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981章 为祸世间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981章 为祸世间

    我想,杀了那个女人,师兄你就会迷途知返,回归师门。师傅他就不会再伤心,而我也会很开心的,师兄,你知不知道,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害你,我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在这世上,除了师傅,我就是我唯一的亲人

    他用尽了全身最后一丝力气,说出了这几个字,已经是细不可闻,他的嘴唇仍在微微翕动,却已经发不出半点声音。

    墨白的眼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蓄满了泪水,差一点又流了下来。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十九师弟最后的这几句话,终于将他冰冷的面具击得粉碎。

    尤其是他那双眼神,没有了怨毒,变得幽亮纯真,好像又回到了初入师门的那个瘦小男孩,带着点怯意瞅着自己,等到自己递给他一块糕点,他眼中露出欢喜,接过点心,毫无防备地大嚼起来。

    不不,十九师弟,你不能死!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这就给你解药,我我一定会救活你!

    墨白冲到十九师弟的身边,伸手入他怀中,摸出一个瓶子来,拔去瓶塞,捏开十九师弟尚未合拢的嘴巴往里就倒。

    小七身子一动,正准备出手阻止,却被若水一拉,听她轻轻地道:算了,由他去吧。

    小七回过头来,只见盈盈月光下,若水的眼中像是有雾弥漫。

    他知道,她也被那十九师弟的话打动了。

    她和那墨白一样,表面坚硬,可是内心却是充满了热情如火的一个人,有着一颗再软不过的心。

    情 这个字,就是他们最大的弱点。

    那十九师弟正是牢牢抓住了这点,才在最后关头打动了墨白的心。

    只是不管对方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小七始终不为所动。

    一是因为那十九师弟所说的字字句句都和他无关,二来,他一个字也不信!他始终坚定地认为,这一切都是十九师弟玩的花样和手段。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打蛇不死,后患无穷!水儿,你做人的心,不要太软了。

    小七皱眉说道。

    他印象中的若水,不会轻易被这样的人打动,她现在这是怎么了?

    我明白,小七,你说的道理我都懂。若水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不该心软,可是不知道怎的,现在的她就是狠不下心来,或许,这就是母性?

    一想到自己的身体里孕育着一条小生命,她就对生命充满了期待和盼望,就算是十恶不赦之人,她也不会对之赶尽杀绝,而是会放对方一条生路。

    这种感觉,她不知道该如何向小七解释,或许,就算是解释了小七也绝不会懂得。

    只有一个即将做母亲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心情。

    小七他自幼过得实在是太苦,身边的每个人对他都是心怀恶念,这让他永远也无法卸下心防,所以,他的心比谁都要刚硬冷酷。

    那你还要我饶他?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他,刚才你我差点就失去了你们母子二人!小七一想到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心头悸动。

    像十九师弟这样危险的人物,他一定一定不能让他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小七,我知道。若水感觉到小七的身子一颤,原本火热的手一下子变得冰冷,她马上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心中一阵感动。

    她轻轻地靠在小七怀里,伸手揽住了他的腰。

    他害怕失去她,她又何尝不怕失去他呢?

    小七的身子一僵,她居然主动抱住了自己,当着外人的面前,她主动?

    他想伸手还抱,可是面具下的脸一热,有些不好意思。

    你忘了吗?我曾经答应过你,要和你白头偕老,一辈子也不分开。这个诺言还没有实现,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小七,有一句话你听过没有?

    她在他怀里仰起头来看他。

    星光好像一瞬间落进她的眼里,她的眼睛亮得出奇。

    什么话?小七的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柔和了,眼中的杀气慢慢消退,脸上充满期待。

    她这样柔情款款地看着自己,肯定是要对自己倾吐情意,虽然周围还有三个大男人竖着耳朵偷听,未免有些让他不好意思。

    可这样难得的机会,他怎么可能错过。

    他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不知道她要说些怎样的甜言蜜语,万一太过甜蜜,那他真怕自己承受不来。

    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若水莞尔一笑,眼神慧黠而灵动。

    什么意思?小七一愣,他没想到若水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她的情话呢?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呀。若水嘻嘻笑道:像我这样的人,心眼又多人又小气又喜欢捉弄别人,就是一个祸害,像我这样的祸害,老天爷哪里舍得就这么让我死了?我是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小七,你也要陪我一起做个祸害,咱们一起为祸世间,好不好?

    小七无语地瞪着她,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侯知府把脑袋一低,头垂在胸前,不让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瞧见自己脸上古怪的表情。

    因为若水的话让他闻所未闻,而且太震世骇俗了。

    太子妃真是太太太那啥了。

    这样的话也能毫无避忌地说出来,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他府里的那些女人们,就算借给她们一百二十条胆子,也没一个人敢对他说这种话。

    太子妃不但说自己是祸害,还拉着太子殿下跟她一起做祸害,还要那啥为祸世间?

    侯知府感觉到自己的三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已经彻底找不着北了。

    这天底下,怕是也只有太子妃一人,敢对自己的夫君说出这样大胆的言辞了吧?

    最让他惊异的是,太子殿下听了之后,不但没生气,反而宠溺地抚了抚太子妃的头发,轻叹一声:

    你这个鬼丫头!

    声音中是满满的柔情蜜意。

    小七有些无语,更多地却是无奈,他明知道若水说出这番歪理来,就是想让自己饶了那十九师弟一命。

    他也明知道自己该硬起心肠,不去允她所求。

    可是被她这样明亮的眼波看着,这拒绝的话他就怎么样也说不出口来。

    但,真的要饶了那个凶手么?

    他活过来之后,谁能保证他以后不会再对若水下毒手?

    他对若水的怨念那样深,那样重

    小七不敢冒这个险。

    小七,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大可放心。此人身中剧毒,毒性已经侵入他的全身经脉之中,中毒己深,就算他服下解药,能够侥幸捡回一条性命,但他也会功力尽失,成为一个废人,这辈子他要是再想和旁人动手,那是想也休想,他甚至连一个寻常人也会打不过了。

    若水一双清水般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小七,再次猜中了小七心中所想。

    他会变成废人?功力尽失?小七看向那十九师弟,不确定地问。

    墨白已经喂那十九师弟服下了解药,正将他扶着坐了起来,让他双膝盘起,摆了个打坐的姿势。

    他双手一前一后,按住十九师弟的前胸和后背,将功力缓缓送入他的体内,助他导气吸收药性,将剧毒排出。

    十九师弟的脑袋耷拉在胸前,一动不动,宛如死去。

    听了若水的话,墨白的心中剧烈一震,内息差点失控,他忙收敛心神,导气归元,看向若水,沉声问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我十九师弟他他真的会变成废人吗?

    他和小七问句相同,可是意思却大为不同。

    其实他不用问,也知道若水说的不假。以若水的医术,不能确定的事她从不乱说,她既然敢用肯定的语气说出来,那十九师弟他估计是真的会功力尽失。

    他知道,这十九师弟年纪虽小,却心机深重,更是心高气傲,如果能救得他活转,他知道自己功力全失,连一个普通人也打不过的时候,恐怕会比杀了他,更让他难以接受。

    那自己救活了他,反倒等于是害了他。

    他会恨自己的。

    他想要的东西太多,身上背的东西也太多,是时候该放下了,不会武功,也没什么了不起,如果连这样一点小小的挫折都接受不了,那他还是死了的好。

    若水瞄了十九师弟一眼,面无表情地道。

    墨白看到十九师弟垂在胸前的头似乎动了一下,可他再仔细去瞧,发现十九师弟双眼紧闭,早已经昏迷不醒,哪里还会行动。

    定是刚才夜风拂过,吹起了他的头发,倒让他产生了错觉。

    你说得对,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就算是当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好。最起码他不会再过以前那种刀尖上舔血,永远提心吊胆的日子了。水丫头,你能帮我救他吗?

    墨白在月光下抬起头,俊美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哀伤,眼神有些期待地看着若水。

    他知道,如果若水不出手相助,十九师弟虽然服了解药,他这条命还是保不住。

    刚才他连运了好几次内力,可是感觉十九师弟体内的经脉就像是被堵塞的河道,不论他如何运送内力,那经脉堵得死死的,总是通不过去。

    dl8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