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看书室 > 都市言情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txt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 正文 第1193章 她不见了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正文 第1193章 她不见了

    小七左右端详,见那玉簪是由一块上好的羊脂美玉雕成,簪首雕成了一只凤头,雕工精细,凤头栩栩如生,口中含着一颗小指肚大小的明珠,虽然也算得是一样名贵的首饰,但它能让步长安神色大变,显然并不在于它本身的价值。

    步将军今天劳苦功高,这支玉簪倒是件宝贝,就赠于步将军,聊表谢意。

    小七说完,将那玉簪在手里掂了掂,便欲交给步长安。

    步长安脸色大变,退后一步,躬身道:此物太贵重了,末将不敢领受太子殿下的厚赐。

    贵重?不过就是块比较不错的白玉石头罢了,步将军却一眼就说它贵重,请问步将军,它究竟贵重在何处?小七淡淡一笑,目不转睛地盯着步长安。

    步长安身子一凛,像是自知失言,垂首呐呐不语。

    步将军,你是否有事情隐瞒于我?小七懒得再和他兜圈子,索性直言相问。

    但凡习武之人,都喜欢直来直去的说话方式,反而比迂回探问更来得有效果。

    步长安闻言,脸色一变再变,终于向小七伏地跪倒,末将刚才的确是说了谎,这玉簪这玉簪,末将是识得的。

    哦,是吗?小七淡淡道,并不多言。

    周围正在点收财物的吏官们见二人神情严肃,都极有眼色地退了开去。

    偌大的庭院里,只剩下小七和步长安二人。

    步长安神色复杂之极,他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启禀太子殿下,这支玉簪,它它它像是倩娘的物事。

    此言一出,饶是小七事先猜到几分,还是吃了一惊。

    你确定?他忍不住问道。

    步长安妻子的饰物,怎么会出现在鲜于东收藏的宝物里面,而且鲜于东还将这玉簪珍而重之的藏于密层之中,显然是不欲为人所知。

    难道说

    一个想法倏地闪过他的脑海。

    只是这想法实在太过大胆荒谬,让他不敢往下深想。

    末将末将也不十分确定,请求太子殿下将此簪交给末将,末将想仔细看上一看。

    步长安嘴上说并不确定,可是他脸上肌肉扭曲,显然心里痛苦之极,正在饱受煎熬。

    小七想到的,也正是他所担心和恐惧的。

    所以他必须要亲眼看一眼那支玉簪。

    好。小七将玉簪交到步长安手中。

    步长安颤抖着双手接过,仔细辨认,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出了一口长气,脸上现出轻松之色,道:不是的,不是的。

    不是?小七问道。

    不是。步长安肯定地点了点头,指着那簪首的凤头道:这只簪子和倩娘的那只几乎完全一样,只有这凤头不同,太子殿下请看,这只凤头向左,倩娘的那只凤头却是向右。

    小七接过玉簪细看,发现果然如此,点了点头。

    虽然这支玉簪和步长安妻子的那支不同,但二者如此相似,鲜于东又将之秘藏,其中必有关联!

    步长安却没有小七想得那么多,他发现这枚玉簪不是倩娘之物,已经是大喜过望,哪里还想得到其他。

    步将军,这玉簪既然和你妻子那枚如此相似,说明二者有缘,我便将此簪也赐于你,你收下吧。小七将玉簪再次放到步长安手中。

    太子殿下,这这样不妥吧?步长安有些犹豫,但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这枚玉簪,要是送给倩娘,倩娘一定很是欢喜。

    放心,这是本太子赐给你的,不算是赃物。小七微微一笑,饶有深意地看了步长安一眼,转身离开。

    步长安捧着玉簪,看着小七的背影,不由得愣愣出神。

    太子殿下最后这句话,实在是太耐人寻味了!

    *

    小七担心若水,这种抄家清算的繁复工作,他便放心交给步长安去打理,自己匆匆赶回驿馆。

    还没到驿馆门口,就看到排队领药材和粮食的百姓们排成了一条长龙,却井然有序,丝毫不乱。

    他暗暗点头,自己这遭永凌之行总算没有白来,清除了这些贪官污吏,让百姓们对朝廷重新有了信心和盼头。

    他没有惊动众人,绕到后院,跃墙而入。

    来到卧房门前,只见胡大海仍然保持着自己离开的姿势,牢牢地守在房门口,竟然一步也没有离开过。

    太子殿下,您回来啦?

    看到小七出现,胡大海露出一脸笑容,对小七行了个礼。

    嗯,太子妃呢?

    回太子殿下,太子妃还在房里,没有出来过,奴才一直守在这里,没让任何人去打扰太子妃休息。胡大海表功一样说道。

    很好。小七点了点头,对胡大海摆摆手:胡大海,你下去休息吧。

    是,太子殿下。胡大海躬身退了下去。

    他站了大半天,腿都酸了,可他却不敢违背小七的命令,愣是守在门口一步都没移动过。

    小七看着胡大海一瘸一拐离开的背影,微微点头,皇祖母为若水选派的这名人选,又忠心又尽责,还真是再合适不过,。

    他回过身,推开房门,侧耳倾听,房间里静悄悄的,半点声息也无。

    小七勾起唇角,浮起一个宠溺的笑容。

    这个鬼丫头,今天倒是听话,一直在房里睡到现在还没起身,看样子是真的累了。

    他放轻了脚步走进门里,再轻轻掩上房门,没有发出一点动静。

    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嘴角。

    因为屋子里实在是太静了,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

    小七一纵身到了床边,掀开低垂的帐帘一看,果然,床上空空如也,若水早已经不知去向。

    他的心一下子冻结了。

    水儿!他颤声叫道。

    没人应答。

    水儿!他提高了声音再叫。

    还是无人应声。

    小七连呼吸都顿住了,全身如坠冰窖。

    若水不见了!

    她是被人掳走了?还是自己偷偷溜出去了?

    他又惊又疑,反手推开窗户,跃出窗外,在窗前查探。

    他曾经亲眼见过墨白施展追踪之术,那就是绝对不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进门的时候,门窗紧闭,那胡大海守在门前,不管若水是被人掳走还是自己溜走,那唯一的出口就只能是窗户。

    很快,他就在窗下的地上发现了两个浅浅的脚印,看到那脚印的一瞬间,他绷紧的心弦就松了一半,轻轻吐出口气来。

    原来这鬼丫头是自己溜走的!

    随后他就眉头一皱,若水究竟去了哪里?

    好在若水不会轻功,不可能落地无痕,小七细心地查看,顺着她留下浅浅的足迹一直来到墙边,看到墙角那个不大不小的窟窿,顿时啼笑皆非。

    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堂堂东黎国的太子妃,居然钻狗洞!

    他顿时想起和她初识的时候,她为了溜出府去,还想让自己和她一起钻狗洞,心头浮起一丝温馨的甜意。

    很快,这丝甜意就被焦灼取代了。

    该死的鬼丫头!

    有什么急事非要钻狗洞出去办?难道就不能等他回来一起去吗?

    她就不知道她不见了,自己会有多担心多着急!

    还有把守这院子里外面的御林军和亲兵营,他们的眼睛都是喘气的吗?连太子妃溜出去了都不知道!

    小七恨恨地一顿足,飞身而起,轻飘飘地跃过了围墙,落在一处偏僻的巷子里。

    他要追踪若水,自然不能也钻狗洞,让他一个太子殿下钻狗洞,岂不是笑话!

    他刚刚落地,就听到身边有人啊的一声轻呼。

    小七想都不想地右手疾出,一把抓住那人的脖子。

    这人鬼鬼祟祟蹲在驿馆外面的角落里,肯定是不怀好意,有所图谋!

    哎哟!小七,你抓痛我了。

    熟悉的轻柔嗓音传入耳中,小七顿时一呆,急忙松手,定睛一看,那蹲在狗洞旁边,正准备往里钻的人,不是若水,还会是谁!

    她正拍着胸口,一脸幽怨地看着他:小七,你知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小七这样从天而降,又突然抓住了她的脖子,的确把她吓了一大跳。

    水儿,怎么会是你!小七又惊又喜,马上满怀歉意地道:我刚才有没有抓痛你?我真的不知道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皱眉。

    若水暗叫不妙,自己偷溜出来,正准备再悄悄溜回去的时候,居然被小七抓了个正着!

    她马上按住脖子,用力咳了几声,咳,咳咳咳!

    小七果然中计,什么话也不再多问,上前一把将她横抱在怀,翻墙而入,直奔卧室。

    他把她放在床上,细心地检查她的脖颈处,一脸担忧地道:水儿,真是抱歉,我刚才出手太重了,有没有伤到你?

    他看到她细白如玉的皮肤上留下了五根红红的指印,更是懊悔之极,刚才他把她当成了敌人,出手几乎没有留情,这让她如何禁受得起?

    你等着,我马上去叫大夫!

    小七,别去!若水叫住了他,斜睨着他:叫什么大夫,你忘了我自己就是个大夫?

    看到小七忧急担心的样子,显然把质问自己为什么溜出去的事情给忘到了脑后,她偷着吐了下舌头,暗自松了口气。