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1032章 砸成肉酱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1032章 砸成肉酱

    黑暗中,侯知府看不到燕孤云嘴角露出的狰狞的笑,只觉得对方抓住自己的手臂蓦然加力,似乎生怕脱手,让自己摔落,心中更是感激。

    没想到在临死之前,居然会遇到一个能让他以生死相托的忘年之交,真是幸事。

    二人黄泉路上相伴,结成好友,再一同转世投胎,倒也不错。

    侯知府哪里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命丧在这忘年之交的脚底

    燕孤云突然大叫一声哎哟!

    抓着侯知府的手突然松开,侯知府的手臂早已酸软,燕孤云一松手,他的胳臂登时向下滑落。

    两人手臂刚刚分开,就在侯知府以为是燕孤云无力抓住自己的时候,蓦然间后背传来一股大力,像是被燕孤云重重地踏了一脚,他下坠的速度登时比之前更加快了数倍!

    完了!完了!

    侯知府两耳贯满了风,一颗心吓得都不跳了,虽然他早就猜到必死无疑,可没想到临死之前会突生事变。

    他的脑子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兀自迷迷糊糊的,他好像已经意识到死亡马上就要来临,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周围仍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但人临死之前,总是会产生莫名的第六感,他虽然看不到,却本能地感觉到马上就要落地,可是他却没有半点办法,只能任由自己大头朝下,眼见得马上就要脑袋砸地,血浆四迸!

    突然之间,他只觉得一股大力从旁袭来,正好拍在自己的腰间,硬生生地将他从高空坠下来的重力由竖转横,他身不由主顺着那股力道向旁边横飞而去。

    虽然方向变了,可那股高空坠下来的力道何等猛烈,再加上被燕孤云重重踏的一脚,他横飞出去的力道仍是迅速之极,如果撞在石壁之上,一样会是脑浆迸裂而亡。

    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两眼一闭,完全把性命交给了老天爷。

    侯知府的脑袋直直地对着山壁撞了过去,只听得卟地一声闷响,他只觉自己的脑袋撞到了一个很有弹性的东西上面,然后那东西稍稍后向一退,已经消了他直撞过来的力道,侯知府登时像条死鱼一样,啪地摔在了地上,只跌得筋骨欲裂,疼痛万分,性命却是无碍。

    他死里逃生,脑子里仍然懵懂一片,完全不知道在这倏忽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一只冷冰冰的鬼爪按在了他的咽喉上,又冷又硬,抓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侯知府顿时毛骨悚然,脑海中第一个反应就是:恶鬼!

    是恶鬼前来索命来啦!

    自己是死了?还是活了?

    不对不对,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摔断了似的疼,自己一定没死,一定还活着。

    难道会是这洞里的恶鬼救了自己?

    不对不对,这恶鬼哪有这样好心肠,他救了自己,一定是想吸食自己的血,听说鬼是不吃死人血的。

    侯知府的牙齿咯咯作响,怕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只听得半空中风声霍霍,燕孤云也从空中摔落了下来。

    他显然已经听到了刚才的变动,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他可以凭刚才侯知府的落地之声判断出来,下面就是实地。

    他心中暗喜,自己的这个法子果然奏效,这侯知府当了自己的踏脚石替死鬼,眼下定是已经摔成了一滩肉泥,而自己定可性命无恙,可惜,可惜,自己还是估算错误,跳得早了点,这样的高度摔下来,虽然能保得性命,可是一双腿却是无论如何保不住的了。

    啊!他正准备拼着付出摔断双腿的代价,猛然觉得在落地的那一瞬间,腰间多了一件东西,牢牢的缠住了他,然后猛然一甩,将他甩了出去。

    这股力道用得极是巧妙,燕孤云感觉自己像是被人轻轻抱起,然后放落在地一样。

    他双足踏在实地上的时候,兀自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安好无恙?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忽然听得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在空荡荡的山洞里听起来格外清晰。

    小十九,你怎么会来这里?那声音熟悉之极,带着点埋怨和惊奇,正是墨白。

    燕孤云乍然听到师兄的声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马上就明白,刚才正是师兄出手救了自己,这才保住了自己的一双腿。

    他心中大喜过望,对着墨白的方向就扑了过去,叫道:师兄,十七师兄,多谢你救了我!

    墨白身子一闪,已经避开了他这一扑,右手却扶住了燕孤云的手臂,皱起眉头,不悦地道:十九,你已经长大了,别再像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往师兄的怀里扑。你给我说清楚了,我不是让你呆在校马场吗?你怎么会从这上面掉下来?

    燕孤云被师兄推挡在一臂之外,扁了扁嘴,心中满是委屈。

    师兄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待自己亲厚了,他以前受了委屈,总是喜欢扑进师兄的怀里,师兄虽然每次都面露不耐,但从来没有推开过自己,他会拍着自己的背,虽然一个字也不说,但是他却莫名的觉得慰藉。

    可是现在,他刚刚逃离危难,正是满腹委屈的时候,师兄却毫不留情地将自己拒之于外,师兄变了,真的变了!

    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女人!

    燕孤云心中再次升起了怨毒,他垂了垂眸,掩住眼中复杂难懂的神情。

    因为他知道,纵然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师兄一样能看得清清楚楚。

    他不能被师兄察觉自己的异样,否则一定会引起师兄的警觉。

    师兄,此事说来话来,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会这么巧地救了我的命?燕孤云静了静心神,马上觉得此事太出他的意料之外,忍不住向墨白发问。

    那边侯知府发现扣住自己咽喉的鬼爪已经移开,改为抓住自己的手臂,将他提了起来。

    他的双腿兀自不停地哆嗦着,几乎站不直身体,如果不是那双手像铁箍一样牢牢握住他的胳膊,他准会没出息地瘫坐成一团。

    他听到了旁边燕孤云和墨白的对答,马上就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掉下来的时候,也是墨白救了自己,那扶住自己的人是谁?刚才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一定会撞个脑浆迸裂。

    太太子殿下,是你救了下官么?侯知府也不笨,很快意识到,自己身边的人一定是太子殿下。

    黑暗中,小七只是冷哼了一声,却不说话。

    侯知府看不到小七脸上不悦的神色,从那一声冷哼中,他已经听了出来,心中大喜,暗道自己这一番历险果然没有白费,全都落进了太子殿下的眼中。

    虽然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太子殿下和墨白怎么会出现在这山腹之中,可这二人救了自己的命,却是千真万确的。

    不光侯知府和燕孤云心中满是疑问,小七和墨白也是百般不解,这燕孤云和侯知府怎么会从天而降,掉进这深埋在河底的岩洞之中的。

    他二人在岩洞中探索而行,哪知道越走这岩洞越宽,而且歧路横生。

    本来小七还可以凭着若水身上淡淡的体香辨别道路,哪知道随着洞穴的扩大,那股味道越变越淡,几不可闻,直到最后终于消失不见。

    小七和墨白感觉自己像是来到了一个空旷之地,不但眼前出现了六条岔道,而且就连头顶都变得空荡荡的,好像上面是一个巨大的空洞,阴森的冷风从头顶上吹过。

    二人虽然艺高胆大,可是在这完全摸不清楚状况的岩洞里,不免一筹莫展,不知该何去何从。

    就在这时,二人突然听得头顶上风声霍霍,似乎有什么重物从高空坠下,直奔着二人砸来。

    两人不约而同地往旁边一闪,心道,终于来了!

    这一路行来,两个人畅行无阻,没有遇到想象中的半点机关,这让墨白心头很是郁郁,他的擅长竟然一点也没发挥出来,让他没办法在君小七面前耀武扬威。

    这时听到头顶的风声,他暗想,好家伙,居然忍到现在才出手,这是要把自己二人砸成肉酱的意思么?

    他抬头上望,要瞧瞧从空中落下来的究竟是什么样的重物。

    一望之下,他不由愣住了。

    那掉下来的压根不是什么机关重器,而是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

    只是两个人掉下来的速度实在太快,就连墨白都看不清楚是两个人的面目,他只是看到两个人舞动的手足判断出这两个人还活着。

    虽然只要他不出手相救,这两人马上就会变成死人,墨白犹豫了一下,终于决定出手。

    不管对方是敌是友,是好人还是歹人,只要出现在这里,就肯定有他们出现在这里的理由,说不定可以从他们的嘴里问出个端倪来。

    墨白当下双掌平平推出,正好推在侯知府的腰间,将他直直下坠的力度转了方向,平平地往旁边飞出,他知道小七肯定也和自己同样的想法。

    果然,小七的身形马上飞了出去,抢在那人脑袋撞上岩壁的最后一刻,伸出双掌,为那人挡住了灭顶之灾。

    en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