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1172章 火烧眉毛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1172章 火烧眉毛

    步长安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小七却没给他时间让他继续纠结。

    参将大人,我还有要事,先走一步。这马公子我就带走了,你要是想要人,今夜三更,城东五里亭见!只准你一人前来,如若不然,哼,哼哼

    小七后面的话说得轻如耳语,只有步长安一人听见。

    他不由得变了脸色,正准备讨价还价,就看到小七足尖一点,轻飘飘地上了酒楼,这手轻功,就说是身轻如燕登萍渡水也不为过,不由得呆了。

    只见小七一只手抓住马公子的衣领,将他像提破麻袋一样提在手里,一只手揽住那美貌少女,从窗口一跃而出,上了楼顶,几个起纵,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

    众官兵不得步长安的号令,谁都不敢追赶。

    就算是追赶,他们又怎么能追得上小七?只能在底下仰着脖子,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

    将军大人,那刁民掳了马公子走了,这可该如何是好?咱们追,还是不追?他手下的一名亲兵见参将大人脸色不善,胸口一起一伏,便小声询问。

    追?追个屁!你们这群酒囊饭袋,能追得上吗?

    步长安正没好气,听得亲兵相询,忍不住口出恶言。

    他虽然是个武将,但他文武双全,读过不少书,平时不管对谁说话,都是斯文有礼,这时候突然爆了粗口,手下的官兵不由面面相觑,知道将军大人这是心情奇劣,谁都不敢再搭腔,免得自己一不留神就成了将军大人的出气筒。

    一提起酒囊饭袋这四个字,步长安脑海里就出现那名喝醉亲兵的脸,气往上冲。

    都是这些不争气的东西,当众丢自己的脸,让自己在全城百姓面前出丑,还被人要挟,这口气要是出不来,他非气炸了胸肺不可。

    他一伸手摘下马鞭,大踏步进了酒楼,一口气上了二楼,站在房门口,看到里面的情形,顿时惊得呆了。

    跟在他身后上楼的官兵看到眼前的场面,也个个呆若木鸡,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

    只见房间里面,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屋子人,正是先前步长安带上楼的亲兵们。

    只是现在他们形象全无,每个人都像死尸般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一个个满脸通红,像是喝醉了酒的模样,房间里更是飘出一阵阵浓郁之极的酒气,有的人更是边睡边划拳。

    哥俩好,五魁首,哈哈,你输了,喝!

    步长安铁青着脸走进房里,目光落在那两坛桃花酿上,其中一坛开了泥封,另一坛酒却封得好好的。

    他在开了封的那只酒坛上轻轻一推,发现几乎还有满满的一坛酒,不由得纳闷起来。

    当兵的没有不好酒的,而且个个都是好酒量,虽然说不上千杯不醉,但每个人喝上十碗八碗的不在话下。

    这一坛酒最多也只能斟出五十碗,而屋里的亲兵少说也有十几人,就算他们一人喝了五碗,也绝对不会醉成这副德性。

    更何况这坛酒几乎是满满的,没有动过。

    说明自己的这些兵并未饮酒,可是他们却一个个醉得人事不知,这可真是奇哉怪也!

    步长安满肚疑窦,百思不得其解。

    他倒出一碗酒来,闻了闻,只见酒色醇厚,酒香扑鼻,正是这家酒楼的名酒桃花酿,他以前也曾经喝过几次,眼前的酒和自己所喝过的一模一样,并无特别之处。

    好好酒

    再再来两碗

    在他身后突然传来醉醺醺的说话声,步长安倏地回过身来,只见刚刚跟着自己上楼的几名官兵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了,全都一脸酒气,斜着一双醉眼,东倒西歪的。

    不好,有古怪!

    步长安反应极快,马上意识到这间房里有问题,而问题就出在这一坛开了封的桃花酿上。

    他一个反身,想从窗口跃出,却发现窗口已经紧闭,他一挥掌,喀嚓一声震断了窗棂,推开窗户,跳了下去。

    楼下的官兵突然看到参将大人从天而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齐刷刷举刀护在步长安周围,严阵以待。

    步长安深深吸了口气,又呼了出来,只觉得自己呼出来的这口气中,也全是酒意。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他手下的亲兵全都醉倒在地,问题就出在那坛开了封的桃花酿上。

    有人在那坛酒里做了手脚,不需要饮用,只是多闻闻那酒的香气,就会像喝醉了酒一样,沉醉不醒。

    好厉害!

    这人的手段好厉害,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幸好自己内力深,酒量大,这才没有被醉倒在当场。

    饶是如此,他还是觉得头脑中有些昏沉沉的,像是喝了二十斤烈酒的感觉。

    要不是他反应快,恐怕现在的他也和那些亲兵们一样,醉得人事不知了吧!

    想到这里,他只觉得背上猛然出了一身冷汗。

    这在酒里做了手脚的,定是那名少女无疑!

    没想到他还真是看走了眼,那少女居然是比那少年更难惹的人物,就凭她这种醉人于无形的手段,不知道有多少武功高手会着了她的道儿,折在她的手中。

     ? ?t5珵?u 2(&039;sv??g\??9_v??^??4    再一想到那少年给自己定下的三更之约,他更是机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单只那少年一个人,他已经不是对手,要是再加上那手段神秘莫测的少女,他要是去了,还能讨得了好吗?

    可要是不去

    那少年临走时的两声哼哼,充满了威胁之意,让他一想到就不寒而栗。

    他咬了咬牙,火烧眉毛,且顾眼下,还是尽早把这些中了酒毒的士兵们运走才好,要是任由他们在这酒楼里继续睡下去,丢的可是他步长安的脸!

    来人!他吩咐道:你们用衣襟塞住鼻子,然后速速上楼,把那些喝醉了的家伙们给本将军抬下来,然后送回营里去!

    官兵们齐声答应,撕下衣襟塞住鼻孔,然后冲进酒楼。

    他们心中纳闷,将军大人的这条命令也太奇怪了,抬人就抬人,为什么还让自己塞往鼻子,是怕自己偷酒喝吗?

    那也该塞住嘴巴才对啊。

    难道将军大人是连酒味儿都不让自己闻了?

    小七和若水拎着那倒霉的马公子回到驿馆,神不知鬼不觉,就连驿馆外面把守的官兵都不知道二人曾经离开,又带回来一个人。

    小七,临走之时,你对那步长安说了什么?

    若水虽然没有听到小七最后那句话,但她注意到小七的嘴唇微微开阖,应该是用了传音入密的功夫,除了步长安之外,旁人谁都听不到。

    我约他今晚三更,在城外五里亭见面。小七将马公子往房间角落里一丢,看都没看,在他身上轻踢一脚。

    马公子两眼翻白,已然晕去。

    哦?你约他见面,是否想问个清楚明白?你始终不相信他和那鲜于东同流合污,欺压百姓,是不是?若水眼波如水,眨了眨眼就想明白了原因。

    不错。小七扶住若水的双肩,凝视着她的双眼,缓缓说道:离京之时,父皇曾经给我下了一道密旨,密旨上说,让我暗中调查永凌的治官,如有不轨,格杀勿论!因为父皇接到密报,有人在这永凌地区私造兵器,密谋造反,我怀疑此事和那鲜于东有关,而这步长安,恐怕也脱不了干系。可是他是父皇钦点的爱将,按理他不应该造反才对。

    按理?这世上不讲理的事情多了去了。若水听到这里,不赞同地摇了摇头道。

    我是说,以父皇的识人之明,如果步长安有反心,他绝对不会将之派到永凌这样的重镇要地。虽说永凌地处贫瘠,但这里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父皇所派的将领必要是十分忠诚,万一那将领有了二心,和北曜两相勾结,岂不是等于在我东黎打开了一个缺口,让北曜的军队源源而入吗?父皇绝不会犯这样的错,所以,我一定要找那步长安问个清楚明白。

    好吧,你要找那步长安可以,但你把这肥猪带回来,是想熬成猪油膏呢?还是想吃烤猪肉呢?

    若水抬起脚来,在那马公子身上重重踢了一脚。

    她听了那店小二的一番描述,对这无恶不作的马公子切齿痛恨,这样做恶多端的家伙,就算是千刀万剐,恐怕也平息不了永凌百姓心中的冤屈和愁恨。

    此人不学不术,又娇生惯养,从来没有吃过什么苦,今天你剁了他一只恶爪,恐怕已经吓破了他的胆子。水儿,他今天得罪了你,我就把这头肥猪交给你处置好了,要杀要剐,全由得你。小七微笑道。

    交我处置?若水似笑非笑地斜眼小七,小七公子,你说得好听,其实是想让我从这马公子嘴里逼问出一些有用的东西吧?

    小七讪讪一笑,道:你的鬼花样最多,像这种逼供之事,非你莫属。对了水儿,你在那酒楼上究竟玩的什么花样,为什么那些士兵明明没有饮酒,却个个喝得酩酊大醉?

     ? ?t5珵?u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