上一架。

    小七挑眉,意外地看着他,既没答允,也没拒绝。

    他了解一些墨白现在的心情,他虽然没有过类似的经历,可是自幼失母,病魔缠身时的那种无助和凄凉,也和墨白现在的心情极为相近。

    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去刺激墨白,可也不能顺着墨白的意思打一架。

    现在,根本不是打架的时机!

    怎么,你不敢?是不是怕了我了,胆小鬼!墨白见小七不肯应战,口角含着讥诮的笑意,冷冷地道。

    好吧,既然墨大侠想挨揍,那我乐意奉陪。

    小七也来了几分真气,站起身来,昂然应战。

    那句胆小鬼刺激到了他,让他一下子回想起童年不堪的往事。

    小时候在皇宫中,他又瘦又弱,父皇对他的宠爱反而让他成为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在圣德帝忙于政务的时候,他的那些手足之亲就会来到他的宫里,对他讥讽谩骂,动手动脚。

    他人小力弱,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常常被他们推倒在地,吃上一顿拳脚,那些兄弟们边打边骂,骂得最多的就是胆小鬼这三个字。

    胆小鬼,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告诉父皇,你就是个胆小鬼!

    随着话声,落下来的是一记又狠又重的拳头,正正砸在他的右眼上,登时砸出了一个淤青。

    拳头的主人就是他的三哥,君天翔。

    事后,面对着父皇问起他肿得高高的右眼,他只是一口咬定是自己不小心撞到了柱子上,一个字也没有提到君天翔。

    幼小的他心中发誓,他所受到了折辱,终有一日,他要亲手向君天翔讨回来。

    这胆小鬼三个字,他会原数奉还。

    他还要让君天翔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胆小鬼!

    呵呵,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现在的君天翔已经被父皇软禁于府邸,废为了庶人,可是他贼心不死,仍是暗中蠢动,这侯知府,不就是他暗中培养的一股势力么!

    看来自己是时候给他一个有力的回击了。

    小七握紧了拳头,冷冷注视着对面的墨白,眼中冒出一股杀气,好像他要面对应战的人,就是那君天翔。

    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侯知府满脸紧张,看着杀气凛然的两个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太可怕了。

    这两个人要是一打起来,定然是地动山摇,自己要是靠得近了,非受池鱼之殃不可。

    他悄悄地移动着脚步,一点点向后退去。

    敌人窥伺在侧,你们还有心思打架胡闹?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么?

    就在两人屏息凝神,准备同时出手攻向对方的时候,若水的声音就像一道冰泉,清清亮亮地响了起来。

    什么敌人?小七和墨白同时转头,看向若水,同声发问。

    若水忍不住摇头。

    这两个人平时都是心思慎密,思虑周全,今天却像孩子一样只想着打架拼斗,就连摆在眼前显而易见的事实都视而不见。

    你们还好意思问?你们当这牛毛细针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若水没好气地道,把手中的磁石和细针塞到小七的手里。

    小七,你的暗器也是银针,你看这枚银针和你平时所用的有什么不同?小心一点,别碰到针尖,上面有剧毒。小白,把火折子给我。

    若水从墨白手中拿过火折子,吹得亮亮的,然后举到小七面前。

    小七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会,沉吟道:这针比我平时所用要更细更小,但是重量似乎比我的银针要重上一倍,这倒奇了,我的银针已经是粹取的纯银打制,这枚小针却是什么东西打造的呢?竟会比我的银针更重?江湖上也没听说过有哪位武功大家会用这种细针。

    他用两根手指捏住针尾,放在手里掂了一掂,又拿出自己所用的银针两相比较。

    给我瞧瞧。墨白忽然从旁一伸手,将细针拿了过去。

    他只瞧了一眼,就脸色大变,神色变得异常凝重,双眉皱得紧紧的,眼睛微眯,对着周围扫视过去。

    小白,你认得这枚针儿?若水见了墨白的神色,已经猜出了一二。

    认得。墨白神色依然紧张,毫不放松地继续巡视,嘴角漫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我真是太认得了,不过,我倒真希望我没有认出这枚针儿,呵呵,呵呵呵。

    他的笑容突然一收,正色看向若水,一字一句地道:你也见过这枚针的主人,此人就是我的十九师弟!

    竟然是他?若水惊道,小七则皱了皱眉头,他见过那十九师弟的功夫,虽然比很多江湖中的高手要强,但是和自己和墨白相比,还是差了老大一截,算不得是一流高手。

    如果真是他躲在这附近偷射了细针,伤了短腿土马,那自己和墨白不会察觉不出。

    这个墨白,该不会是信口雌黄吧?

    他紧紧地盯着墨白,如果说他的十九师弟会用这枚银针,那他这个做师兄的也一定会用,这一切会不会全是他在做戏,在贼喊捉贼,想故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混淆是非?

    墨白却并未留意小七怀疑的眼神,他的目光在身边数丈之内逡巡扫视,来来回回看了无数遍,愣是没有发现半条人影儿。

    可是他敢笃定地说,十九师弟就在这周围,距离自己绝对不超过十米!

    该死的小十九,你究竟躲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他就是发现不了?

    身为杀手,他从小接受的训练中有一条就是,要隐匿身形,化形于自然,这样才能潜藏在暗处,待得猎物经过之时,出其不易,一击而中!

    他虽然和同门师兄弟一起学习,但对于这项训练他却是不感兴趣。

    他是骄傲自负的,要取人首级,直接光明正大大大方方地去取便是,以他的身手,就算对方是顶尖高手,他也有把握以武力值取胜。

    所以师傅教授隐匿之术的时候,他总是有如清风过耳,从来不记在心中。

    可十九师弟却是学得极为认真,不但认真,而且还每每藏匿起来,让他前去寻找。

    先前几次,他总是一眼就能瞧破十九师弟的伪装,轻而易举地就将他找到,可是后来随着师傅传授的窍要越来越多,十九师弟又是聪明之极的资质,举一反三,竟然领会了好几处连师傅也没教过的妙用。

    后来他再化形藏匿,墨白就很难将他找到。

    曾经有一次,十九师弟和人打赌,然后藏于自己的房中,同门师兄弟们几乎倾巢而出,在那间房屋中整整找了两个时辰,也没有找到他究竟藏身于何处。

    由此一事,十九师弟在师兄弟们之中,名声大噪。

    原本他年纪小,入师门晚,大伙儿都瞧他不起,处处欺负于他,可是从那件事后,大伙儿虽然还是瞧不大起他,却已经没什么人敢去招惹于他。

    因为谁都担心,万一得罪了十九师弟,他要是向自己报复起来,明着打不过,他可以暗中潜入自己的房中,伺机而动,等到自己睡梦之中毫无防备,他再现身出来,轻轻易易地就可以要了自己的脑袋。

    墨白却没有这份担心。

    一来十九师弟和他交好,二来,他相信凭自己的功夫,就算十九师弟真的藏在他的房里,只要他一动杀机,他绝对会发现对方的踪迹。

    尽管如此,他对十九师弟的隐匿之术还是赞不绝口,自愧不如。

    dl8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